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住在隔壁的情妇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17-09-10 19:44 已读 13099 次  
转载


作者:银谷

知道她是情妇,是因为她男人的正室误敲了我的门。

她有一个6岁的孩子,那个小男孩长的可爱又有礼貌,眉心有一颗痣,像是一个随时可以上电视表演的小明星。

有一次在公寓底层大堂,那个孩子听到我奔跑的脚步声,还用那只肉嘟嘟的小手用力帮我摁着电梯等我。

但我从未见过这个孩子的父亲。

我住公寓20楼01室,她住我隔壁20楼02室。我的公寓在走廊最里面,乘电梯的话一定要经过她家门前,最近天气炎热,她家的大门常常敞开着,所以走过去都会吹到她家里溜出来的穿堂风,那风有时候会杂夹着一股淡淡的海洋与玫瑰清香,恐怕是她身上的香水味。

她非常年轻,最多也就25岁的样子,给人感觉冷冷的,不好相处,我们到现在从未有说过一句话,在电梯里碰见最多也就是微笑点个头。她个子非常高,非常瘦,走路的时候背挺的直直的,像一个刚从国际秀场下来的超模。

直到一个周五晚上10点,我在房间一边放着Skeeter Davis的《The End of the World》,一边给我工作之余一个写着玩的短篇小说收尾。忽然在悠扬的音乐里听见突兀而又猛烈的敲门声,那敲门声非常不礼貌,就像一个喝醉了的气急败坏酒鬼。

我一开门,只见是一个穿着露骨,头发散乱,带一个刺眼变色美瞳的女人,她叼着一根烟恶狠狠的说,你让她出来,我查过了,我知道她现在就住在这里。

我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平静的问,小姐你找谁?

她对我上下打量,用一种仿佛可以剥去我所有衣服的眼神死死看我,过了几秒,她慢悠悠说,哟,动作倒是挺快的,立马就找了一个新男人啊,这位先生,我真为你感到可悲,难道你不知道她就是一个十足的婊子吗?

我露出厌恶的表情说,小姐,麻烦你嘴巴干净点,我一直一个人住,里面没有藏着什么你要找的女人。

好好好,我嘴巴不干净,不像某些女人,全身上下都不干净,她重重吸了一口烟,然后说话时缓缓吐在我脸上,她说,帮帮忙,小哥,可以让你的冉小姐出来下吗?我知道她就躲在里面,她今天是再也逃不掉了。

冉小姐?我突然想起楼道组长张阿姨敲隔壁门的时候,是称呼那个女人叫冉小姐的。

莫非住在我隔壁的那个女人,就是眼前这个浑身都是酒味的恶妇要找的冉小姐?

我脑筋一动说,这里没有什么冉小姐,现在已经不早了,你在这样不停骚扰,我就要报警了。

她听到报警立马退回几步,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仿佛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事生怕警察盘问似的。

刚说完,隔壁就开门了。

冉小姐穿了件大大的白色衬衫,淡蓝色牛仔短裤露出长长的腿,头发湿湿的,卷卷的,像是刚急匆匆洗完澡。

呀,原来我们的冉小姐是住在这里的,瞧我这记性,居然记错门牌号了,这位帅小哥,真是对不起呀,哈哈。醉酒女自顾自笑起来,脸上的赘肉似乎要随着这僵化的笑容掉下来。

你说过,你不会再来的。冉小姐平静的说,像一只鹰般死死的盯着她。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要看小伟,我永远都是他的母亲!醉酒女突然提高嗓门。

孩子?呵呵,你终于想到你有一个孩子了?冉小姐冷冷的说。

你搬来搬去是什么意思?躲我吗?你把我的小伟藏哪里去了?醉酒女撒泼起来。

我们一直都住在这里啊,你在那么多男人里周旋,是你太忙了,忙的可以撇下年幼的孩子,忙的花天酒地连阿生的葬礼你都没来。冉小姐露出厌恶的表情。

他是我的丈夫,凭什么葬礼有你这个三来办,我干嘛要来,真是笑死人了。醉酒女不甘示弱的呛声道。

那阿生快死的时候,你在哪来?他最后那段时间你都没有来过医院,一次都没有,阿生喉管被切开,天天从鼻腔打食物进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跟你的那些男人过的不要太开心,太逍遥哦,我不帮阿生办葬礼,难道让他死在马路上?冉小姐发火了。

