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下岗难就业:清末最严重的一次失业潮
送交者: nurgaci[布政使★★☆] 于 2017-09-12 8:34 已读 217 次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后,民国政府粉墨出场,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当举国共庆民主胜利的锣鼓敲响的时候,对于那些清末的八旗子弟来说,却不啻于撞开了走向末日穷途的丧钟。根据《清史稿·八旗》记载,在光绪末年到宣统年间,京城各处守卫以及陵寝护卫的八旗军共有“十二万三百有九人”。虽然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可是八旗子弟的“铁杆庄稼”在民主的风暴中彻底倒了。

下岗难就业:清末最严重的一次失业潮

      从努尔哈赤起兵一直到宣统皇帝退位,八旗军一直都是清朝军事力量的象征和中坚力量,但由于入关之初,害怕满洲人被汉化,再加上非我族类的戒心,无论是满洲八旗还是蒙古八旗以及汉八旗子弟,都只能是在政府或军队里服役、应差或是做官,而且为了保持满洲骑射的本色,朝廷对于旗人务农经商,更是严加杜绝的。

由于只能在清代政府的体制内生活,所以天然间旗人就觉得比其他人高出一等,虽然清朝没有像元朝那样将百姓划分等级,但是仅从八旗内部上三旗与下五旗的区别,也就知道了这其中不可言说的异样,更不要说旗人与其他人等的地位差距。甚至在清代的刑法中,同样的罪名,旗人与旁人的惩罚也是不同的。

因为具有制度上的先天优势,并且是国家倚为长城的军事保障,所以能够补上八旗士兵名额的成年男子,每月还有相应的饷银发放。同时在清代的八旗制度之外还有预备役军队也就是“教养兵”,按照清代的惯例凡是八旗男子在16岁都可以参军作战,但是会经过选拔之后分为正规八旗军和预备役的教养兵。而因为教养兵是八旗的后备军事力量,所以即使没有作战任务,也可以的到相应的饷银。

下岗难就业:清末最严重的一次失业潮

但人的惰性是无穷的,这项制度的本意是好的,可是到了乾隆年间之后,八旗军队武备松弛、士兵懒散,不思进取,甚至连弓都拉不开。对这种情况深感痛心的乾隆皇帝在谕旨中斥责道:“满洲风俗,素以尊君亲上、朴诚忠敬为根本,而骑射之外,一切玩物丧志之事,皆无所渐染”。可此时八旗制度的弊病早已是积重难返,无力回天,更可怕的是八旗军由于不善经营,又不会农桑,仅靠朝廷发给的饷银并不能养活全家,所以只好典房卖地,将祖宗产业拱手于人。

随着国运衰微,再加上嘉庆、道光之后的皇帝能力有限,且内忧外患并扰,朝廷对于糜烂的八旗军队早已经丧失了信心,所以在清末才会有湘军、淮军这些地方军队的兴起,以及训练新兵,建设北洋的举措。人所得的报酬与付出总是成一定比例的,当八旗军对于帝国的作用越来越小的时候,虽然他们的地位和象征意义还在,但作用已经有限了。再加上军队长官内部“喝兵血”的惯例,以及“铁杆庄稼”成色不足,甚至欠收的情况,都让八旗子弟的生活愈发贫困。

下岗难就业:清末最严重的一次失业潮

直到宣统皇帝逊位诏书的颁发,一切都结束了,这些与国同休,高高在上的八旗子弟历经二百多年的生活,终于又变回了普通人,可他们却再也不会生活了。于是有钱的还继续过大爷的生活,没钱的开始典卖产业,至于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糊口的手艺都没有的就只能去见列祖列宗和先皇了。 据《逊清皇室轶事》关于旗人官员死亡原因的分析册记载: 镶蓝旗满洲,二等男爵立端,倒毙城外,募棺埋葬。 正黄旗蒙古,云骑尉都尔逊,饿毙。 镶红旗满洲,轻车都尉兼世管领钰福,饥寒而死,其妻无人赡养···。

