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长篇纪实文学——《麒麟城》5-2、云游创“神迹”
送交者: ywsctjl[♀中书令★★★♀] 于 2017-12-19 21:49 已读 1118 次  

5-2、云游创“神迹”

 

这是张宏堡宣布归隐后召开的中功首次全国会议,会议结束马上就过春节了。张宏堡并没有在重庆过年,而是从此开始了他的云游之旅。何为云游呢?大概是取它四海揽胜行踪不定之意吧。

临行前张宏堡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传人中只有阎庆新和严婵娟表示要跟随他云游,张宏堡以此考验了大家对权力和对师恩的比重。他心里有数了,最后他选定了阎庆新及几个随从。

阎庆新是聪明的,她不像有的人那样,误以为去独挡一面重要,实际上在张宏堡身边本身就是权力!说是云游,不一样遥控指挥吗?!那些人啊,都太短视!过去在基地,事务繁杂,能够和张宏堡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现在正好可以和他相濡以沫。阎庆新的心情突然放晴了!她对云游的日子很憧憬,很期待。她想象着与张宏堡在一起云游,就像海子的诗中写的那样——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自此以后的九年里(1991-1999),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一九九一年与其说是张宏堡云游的开始,不如说是他和阎庆新共同生活的开端。二人由一开始的遮遮掩掩到以后的半公开同居。

在对云游的憧憬中,阎庆新的苦旅也开始了!

身为国家机关处级干部,人到中年,家境很好,已经养尊处优惯了的阎庆新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来云游不是旅游,尤其跟随张宏堡云游不是一趟美差,简直就是在受罪!

从开始云游,张宏堡外出一般都是不公开行动,随行人员也就是二、三个,一般除了阎庆新,还要带上一两个负责保卫和打杂的男女弟子。

专车是没有的,也不会坐飞机,只好挤火车或长途车。张宏堡工作雷厉风行,云游也不悠哉,他是赶上啥车就坐啥车,以尽快到达目的地为重。那时候,火车卧铺是很难买的,小地方在车站窗口甚至买不到,往往凭关系,所以他们大多数是坐硬座,个别时候甚至是站票。白天还好说,就怕坐夜车,张宏堡还要求大家轮班睡觉。这可真苦了阎庆新,一宿硬座下来,她是腰酸背疼又困又累;早晨,到了地儿,还要强打精神安排行程。最让她有怨气的是,张宏堡从来不着急住下来,而是立即赶往景点,美其名曰节省时间。阎庆新知道,他是为了省钱。九十年代初期,旅游刚刚兴起,名胜古迹附近开始出现了一些小型旅馆,价格比起市区的正规宾馆要便宜得多,有时在附近农家他们也凑合住。不过,张宏堡对她老阎还是很关心的,起初,他会问她:

“咋样?住的还习惯不?我这吃苦受罪的都已经习惯了,就怕你会受不了。”这让阎庆新感觉很安慰,也很暖心,毕竟他对自己还有一份情意在……

“你说我们挣钱多不容易,都是中功弟子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血汗钱,所以花钱要省。”

以前,阎庆新就知道张宏堡会算账,这一云游,才真正体会到他把账都算到了骨头里,真是抠门啊。可是让阎庆新没想到的是,张宏堡不仅对别人抠,对自己也一样抠,他和大家一起挤硬座一起住便宜旅馆,他甚至还住过五元一夜的旅馆,一间大房子里面摆了二十张床,每张床上挂了个黑乎乎的蚊帐。与其说这是树立榜样,不如说这是张宏堡的习惯,小时候的清贫经历让他分外珍惜和看重钱财。

吃住也就算了,就是到了景点,张宏堡也是能省就省,登山基本靠脚,远行不雇车马,他从不坐滑竿,也不骑马代步,一天下来,张宏堡还是兴致勃勃,阎庆新可早已筋骨散架了。

可也别说,张宏堡唯一的奢侈就是摄影。自认为精通摄影技术的他,为了拍出好照片,照相机是日本尼康的,配有长焦镜头,胶卷当然也用最好的。也难怪,张宏堡也真上镜,一张张都那么英俊潇洒,虽然他个子不是很高,也就是一米七,但稍微仰角一拍,立显高大。让阎庆新遗憾的是,她和张宏堡从来没有一张二个人单独的合影照,她心里想象着,依偎在他身边,自己还并不显老,也算般配。

坐在火车上,其他两个人都睡了,阎庆新睁着眼睛斜靠在车窗边,看着从眼前呼啸而过的村落,树林和山影,她知道这不叫看风景,只是打发无聊罢了。

“你咋不眯一会儿?”坐在身边的张宏堡轻声问她。

“睡不着。”

“天一黑就凉点儿了,身上搭件衣服吧。”

“不凉。”

张宏堡一边拿起自己的衣服给她搭上,一边说:

“我知道你现在想啥。”

“是吗?说说看!”