我听着她们的对话一愣一愣,冉小姐看到我还傻傻的站在那里,尴尬的笑笑说,这位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把你扯进来,让你看笑话了。

我听出了她想让我把门关上,不要多管闲事的话里意思。

谁知,醉酒女趁这个空档,突然一把拉开冉小姐,想往她屋里钻,冉小姐几乎要跌到,我立马扶住她。

冉小姐站稳后,连忙又用手阻挡住醉酒女,她们两个人不断拉扯,我正上前阻止的时候,只见一个小男孩从屋里蹦蹦踏踏出来了。

他站在冉小姐面前,张开双臂,像个小男子汉一样保护她。

呀,小伟,你长那么高啦,妈妈都快不认识你了。醉酒女突然后退了几步,收起刚才的残暴,装出一个慈母的摸样,紧张颤抖着整理几下自己凌乱的头发和衣服,努力挤出一个蜡像般可怕的笑容。

醉酒女蹲了下来,张开双臂,想去拥抱小伟。

小伟像看到鬼一样一把用力的推开她,她颓然的跌倒在地。

怎么了,小伟,你连妈妈都不认识了?醉酒女绝望的带着哭腔说。

妈妈,这是谁?小伟躲在冉小姐的背后,紧紧的拉住她的衬衫说。

乖,小伟,把门关上,到屋子里看动画片去。冉小姐摸摸他的头温柔的说。

小男孩看看摊倒在地的醉酒女,嫌弃的撅了撅嘴,懂事的把门咚一声关上。

我也识趣的关上了门,但好奇心促使着我偷偷站在门后,用猫眼继续观察这场闹剧。

嘉嘉,何必把自己弄的那么难堪呢?冉小姐伸出手去拉醉酒女。

醉酒女摇摇晃晃一把撇开冉小姐的手,她依然坐在地上神经兮兮的自言自语,怎么会,怎么会,小伟不可能会讨厌我的,我是他的妈妈呀,小伟只是不记得我了。

3年了吧,你3年你都不曾想起过小伟,小伟现在又怎么会认得你。冉小姐看了看那个可怜的女人叹一口气说。你现在才记得自己是一个母亲?才记得自己生过他?冉小姐继续不客气的说。

嘉嘉,讲真的,若是小伟现在肯跟你走,你真的愿意好好带他吗?冉小姐无奈的摇摇头说。

醉酒女不作声。

哎,冉小姐从牛仔短裤里掏出钱包,拿出里面所有的钞票,一张张丢在地上。

我以为那个酒醉女人会气急败坏的继续闹,没想到被羞辱的她默默的一张张拾起钞票,她的头发胡乱垂在脸上,像一条条蜥蜴的残肢,她低着头说了声,谢谢。

找一个人男人,好好过日子,嘉嘉,我们过的都不容易。冉小姐没有看她,冷冷的对着墙壁说话。

找不到的,不会的,不会有人再爱我的。我只是他们玩腻后就立刻丢弃在一边的垃圾。醉酒女说着说着眼影随着泪水全部晕掉。

今晚的她可能是刚被男人抛弃后突然想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找到些许安慰,她想告诉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的,但她最后只找到了更深的痛苦,此刻的她可怜的像一具垂死的骷髅。

她拉住脏兮兮的变电箱,踉踉跄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冉小姐没有扶她,轻轻的关了门,夜已经深了,呼啸的风终于又主宰了空荡荡的走廊,这场闹剧暂时结束了。

很明显的,当时不止我一个人在门后偷听偷看,还有许多双眼睛在默默注视着。因为第二天后,冉小姐是情妇,养着别人孩子的事一下子就在小区传开了。

小区阿姨纷纷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第二天早上电梯里我正好遇见了冉小姐和小伟,我一如既往的和她们打招呼说早上好,小伟带着个小小的蓝帽子,穿着可爱的小短裤,依然爽朗的大声回我早上好,而她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走到小区门口,楼组长张阿姨拉住我到一边小声说,你在电梯里干嘛要和那种女人说话啊,你可要小心点哦,这种女人脸是一点点都不要的,缠上你的话,甩都甩不掉的。

