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7-7、影子上阵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8-01-31 5:41 已读 1106 次  

7-7、影子上阵

 

由于阎庆新等四人的集中起诉,原定七月二十二日的开庭被推迟了,庭审延期到八月十九日。

八月四日,张宏堡对阎庆新、张琦、刘俊国等人提出反诉,提出了十大案由共四十七项犯罪,以阎庆新偷盗中功组织的资金为首,这使得案情更加复杂。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被告阎庆新、刘俊国、张琦均是同一个联系地址和电话,看来这纯粹是一个窝案!

张宏堡对阎庆新等人的起诉书长达七千言,大有一副死战到底的架势!但起诉对方的涉案金额以及赔偿金总计却不过五百二十五万,与阎庆新他们上亿美元的诉求相比少得可怜!这个空架势是拉给谁看的呢?拉它又有何用?明眼人看到,阎庆新和张宏堡这一控诉和反诉,在殴打何南芳案的暴力底蕴下,在吊起民众胃口的同时,引起了舆论的不断关注。张宏堡打破寂寞的目的达到了!他又一次出名了!这还不算完,他还有后招!

八月八日,张宏堡在美国高调宣布第二次出山,如果说八七年出山是搞气功,那么这一次就是搞政治!他发布了《中国影子政府第一号公告》,宣称中国影子政府正式运营,并出任中国影子政府总统。要知道海外民运大佬们搞了这么多年民运,没有一个当上总统的,这不,让张宏堡抢了先!

“你启用这个影子政府,是很危险的。”张晓在电话里担忧地说。

“危险和机遇并存,不用担心,我相信社会需要我做这件事,天不会亡我!”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老天究竟是亡不亡自己,确切地说,张宏堡也没底!嘴里说着“大道”上的话,心里却想:

“如果民运的人都像张晓这样,把这事儿当真就好了!那么我在民运中的威望就算树立起来了!”

时间被张宏堡在初任影子政府总统的兴奋和观望中过得很是矛盾,说快,是瞬间流逝!说慢,则是度日如年!

张宏堡心里揣摩着,自己当上总统,魏京生、吴宏达、彭明、王丹、胡平等民运大佬们肯定心里不舒服——本来自己早就找过魏京生等人,想让他们挂名干,结果到真招儿,一个个都是缩头乌龟!他们自己干没胆儿,现在别人干了心里又憋气,脸上又没面子!肯定是这个心态啊!所以他们要么旁观,要么说些风凉话,少有公开支持的。现在的海外民运圈里,不但流氓多,而且小人也不少哇。不管你们舒服不舒服,老子我就这么干了!咋着吧?!

八月十四日晚,张宏堡应邀参加华盛顿DC 的一次民运聚会,他并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哪怕是虚伪的一片祝贺或恭维之声。大家在面对他这个‘总统’时,连平时的日常寒暄都没有了,似乎很是尴尬!沉闷的气氛中,魏京生一语震惊四座:

“据美国政坛上层消息,张宏堡目前摊上的‘绑架案’其实是美国人设计的!”

“不可能!”张宏堡本能地反应着,心里很反感——都说打人不打脸,我看你是专门来打脸的!魏电工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是表明张宏堡并不受美国政府待见,你这个总统当也是白当!真够恶心人的!难道说目前民运的圈子里还有比影子政府更新鲜的大事吗?你咋不说这个?跟不知道似的。心里还不是嫉妒得很!

大家的反应也都很尴尬。魏京生又侃侃而谈:

“是美国想把张宏堡作为一种利益交换送给中共,但美国不可能把张宏堡直接交出去,这样会使美国及现任美国总统的面子丢失殆尽。但是美国会默许中共在法律宽松的地带设计一个事件,让张宏堡陷入刑事罪,然后在服刑之后名正言顺地将张送给中共。”

所有在场的人都听得目瞪口呆。张宏堡淡淡地一笑,说了一句:

“我不相信美国会这么做!”

不料张宏堡的“不相信”又引来了魏京生的一番宏论。魏京生从美国不同人物在不同历史时期遭受到的出卖,层层论证“美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样不道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在公开场合一向不愿与人争论的张宏堡,本来没得到赞誉就心情不好,却在这件事上与魏京生发生了针锋相对的辩论,大家被弄得不欢而散。

“也许魏京生说的有道理,中美两国因为利益勾搭连环是可能的。看来影子政府还要继续造势,势越大美国人顾忌就越多。”张宏堡回来后,对吴丽莎说。

“如果这样话,你不就时时会有危险?”吴丽莎吓坏了。

“我早就说过我很危险,你还不信!”