“嗨——你是不是在想,这颠颠簸簸的,啥时是个头儿啊?”

“他心通又用上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

“我小时候,在煤山上捡煤渣,在雪地里捡柴,在山河农场割麦子,那苦巴苦熬的滋味,当时我就想——嗨,啥时是个头儿啊?现在才明白,人生永远都没有尽头,刚到终点又是起点,啥时真到尽头了,人生啊,日子啊,岁月啊,都统统到尽头了。你说,是不是这回事儿?嗯?”

张宏堡一边说,一边用胳膊碰了碰阎庆新。

阎庆新知道也明白他这个小动作所表达和传递出的亲昵和温柔,她向他身边更紧地依偎了一下,张宏堡继续自言自语一样地说:

“你从小不缺吃,不缺穿,衣食无忧,不知没钱人家的日子是咋过的,那个难劲儿啊……”

阎庆新撒娇一样地柔声问:

“那你知道我现在想啥吗?”

“不知道,你说。”

“虽然颠簸,虽然苦,但是——”她把嘴巴凑到他耳边:

“我愿意!”

她很轻的声音,却让他心里一阵感动。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揽过她的腰,并轻拍着说:

“放心吧,我们的好时候在后头呢。”

……

九一年二月七号,张宏堡一行三人乘车来到昆明。他们先游了西山,回到市区,左找右找,看见一个三十元一天的旅馆。开始张宏堡觉得两人一间设施不错,就是有点贵,阎庆新看着还算干净,就劝说着住下了。

二月八日下午,游完滇池,等候公交车无望的他们不得不打了一辆出租车。

“掠过富有诗情画意的天鹅桥头,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端坐在车内的张宏堡眉心舒展,微闭双眼,面部呈现着惯有的祥和表情,似乎又进入了禅悟之境。几个随行者不敢打扰,也静静地坐着,任凭汽车时快时慢地驶向下榻的宾馆。

突然,一个农家打扮的青年妇女从大街对面的快车道上,向我们坐的出租汽车的左前方横冲过来。坏了,司机紧急刹车,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眨眼问,妇女已被撞出七八米外,横卧在地,汽车的左前灯已被撞得粉碎。这一切都来得这么突然,黄泉路上不给人一点犹豫的时间。马路两边的人一面惊叫一面蜂拥而上,象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一下子把受难者里三层外三层围起来。我们和宗师穿过人群,见那妇女侧卧着,已不省人事。她面色苍白,口吐白沫,不时地翻着白眼,身体变成虾形,两条腿抽搐不已,其惨状就和被杀后的鸡放血后扔在地上垂死挣扎地蹬腿一样。

‘完了……’司机沮丧地说,围观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哀叹。 这时只见宗师蹲下身去,拿起她的手腕,脉膊已无;翻开两眼,瞳孔已散。围观者向前挪动,把希望的、怀疑的、询问的种种目光一齐投向宗师。宗师对受难者凝视了几秒钟,随即用一手捂住她的头部,一手捂住她的命门。数秒钟后,脚的抽搐停止了, 快抬上汽车! 宗师冷静地指挥着。”

在化名张星的阎庆新的笔下——《行人撞车气绝身亡 宗师施法佛手回春》,张宏堡恰似起死回生的神仙。但二十年后,远在美国的阎庆新回忆起这段往事,她模糊地记得医生肯定地说,被撞的青年妇女只是有点轻微脑震荡,根本没有生死之伤。同一件事前后都是阎庆新说的,到底哪个是真?

三月,张宏堡从广西来到广州,并将王桂爱从北京叫到了身边。

几个月没见,王桂爱又胖了。张宏堡打趣道:

“你可真能养膘啊!”

“看师父说的,我这不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吗?!”

王桂爱不好意思地小心抢白着。在张宏堡为数不多的传人中,王桂爱还是有这个资本的。

张宏堡所以让王桂爱过来,一是听陈文彬告状说她不服管理,在北京,说不来上班就不来,说不去公关就耍赖,他管不了;二是王桂爱迄今为止还是中功特异功能示法的台柱子,但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功能还有相当的局限性,仅仅限于查病治病。

为了挫其锐气,张宏堡对王桂爱是不管不问,二十天过去了,王桂爱等急了。

“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呀?”

