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5-7、赶走纪一,气走戴树海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7-12-27 5:22 已读 1107 次  

5-7、赶走纪一,气走戴树海

 

正在北京公司的官司进行时,以托普公司做中介,以广元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总公司耀华投资分公司为主体,在青城山生科院旁边搞娱乐城的传闻越传越响。生科院是广大中功弟子心目中的圣地,若是圣地的旁边有个红男绿女、酒色飘香的娱乐城,那当然会大煞神圣的风景。但是别人要在自己的地盘上搞经营活动,法律很难干涉。

九月的一天,在张宏堡的指挥下,周乾三辗转找来中间人——三溪村负责人王泽林和书记田福贵,开始和托普公司商谈购买三溪一组土地一事。双方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达成协议。广元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总公司耀华投资分公司将所买到的二百四十八亩土地(即“规划”中的“娱乐城”),谎称七百二十亩,以及房产,以三千零七十三万卖给了青城山生科院。十月,生科院就支付了耀华和拓普共一千二百二十四万,仍有一千七百万待付。

很快,张宏堡就得知了被骗内幕,他大为恼火。这个宋如华是一个啥样的人?究竟有没有背景?如果有,会是谁的人?为啥有这么大的胆子,敢专门设套弄我的钱?知不知道我是干啥的?这个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有咋样的背景,我都会让他没有好下场的?我的护法神是吃干饭的么?笑话!宋如华,是你先下手的,你敢骗我的钱,等着吧……他放下狠话:“宋如华敢和中功抢钱,一定有恶报。”

周乾三为此被撤销了生科院院长的职务,自此再也没有得到重用。青城山生科院和耀华以及托普公司打了两年官司,先由乐山市人民法院判决耀华投资分公司和托普公司胜,再由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生科院胜。虽然官司败了,但宋如华此举以中介和劳务之名,轻松获得了百万净利。中功使宋如华获得了开创实业以来的第一桶金,从此,托普踏上了企业发展的快车道。但后来进入福布斯富豪榜的宋如华对此讳莫如深,毕竟是不光彩的一段原始记录。十年以后,托普公司真的像中了张宏堡的诅咒一样,不得善终。

被耀华和托普一下子骗走了一千多万,让张宏堡心疼了好久。他吃不好睡不香,越想越窝囊,越想越来气!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让中功的弟子和学员们笑掉大牙啊?上层人员都是干啥吃的?都是些傻子吗?你张宏堡的特异功能呢?你阎庆新的英明决策呢?你中功的场能呢?护法神呢?都哪儿去了?

“行了,别心疼了!该罚的也罚了,该骂的也骂了,想办法挽回损失是正事儿。”阎庆新劝他。要说这女人还真是执着,明明不知何时就会招来打骂,但是她还是劝说他。

张宏堡眼皮都没抬一下,懒洋洋地说: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说半句留半句的。”

“设计个项目,发动弟子们搞搞捐款。”

“我还真这么想了,就是还没成熟!我倒是想到了另一件事儿。”

“看这接二连三的官司,光靠场能是不够的。必须从弟子中吸收、培养组建自己的律师团。”张宏堡说。

“对。你注意到今年五月份,于光远在《炎黄春秋》上发表了《毛泽东与科学规划》的文章了吗?”

“咋啦?你就直说吧。”

“文章谈到大跃进时,《人民日报》曾发表有人根据阳光辐射的数量来计算粮食产量的文章,来证明亩产十万斤是可能的,并把这事与特异功能相联系。文章暗指钱学森不过是一个打着科学旗号的投机者,既然过去钱学森曾经论证的亩产十万斤是不可能的,那么如今钱学森支持的特异功能也是假的。”

“所以,你想说钱学森失势了,气功和特异功能不受宠了。”

“对,是这么个意思。”

“那就早作打算吧。我们还是要尽快向海外发展。”

……

在阎庆新周密布置下,张宏堡和她一起落户在陕西省蒲城县,张宏堡改名“王行祥”,阎庆新改名“田静”。同年十二月又迁到了广东省佛山市。

同时,以青城山生科院为中心,建设九大宫殿,号称麒麟城的宏伟蓝图在中功门内广泛宣传,随后,为建设麒麟城捐款的热潮被声势浩大地推进。听着各地汇报捐款的数额,张宏堡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子,被托普骗去的钱不很快就回来了嘛!而陈文彬对执行这个任务很有抵触,青城山生科院那里就是一条山沟,平地很少,根本不适合搞大型建设,本来就不能建也不想建什么麒麟城,干嘛要给大家画这么大的一个饼?收回被骗去的钱是小,失信于全门是大!这肯定是阎庆新出的馊主意,张宏堡也疯了!