其中有一个例子比较典型。有一名皇族名桂顺,因家境贫穷,由北京去天津谋生,行至杨村,不幸病倒店中。他向溥仪发了一封告急禀文:

“叩禀我主宣统大皇帝,奴才镶黄旗满洲头甲爱新觉罗氏。奴才桂顺因贫穷下天津谋衣谋食,行至杨村镇,住在回回马家小店,病在店中。现下当卖全无,又无衣无食,奴才无法,叩求我主大皇帝恩赐钱财,奴才好养病度日。别不多禀,奴才桂顺叩求。”

另据民国参议院的满族议员纳谟图递交给参议院的《征求关于筹划八旗生计启示》中说到 “我族同胞,痛苦流离,饿殍载道者有之,悬梁投井,卖儿鬻女者有之”。 而面对这样的惨状,除了民国政府之外,那些满清遗老,王公旧臣以及逊清皇室也是开始努力筹措,为自己的族人寻找新的生路。

那时,西方人也对满人这一族群生活的骤变有着真切的记述。汤(TongY·L)写道:

他们的数量当然相对来说是有限的,但他们的境遇却相当悲惨,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是从富贵与悠然的境地突然堕入贫穷的境地。

对他们而言,痛苦也较其他人来得大。不必去观看新闻栏目,任何人今天都可以看到出身高贵的满人在拉洋车,他们的妇女被人雇为女佣,最悲惨的是,他们的姑娘过着不名誉的生活,其目的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家庭的生存,众所周知,北平城里至少有7000妓妇,其中大部分是满族人。人们也知道,满人家的姑娘和妇女们化装或者蒙上头在夜里拉洋车。

几乎每周都有人自杀,不是上吊就是投河。当地报纸上充斥着这样的新闻。

而杰拉敏(Jermyn)则几乎有些残酷的指明那个年代的满人与美洲印第安人的相似性:

……然而穷满人的最流行的职业是拉洋车……这个不幸的民族的妇女和儿童所经受的痛苦更甚于族中的男人……许多非常漂亮非常年轻的姑娘在妓院里卖身,天坛附近的天桥大多数的女艺人、说书人、算命打卦者都是满人。更有甚者,昔日权贵的女性后裔被迫卖给汉人当姨太太……(《空间·自我与社会:天桥街头艺人的生成与系谱》  作者:岳永逸  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在这样的情况下,由逊清皇室的宗人府牵头,成立了宗人府教养工厂、宗族生计维持会以及上三旗共和协进社等机构,后来又陆续成立了满族同进会、京旗生计维持会、北京拯济极贫会等社团。对于八旗生计的问题,也大致有了两种妥帖的解决方案,第一是将清东陵以及避暑山庄和圆明园的部分荒地拨付给皇族亲眷耕种。第二则是将宗族内年龄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的男子送入教养工厂,学习手艺,三年毕业后自谋生路。

下岗难就业:清末最严重的一次失业潮

(衣食无忧,依旧保持满洲风俗的上等旗人)

如果就按上面的规划来看,八旗子弟的生计总算是有了着落,但事实上这些工作不过是杯水车薪,甚至沦为了私人牟利的工具。首先,何为宗室?何为上三旗?也就是说这些土地和工厂带来的实惠大多数还是由没落的皇族以及上三旗的子弟得到了。而民国初年,清室皇族大约有三万户,而普通八旗士兵则有十二万多人,而几乎每一个旗兵的背后都是一个大家庭。

其次在开放了清东陵的荒地之后,原来看管陵园的官员就开始买通内务府和宗人府,将这些土地想尽办法留在自己的手里,成为个人所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清东陵的保圣夫人陵园看守恩荣和内务府笔帖式善保对于该陵墓土地的争夺官司,最后因为善保背后有内务府站台,所以保圣夫人陵园的土地以及其他产物都判给了善保。但这些都与普通旗人的无关,他们的生计问题依旧是乏人问津,只能是自谋生路,自求多福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nurgaci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