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118
送交者: liuxuguo[♂御史大夫★★★☆♂] 于 2017-12-14 8:15 已读 98 次  

养伤的日子实在无聊得紧。练功的间隙美夕经常放空。也不知中土武林和倭寇浪人之间的战况如何了?偶尔会想到焦山口。这个倭寇,口说对我好,却处处跟本大侠作对,每次还都要性命相搏。难道你就是这么对本大侠好的么?

如此过了数日,美夕感觉功力已恢复至八成。心中记挂着东海之滨的战况,再也无法静心休养。便对张润土道:“本大侠决定明日即启程赴东海之滨抗击倭寇。”

张润土颇感惊讶,问道:“东方大侠为何急于去帮正经和尚他们呢?那伙人在黑木崖上对东方大侠不利,东方大侠难道心中一点恨意也没有么?”

美夕淡淡地道:“他们那样对本大侠,只是跟我大姐的私人恩怨。而同倭寇之战,则是国家大事。本大侠岂可因私恨而于国家大事不顾?”又道:“本大侠记得你的家乡也在东海之滨,难道你就不惦记家乡亲人的安全吗?不想回去看望他们吗?”

张润土红着脸道:“小可在外游荡数年,一事无成。哪有脸面见江东父老?只怕四邻都要说闲话,惹得小可父母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美夕本想训斥张润土几句,但心想,张润土有家无脸回,自己却是有脸无家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何必勉强别人呢?便和颜悦色地道:“今天是咱们在黑木崖的最后一天,你做点特别的菜给本大侠享用。上次说你都会做什么菜来着?

张润土忙道:“古今中外的菜,小可都会那么几个。”

美夕也依稀记得张润土曾说他祖上伺候过马可波罗,便因此学会了做外国菜。遂满心欢喜地道: “今儿个你就做个外国菜给本大侠尝尝。”

“是。”张润土抓来两只野鸡,按其祖上从马可波罗处学来的方法给美夕炸了四个鸡翅。油炸鸡翅跟经常吃的烤鸡翅味道全然不同。美夕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

张润土道:“小可近日冥思苦想,创出了一套‘箕斗神功’。想请东方大侠指点一二。”原来,张润土见自己因为武功低微而得不到东方大侠的青睐,便决心好好练功,绝不能让东方大侠小看。正巧指纹中斗和簸箕的刚与柔赋予他一些灵感,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反复思考,便创出这套“箕斗神功”来。他也自知所创武功难入东方大侠的法眼,此时见美夕吃得兴起,便趁机请教。

一个厨子,不务正业,竟然潜心研究起武学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都去打打杀杀了,谁来替本大侠做饭呢?再说,一个厨子又能创出什么高深武功来?美夕虽然不以为然,但她生性调皮贪玩,好奇心特强。一边啃着鸡翅,一边道:“说来听听看。”

“东方大侠有十个斗,性格极其刚毅。而小可恰巧有十个簸箕,性格极柔。小可便由此想到‘刚柔相济’这个词,于是就有了这套箕斗神功。小可所创的这套功夫里,东方大侠主攻,小可主防,咱二人的招式完全互补。单独的时候都容易被对手抓住破绽,但若是二人密切配合,则毫无破绽,堪称完美。其威力可以改变世界。”

“刚柔相济,嗯,有那么一点道理。你再演来给本大侠瞧瞧。”

张润土便把自己所创的招式,先刚后柔地耍将出来。演练完毕后,毕恭毕敬地道:“请东方大侠指点。”

在美夕这般绝顶高手看来,张润土所创的这套“箕斗神功”漏洞百出、一无是处,无疑是个天大的笑话。但也碰巧勾起了她对在老家旭日山庄和哥哥举儿一起练功的回忆。如今练惯了高深严肃武学,转而练一练粗鄙不堪的武学,说不定也是别样的享受。就如同吃惯大鱼大肉的人,偶尔吃一次白菜豆腐会有不同的感受一般。便道:“本大侠来配合你!你主防守,本大侠主攻。”

美夕记忆力极好,堪称过目不忘。虽只见张润土演过一遍,却早已将诸般招式熟记心中。但二人一出招,便显出极不协调来。美夕的功力深厚无匹,出招疾若闪电;而张润土慢似乌龟,所出招式更是毫无威力可言。每次都是美夕已将一招完成,张润土却还连手都未伸出。这样的配合,与完美二字毫不沾边。要让张润土快起来,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但要让美夕这样一个绝顶高手慢下来,也绝非易事。刚练了两招,美夕便觉兴味索然,拂袖道:“不玩了,没意思。”

过了一阵,张润土又来找美夕,道:“小可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让东方大侠慢下来。”

“哦?”美夕问道:“什么方法?可行吗?”

