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两棵会跑的树(上)
送交者: lizm1950[♂知县★♂] 于 2017-11-08 22:08 已读 1442 次  
今天,和大家谈谈我在文革期间大串联时的一件奇遇。

大串联是文革初期由北京红卫兵发起的,起初是北京红卫兵到全国各地介绍北京的斗批改经验,推动各地开展运动。很快发展成全国各地红卫兵到北京学习,进而又发展成全国性的各地红卫兵相互串联。中央大力支持大串联,认为对推动全国运动的深入开展具有重要作用,指示全国各地都要成立接待站,红卫兵吃住行全部免费。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所在的学校也开始组织学生进行大串联,一开始是由学校开证明信,选派学生干部带队,有组织地进行串联。但一到外地,大家就一哄而散,各自选定地点,奔向目的地。

我在大串联中到过很多城市,但现在回忆起来,记忆都不深刻,只有在天津串联时,发生了一件事,令我终生难忘。

所谓的串联,就是到一些知名的高校看看大字报,听他们的演讲,收集传单,比较老实的会抄抄大字报的内容,特别是中央首长的内部讲话等。

我到天津后,走马观花般地转了一圈,就准备到北京去。因为上一次到北京,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时,我刚好病了,发高烧,住进医院,没有见到毛主席,心中一直遗憾,这次为圆梦,一定要到北京见到毛主席。

我到接待站“借”了几个钱,所谓“借钱”,是红卫兵的常用伎俩,就是向接待站说自己的钱花完了,虽然是吃饭不要钱,但要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在路上就没钱吃饭了,所以要向接待站“借钱”。而按规定接待站也必须要借钱给学生,一般也就是几块钱。但我可以换一家接待站继续“借”,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说是借,其实就是有借无还,不借白不借。

借够了零花钱,我来到天津火车站,准备办理到北京的车票。

天津火车站人山人海,到处都是学生,大串联对铁路运输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为了保证大串联,被迫停止了一部分货物运输列车,全力保障大串联进行。

在火车站广场,有居民委员会组织的一些家庭妇女为学生提供服务,就是提供开水,缝缝补补什么的。正好我的书包在挤车时撕了一个大口子,就来到一位阿姨面前,请她为我缝补书包。阿姨接过书包就开始缝补。

在阿姨身边站着一位年龄和我相仿的女孩,长得很秀丽,面目很纯净,明眸皓齿,顾盼生辉。虽然穿着棉衣,由于衣服合体,仍然可以显示出她绰约的身材。举手投足间,透露出青春少女的婀娜多姿。

我抵挡不住她的吸引力,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她也一直在看着我。被一个漂亮女孩盯着看,看得我脸热心跳,为了避免尴尬,于是就和阿姨没话找话说,说些感谢之类的话。说了没几句,女孩也插话进来,从谈话中知道,她们是母女。

过了一会,女孩走到一边去,并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不知何意,没有动,继续和阿姨说话。女孩继续向我使眼色,并走到阿姨背后,向我作了一个很明显的招手动作,我明白了,这是让我过去。正好这时书包也缝补好了,我接过书包,说声谢谢,然后,来到她身旁,问她有什么事。她拉着我远离她母亲。小声问我:“出去串联只要带学生证就行了,这是真的吗?”

我笑了:“当然是真的,我都跑了好多地方了。”

她听了以后低头想了几秒钟,然后抬头看着我,很认真地说:“你带我出去串联,行吗?”

我一听愣了,真是完全没想到,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她看我不说话,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显得很沮丧。

过了一会,她又用一种乞求的眼光看着我:“我问过好多人了,都不愿带我,难道你也不愿意?”

看着她那满怀期待的大眼睛,我心软了:“你带学生证了吗?”

