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121
送交者: liuxuguo[♂御史大夫★★★☆♂] 于 2017-12-17 8:19 已读 113 次  

西海龙王专心致志地对付叠罗汉阵,对罗汉掌法的力道早已摸透,原以为不出片刻工夫便可将叠罗汉阵打垮,正自得意,却突觉罗汉掌法中窜出另一股极强的力道,吓得他慌忙撤掌后退。定睛一看,才发现是美夕在捣鬼。西海龙王尚未发话,美夕狡黠地一拱手道:“承让!杀光倭寇后再向龙王请教西海飘忽掌。告辞!”说罢,回到立山圣母身边,拉着她一起回营。

西海龙王被美夕捉弄,心下着恼,但既然已言明杀光倭寇后比武,此时也不好纠缠不休。见混战已停止,便扭头往营内走去。

美夕和立山圣母刚走出几步,忽听身后有人说道:“二位请留步!”

二人回头一看,发现是西海派白狐伊聪。美夕嘴角一扬,轻蔑地道:“老狐狸,想替你师父报仇吗?”

伊聪毫不示弱地回敬道:“呸。就小丫头你那点微末功夫,也能打伤我师父?笑话!”

立山圣母怕再生枝节,将美夕拦在身后,正色地问道:“阁下有何贵干?”

“西海派伊聪见过圣母。”伊聪答道:“为防内战再次发生,在下建议成立一个武林联盟,共抗倭寇。”

美夕、立山圣母和玉箫师太刚才还在计议成立抗倭联盟之事,只因担心盟主之位被西海龙王夺走,故而暂时不便提出。没想到对方却先主动提了出来。立山圣母道:“我方也有此意。只是盟主之位,不知该当如何定夺?”

陆惹儿插话道:“我家师爷武功天下第一,盟主宝座当然是他的。”

美夕心想,陆惹儿曾在陕甘宁分舵拜自己为师爷,成为孟凡鹏的师妹。后来虽被自己逐出师门,但她应该没有别的师爷吧?她口中的师爷想必便是指自己。美夕对陆惹儿此举颇为满意,暗忖道:“将来必让惹儿重列本大侠的门墙。”立山圣母并不知陆惹儿拜美夕为师爷之事,问道:“请问,令师爷是哪一位英雄人物?”

陆惹儿道:“家师冷酷师太下嫁西海派大英雄竺人,在下的师爷便是西海派祖师爷西海龙王。”陆惹儿曾在黑木崖目睹美夕被叠罗汉阵击败,此时又亲见西海龙王将十人一叠的叠罗汉阵打得摇摇欲坠,乃知西海龙王的功力在美夕之上。在她心中,总是想攀附和巴结最有权势、武功最高之人。有西海龙王在此,自然而然便将美夕撇在一旁。

美夕此时才明白,原来陆惹儿口中的师爷是指西海龙王!不禁气得七窍生烟。此人真是一棵墙头草,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以后切不可被她的花言巧语迷惑!盟主之位怎可落入邪教之手呢?立山圣母和美夕正要极力反对,伊聪却道:“家师的武功独步天下,自然堪当盟主之位。但家师性喜独来独往,连我西海派的事也懒得管,才没兴趣带着咱们这一大帮低手去打倭寇。盟主之位,就让给你这个小丫头吧。”

陆惹儿一听伊聪如此说,忙改口道:“东方大侠天下第二,既然我家师爷不当,东方大侠当原也是可以的。”

原以为盟主之位的争夺会激烈异常,却没想到来得如此轻松。美夕和立山圣母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孟凡鹏不服气地道:“令师不想带一帮低手,难道我家师爷就喜欢带低手吗?”

美夕觉得徒孙孟凡鹏言之有理,西海龙王都不愿干的事,凭什么让自己来?难道自己比龙王差吗?要不就用筷子神功跟龙王一较高下,正大光明地将盟主之位抢过来。美夕正要严辞拒绝,立山圣母劝道:“妹妹,请以抗倭大局为重,你就带一带咱们这帮低手吧。”

既然立山圣母如此说,美夕也便不再介怀。圣母高声道:“各位英雄,为了团结抗倭,我等拟结为武林联盟,推举东方大侠为盟主。哪位可有异议?”