“看看再说吧。”

张宏堡回答得很含糊。

再问,张宏堡连理都不理这个茬儿了。王桂爱脾气也大, 心想:

“这叫啥师父?问问啥时候回家都不回答!谁家一出来有这么长时间?干脆不干了,回家!明天就走!”

主意一拿定的王桂爱不再问了,也不再跟任何人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后边,但心里是越想越气。

吃饭时,她的肝胆部位突然疼了起来,而且疼得很厉害,连凳子也坐不住,一下子出溜到桌子下面去了。在回招待所的路上,阎庆新见她疼得发抖,要扶她,可张宏堡却说:

    “别扶她, 让她自己走?” 

“就不!”王桂爱也犯了倔,心里仍然狠狠地想。她东倒西歪勉强走回了招待所。谁知疼得更厉害了,满床上打滚。这时,正在旁边的,时任中功广州指导区主任的严婵娟就劝她:

“你给师父磕头认个错吧。”

本来头脑就不那么灵光的王桂爱疼痛难忍,这才想到可能是张宏堡在治她。

无可奈何之际,她捂着痛处,小心地敲开张宏堡的房门,进来就给张宏堡跪下了:

“师父,我错了!我不想回家了,你饶了我吧。”

张宏堡没有说话,只是轻蔑似地看了她一眼。王桂爱低着头,仔细体会着疼痛的部位。哎! 好像一下子就不太疼了。虽然后来又有些疼了,但她总认为是张宏堡在治她,张宏堡意念致死兔子的神话对她来说就是紧箍咒!

张宏堡对她并不放过,常常借题发挥,以此为例,对大家说:

“这是传功的需要,既是约束,也是磨性,磨好性,位置不低下来,高功夫就传不过去。”

这回王桂爱再也不提回家了,整天缠着张宏堡,赶也赶不走。阎庆新看着又好笑又嫉妒,难不成这个傻大妞还能把张宏堡占住,她心里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张宏堡更看重的是智慧,王桂爱充其量是个前锋。

有一天,张宏堡叫王桂爱去散步,特地嘱咐她道:

“你要想长功,就得低位,就得听话,在北京就要听陈总的,不然的话,我就让他治你。”

王桂爱吓得忙说:

“师父,我再也不敢了!”

据说,这次广州之行让王桂爱从张宏堡那里得了高功夫,以后,王桂爱再做示法时,就多了空中取药和意念断钢针的项目。但也有许多知情人说,她纯粹是在造假。

早在一九八九年,中功就打出了八部功的广告。但是从出山至自己归隐,中功最高就只推出了四部功。往下的几部功法还出不出?何时出?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总不能弄个半截子是不是?那可就成了一个大笑话了!张宏堡每每想起这件事,心里就很着急。如果老是停留在一二三四部功法上,对老弟子、老学员就没有新鲜感和吸引力了。现在气功的市场竞争这么激烈,都说自己的功法好,可是学员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得陇望蜀。再这么下去,新学员进不来多少,老学员也就走得差不多了。不行!得尽快推出五部功!张宏堡总觉得经过过这几年的历练,自己也有了相当的修为,推出一套功法应该是不在话下。于是,他仔细思考着五部功法的内容:胎息法 、调元神出入法 、金刚勇猛法、勾招法 ......

在养生修炼方面,不论学识抑或修证,张宏堡对自己还是很有一番自信的。看到这些他从未亲身涉足和实证的功法:如勾招法 ,禁足法 ,敬爱法等内容,张宏堡并没有把握。谨慎的他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和王桂爱演练了几番,除了拨云见日法不太理想之外,勾招法,禁足法等内容对于王桂爱这种头脑简单、对他很服从、接受信息指令快的人很管用。张宏堡心里有点儿底后,他对阎庆新侧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说,有些老学员想学五部功怎么办?”

“三四部功刚刚推出一年,要说五部还不着急。但如果你对五部有了打算,先讲了,录制下来备用也无妨。”

堪称人精的阎庆新一点就透,对功法不甚了解的她对张宏堡确有异乎寻常的崇拜,另外,她也不希望张宏堡和王桂爱继续演练下去。张宏堡听了点了点头。

为了拨云见日法的成功,他将五部功讲学地点定在了海南。四月底,北方大都还带有明显的凉意,而处于中国最南端的的海南岛却已是40℃左右的酷热了,张宏堡需要的就是这里的云雨天气。照例,阎庆新按他的吩咐找了一家简陋的招待所。房间内既不隔音,也无风扇。为了避免外界噪声地干扰,只能晚上到夜深人静时进行讲课录像,门窗关严,还有两千瓦的聚光灯照着……

在讲“灵力八法”的时候,张宏堡出去摘了几个花骨朵进来,插在他身旁的小黑板上,并交待阎庆新要把花骨朵和他始终录在一个画面内。讲着讲着,突然花骨朵就开了,欣喜万分的阎庆新竟然忘记了正在录教学录像带,惊喜地说:

“花开了,花开了!