她立即从口袋里掏出学生证,在我面前晃了晃。我说:“行,你跟你妈妈说一声吧。”

她一听,使劲摇了摇头:“不能让妈妈知道,她不让我出去。”

我急忙说:“那不行,你妈妈找不到你,会急死的。”

她拉着我的手,走到旁边另一位中年妇女身旁,小声说:“阿姨,你跟我妈妈说一声,我和这个南开大学的一起出去串联了。”说完,不等对方说话,拉着我的手飞一般地跑了。

 到了办票的地方,办票的队伍排出去好几百米长,我和她刚开始排队,她就开始紧张了:“我妈妈会找到我的。”队伍走得很慢,她越来越急躁。我一看,这不是办法。凭着我的串联经验,知道串联办票就是个过场,有没有都一样。

 正好车站广播里说有一列到北京的车开始剪票,我一听,立即拉着她离开了。我们来到剪票口,排在进站的队伍里,她不安地问:“咱们没有票,能进站吗?“我说:”放心吧,有我呢!“

 快到剪票口了,看到人家手里都举着车票,她紧张地全身发抖。来到剪票口,不出所料,车站的工作人员只是站在那里装个样子,大家手里举着票,依次进入,他们看都不看。

 等我们走到工作人员面前,她已经抖得不成样子,脸色苍白,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们,我用手扶着她的肩膀,不慌不忙地说:“她病了,打摆子。”然后我打开书包,假装拿票,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茶缸,茶缸上印着铁路的路徽,那个工作人员一看,立即挥了挥手,一句话也没说,就让我们进去了。

 走了没几步,她全身瘫软,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急忙把她拉起来,扶她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大口喘气,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我看她这个样子,有点担心:“你不会有心脏病吧。”

 她呆呆地看着我,突然用手在我头上使劲一拍:“你说谁有心脏病,你说谁打摆子,再让你胡道八道!”说完又在我头顶上拍了一巴掌。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火车已经进站了,我立即拉着她跑到列车前。车门口挤满了人,我看着她那个虚弱的样子,知道根本就挤不进去。

 我看见边上站着一个铁路警察,就走上前去,从书包里拿出那个茶缸,对警察说:“叔叔,我们是铁路中学的,帮帮忙吧!”警察看了一眼茶缸,把我们带到列车尾部的行李车,对列车员说:“这两个是铁路中学的,关照一下。”列车员就让我们上了车。

列车员给我们按排了一个坐位,就去忙了。

我问她:“还打不打了,我长这么大,除了我妈,除了和男孩子打架,还没有女的打过我。”

她看着我,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以后你老婆会打你的。”

说完以后,她感觉到失言了,脸一下子红了,我们俩都笑了起来。

看着她那红扑扑的脸,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姓杨,杨树的杨。”

然后拿出学生证递给我,我打开一看,名字是个生僻字,不认识。她就给我解释这个字的意思和读音,我说:“不用那么费事了,我就叫你杨树吧。”

 我又留意了一下年龄,1948年出生,大我两岁。

 她又问我叫什么名字,然后说:“那我就叫你李子树吧,咱俩是两棵树。”

 我说:“好,是两棵会跑的树。”

 她高兴地喊道:“马上就要跑到北京了!”

车到永定门车站时,广播里说,串联的学生全部在这里下车。于是我们下了车,跟着队伍来到先农坛体育场。在大门口,给每个人发了一根香肠和一个面包,香肠里大部分是土豆和胡罗卜,很少的一点肉。然后每50个人编一个班,发一个号,坐到体育场的看台上等候,广播里叫到号后,手拿号到外面坐车,送到接待站。

我上次来北京时,不是这样的,看来是改了接待方法。

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当时是10月底,北京已经很冷了。坐在冰冷的水泥看台上,北风吹着,这滋味不好受。

 我听到广播里正在叫的号和我们的号相差很远。于是,就到外面问正在上车的人,你们等了多长时间了,回答是整整一天了。照这个速度,我们要在这里等一夜。

 我的茶缸在这里不管用了,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工作人员并不看每个人的号,只要号的顔色一样就行了,于是,心中有数了。

我拉着杨树来到乘车地点,在边上等着,等到一队号色和我们的一样时,就手里举着号,跟在正在上车的队伍的后面。

这一次,杨树虽然还是有点紧张,但不发抖了,就这样顺利地上了车。军用卡车上装50个人,挤得满满的。我和杨树紧紧地靠在一起。

 一开车,摇晃起来,她不自觉地用手搂住了我的腰,我俩都没带手套,一会儿手就冻的不行了,于是,我就拉着她的手,让她把手伸到我的棉衣里面,她不好意思,扭捏着不肯,但最后还是把手伸进去了,用双手拉着我的腰带,等于是在抱着我,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一路上没有抬头。

 这段距离挺远,跑了一个多小时,把我们拉到西交民巷中国人民银行接待站,就在天安门前面,大前门西面。我们登记后就住下了。杨树和我定下明天的会面地点,就各自休息了。

  第二天,吃完饭,杨树早早就等着我,一见面就问我:“大串联,咱们都要干些什么事啊?”