“小可喊口令,东方大侠跟着小可的口令出招。这样咱俩的节奏就会变得一致。”

美夕略加思索,道:“好,试试看。”

二人摆好起手式后,张润土便开始喊口令:“预备,开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三、二、三、四……”张润土喊的口令极有规律、节奏感极强。果不其然,美夕的动作随之慢下来,变得跟张润土的速度一样了。当喊到“八二三四五六七八”之时,刚好把一套功夫打完。张润土讨好地问道:“不知东方大侠以为如何?”

美夕当然不会觉得功夫高明,不过这样倒的确好玩。便随口道:“不错。今天就练到这里。你再做几个古时候的菜给本大侠尝尝,明日一早就出发。”

张润土的神色瞬间变得有些慌张,道:“其实古时候的菜比较容易做,没什么技术含量。东方大侠还是别尝为好。”

美夕的好奇心极重,既知张润土会做古代的菜,焉能不尝?坚持道:“尝,一定要尝!年代越久远的菜越好。”

“小可会的古代的菜的确非常久远。”张润土支支吾吾道:“那……那个时候还没有……还没有……钻木取火技术……”

美夕一愣,随即大怒道:“你竟然想让本大侠吃生的?”

“小可不敢。”张润土忙辩解道:“不过,古时候的菜可不是就这个特点嘛。”

美夕怒道:“得,你不用给本大侠做菜了。还是让你尝尝本大侠的五味指吧。”

“小可知罪,求东方大侠高抬贵手。”张润土吓得赶紧跪倒在地,磕头求饶道:“小可还是给东方大侠做时下最流行的菜式做晚餐吧。”

是夜, 一想到东海之行极有可能搞清楚究竟是谁冒充魔教,从而还大姐一个清白,大姐背负的恶名便会减轻许多,美夕的心中便充满期待;一想到很多武林人士会因和倭寇的恶战而丧命,又心情沉重。一想到又会遇到焦山口这个对自己痴情的倭寇,美夕的心中多少有些甜蜜;一想到跟他见面便要殊死搏斗,便又头痛不已。美夕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三更时分,忽闻张润土在崖下大声哀嚎。莫非他遇到强敌或是被猛兽袭击?美夕一惊,忙飞身而下。

周围不见人影,亦无猛兽踪迹,唯见张润土在地上打滚。美夕秀眉微蹙,问道:“何事哀嚎?”

张润土一边继续打滚,一边痛苦地道:“小可练功走火入魔,真气窜入腹部,怕是大去之期不远矣。”

“真气窜入腹部?”美夕真是哭笑不得。一般都是绝顶高手修炼极上乘武功时才偶有走火入魔发生。一个武功低微之人,修炼不值一哂的粗浅武功,走的是哪门子火,入的又是哪门子魔呢?

“小可的带鱼功原须在水下修炼。内力与水压相抗,真气便循规蹈矩。只因此处无水,真气便不受约束,小可稍一不慎,真气即窜入了腹部。啊,好痛!啊,好痛!痛!”

走火入魔常指过分专注于练功而引起的精神混乱和理智丧失。真气窜入腹部这类走火入魔美夕还闻所未闻,更不知该如何解救。张润土早已痛得死去活来,哀求道:“东方大侠快一掌打死小可吧。早死少受罪啊!啊,啊,好痛!”美夕不忍多看张润土痛苦的样子,当然也不愿一掌将他打死,略一犹豫后,挥手将他点昏。

说好今天启程赴东海之滨的,偏偏又生出这一档事来。美夕心肠极好,即便是不认识的人,也都会施以援手,更何况走火入魔的是自己的厨子?为今之计,只有先带张润土去立山寨,待立山圣母为他治愈后再赴东海之滨。

拂晓时分,美夕带着张润土来到附近的小镇,买下一辆马车,拉着他向立山寨疾驰。一路上,既担心张润土的病情,又记挂东海之滨中土武林同倭寇的战况,美夕心急如焚,只要拉车的马能跑得动便不歇息。如此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地赶了三天,来到一处临河的小镇。美夕识得是嘉陵江流经仪陇县的交界处,大约半年前自己曾因右臂骨折而在此处就医。却不知张道长别来无恙否?美夕极好面子,成名后不愿在人前流露感情,心中却实实在在记得张道长为她疗伤的恩情。有意无意地来到张道俭医药铺子门前,却见大门紧闭。踌躇良久,终觉还是应该跟恩人打个招呼,便轻叩门扉。

俄顷,大门打开,来应门的正是美夕见过的小道童。美夕笑道:“小朋友,快让你家牛鼻子师父来见本大侠。”她虽然心中感恩,却终于抹不下面子去尊称恩人为道长。反而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戏谑地称呼对方为牛鼻子。

来疗伤时,美夕是女扮男装。小道童自然不认识眼前这位清纯脱俗的美少女。听对方称呼自己师父为牛鼻子,没好气地道:“家师早去东海之滨抗击倭寇了。”

美夕继续开玩笑道:“哟,就他那点微末功夫,也敢去杀倭寇?”