要说外部官司还不是让张宏堡最烦心的,内部鼓包使得他更忧虑。他对他的骨干越来越不放心了。首先跳出来的是纪一。

《大气功师出山》出版后,纪一转眼之间从一个普通作家成了张宏堡的红人,也为许多“中功”弟子所羡慕。在九一年出版的《自然的萧声:张宏堡和他的麒麟文化体系》中,还专门介绍了纪一并配发了照片。虽然没有和那些中功传人放在一起,但他独特而超然的地位跃然纸上。随着《大气功师出山》的强势发行,紧接着,纪一又连续出版了宣传中功的《大气功师出山系列之二悟到得道》和《大气功师出山系列之三大气功师答疑》,这大大推动了中功的传播,也给纪一带来了巨大的声望和利益。

纪一的功劳被张宏堡看在眼里,作为奖励,他被安排主持位于河南洛阳的一个省级传功基地——“河洛气功院”工作。开始,在纪一管理下,河洛气功院还是能够像青城山生科院等其它中功基地一样正常地传授中功一——四部功。但不到一年,河洛气功院就变了个样,首先纪一将张宏堡的中功改头换面,弄出个《河洛神功》,在气功院传授,中功反而放在了一边,学员们从此只知神功不知中功,只知纪一,不知张宏堡。更为严重的是他将人事权和财务权牢牢抓在手里,人用自己的人,传功挣的钱也不上交,中功总会几次催交,纪一置之不理。另外,他的触角还从洛阳伸向全省,和河南中功辅导总站顶起了牛。

消息传到张宏堡那里,张宏堡怒斥纪一“数典忘祖”、“叛师逆道”。此前,张宏堡知道纪一有些大权独揽,这个他觉得可以通过加强监督解决。最不能让他容忍的是纪一竟敢篡改功法,这触犯了他的底线,他认为这是大逆不道的恶行。他没有给纪一申辩的机会,一方面派西安指导区副主任何运林接管了河洛气功院,另一方面让纪一交出五十万罚款。纪一深知张宏堡的手段,只好灰溜溜的交钱走人。纪一后来将这一段称为“一次不成功的经商经历”,那次经商让他“赔了五十万”。九三年十月,中功总会发布对纪一“清门”的消息,并在门内小范围通报,今后不准再卖纪一写的《大气功师出山》一书,修订后的新版本将取代纪一写的版本。

在李健新、郑勤所写的《1995:气功大论战》一书中,纪录了一段纪一和李健新的一次谈话,说到和张宏堡的关系,纪一给自己辩解道:

“我和他(指张宏堡)之间的误会,是他隐退以后,他手下的工作人员制造的。这件事,他给我道过歉了,我们已经清楚了。”

在纪一的心里,他对自己的《大气功师出山》也是情有独钟的。直到一九九五年他还自豪而幸福地宣称:“没有《大气功师出山》这本书就没有我以后的书。这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一本书,它的总印数超过了一千万册”

虽然被踢出中功,但纪一通过写中功和干中功,聪明的他学到了张宏堡传功经商的秘诀,张宏堡的思维方式和处事方法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纪一是不甘寂寞的,九四年下半年,他凭借对中功照猫画虎而形成的大佛功在北京出山,风行一时。

纪一走后没有多久,没容得张宏堡从愤怒中缓过劲来,张宏堡最早的弟子、中功总会财务主管戴海树也离他而去,这给了他当头一棒。戴海树是以他原来的单位——黄金公司让他复职为由离开的。实际上,他是因为受不了张宏堡越来越频繁的责骂,以及意见不合。

在青城山生科院被骗一案中,张宏堡认为戴海树负有把关不力的重大责任,戴海树被当众训斥,并罚款两万。戴海树觉得很委屈,本来是你张宏堡一直督战的,怎么成了我的错误?我不过是代师受过。再有,他一直认为张宏堡一言堂式的管理方式不适合现代企业,张宏堡一点儿听不进别人的意见,让他感到很无力,很窝囊。张宏堡身边大都是一些党政干部出身的人,总体缺乏现代管理意识和经营理念。还有,他从经济学角度,认为中功这种靠传功和销售练功资料的经营模式走不长,内部的计划经济管理模式和外部的市场经济大环境是相冲突的。张宏堡曾经说过搞股份制,但那只是说说,其骨子里还是从农场到金矿局的那一套计划经济思想,麒麟城不就是这样的吗?张宏堡虽然讲公私兼顾,但更讲集体,讲奉献,说到底,不就是大家为你打工吗?不说基层,就是高层都没有股份或分红,后顾堪忧啊!