 我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是学习斗批改的经验啦,还有,就是首先要学会无票乘车,插队插号。“

然后,我又嘻皮笑脸地说:“做为女生嘛,还要学会怎样搂男生。”

她一听,脸红了,瞪了我一眼,面露愠色:“李子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流氓,我看错人了,不理你了。”

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就停下了,背对着我。

我走上前去,笑着说:“和你开玩笑呢,还当真了。”

她转过身来,在我的头顶上使劲拍了一巴掌:“流氓,就是流氓,不说人话!”

  “凭什么打我,你又不是我老婆。”

”我替你妈妈教训你。”她摆出一副得意的神态,居高临下,咄咄逼人。

我只好认栽,男生都知道,和漂亮女生斗嘴是占不到便宜的,因为从心理上都有讨好女生的潜意识,一开始就处于下风了。

我带着杨树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看大字报,听大学生辩论,听学生领袖演讲,认识了聂元梓,蒯大富等文革红人。还听中央首长作报告。

特别是在听聂元梓演讲时,杨树惊得半天合不上嘴:“原来是个女的,还是个阿姨,我们给她写过信,还称她是聂元梓大哥,真是笑死了。”

在听中央首长讲话时,杨树拿出本子记录。

我说:“不用费那个事,明天就会出传单了。”

果然,第二天,就有了传单,上面有中央首长讲话的全文。杨树敬佩地看着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料事如神啊!”

在清华大学,见到蒯大富,演讲完后,很多人向他提问,我对杨树介绍:”这是北京市红卫兵总司令部的司令,是全北京红卫兵的头头。人称蒯司令“

杨树问:“我也可以向他提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杨树一举手,就引起蒯大富的注意,用手指着她。

杨树站起来:”请问,你是怎样当上全北京市红卫兵的司令的?“

话音刚落,全场哄堂大笑。

蒯大富也笑了:”我打成右派,才放出来不久,一出来就成了司令,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的。“

大家又笑了,一齐看着杨树。杨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我赶紧拉着她走出会场。

杨树很后悔:”我太无知了,提这么蠢的问题。原来只是想举手试试,谁知一举手就被他看上了。”

“你长得漂亮啊,这叫英雄难过美人关。”

“流氓,这是典型的流氓语言。”说着,又举起手,作出要打的架势,我赶紧跑了。

杨树在后面追,嘴里还喊着:“流氓!”

路上的人都朝我看,我一看不好,赶紧停下来,一把拽住她:“你乱喊什么,想把我送进公安局啊。”

杨树这才意识到不该这么喊,于是,朝自己头上拍了一下:“好了,扯平了。”

  杨树每天都处在兴奋之中,问这问那,我尽我所知,进行解答,有些实在不知道,为了不掉价,就胡编,反正她也不知道。还别说,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她唬得一愣一愣的,还真信了。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得出来,在她的心目中,我的形象越来越高大,她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时,对刘少奇和邓小平的问题中央还没有公开,但街上的大字报已经开始进行揭露。杨树看到这些大字报,感到心惊肉跳,惴惴不安。当看到刘少奇在党内做的检查,她紧张地问我:“这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也可能是谣言啊。”

“绝对不是谣言。”

“那你分析一下,为什么不是谣言。”

我有条有理地分析:“你看看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刘少奇的排名每一次都不一样,逐渐地向后移,现在已经排在最后了,中央领导的排名是有严格规定的,不是随便排的,从排名上就可以推测出中央的很多事。”

杨树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出神地听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突然感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

 文革期间,几乎所有的景点都不开放。我就带杨树到长城游玩。天安门附近有到长城的直达车,虽然排队的人很多,但秩序井然,排队时间不长就上了车。

长城上风很大,我就把我的棉帽给杨树带上,她的眼睛中飘过一丝感激,似乎心有所动。

一登上了长城,杨树就指着敌楼大喊:“烽火台!”