小道童正色道:“家师的武功如何晚辈不便评论。但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抗击倭寇之责。哼,只有像你这样的,才躲在大后方逍遥。”随即关上门,将美夕晾在门外。

美夕并不生气,反而佩服起张道俭积极抗击倭寇的爱国热忱来,同时心中又生出一种不祥之感:说不定立山圣母也已前往东海之滨,自己这一趟极有可能白跑。我是该就此直奔东海之滨呢,还是先去立山寨?

“得得得,得得得。”便在此时,远处传来熟悉的马蹄声。美夕大喜,来的一定是漂亮温柔的柳陌青柳姐姐和飘雪!正好可以向她打听立山圣母身在何方。柳姐姐当初在魏家山上被禽兽不如的弟弟骄阳欺负,实是我的过错。许久不见,不知她这段日子过得怎么样?此时又要去向何方呢?美夕赶紧施展轻功迎上前去,远远地只见飘雪,却未见柳陌青身影。飘雪怎地独自奔跑在路上?美夕倍感惊奇。再仔细一看,飘雪竟然双目含泪。美夕大惊,莫非柳姐姐她……

不像以往那样挨挨擦擦地同美夕亲热,白马甫一来到她的面前,便立即用嘴叼起她的衣角往来路奔去。美夕心中惊惧更甚,定是柳姐姐有难!再也顾不得载着张润土的马车,赶紧随飘雪一起飞奔。

不多时,美夕偕同白马飘雪便来到立山镇上。镇前广场上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内里依稀便是立山寨的人马。美夕慌忙挤进人群一看,不禁娇躯巨震,只觉天旋地转:柳陌青双目紧闭,静静地躺在立山圣母的怀里,心窝处插着一把长剑,直透后背。衣衫已被鲜血染得殷红,地上更有一滩血水。那把剑没有拔出,自是不想让她立即断气。立山圣母及门下弟子们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半晌后,美夕才醒悟过来,慌忙扑到柳陌青的身上,连声呼唤道:“柳姐姐!柳姐姐!”

其时柳陌青尚未完全断气,立山圣母将一股纯厚真气注入她的体内,助其短暂恢复意识。柳陌青缓缓睁开双眼,见是美夕,不禁浮出一丝笑意,吃力地道:“真……真没想到临……临去……之前还能见……见妹妹一面。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一不情之请,需要……需要妹妹帮……忙。”

美夕含泪道:“姐姐请吩咐。妹妹定当完成姐姐的心愿。”

“我……”苍白的脸上忽然泛起淡淡的红晕,柳陌青用微弱的声音道:“我……我想和他葬……葬得近……近一些。”

美夕自然明白柳陌青口中的“他”指的便是自己昔日女扮男装的“华得来”。没想到她痴情一至如斯!她不说合葬而只说葬得近一些,当然是因为她一直以为华得来和华克之葬在一起,而且她与“华得来”并无名分,对她这样一个修养极高的淑女来说,过分的要求绝无可能从她口中吐出。美夕一边答应道:“好,一定!”一边在心中犹豫,是否该以真相相告呢?倘若不说,便相当于欺骗了她一辈子;假如据实相告,无疑会让她在绝望中离世。好几次话到嘴边美夕都狠心咽下。这时,柳陌青又道:“妹妹应该……应该为……为我高兴……才是,我……我终于……又可以见到华……华大侠了。阿……阿弥……陀佛,善哉……儿……善……哉……”话未说完,已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却面带幸福的微笑。美夕瞬间哭成了泪人。

良久,美夕终于缓过劲来,含泪问道:“圣母姐姐,你可知是何人杀害柳姐姐的?凶手何在?”

朱菲菲在一侧弱弱地道:“凶手是我。东方大侠请动手吧。”

“是你?”美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她知道朱菲菲和柳陌青亲如姐妹。妹妹怎么会出手杀死姐姐呢?

立山圣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吩咐朱菲菲从头说给美夕听。原来,立山圣母得知倭寇在东海之滨掳掠渔民后,便欲率门下弟子们前往抗击倭寇。但考虑到弟子们武功低微,便临阵磨枪,又在寨中操练数日,今日方始下山。哪知刚到立山镇,便遇到东方骄阳正在调戏良家妇女。立山圣母怒极,令朱菲菲取其性命。危急时刻,柳陌青挺身而出,替东方骄阳挡下这致命一剑,并哀求圣母不要杀他,说他是华得来大侠同父异母的弟弟。

又是自己那个不争气的禽兽弟弟!美夕气得目眦欲裂,喝问道:“东方骄阳何在?”朱菲菲道:“师父说,既然柳师姐求情,就放他一马。想必此时东方骄阳已回到丐帮总舵。”

追根溯源,说起来还是自己害死了柳陌青。倘若自己不假扮华得来,便不会牵动她的芳心。又假如自己没有说东方骄阳是华得来的弟弟,她也不至于舍命相救欺负过她的仇人。美夕心道:“柳姐姐,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俯身抱起柳陌青冰冷的遗体,带着飘雪,向峨眉山而去。

评分完成:已经给 liuxuguo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