“不行!我得趁早去买份儿人身保险!不,你得给我买!买高额的!”

“买那玩意儿有啥用啊?”

“以防不测哇。”

“钱能防不测?”

“……”

很快,《张宏堡不是被逼当总统的》,《中国影子政府开始启动监督中国现代政权的机制》,《周稼骏专访中国影子政府总统张宏堡先生》等文章接连发表,媒体一片喧哗。

    在张宏堡沾沾自喜之时,反对的声音也开始出现了,这又让他心里一惊。在《“中功”张宏堡自封“总统”逃制裁》一文中,有人公开这样讲——张宏堡成立影子政府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刑事官司需要,暴露了他的政治投机主义的本质。

张宏堡没想到别人能看到这一层,但他又不禁在心里冷笑几声,你们是不能完全看透我的,我表面上是为打官司,实际上更是为了树立民运老大的地位。王炳章进去了,彭明又心怀鬼胎不听吆喝,在民运群龙无首之际,自己上位正可以异军突起,总揽大局!哼,不管那一套,为了生存与发展,现在必须搞政治,投机就投机吧!投机又咋样?从八七年出山以来,不就是靠不断投机获得发展的吗?!解决不了眼前的生存问题,其它都只是空花幻影。

这一天,周勇军来电话了。

“有啥新情况吗?”张宏堡问道。

“有点儿。”周勇军说:

“今年的六月二十七日,阎庆新向加州阿拉米达高级法院状告彭明、周晓、杨海平、王德耀、马文福合谋诈骗罪,不是成功申请冻结了他们转走的全部资金吗?”

“对啊,是有这事儿。”

“由于罪名严重,彭明他们觉着害怕了,就密谋策划杀害阎庆新,偷偷准备了枪。但是其中一个人良心发现,向阎庆新透露了这个阴谋,阎庆新就向法院提出申请人身保护令。”

“有那么邪乎?还杀人?看来日子都不好过啊。”

“在法庭上,彭明承认在过去一个月中练过枪,但说周晓也参与了练枪,枪是杨海平提供的,地点是在彭明住家的车库里。三个被告在案发后一起练习射击,把在座的旁听者都给惊着了。”周勇军顿了顿,接着说:

 “还有更邪乎的,彭明近来开始更高调地‘反共’,写文章列计划,说是要向北京密云水库投毒,爆炸北京电网,印发大量假币进大陆制造国内金融混乱,再发动‘起义’!这都引起联邦调查局对他的调查了。”

“这事听谁说的?”

“老王!王希哲!”

“彭明这就快了。这是死路一条!”

“我看也是,连老美都提防他了,还会有好吗?”

……

八月十八日,就在洛杉矶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张宏堡殴打女管家何南芳一案前一天,他在其位于帕莎蒂娜市的豪宅里举行了一次主要由当地中文媒体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美国之音、世界日报、星岛日报等主流媒体记者参加了发布会。

    “我是以个人名义被推举为‘总统’,与‘中功’无关,但‘中功’的学员支持我。‘影子政府’具体运作方式目前不宜公开但可以肯定的是走‘中间’道路,因此该政府不主张武装革命,也不会以武力推翻中共,目标只是推动中国大陆政治改革。‘影子政府’的组织和成员,目前只有我一名。”

张宏堡侃侃而谈……

八月十九日,张宏堡被控案庭审再次延期到九月二十五日。本次开庭,除侨报外,没有任何媒体派记者到庭,大家都看出了端倪,来也是白来。张宏堡心里稳当了许多,他已经掌握了规律——以政治影响力来化解官司,拖延官司!

眼看着张宏堡又是反诉,又是成立影子政府,庭审一延再延,何南芳着急了,像这样还不知啥时候能拿到赔偿金呢?不如和他私了!于是,她几次打电话给张宏堡,赔偿额度一降再降,从一千万到五百万,直到九十五万,张宏堡还是不答应私了,她才作罢。张宏堡心里话,你想告就告,你想撤就撤,没那么便宜,光高额的律师费,我就拖死你!再说,我还要借官司赢得美国各界和民运的支持,打不打下去,就更由不得你了!