我笑着纠正:“那不是烽火台,那叫敌楼。”

她不好意思:“我一直以为是烽火台。”

   我又补充道:“有一部分敌楼,上面也可以当烽火台用,但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

“没有用处?”杨树不解。

”是的,你看中国历史上先后被匈奴、蒙古、女真、鲜卑、满族等民族入侵过,长城根本就没起作用。宋朝最惨,直接亡国了,明朝也是,都是被外族灭亡了。”

“可是,你说的和书上说的根本不一样。”

“我最讨厌人云亦云,我喜欢标新立异,这才叫学问。”

“天啊!你可以当教授了。”杨树赞叹道,脸上露出明显的仰慕之情。

“小意思,毛毛雨啦。”我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又问她:“你知道什么叫郞才女貌吗?”

“这谁不知道,男人要有才华,女人要长得漂亮。”

“说得不全面,这个男的和女的必须是一对。”

杨树点点头,出神地看着我,若有所思,欲言又止。

我开始引导:“杨树,你很漂亮。”

她脸红了,意识到我在拿话绕她,立即转移话题。

   “李子树,考考你,我说上句,你说下句。”

然后大声朗诵起来:“天高去淡,”

这还能难住我:“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

  “屈指行程二万。”

  “六盘山上高峰,”

  “红旗漫卷西风。”

  “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

杨树看着我说:“你是南方来的,你就是南飞雁。“

然后她问我:“你会唱这首诗词吗?“

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她说我教你吧,于是,就一句一句地教我。学会以后,我们又齐声高唱了一遍。

唱完后,我说:“毛主席诗词,随便哪一首,你只要起个头,我都能背下来。”

于是,我们俩在长城上你一句,我一句地背诵起来。最后,我说了一句没有公开发表的,她卡住了。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

 最后,她小心地问:“没有这一句吧?”            

  “肯定有,这是没有公开发表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我爸爸是高干,这是内部传达的。”

  “你是高干子弟!”她惊讶地说。

  “嗯,算是吧。”我轻描淡写地说。

  “不会是走资派吧?”

  “不是,就是靠边站了。”

接着,我又问她:“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她没有回答,反而说:”你猜?“还没等我猜,她接着又说:”他是干保密工作的。”

我一听,真是感觉这个小姑娘有点神秘了。

我问她:“你为什么看上我,让我带你出来串联?”

她说:“我妈妈给很多人缝补衣服,没有一个人说声谢谢,只有你说了,我就认为你这个人靠谱,可以信赖。”

在谈到小时候的事时,我说我是出生在青岛,她一听就高兴了:“我去过青岛,青岛火车站是一个尖尖塔,如果安上一个十字架,就是教堂了。”

“对,你知道吗?那个尖尖塔里面,就是铁路幼儿园,我就是在那里上的幼儿园。”

接着我又问:“你为什么到青岛去?”

“我姑姑在青岛,我姑父以前是开纺织厂的。”

我大吃一惊:“开纺织厂?那是解放前吧,他是资本家吧。”

她一听,立即沉默了,好象有难言之隐。我也不便再问。

在往回走的时候,杨树说:“我累了,走不动了。”然后用目光暗示我。

我知道这是女生开始向男生表示那个意思了,于是就说:“没关系,我来背你。”她面带羞色地趴在我的身上,我一边走一边说:“猪八戒背媳妇喽!