我说我上班快迟到了,躲开了她让人厌恶的“教导”。

下了班,刚进到公寓楼底就听到里面一片嘈杂声,一看,是冉小姐和几个业主代表在争论,那几个女人们指责是因为冉小姐个人作风的原因,最近小区才没有继续评上市先进文明小区的,冉小姐莫名其妙的说,关我什么事?明明是小区消防通道和环境卫生问题不达标。女人们先是指手画脚,评头论足,最后索性推搡起来,围攻冉小姐一个人。我立马上前阻止,好说歹说才避免一场骂战。

到了20楼,我拿钥匙准备开门,冉小姐在我边上一边开门一边说,你这个人怎么老是喜欢关闲事,刚才我错在哪里?我干嘛要怕她们?你一弄,好像真的是我错了一样。

刚才帮了她以为会说声谢谢,没想到她居然把气出到我头上,我不作声,重重的把门一关。

又过了几天,陆续听到冉小姐和那几个女人闹矛盾的琐事,比如冉小姐的门锁被人故意破坏,冉小姐去物业保修没人理睬,几个业主不让冉小姐用健身房的器材等等琐事,我也就没太理,那几天正好工作也很忙。

那天傍晚我出差回来,在楼底大厅里又看到她们吵了起来,我拨开围观的人群,看到冉小姐穿的白T恤领口几乎被拉的裂开,半边肩膀露了出来,银手链碎成一块一块撒在瓷砖地上,脸上有几个被呼了巴掌的黑漆漆手印,狼狈不已,她瘫坐在花坛角落位置,手捂住已经没法被衣服遮盖的右胸,她哭泣着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围观的人虽多,但都是看热闹的,居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甚至还听到小声冷笑说,不要脸的女人,活该。

我连忙脱了我的西装外套,盖在她裸露的肩膀上,我大喊你们在做什么,够了,真的够了,人群被我的咆哮声震开,我慢慢扶她进了电梯。

到了她家,她失神坐在沙发里,呆呆的看着黑漆漆的电视机发愣。过了一会儿她居然强撑着要站起来说,小伟今天上学前班,我要去接他。

我急忙扶她坐好,我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说,你现在哪里来的力气去接他,你把地址给我,我帮你去接他。

看着手机上冉小姐给我的地址,来到学前班班,正好赶上下课,好多私家车停在门口,孩子们一蹦一跳的开心跑出来,拥抱他们的父母。在人群最后,我看到了小伟,他走的很慢,低着头,仿佛做错了什么事。

我挤出微笑说,小伟,你好呀。

他抬头一看是我惊讶了一下,然后继续低下头说,妈妈呢?

她生病了,哥哥来接你回家好吗?

是叔叔。他嘟嘟小嘴说。

这小子,我心里暗骂一声,刚到了30岁的我明明还风华正茂着呢。

一会儿经过便利店,和叔叔进去一起买点咖喱和牛肉,妈妈今天生病烧不动了,我们今晚吃咖喱牛肉饭好不好?

为什么她们要骂妈妈,他看着我说,小眼睛里几乎喊着泪光,原来这几天的事他多少是知道的。

因为妈妈美的让她们嫉妒。我眨了眨眼睛,笑笑回小伟。

按了门铃来到冉小姐的家,发现我的西装被整齐叠好,放在沙发上。她似乎已经恢复过来,穿了一件新T恤在厨房忙碌。

我买了咖喱和牛肉,我放在桌子上咯。我对厨房喊一声。

我拿起西装准备走了。

她从厨房跑出来说,我正在做罗宋汤,小伟最喜欢吃罗宋汤了,对不对?说着她朝小伟笑一笑,一个让人心酸的笑容。

你还没吃饭吧,张先生,留下来一起吃吧。她看着我说,语气中有恳切的意思。

她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姓张的?莫非默默的调查过我一番?我的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我平静的客套说,不了,你们吃吧,牛肉买的不多,给小伟多吃点吧。

留下来。小伟一边吃棒棒糖一边说,刚才你不说牛肉是给妈妈补补的吗?