邪教唯西海派马首是瞻。既然西海派伊聪推举美夕为盟主,邪教一方自然没有异议。正教一方则不然:玉箫师太、华克之和孟楠率领的正教只是小部分,大部分则在正经和尚的统领下。美夕曾在黑木崖顶与正经和尚率领的正教为敌,此时敌意仍未消除。加之美夕刚才又以耳光责罚正经和尚,令他当众大失颜面。在他们心中,绝不愿奉美夕为抗倭联盟的盟主。美夕虽然武功卓绝,但正经和尚手下人多势众,尚可倚多为胜。此时,武当派掌门淡定道人和塞北颜家家主颜射等人均望向正经和尚,等他决断。有如此多的人支持,正经和尚岂会轻易将武林盟主之位拱手相让?但如不让,自己的武功又远不如对方。正经和尚一时犹豫不决。

陆惹儿心知刚才对美夕多有冒犯,此时正是自己立功表现的机会,遂踏前三步,指着正经和尚的鼻子厉声喝道:“我说老和尚,你不服东方大侠是也不是?有本事你跟东方大侠单打独斗,且看你能在东方大侠面前走上几个回合?我看你刚挨了耳光就忘掉了吧!还想再挨几下吗?”

陆惹儿这话又捧得美夕有些飘飘然。美夕背负双手,昂首望天,正眼也不瞧正经和尚一眼。

立山圣母看不惯陆惹儿那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样子,沉着脸道:“陆姑娘,请对正经大师以礼相待。”又劝说正经和尚等人道:“老太太知道东方大侠和正经大师在黑木崖上有些误会。不过,事情早已过去了。东方大侠大人大量,不计较各位曾经对她的冒犯。抛开对亲姐姐东方教主的袒护之外,东方大侠武功冠绝天下,为人豪爽仗义,为国为民着想,实是抗倭联盟盟主的不二人选。还请正经大师、淡定道长、颜老英雄以及在场的各位英雄以抗倭大局为重,听候东方大侠的调遣。”

见正经和尚仍旧犹豫不决,立山圣母又道:“倭寇极其凶残,我中土武林同道唯有团结一致才能打败倭寇。倘若一盘散沙,甚至内斗不休,如何是倭寇的对手?有心杀贼的豪杰们,请站到东方大侠身后来!”说罢,率先站到美夕的身后。孟楠和华克之等人也纷纷站到美夕身后。伊聪一挥手,也带着邪教人马站到美夕身后。正经和尚率领的群雄中竟也有两三千人站到了美夕的身后。

正经和尚见大势已定,也只得道:“阿弥陀佛。大家同心杀贼。老衲拥戴东方大侠为抗倭英雄联盟的盟主。”

结盟既毕,美夕先颁下严令,正邪之间不得互相残杀。违令者斩!然后将上万的正教豪杰分成七路,分别由少林方丈正经和尚、武当掌门淡定道人、立山寨寨主立山圣母、凌云派掌门华克之、丐帮帮主孟楠、塞北颜老英雄和嵩山派掌门人忽忧子统领,邪教一千多人则编为第八路军,由西海派伊聪统率。又命各路人马征集渔船,为攻打巨蝎岛、解救被掳走的渔民们做准备。

美夕和立山圣母回到帐中后,迫不及待地将结盟以及美夕被推举为盟主的喜讯告知玉箫师太。玉箫师太高兴得眉开眼笑,说道:“哈,没想到西海派还挺明白事理。比正经和尚他们强得多。”又道:“倘若这两年武林中出的怪事都是倭寇在捣鬼的话,还可借此次抗倭之战为东方教主洗刷污名。”

立山圣母也道:“然也。找遍中土武林,也找出设计陷害群雄的凶手。如此看来,极有可能就是倭寇干的。灭倭寇之前,咱们一定要将此事查问清楚。”

