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他是古今难寻的国学大师,却说自己一无是处;南怀瑾的开悟...
送交者: 桃花岛的嗷喵儿[♀★★喵儿★★♀] 于 2017-09-16 16:01 已读 5050 次  
              

国学

“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

“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

天朝地大物博,国学大师亦是济济,但若要论爱酱最佩服的人,当属南怀瑾。

他精通儒、道、佛三教,熟读四书五经,其博学多才的程度,可谓是前无古人。

然而,他却连个拿得出手的文凭也没有,只得了一张肄业证书,上面写着,他在小学毕业考试中,得了全班倒数第一。

学过武、求过道、闭过关、做过生意、住过陋巷,最终得以出书讲学名动天下,南怀瑾的一生就像一个传奇。出名后,许多名牌大学都抢着要给他授予“名誉教授”的名头,他却只在纸上写下自己给自己的评语:

“一无所长,一无是处。”

一无所长是自足,一无是处是谦卑。对于南怀瑾而言,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曾仗剑天涯,读书万卷,

也曾怀疑过人生是用来做啥

人活一世,谁没有年少轻狂过?即便修行如此之高的南怀瑾,也曾有过轻狂和迷茫。

1918年,南怀瑾诞生于浙江温州乐清的一个世代书香之家,从孩提时起即接受传统的私塾教育,熟读四书五经。

但闲暇时,南怀瑾与现在的许多少年一样,更喜读武侠小说——做一名仗剑天涯的侠客,是他最初的梦想。

南怀瑾练武照△

起先只是躲在阁楼舞刀弄枪,按图瞎练,后在跳梁倒挂的过程中不慎跌落于地,震动声被父亲听到后,学武的事至此败露。

南怀瑾原以为此举会遭到父亲训斥,谁知父亲并未苛责,反而请了武师细心教导。学成后,他还想精进武艺,便去了浙江国术馆继续习武深造。

在武馆的日子枯燥到极致,就是每天不停地打拳或者被打。浙江国术馆的老师大多是武林高手,教训起人来也是简单粗暴。

作为班里年龄最小的南怀瑾,功夫却是下得最深。

每天凌晨四点起床,在西湖边先练上两小时,再开始一天八小时的课程......南怀瑾什么都学,最终,国术馆的武术基本被他学遍了,他便跑去参加国术大赛,拿了全省冠军。

一般的人走到这地步,已经开始飘飘然了。但南怀瑾与普通武夫不同的是,他自幼诗书读透,明白“学无止境”的道理。

于是,在他得知杭州城隍山上,有一老道剑术高超,人称“剑仙”时,便毅然前往拜谒。

然而拜谒数次,都未得见面。好不容易见到了,“剑仙”在看完南怀瑾舞的剑法后,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哪儿是剑路,简直是儿戏,别白费光阴,还是老实读书罢。小说里讲剑仙把嘴一张,白光一道,直取敌人首级是瞎编的。剑仙虽有,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年轻气盛,原本是难以听下这番话的,但南怀瑾依旧一一听了,未表现出丝毫不耐,老道见了,便继续说:

“今天你暂且试练一下,晚上把门窗紧闭,房间内不点灯,使内室漆黑,仅点香一枝,尝试用剑劈开香头,手腕着力,而臂膀不动,等练到一剑迅下,香成两半时,才进入第一阶段。第二步再把豆子掷向空中,用剑劈在空中成两半,功夫能练到这里,再来见我,再为你解说剑路。”

说罢,便扬长而去。

然而,命运并未继续给南怀瑾开挂,即便他日日苦练,也依旧没有练到这样的境界。耗费了一些时日,南怀瑾陷入了迷茫:我人生的方向,到底在哪里?

人不轻狂枉少年,轻狂之后,才开始学着成长。

年轻时的南怀瑾

不小心拐入佛门,

即使单枪匹马,也要独当一面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南怀瑾便开始广读诗书,寻求高人解答自己心中的疑惑。一次,南怀瑾结识了一名和尚,人生从此拐了个弯。

和尚见与他有缘,送他一部《金刚经》,他抱回家读了三天,当念到“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时,感觉一片空灵,“我”不见了?便跑去问那个和尚。

和尚顿时惊讶不已:“真是厉害。这句话,人家修行几十年都不一定参透,你却用三天就做到了,真是再来人”。

“再来人”在佛学里是说前世与佛门有缘的人,今世便再来皈依传教。然而南怀瑾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已开悟,反而是国难当头,20岁的他一身热血,想以身报国,便在凉山地区办了一个“垦殖公司”,自任总经理兼自卫团总指挥,戍边保国。

