[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光棍节,让武则天教你怎么委婉地表达“我还没有男朋友”
送交者: hgao[★★★★天山隐士★★★★] 于 2017-11-12 1:48 已读 188 次  

先想和大家分享两首女人的诗词。一首大家可能很熟悉,宋代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另一首《如意娘》,知道的人可能就比较少了。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不过,这首诗的作者来头却要比李清照还要大得多,那就是一代女皇武则天。而这首诗的第一句“看朱成碧”也常被后人津津乐道。

李清照写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起那句“看朱成碧思纷纷”?也许不会吧,那时候她的生活还是一片阳光灿烂,生命是一首轻盈的小曲,没有那么多萧瑟与清冷的东西。

伤春悲秋是人们最常有的感情,不知道第一个在落花风中感悟人生之不可恃的人,是怎样一种刻骨的痛,但后来说得多了,便也不过如此,成了一种文人纸上的游戏,你也说不清,这游戏中究竟有几分真情、几分表演。

这两个女人的不同,在于她们于花开花落中,发现了色彩,也许,女人对于色彩总是特别敏感的,绿鬓、绛唇、胭脂井、翡翠衾,女人的故事似乎生来便与颜色联系在一起,也许只是无意、也许只是习惯使然,让她们更善于用色彩来诉说心情。

“看朱成碧”与“绿肥红瘦”看上去差不多,但不知为什么,小编总觉得是“看朱成碧”更好。

初见这句话,是一种浓重的化不开的寂寞,如独立晨风,浓雾中,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未来,是一种清醒的寂寞与宁静——连“朱”、与“碧”也看不清。

“绿肥红瘦”却是嘈杂的。一样的清晨,有花——怒放的、残败的;有叶——绿的、黄的;雨水挂在花叶花枝之上;阳光穿过露珠,变幻出迷离的色彩,就连地上的泥土都历历可见。这样的早晨,即使是伤感,也是热闹的伤感。

写下《如梦令》的时候,李清照大概还不会真正体会寂寞的意义。她所以为的寂寞,倒不如果说是少女的“为赋新词强说愁”。她的生活是如此充实而丰富,她每天都为快乐而忙碌着:诗、酒,女伴,“沉醉不知归路”……

慵慵睡起的诗人,与窗外的海棠隔着一道软帘。帘外再是风雨连绵,帘内也定然满室生春的。难说这“绿肥红瘦”的感伤中有多少真心。但感伤,也许是诗人们的“集体情感”——见流水落花,诗人总免不了会有些伤心。但属于自己的,却依旧是快乐的,甚至,有些为自己的敏锐而感到小小的自得,忍不住地,便想要人知道。

曾见有人争论,这“卷帘人”究竟是谁?有说侍女的,也有说是夫婿的。我对此没有研究,却直觉愿意相信是她的丈夫。试想,和一个侍女去讨论“花多叶多”的问题,又有多少意趣?换了意中人则不然,多少娇憨、多少旖旎。而且,很像李清照,在他们的夫妻生活中,她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点倔强地,要胜过自己的丈夫。

历史上的武则天,在许多笔记传说中杀女逼子、宠信奸佞、残害忠良,是个女魔头;即使是较为公允的史家,也往往只着眼于她治理国家的方面。大概很少有人还记得,她初进宫时,也只是个14岁的天真少女……

“看朱成碧”则不然。“绿肥红瘦”只是一夕风雨。而她却 “看”得几乎忘记了时间。

总觉得该是那样一幅画面——衣衫单薄的武媚站在清晨的浓雾中,望出去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是凤阁龙楼、勾心斗角——锁住了一个人,冰封了一颗心。身边没有卷帘人,也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她只是一个人,这么静静地看着,看花开、花落、花再开、花又落——直到把自己看进浓雾之中。

我这样的幻想太过主观了——毕竟,这个看风中落花的女子是武则天。她不会像我想象的那样消极而无所作为。在未来的某一天,她会如太阳般成为所有人瞩目的对象。甚至,她的这首诗,也是一种积极的进取的方式吧。但,至少,我愿意相信,当她写下这四个字的时候,也有泪滴悄然跌落红笺之上。

我总无法将那个“思纷纷”的小女子与日后的则天大圣皇帝联系在一起。也许,正是在那些个看朱成碧的清晨,她把自己的心,等待成了一块冰冷的石,从此,再不会受到伤害。

说“看朱成碧”比“绿肥红瘦”好,绝不是说武则天比李清照好。李清照已是举世公认的女词人,而武则天留下的那有限几首诗,充其量不过能证明她也是通文墨的。但,我却总是喜欢那些不是诗人的人写的诗。毕竟,诗人们太会写了,会用文字表达心情,也会用文字表演,即使在真情流露之时,也总不了带上些习惯的装饰。看他们的诗,常常像帘内人看帘外花,隔了这么一层。但武则天被则不然,她们不常写诗,偶尔写上一句半句,总该是“不得不说的话”了吧。

“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

有的人,一辈子也不需要有这样的咏歌,即使有,一生也不过就那么一句两句吧。哪来这么多“不得不唱”的时候?若是这样,不如干脆去演话剧好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北宋亡了,李清照颠沛流离,身边已无赵明诚。也许有一天,她会路过一处乡村,看到红消香残。她会不会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的某一天。睡眼朦胧的她拥着锦被,娇嗔地对他的夫婿说:“傻子,你没看到红花委地,绿叶显得更浓密了吗?”也许会。也许,险恶的生活已经让她来不及想起这些。如果想起,她会不会觉得当年自己的感叹太过草率。只是,那一刻的美好已经留不住了,那时的她,只会说:“怕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hga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