她在背上拍打着我的头顶:”死流氓,说不出句正经话。“

到了汽车站,排队的队伍很长,大家耐心地等待着。快轮到我们上车时,有三个身穿旧军服的男孩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高个,长得比较结实,还有一个胖子,扎着一条武装带,还有一个小瘦子。这三个人一下子插到了杨树前面。杨树大声喊到:“你们干什么?不许插队!“这三人象没听到一样。杨树气得推了那个高个一下,他转过身来,用眼瞪着杨树,杨树用手指着他说:“不许插队!”高个用手一拨拉,狠狠地推了杨树一把,杨树一下子摔到在地上。我急忙把杨树扶起来,然后走到高个面前,二话没说,扬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光。高个一招手,三个人一齐把我围了起来,接着就是一场混战。我拚尽全力,对准高个下手,尽管那个胖子和瘦子对我拳打脚踢,但我主攻目标不变。高个招架不住,连连后退,我一拳打在他的嘴上,血流了下来,我又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把他打到在地。这时,只听杨树大喊:“小心!”,话音没落,我就感到后脑一阵剧痛,转头一看,那个胖子手里拿着武装带,对折起来,用带铜头的一端向我轮来。我冲到他跟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使劲一拧,然后顺势一拖,这小子立即仰面朝天地摔到在我面前。我夺过武装带,用脚踩着他的脖子,他用手撑地,想站起来,我使劲一踩,这小子的脸立刻成了猪肝,眼睛突了出来。我轮起武装带,向他的脸上打去,这时,杨树突然冲上来,用手挡住武装带:“别打了。”我刚放下手,这个家伙又想起来,我又使劲一踩,他突然口吐鲜血,软了下去。

“要出人命了!”汽车司机突然冲下车,一下子把我推开。然后把那个混蛋扶了起来,用手拍打他的脸,过了一会,他慢慢地睁开眼,不声不响地坐在地上。我四下找那个瘦子,早已不见人影。司机一看没事了,就招呼大家上车。

我和杨树上车后,早就没有座位了。司机对我说:“你们俩就坐在发动机盖上吧,按规定,这里是不准坐人的,我佩服你是条汉子,特别照顾你们。”我道过谢后,就和杨树坐了下来。从车窗往外看,那三个人坐在地上,呆若木鸡。我朝他们挥挥手:“兄弟,回家养伤吧,对不起了。”司机和全车的人哄堂大笑。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年轻时也是个青皮,一听打架就是小过年,你今天的路子对,打群架,特别是一打多,就是要对准一个往死里打,千万不能东打一拳,西踢一脚,只要把第一个打趴下,见了血,再打第二个就容易了。不过,小兄弟,你今天下手也太狠了,差点出人命。”

我双手抱拳:“多谢大哥指教,他们欺负女生,我岂能饶他。”

司机又转向杨树:“你为什么拦着不让打了?”

杨树说:“他已经倒在地上了,失去抵抗能力了,再说,打在脸上,给人破了相,可是一辈子的事。”

司机感叹道:“善良,真是大善人,好人有好报啊。”然后,他又对我说,“姑娘善良,小子义气,你们真是一对。”

我俩一听,脸红了,杨树想对司机解释,被我用目光制止了。

下车后,在回招待所的路上,她用手抱着我的胳膊,依偎在我的身上,谁也不说话,就这样默默地走着。

 

从长城回来后,杨树明显地开始亲近我。漂亮的女孩谁不喜欢,但我在她面前仍然表现出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开些不咸不淡的玩笑。那时,男生和女生“好”了,是心照不宣的事,不会象现在这样说些什么“爱”之类的话。

   随后的几天,我俩有点无所事事了,几所主要的大学都去过了,四大学生领袖也见识了,大字报也看够了。杨树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我的身上,成天和我打打闹闹,不时地对我撒娇发嗲。我也乐得享受女孩子的这种亲昵,打是亲,骂是爱,杨树的每一个小动作都充满了浓浓的爱意。每次我说话的时候,她都是出神地看着我,明亮的眼睛里透露出无限的景仰和深情,她那点小心思,我当然是心知肚明。我虽然是桀骜不驯,放浪形骸,但在女生面前,还是缩手缩脚,只能是话中有话,说些暗示性的语言,行动上却是规规矩矩,不敢越雷池半步。

这一天,我和杨树在王府井大街上闲溜达。走到一座大楼前,看见围着很多人,大楼前挂的牌子是中国文联,我和杨树随着人群挤进了大楼。楼里面的走廊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标语,一片狼藉。大楼里面有一个小礼堂,里面传出一阵阵的口号声。我们俩进去一看,正在开批斗会,我们俩就站在最后面,远远的看着。

  台子上站着一排人,每个人的胸前都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罪名。有一个老头站在最前面,正在接受批斗,他胸前的牌子上写着:“反革命分子,田汉”。杨树看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小声对我说:“田汉不是国歌的作词者吗?”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杨树又说:”这样的人他们也敢批斗啊。“ 我趴在杨树耳边悄声地嘱咐:”不要多说话。“