谁知垦殖场竟引来了各方势力的觊觎,最后实在干不下去了,他不得不放弃垦殖场,回到成都,去了中央军校任职,最后结识了大禅师袁焕仙。

霎时,如同飞蛾遇到火,知己相见,分外惺惺,袁焕仙解决了南怀瑾心中的困惑。几次晤谈之下,南怀瑾辞了在中央军校的军职,拜入了他门下,做了他的首座大弟子。

家人反对,无用。看书、打坐、闭关、清修正是他喜欢的事情。最喜晨钟暮鼓,伴着彩云薄雾,烛光暗香,一日又一日。

浸染红尘二十余载,南怀瑾终于找到了灵魂的最终归宿,他甚至一个人攀上陡峭的峨眉山大坪寺闭关。

峨眉山上吃水困难,只靠一个蓄水池积存雨水雪水,每天吃的都是辣椒、盐巴和干菜。但他穿上僧衣闭关三年,日夜通读佛教集大成典籍《大藏经》,可谓受益无穷。

▲ 南怀瑾在峨眉山上闭关

信仰带来的安慰,大抵是在真正认识这个世界的残酷,接受所有失去的东西,寂静欢喜才能有。

若是不悟,千里万里也是枉然;若是悟了,脚下便是灵山。即使单身匹马,只要认定是自己的路,便可不顾一切。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归隐固然值得艳羡,但普度众生才是最高的修行。南怀瑾知道,自己要做的,还有很多。

“得意时儒家,失意时道家,绝望时佛家

“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学了多年佛法,南怀瑾始终没有遁入空门。不仅因为要照顾妻儿,更因为他要整理河山,收拾文化:

“不二门中有发僧,聪明绝顶是无能。此身不上如来座,收拾河山亦要人。”

1949年,解放战争结束,南怀瑾逃到了台湾,与家人蜗居在陋巷里,隔壁就是菜市场。终日吵闹的环境并没有浇灭他求学的心。

在这里,南怀瑾常年右手执笔写书,左手抱着幼子,双脚还要不停地推着摇篮,以防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哭闹。

▲ 南怀瑾一家在台湾的合影

困顿中,他煮字疗饥,凭着惊人的记忆力完成了《楞严大义今释》、《楞伽大义今释》两本力作,但在书店堆放在角落里,少人购买。

真正让世人注意到他的,是1960年台湾官方推动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当时文化名人胡适无意间读了《楞严大义今释》之后,大为震惊,南怀瑾终守得云开见月明,逐渐让人知晓,邀请他讲学的学校和团体越来越多。

南怀瑾开始了在大学传道授业之路,此刻他桃李满园,本可以过得很安定,但他并不满足现状,他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去弘扬传统文化。

1969年,他在台北创立“东西精华协会”,把大学的课堂搬到社会上来。

▲ 1964年在台湾中国文化大学门口

在协会里,南怀瑾所讲内容很杂,儒、释、道、医、兵……皆有涉猎。前来听课的人,上至名流官员,下至贩夫走卒,人满为患。

▲ 1970年,南怀瑾与众人在东西精华协会青田街禅学班合影

而他,总是着一袭青衫、一双布鞋,于课堂间侃侃而谈,眉宇间是智慧,是仁慈,恍若仙佛中人。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世,大隐是大乘,小隐是小乘。大隐结缘,普度众生,小隐了却尘缘,只求自了。

真正的归隐不是肉身的逃离,而是内心的宁静与解脱。

人们奉他作国学大师,他却摆摆手:

“我等于古老农业社会三家村里的落第秀才,潦倒穷酸的老学究,在瓜棚豆架下,开讲而已”。

世人对他的争议很大,直至他最后离世,只留下“平凡”二字。

纵观南怀瑾一生,从玩索而有成者到马不撤蹄的为法而忘躯至圆寂,真正实践到从“平凡”到“高贵”的最好人生答卷。

佛法不离世间法,与大众广结善缘令生欢喜是佛教诲,至于浮名不过身后事,不要也罢。

“得意时儒家,失意时道家,绝望时佛家“,他的一生,实为人生大圆满。所学虽杂,却杂得通透,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无论人们对他的评价如何,古往今来,能同时将三教学得那么透彻的,着实难找。

但于南怀瑾,身后的评价不过是浮云尔尔。于他而言,活着无非是佛心道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便能从容过一生。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30 银元!

喜欢桃花岛的嗷喵儿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桃花岛的嗷喵儿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