彭明也坐不住了。九月二十三日这天,他驱车来到洛杉矶求见张宏堡,开口就向他借款二十万美元。张宏堡当即拉下了脸!

“怎么?骗去的那些钱这么快就‘造’完了?”

“张大师,我没骗钱!那阎庆新设计的连环案完全是陷害!是诬陷!”

“是吗?”张宏堡不冷不热。

“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吗?您不也被阎庆新害得不轻吗?”没等张宏堡回答,彭明接着神秘兮兮地说:

“我有一条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这种困扰的计策。”

“什么计策?”

“把阎庆新干掉!”

张宏堡大吃一惊!

“这件事不用你动手,只要你点个头,由我来做!”彭明自信地说。              

“不能这样干。”

彭明问:“你是不是念及旧情,不愿下手?”

“解决我们之间的争端不能用这种手段,她虽不仁,但我不能不义!”            

彭明失望地看着张宏堡,心想: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讲哪门子的慈悲?

他哪里知道张宏堡心中的盘算,没有阎庆新和你彭明的合作,哪里知道你的险恶用心和贪婪无度,要不我也暂时不用自己扛起影子政府的大旗;没有阎庆新他们四个人的大军压境,哪有官司的推迟,你彭明算个屁呀!

九月二十五日被控案庭审再次延期,延至十一月十九日。

延期第二天,也就是九月二十六日,眼见得官司一再延庭,但影子政府在民运群体中乃至在美国政界影响并不大,张宏堡迫不及待地发布了中国影子政府关于中国宪法修改的八大动议。

张宏堡以为民运们会应者如云,欢呼雀跃,但这些老油条多年来已经看惯了时不时有人在台上振臂一呼,不过都是些老生空谈,没有利益的事他们是不会干的,你给钱我就鼓掌,你不给钱我连声都不愿吱一声。看到民运们的缄默不语,张宏堡很失望,这些喂不熟的狗!

民运中的哪一个敢这么干?!都一个个的装孙子吧!还瞧不起我!我举起的大旗我就是老大!你们承认不承认,我都是老大!因为我做出了老大该做的事儿!

为了更好更快地融入美国的社会生活,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张宏堡在张晓陪同下,秘密申请改名唐纳德·王(donald wang),获得批准。

在回来的路上,张宏堡很是兴奋。在身边所有的女人当中,张晓是他最谈得来的!因为她从不顶撞他,对他言听计从。

“以前我还不明白,冒这个风险干啥啊?搞搞养生不挺好的吗,现在啊,现在有点儿刚刚开悟。”

“按世俗的话说,我已经是成功人士了,再折腾也就没啥意思了。但是,如果作为一个政治领袖,那还差很多东西。光有影子政府看来还不行,还得要继续造势,不断增加政治资本。你看达赖,他既有政治标签,又有宗教标签,还有文化标签,各国政府把他待如上宾,我一定要超过他。”

张晓听着张宏堡的宏伟蓝图,更坚定了跟随他的决心!到时候,张宏堡世界知名了,我也能随着出名。

在张宏堡连续打政治牌的时候,他唯恐中功门里人不理解,他很需要弟子们继续跟随和造势。二零零三年下半年起,张宏堡对弟子公布了他的几个电话,一时间,国内的弟子们打来的电话使他忙了起来。各种修炼的问题,各种修炼的疑惑,各种修炼的……

这些电话的内容让张宏堡很是失望!但是,他不得不应付着。

张宏堡多么希望国内的弟子们能明确地、不顾一切地、轰轰烈烈地表示支持自己和影子政府!然而,反应却是冷冷清清。更有甚者,他还听说,一部分中功学员因为不会上网,对他来美国以后的事一点也不知道,即使听别人说起来,也是一个头三个晃,根本不相信,他们不能接受号称大智大慧的自己怎么会坐牢和打官司,而且还成立影子政府搞政治。这些人真他妈愚蠢,一帮断不了奶养不大的侏儒!他知道,这是中功群体分裂的开始,叹可叹,国内大部分弟子只相信搞养生当宗师的九九年以前的自己,而不相信搞政治当总统的在美国的自己,这些人现在对自己没有一点助力,相反还会有阻力!能跟随自己到现在的弟子越来越少了,他越想越悲哀!

好在官司在不断的延期,在十二月十五日的审前听证会上,法官又因检方理由牵强,裁定撤销原绑架罪名。张宏堡终于松开了一口气。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