小伟都让你留下来,你就留下来吧,冉小姐对我笑笑说,这是她第一次对着我笑。

不知为何,今晚这顿咖喱牛肉饭特别好吃,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咖喱饭。

吃完在门口,她拿着西装给我的时候意外的碰到了我的手,我们两个像触电似的摊开,西装落在了地上,我们连忙一同蹲下拿西装,额头居然又意外碰到了,我们像两个冒冒失失的傻瓜一样笑了。

一个月后,小区里发生了一件足够吸引掉所有邻里目光的大事——302室陆太太她家读高中的女儿居然怀孕了,也不读书了,天天挺个圆滚滚的大肚子在小区花园里闲逛,之后甚至把那个让她女儿怀孕的无业小瘪三男人接过来一起住了,各位老阿姨们直呼看不懂,天天在健身那片空地讨论的不亦乐乎,已经没人再记得冉小姐的那场闹剧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19楼的楼组长张阿姨她家因为艾灸发生了火灾,张阿姨吓的当场瘫倒在地,甚至忘了仍然在房间里的小孙子,好在火势那个时候刚起来,冉小姐听到孩子哭声,居然不顾一切冲进去,用湿毛巾捂住孩子的鼻子,把孩子救了出来,全然不顾自己手臂和喉咙的灼伤。

从此楼组长张阿姨对冉小姐的态度180度大转弯,连连夸这个楼里有冉小姐那么勇敢的女性在,真是小区的骄傲,甚至一定要帮冉小姐申报好人好事事迹,给她发奖状。听闻小伟正是要开始读小学的年龄了,便询问冉小姐安排好了吗?她这里有可以进名牌私立小学的路子,可以让小伟进去,保证没问题。

其他几位阿姨见风向变了,也纷纷重新开始对冉小姐露出机械般谄媚的客套微笑。

那天小伟在学前班表演毕业舞台剧,我和冉小姐一同作为“家长”出席,我用dv全程拍下了小伟穿中古骑士装扮作王子拯救公主的英勇帅姿,冉小姐那天笑的好大声,我好久没看到她笑的那么开心了。我偷偷想把手搭在坐在旁边的她手上,她却一下子慌乱的闪开了。

小伟今天表演舞台剧累坏了,吃过饭,我就抱他去卧室睡觉了,小家伙今天心情巨好,临睡前还问我要了一个亲亲kiss,他小小声说,谢谢你今天能来,张爸爸。

我坐在沙发上喝着冉小姐递过来的红酒说,你知道刚才小伟叫我什么吗?他叫我张爸爸,哈哈哈。

冉小姐听了却不响,背过身去整理餐桌。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地放下酒杯,跑过去就紧紧搂住她,手也开始情不自禁触碰她。

她一把推开我,狠狠的说,你是吃定了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对吗?是,我是个下贱的情妇,恬不知耻的养大别人的孩子,可他爸爸死了,妈妈疯了,谁来带他?我也知道早晚我都要失去小伟的。我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你呢?我对于你一无所知,恐怕你现在也只是假惺惺的和我玩一玩罢了,你以为稍微帮了我几次忙,我就会对你不要脸的献身了是吗?那么我告诉你,你错了!

你之前的那些破事我并不在乎啊!我对她大喊。

你不在乎,我在乎!你是傻逼吗?你不知道和我在一起会被人说多少闲话?你还不明白吗?像我这种女人注定会给身边所有的人带来不幸的!