谁知这一下打断了张宏堡的功态,他一时讲不下去了,只得停机,阎庆新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张宏堡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在他讲话时插话,尤其现在是录制五部功的关键时刻,他气得甩了阎庆新一个巴掌,阎庆新一下子愣住了,哭着跑了出去。阎庆新哪里受过这个,她从小到大都是被宠着的,连父母都没有动过她一个手指头。云游以来,她跟着张宏堡吃苦受累也就罢了,有时还要被心情不好的张宏堡训斥和辱骂,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翻起脸来跟个恶魔一样?她想走,你张宏堡就是师父也不能打人啊!况且我还比你大。我又没犯啥大错?至于吗? 

阎庆新委屈地哭着,越想越难受,真想一走了之!管你他妈的什么中功事业,什么大道之理,都统统见鬼去吧!

一会儿,张宏堡走过来,说:

“赶紧的,别再耽误时间!”

她没听他的!故意磨蹭了一会。她渐渐冷静下来了。谁让自己选了这条路,跟了这个满头光环的大师呢?!当时单位领导和家里都苦劝自己要慎重,现在自己还能说什么?再说,张宏堡也不容易,做这么大的事业,现在年纪轻轻的就归隐,他心里也不舒服。就是这样,他还要讲五部功,我这不给他添乱吗?想到这里,阎庆新不哭了,她洗了一把脸,梳好散乱的头发,蹑手蹑脚的走回录像的房间。只见张宏堡在屋里站着,手里捏着几个花骨朵,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看见阎庆新走进来,张宏堡抬起头说:

“回来了,还疼吗?”

听了这句话,阎庆新的眼泪一下子又涌了出来,她摇摇头。

张宏堡轻抚着她的头发,柔声说;

“哪一个徒弟不受磨性?我遭的罪比你多多了。别伤心了,啊。”

阎庆新含住眼泪点了点头,她心里想,我到底是你的弟子还是你的妻子?是弟子要接受磨性,是妻子就要挨打吗?

阎庆新打开摄像机,接过张宏堡手中的花骨朵插在小黑板上,重新开始录制。  

张宏堡就这样一边讲灵力,一边施灵力令花骨朵开,仅十多分钟花就开放了。而在院子里树上的花骨朵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以后才开始慢慢打开。阎庆新明明知道室内温度高达四十二度,而且聚光灯犹如太阳一般照在花骨朵上,但她还是宁愿相信这是张宏堡灵力作用的结果。她想,即使不完全是灵力让花开放的,这样做也是事业的需要!

就在这样酷热难当的条件下,阎庆新配合张宏堡录制了几十个学时的五部功教学带。其中拨云见日也是录了几次才成功的。前几次特地选了气象预报的连阴天,结果都因为雨太大而没有成功,最后找了一个半阴天,反正太阳是露出了脸,不知是云动还是心动?!阎庆新再一次为张宏堡的智慧和功能所折服,心中的委屈渐渐消散了,她在心里打定主意,这个男人这个师父她跟定了!

五部功虽然讲录完了,但张宏堡一直没有正式推出,只是给门内高层干部播放了几回。他总觉得不太满意,好像还缺少些什么。他想有机会再增加以使之更完整,但是到了都没有补足缺少的东西。究竟是缺什么呢?张宏堡也说不清楚。他心里最怕的是有人说五部功层次不够。对于当前中国出山的两百多家气功门派,他大多没有瞧上眼,但王力平的古典灵宝通智能内功术和几个密宗功法,张宏堡还真觉得不能小视。还有,他通过身边的弟子就可以察知,中功学员大多忙于工作,怠于实修,美其名曰入世修炼,就是传授五部功,他们一时半会也达不到灵力的层次,反而会影响五部功乃至整个中功的声誉。中功出山已经近四年了,到现在连张宏堡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中功说是速成,那只是对于入门来说,真要学到高功夫达到高层次,没有古人说的百日筑基三年哺乳九年面壁的长期修炼还是不行的。种种顾虑之下,五部功录像带只好先放起来,没想到当时的束之高阁,竟再也无缘世人。

评分完成:已经给 ywsctjl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ywsctjl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