美夕的心里何尝不做此想呢?去年和华克之途径长安时,巧遇焦山口到青龙寺盗取《顺风相送》一书,并将青龙寺方丈净悟和尚打伤。二人便将先前在金瓶似的小山下所打的赌修正了一番:美夕赌可能性极小的正教或者倭寇,而华克之则赌胜面较大的邪教。一年多过去了,设陷阱之人一直没有找到。原先一直以为是大姐率领魔教教徒干的,却没想到大姐竟已在三年前仙逝。都怪武林中人糊涂,让大姐背这许久的黑锅。目前来看,是中土武林人士的可能性在降低,是倭寇的可能性则大幅上升。此去抗倭,或许便可揭开其中谜底。倘若我真的赢了,华克大哥,不,凌云派掌门人华克之还会答应我一件事吗?一想到打的那个赌,美夕不禁偷偷朝华克之瞥了一眼,只见他正跟十三妹相依相偎,陶醉于幸福中。美夕又是羡慕又是伤心,眼眶瞬间湿润起来。

玉箫师太看出美夕的心事,正欲出言安慰,突然火急火燎地冲进一个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美夕面前,磕头求道:“东方大侠,家父被倭寇抓走了,你快为小可做主啊!”来人正是美夕的御厨张润土,他和朱菲菲等人今日方赶到东海之滨。顺路回家看望父母时,才知晓父亲已于数日前被倭寇抓走。

被抓走的渔民数以百计,张润土只不过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厨师,其父亲和别的渔民也无多少差别。但美夕喜欢护短,对身边的人比对其他人更好。听说张润土的父亲也被倭寇抓走了,顿时怒火冲天。也不管船只短缺、粮草尚未备足,便命令群豪翌日出发。

十月二十三, 正值阳气上升,阴气下降,天地不通,阴阳不交,万物失去生机的小雪节令。当此“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之时,海面上却是百舸争流,千帆竞发。

居中是两艘大船,其中一艘坐着抗倭英雄联盟的盟主西门美夕和正教各派掌门以及北二俗等武林成名人物;另一艘则坐着西海龙王、西海四龙、汪菲——还俗后的冷酷师太以及邪教各派掌门。原本是恒山派小字辈的陆惹儿在跑前跑后为西海龙王端茶递水。

张润土曾在海上养殖带鱼,也曾出海打鱼,因而对海路异常熟悉。美夕令他押解粮草在头前带路。华克之甚觉带着十三妹和美夕坐在一起多有不便,便借故帮忙押解粮草,带着凌云派门徒和数位丐帮弟子,与张润土同乘一艘中型船只。由各路人马精挑细选出来的武功高强、精明能干之人,共约两千,分乘余下的一百艘小船。

即将起航时,孟楠忽然指着左侧的一艘小船道:“师父,你看那位年轻人的腿好奇怪呀!”美夕顺着孟楠的手指一看,果不其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材颇为壮硕,双腿却曲里拐弯的。那人竟也有几分面熟,一时之间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他是谁呢?玉箫师太插话道:“那人站在葫芦岛卓岛主身旁,想必是卓岛主的弟子吧。”美夕恍然大悟,那不是卓岛主的儿子卓超然又是谁?过去数年间,他的腿骨若干次被食人鳄庞大海打断,又没有得到很好的医治,以致变成了今天的这般摸样。卓超然终于回到父亲卓岛主的身边,美夕为他感到欣慰。西海六龙中最善良的庞大海在长安城中毙命于倭寇焦山口的冰火两重天掌下,也算是恶有恶报吧。转念一想,怎么能这样说呢?庞大海分明便是一个抗倭英雄,应该被纪念才对。

船队从象山港出发,径往东行。此去远离中土的巨蝎岛,群雄尽皆心情忐忑,虽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情,却多是沉默寡言。唯有张润土谈性最浓。一路之上,只闻他的高谈阔论:“倭寇真是无耻至极!咱们原先有东南西北四京,他们竟然把东京霸占了。就跟刘备借荆州一样,有借无还。咱们这次不仅要解救被抓走的渔民,还要把东京夺回来。”

立山圣母道:“妹妹,你家厨子的父亲不是被倭寇抓走了吗?他怎么还能如此高谈阔论呢?”玉箫师太笑道:“肯定不是他的亲爹。”

隔不多时,又听张润土吹嘘道:“东方大侠和本人共创了一套武功,叫做‘箕斗神功’。箕柔斗刚,刚柔相济,威力无边,可以改变世界,乃武学史上巅峰之作。”

“武林中谁能在东方大侠手下走上三招?谁又能在东方大侠和在下的箕斗神功下走上一招?没有,绝对没有!”