你给我出去,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她崩溃似的哭了出来,好像这些话已经藏在她心中太久太久,终于发作出来。

我愣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连推带拉,边说滚,边把我轰出了房间。

我站在门外,听到门里那边她蹲在地下的哭泣声,我又怎么不知道我们如果在一起将要面对的问题,我重重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离开了。

接下来两个星期,我们没有再见面,即使在电梯里遇见,我也只是和小伟礼貌的点点头。

那天,在街心公园看到小伟和其他几个小孩在玩堆沙子,别的家长在帮忙看护。

我刚想走,小伟却叫住了我。

你真的不来了吗?小伟明明很懂事的。他低着头说。

乖,小伟乖,小伟很好,是我们太懦弱了。我颓然的说。

我真的搞不懂你们大人哎,你知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有多不容易吗?我在学前班里到现在都没找到一个钟意女朋友哎。他重重丢了一把沙子生气的说。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摸摸小伟的头,心里想,是啊,连他都知道什么是喜欢,我们大人发现了却还是装作不懂。

有次在电梯里,正好只有我和冉小姐两个人,快要到20楼时,我对她说,我有一个认识的同学在做律师,可以帮你处理小伟领养权和他读小学报户口的事。她听了,沉默不作声,只是看着不断更新闪烁的楼层数字,我也看着这不断往上加的楼层数字,因为这就像我不断升高的心跳频率。

之后再在电梯里几次遇见,我见她依然无动于衷,也就没再自讨没趣的和她说话了。

我们慢慢成了形同陌路的陌生人。

又过了几周,一天晚上我倒垃圾时,意外听到冉小姐门口有说话声,我站在走廊拐角处细听,原来是小伟在学前班交的朋友的妈妈来接小伟,那个妈妈似乎与冉小姐也认识,说是她的孩子非要邀请小伟去他家住一晚,怕冉小姐不放心,所以自己亲自来接,冉小姐直说麻烦了,那位和善的女人连说,不会的,不会的,她也很喜欢小伟,今天特意煮了丰盛的西餐,有小伟喜欢吃的墨鱼汁意面和玛格丽特披萨。

晚上9点,有人来敲门,一开门发现是冉小姐,我板着脸冷漠的问,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她怒气腾腾的说,为什么要把垃圾的水渍弄在我的门前?夏天了,这些垃圾的味道都很大,请你下次注意点好吗?

我无奈说,哦,下次我会小心的。我心里懊恼,明明刚才倒垃圾很小心,怎么可能把脏水滴在她的门前。

我面无表情问她,那你还有什么事吗?

她愣了下,转身就回隔壁屋子里去了。

11点,我刚来灵感,准备给我最近新写的一个爱情小说结尾,是一个悲剧故事,男女主角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在一起,写的时候我不禁自嘲的冷笑了下,倒是和我最近的生活挺像的嘛,果然生活是故事的灵感源头啊。

刚写到兴头,写到男女主角分手,痛心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猛烈的摇滚乐喧哗声,我也不太理,想可能是小伟不在家,冉小姐终于可以听听自己平时不能放的音乐。谁知,过了20分钟还是一直在吵闹,严重干扰我的思路。

我冲出家,重重的敲她门,门开了,她皱着眉,紧咬嘴唇说,你来做什么?

我怒怒的说,麻烦你音乐声开的小点好吗?这个楼里设计有问题,有些墙混凝土偷工减料,隔音不太好。你不睡觉,别人还是要睡觉的。

她冷冷的哦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我。

我感到莫名其妙,一时也不知道我哪里有问题,就回屋了。

12点了,音乐又突然响起来了,比刚才更吵,我一股气上来,终于明白问题所在了。

我比刚才还重的敲了门,她仿佛是守在门边似的,瞬间就开了。

她仍旧一副复杂的表情,她刚想开口说话,我就突然冲进去,一只手死死搂住她,一只手用力关了门。

我把她逼在门口墙角如暴风雨般强吻她,她刚开始还像模像样害羞的脸闪开,过了几秒,就立刻回以我颜色,兴奋的迎上了我如翻滚海浪的嘴唇。

原来今晚刚才的一切,她都是在等我这男人的一刻。

缠绵了一会儿,她摸着我的脸说,阿谷,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我们都老了。说完,她留下了眼泪。

我看着她,看到她眼睛里去,看到她灵魂里去,看到我们的未来里去,我轻轻的在她耳边说,

那么,我们结婚吧。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狂心中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