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一家三代人的一汽转型账本:祖辈捧上的金饭碗没能传到父辈
送交者: 狂心中[♂★★★★★如狂★★★★★♂] 于 2017-08-08 11:08 已读 458 次  
转载

李伟这一大家子,是长春——这个北方汽车城市中,典型的“一汽家庭”。

从父亲李平、大哥李宏、弟弟李达,到刚毕业的儿子李伟杰,李伟这一大家人,基本都在一汽或者一汽系相关的工厂工作。这也让他们的家庭,和一汽“同呼吸,共命运”。

一汽好,大家的福利待遇都好;一汽走下坡路,全家的生活质量都会随之下降。

类似这样的家庭,在长春不在少数。

一项数据显示, 长春市人口的78%以上都直接从事与汽车行业有关系的工作,而还有一大部分人从事着汽车延伸行业的工作。这个城市主城区人口才240万,一汽集团对这个城市的影响已经深入毛细血管。

正因为此,一汽集团的重组改制,本身也尤为复杂。

近日,在一汽集团下属上市公司一汽轿车的股东大会现场,一汽轿车总经理安铁成就如是感慨:“一汽国企改制的艰难程度和复杂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涉及了大量员工或员工家属的安置和稳定”。

光荣绽放的年代:外界看一汽工人的眼光都不一样

和那个年代很多的东北国企一样,一汽集团的诞生,也头顶共和国长子的光环。

1950年3月,重工业部汽车工业筹备组在北京成立,一汽被列为国家“一五”期间规划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毛泽东亲自签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力争三年建设汽车厂的指示》,并题写了“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纪念”。

1953年7月,万名建设者挥师北上聚集在长春西南角,经过三年卓绝奋斗,1956年7月13日,国产第一辆解放牌汽车驶下装配线,这辆车的诞生也标志着中国结束了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

之后一汽集团开创了数项第一,第一辆东风牌小轿车、第一辆红旗牌高级轿车、第一辆越野车等等。

李伟的父亲李平,上世纪40年代中期出生在长春,60年代初以学徒身份,进入一汽解放厂。从此,在那个光荣绽放的年代,开启了全新的人生之旅。

对于能进入一汽,能成为一汽的工人,在一汽成立后的数十年内,对当地家庭而言都是一项值得夸耀的资本。

安铁成在股东大会上层提及,上世纪50年代一汽有专门的发电厂,一汽用发电厂发电后的余热烧热水并为职工修建了澡堂,工人们每天下班后都能洗上热水澡,这在当时饭都吃不饱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

李平回忆道,计划经济年代,车辆都是按计划供给,不存在销路的问题,所以成为一汽的工人后,就意味着有铁饭碗,工资也比其他工作岗位要高,还有各种福利待遇。小到生活用品,平常的水电煤气,再到孩子的教育,大到福利房,企业都包圆了。那时一汽工人走在街上,别人看你的眼光都不一样

“那个时候,来家里说媒的人都快把门槛踏坏了,条件差的都看不上。”李平后来和一位在国营单位工作的姑娘结婚。

碰上了金饭碗的李平在2005年退休。直到他退休的那天,一汽仍因特殊的行业地位,在领跑着中国的汽车市场。

当时的数据显示,从2004年至2008年,一汽连续五年进入世界500强。2008年销售各类汽车153.3万辆,实现营业收入2184亿元。2009年列“世界最大500家公司”第385位,“世界机械500强”第38位、“中国机械500强”第一位。以622.11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列国内汽车行业首位。

如今,李平每个月的退休工资在5000元左右,这让他的晚年生活有了足够的保障。

每每谈起一汽,李平言语中仍有着难以表达的自豪感。尽管他偶尔也会抱怨,现在的一汽被某些人搞坏了。

80年代末的第一次改制转型:五六万人下岗再就业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李平的三个孩子先后降生,他们的人生也被打上了深深的一汽烙印。

李伟三兄弟从小生活在一汽家属区,住着筒子楼,上着一汽的子弟学校。成年后,一汽有政策,可以照顾职工子女就业或可以顶父辈的班,李伟三兄弟在80年代也先后进入一汽解放工作。

李伟称,那个时候,一汽解放已经在走下坡路。

资料显示,到了1980年,在长春市郊的荒地里,上万辆滞销的“解放”排成长龙。1986年9月29日,第1281502辆“解放”牌卡车,开下了一汽的总装配线,生产了整整30年的“老解放”最终停产。

不过,李伟也表示,即便如此,最初进厂里时,基本工资待遇还是可以的,而且李伟在一汽家属区的筒子楼也分到了一间福利房,这间房仅十几个平方,厨房和卫生间是公用的。

但接下来的改革转型,则让李伟们丢掉了铁饭碗。

上世纪80年代末,改革开放深入推进,一汽也在做转型。当时一汽的产品结构严重失调,轿车的生产几乎为空白,一汽不得不筹资进行战略调整,在完成引资、工厂改造、产品换代之后,马不停蹄地开始了以上轿车、轻型车为标志的第三次创业。

与此同时,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大量国企开始改制,一汽也开始面临冗员问题。

据李伟回忆,当时工资停发,大家无所事事,在家里等待消息,已经是事实上的下岗,集团也是不断做思想工作希望大家离岗。最后,1990年,一汽下岗了五六万工人,但好在当时流行买断工龄、一次性安置补偿,国企员工可以根据工龄拿到相应补偿。

之后,经过产权流转,一些私人老板和集团管理层下海,接手了一汽解放的工厂,这些工厂逐步成为一汽的下游供应商。

李伟随后也进了一家这样的私企,这家企业目前为一汽解放提供零部件,他的工资待遇完全根据市场走。

十几年过去了,李伟对发生的这一切仍有抱怨,他告诉记者,“现在在私企,老板想给你发多少就多少,也谈不上什么绩效。一个星期上六天班,也不会算什么加班费,更谈不上什么福利待遇,如果不想做直接走人”。

虽有抱怨,但李伟并未选择离开。几年前,他把一汽解放给他的福利房卖给了邻居,在一汽家园小区(一汽修的集资房)买了套商品房,继续在一汽这个大系统内生活着工作着。

期待更多选择的孙辈:有了选择的底气

现如今,李伟的儿子李伟杰又进了一汽。

李伟杰是李伟的独生子,标准的90后,长春一所大学工科专业毕业。进入一汽工作,也是他毕业时为数不多的选择。

但此时进入一汽,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进入一汽的哪家公司也大为讲究。

一汽轿车一位内部人士就表示,“一汽大众曾被评为过最佳雇主,这样的合资企业明显比我们工资高一两个档次,当然这也和两家公司的业绩有关系。”

为了能进入到一汽旗下较好的公司、部门,爷爷李平亲自上阵,找到以前的老关系运作,上下“打点”,最终李伟杰总算进了一个让家人满意的单位。

不过,与祖辈和父辈相比,上过大学的李伟杰对一汽的认识更为理性。

对于外界过多的批评,李伟杰认为太片面,他认为外人没有看见一汽人所付出的努力。

作为90,有着极强个性的李伟杰,本身并不太适应一汽清晰的等级制度,他希望自己有更多选择的机会。

大学毕业,一汽的工作经历,以及技术类科班出身,给了李伟杰选择的自信。

我觉得换一份工作应该不会很难。”李伟杰这么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提及的被采访者,除注明职务者外,均为化名。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狂心中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狂心中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闲来茶馆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