 这时,会场里响起 ”打倒田汉“ 之类的口号。两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站在田汉左右两边,扭住田汉的胳膊朝后上方一抬,田汉立即弯下了腰,这种姿势专门有个名称,叫做”喷气式“。

有一个人指着田汉大声命令:”老实交代你的反革命罪行。“

 田汉低着头一字一句的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作词者。“

那个问话的人,一把抓住田汉的头发,向上一扯,田汉被迫做出了弯腰抬头的姿势。这时,群众又喊起了口号:”田汉不老实交代就让他灭亡。“

那个人说:”你写的国歌里没有共产党,没有毛主席。这就是你的反革命罪行。“

  田汉气喘吁吁,汗如雨下:”我当时写的这首歌词,是一部电影的插曲。电影里面没有共产党,没有毛主席。“

”你还狡辩!“那个人大声喝斥。

”国歌是经过毛主席批准同意的。“田汉倔强地说。

”你敢污蔑毛主席,罪该万死!“

    这时,一个女学生冲到台上,一脚将田汉踹倒在地上。随后又上来几个人抡起皮带朝着田汉就打,那个女学生打得最狠。田汉倒在地上,一声不吭,也不挣扎,默默的忍受着。

  那个女学生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那几个人停了下来。那个女学生一只脚踩在田汉的身上,然后两手叉腰,昂首挺胸。旁边的一个人立即举起照相机给她拍照。

拍完照以后,女学生又一把将田汉扯起来,田汉满脸是血,浑身发软,但他们继续进行批斗。杨树紧紧的靠在我的身边,抓住我的手,满脸惊恐,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我拉着杨树,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文联大楼以后,杨树看四下无人,气愤地说:”这么一个老人,他们竟然也下得去手,还有那个女学生,看她长得那么漂亮,竟然这么狠心。“

她看我沉默不语,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有些内疚地说:”你爸爸是不是也挨过斗?你是不是心里很难受?“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我爸爸是挨过斗,但那只是走走过场,没有挨打,工人们对我爸爸很好。“

杨树好奇地问:”那为什么呢?“

我说:”我爸爸是铁路局的局长,60年的时候,国家经济出现很大困难,很多工程下马了。铁路的货场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建筑器材。因为工程停工,所以没人来领。成了无主货,我爸爸就自作主张,用这些建筑材料为工人建了宿舍楼。“

”你爸爸真好。“杨树赞叹道。

”后来我爸爸因为这件事,被撤了职,还关了起来,工资也停发了,“

”哎呀,那你们的日子怎么过啊?“杨树满脸的同情。

”工人们都自发的给我家送钱送粮,所以我们没有受罪。“

杨叔敬佩地说:”这样的好领导,怎么会来打呢?“

沉默了一会儿,杨树又悄悄地问我:”你说,资本家会不会挨批斗?“

”这很难说。也可能挨斗,也可能没人管。“

她听了后,心事重重,沉默不语,我猜不透她的心思,也不便多问。

 

  11月9号,接待站的解放军召集我们开会,说是毛主席要接见我们,大家一听,立即欢呼起来,杨树高兴地跳着,大声喊着:“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有人开始领唱,大家一起唱起来: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想念毛泽东………。

 杨树和几位女生随着歌声一起翩翩起舞。杨树表现出众,动作优雅,曼妙多姿,吸引着男生的目光。其他女生自愧不如,慢慢地退下了,最后只剩下杨树一人在独舞,舞姿越发摇曳,飘忽轻盈,流风回雪,全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由于有暖气,她穿着一件红色的紧身毛衣,胸部突出,勾勒出成熟女性特有的曲线,显得仪态万方,楚楚动人。跳到我面前时,还对我眉目传情,当然只有我才能体会到其中的意味。。

 她的精彩表演博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和喝彩,我也看得心旷神怡,浮想联翩。

跳完以后,我问她:“你是宣传队的吧?”她一听,神态大变,从兴高采烈一下子变得忧郁寡欢,闷闷不乐地说:“他们不要我。”说完转身就走了,给我留下了一串问号。



两棵会跑的树(中)

两棵会跑的树(下)




喜欢lizm1950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