如果说开除纪一张宏堡并不觉得惋惜,但戴海树的离去着实让他心痛。他心里不痛快,成天阴沉着脸。阎庆新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于是宽慰他说: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张宏堡正憋着气没处发泄,听到阎庆新的一句学舌,他更来了气:

“你啥时候成了毛泽东了?你也配!?”

话一出口,他没来由的挥手扇了阎庆新一嘴巴,大骂道:

“都走了,就剩下我这个光杆司令,你就高兴了?”

阎庆新没想到自己的一句宽心话反而招来了一个大嘴巴,成了他的出气筒。她知道他的脾气又来了,谁也挡不住,委屈地哭着躲开了。

张宏堡打了阎庆新,不仅没有后悔,反而觉得畅快,一种暴力虐待后的轻松!一种居高临下的威风!哼,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不管谁谁,敢和我叫板,敢和我平等,没门!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这种虐待正是他童年受虐的翻版,深埋在心底的对母亲的恨以对女人的暴力表现出来,打人就是恨的释放!从此,打骂身边女人似乎成了他的标配,还被他美其名曰磨性!

纪一和戴海树的事并没有让张宏堡醒悟出点什么,相反,他从此得出一个结论,男的靠不住,尤其中青年,野心太大,还是女的听话可靠,打都不走。他从中国传统的帝王之术琢磨出点味来,皇上的身边所以除了女人就是太监,就是因为他们听话,野心小。

烦心事不断,现在唯一能给张宏堡安慰的就是樊吕梁了。

一九九三年,除了北京国际气功公司总经理陈文彬忙,还有一个人也是相当忙碌的,那就是——樊吕梁。她作为电影《横空出世金麒麟》的制片人,从春到秋,带领香港吴导演到鸡西、嫩江、黑河、哈尔滨、吉林、沈阳、北京、成都、重庆等各处采景,试图重现张宏堡的经历。影片中,樊吕梁用电影艺术大大的神话了她心目中的“神”——张宏堡!

刚刚进入中功两年的她何以能主导这部电影?除了她个人的能力和才华,这完全得之于张宏堡的青睐。

可以说,没有几个女人能入得了张宏堡的法眼,但他对这个樊吕梁就是不一样。樊吕梁是画画的出身,她的言谈举止无不透露出艺术的气质与天分,她身材娇小,面容妩媚,性情温良,可是还透着一股子知识与艺术的清高,可谓傲骨温情!她的浪漫深深吸引了张宏堡。同阎庆新相比,樊吕梁更可人,更有女人味,也更让他倾心……张宏堡无法自持。他此时对此的唯一解释,就是缘分!他相信自己除了喜爱这个女人的人,更重要的还是喜欢她的灵魂!爱情不就是一件与灵魂相关的事情么?这仿佛没有唯一正确的答案。但爱情究竟是什么?也没人说得清楚。徐志摩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也许爱情本来就这么简单,根本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原因或理由,简单到问题的本身即是案底。如是!直见本来!

张宏堡一直觉得自己的生命里没有爱情,所以对于那些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开始是谨慎紧张,怕她们是“钓鱼者”;慢慢的,才知道她们大部分是单纯,这是她们大胆的一种表达热爱的方式;他不爱她们,那只是因为寂寞久了荷尔蒙的一种飚飞!所以就漫不经心,甚至是鄙视。时间长了,渐渐地,觉得这是应该,由女人主动到他主动猎取,中间想突破双修,但始终没有突破的了。为此他很苦恼,搞不清楚为什么?

于男人而言,一生爱过几个女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有那么一个女人,无论何时何地想起,都满心欢喜,忍不住想去见她……张宏堡似乎并没有刻意的去想念樊吕梁,因为他知道,无论人与物,路过了就需要释怀。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只是在很多很小的瞬间,他会想起她。比如,一抹夕阳,一缕晨雾,一株野花,一溪流水……那天,她像个孩子,依偎在他怀里,自言自语: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你觉得生命很美好吗?”

“是啊。”

“可我咋觉得活着就是受罪。”

“现在吗?”

“……”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嗯,挺有诗意。”

“这是一个诗人说的,你知道是谁说的吗?”

“不知道。谁说的?”

“嗯,不告诉你。”

……

张宏堡喜欢这种淡出红尘的时光,樊吕梁对自己的仰视和眷恋令他感受到了男子汉的强悍与尊严,他感到很幸福也很快乐;尽管老阎也很崇拜他,但是与阎庆新在一起,他总是在心底隐约着一种说不清的压抑感。他喜欢樊吕梁已经超过了阎庆新!一个是爱他的!一个是他爱的!

幸福往往是短暂的,而从神回归到人的生活肯定是烦恼的,佛家说烦恼即菩提,但是,这些日子张宏堡却怎么也没能把烦恼转换为菩提。而且,二者还差着足足有十万八千里!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