美夕又好笑又好气,对立山圣母和玉箫师太等人道:“小妹家的厨子嘴贱至极,不是吹牛便是损人。二位姐姐切莫见笑。”玉箫师太道:“如果是妹妹一人所创的武功,的确能改变世界。但加上这么个厨子,威力怕要大打折扣了。”

和张润土同船的一人道:“有的武功的确厉害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但若说能改变世界,恐怕都还差得远。”张润土轻蔑地道:“你懂什么?”那人辩解道:“在下也在江湖上行走了二十余年,该见的武功也都见识过了。在下的武功虽然不值一哂,但……”张润土喝道:“住嘴!我告诉你,我撒的尿比你喝的水都多,我拉的屎比你吃的饭还多。你还敢跟我谈见识?笑话!”

此话让立山圣母和玉箫师太等人都大皱眉头。美夕实在听不下去了,吩咐孟楠道:“去,让他闭上臭嘴,一个时辰之内不许说话。”

正色和尚和北二俗大剌剌地坐在一起。三人俗气的气场异常强大,尽管船上空间不多,但群雄都离三人远远的。这仨是仅次于张润土的高谈阔论者。张润土出言多是自夸或损人,这三俗则自然是俗人俗语。一上船,三人的眼睛就往各位女侠身上扫射。光头纲道:“啊!世界真奇妙有的胸大有的胸小。”玉箫师太忍不住回敬道:“嗬!海风太萧瑟,有的俗气,有的猥琐。”光头纲道:“喂,我说师太,俗气我承认,凭什么说我谦儿哥猥琐啊?”美夕瞪了光头纲一眼,吓得三人不敢作声,生怕也像张润土一样,被噤声一个时辰。

刚安静了片刻,右侧船上传来争吵声。只听一个声音道:“贵帮颇不像话,竟然在青城山设立分舵。还将我正一派放在眼里吗?”另一个声音道:“青城山和你正一派有何干系?”先前那声音道:“青城派原本属于南天师道的正一教派。干系可大了!

美夕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正一教老者跟一个丐帮八袋弟子在争论。丐帮弟子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美夕暗叫不妙,一开始只担心正邪之间再起波澜,没想到正教内部也矛盾重重。倘若各派都抗议丐帮四处设立分舵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异常棘手。自己身为盟主,再难站在丐帮的立场上说话,但又绝不愿丐帮被其他各派霸凌。那可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只听又一个声音道:“七师弟此言差矣!青城派的武功讲究轻灵飘逸,舒展大方,跟昆仑派的功夫有些渊源。咱正一派的武功刚猛豪放,倒跟少林棍法有些相似之处。青城派和青城山,跟咱们正一派一点关系都没有!

美夕见那人长相陌生,声音却有些耳熟。略一思索,便猜知是当日侵犯青城山的正一教高手之一。当日他们蒙面来犯,后来各被戴红花喂服了三粒三尸洗脑丹,并告知他们青城山属于丐帮。从始至终,自己也懒得解开他们蒙面的布,是以只是声音熟悉而面貌依旧陌生。他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原本出自自己之口,现今被他拿来反驳同门师弟。真没想到三尸洗脑丹洗脑的效果如此之好,让他们多日之后还替丐帮说话。嗯,三尸洗脑丹当真是不可多得的神药。

先前的正一教老者被其师兄一说,便不再作声。争论也随即平息下来。

船在海上行了三日三夜,正邪各派和平相处,相安无事。美夕甚感欣慰。倘若群雄团结一心,一致对外,此次抗倭便多了几分胜算。如此甚好!

忽然,“噗通”一声,海面溅起一阵水花。“不好,有人掉海里了!”“快救人呀!”四周船上发出阵阵尖叫声。

评分完成:已经给 liuxuguo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