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第四节 约会
送交者: leon8123[布衣] 于 2017-10-12 20:58 已读 50 次  

回答: 流年 由 leon8123 于 2017-10-12 20:52

第四节 约会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兴奋之余不禁感到阵阵后怕。我们真的修理了根号二了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不自信地咬了咬手指,疼,真疼!这都是真的。这时恐惧感一下子淹没了兴奋的情绪。如果被发现,我们就死定了,我们会不会被抓进监狱?是我提出要修理根号二的,而且还是其中的一个打手,我应该算是主谋吧。更可怕的是今天早上根号二还骂过我,他不会就此联想到是我的打击报复吧?我不由得伸出手指算了一算自己的年龄,还有两个月满19周岁。完了,成年了,如果被抓到,以后就再也睡不了懒觉了,生活从此就该有规律了。在不安中我不停地胡思乱想。
 “往哪走呢?”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却把我吓了一跳。
  和我说话的是轩然,她从初一到高二就一直和我一个班,不过高三她被分到了快班。没办法,她不但是波霸,而且还是学霸。
  “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我冲她一笑,心里暗暗地唱起来。每次看见轩然,这首歌都会不自觉地在我耳边响起,余音绕梁。
  “今天下晚自习看见你第一个跑了出去,怎么现在才出来?”轩然问。
  “你还在这儿等我呢?”我支吾地说。
 “我都在这儿等你半天了,你都没看见,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又做什么坏事了?”轩然问我。
 “开玩笑,怎么会?我从来不做坏事。”我笑了笑。
 “不过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她又问我。
 “你说打架会不会坐牢?”我随口问了一句,但立刻感到后悔。
 “那要看严重程度和你的运气了,怎么?你又打架了?”
 “没,没,我就是随便问问。”
 “你今天怪怪的。”她说。
 “对了,我从淫贱太郎那里抢来了最新的《当代歌坛》,你要不要看?”我岔开了话题,从书包里拿出了书。
“好啊,快给我。”轩然一把把书从我手里夺走。
   我回到家,一夜辗转反侧。平时习惯了睡懒觉的我,早上却一点也不想懒在床上了。我心里一直在考虑,今天要不要去上学,又一阵不安袭来。不得不承认我的心理素质不适合做大事情。但是又一想,我们做得天衣无缝,只要我们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如果不去学校反而更会使人怀疑。经过痛苦的权衡之后,我决定起床,像往常一样去上学。
来到学校,我还和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经过教学楼。奇怪的是今天根号二没有守在大门口,莫非是住院了?我不由得胡乱猜测了起来。我故作镇定,来到了教室,他们俩已经到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我们六目相视,会心地笑了。和往常一样在班主任检查完之后,我们不约而同地离开了教室,走向小卖店。
 “怎么样?有什么异常情况吗?”我小声向他们打听。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听说后来110来了。”淫贱太郎说。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大家严守秘密,就像平常一样,不过这几天都要要老实一点。如果万一被调查,我估计十有八九是诈我们,因为我们没有留下半点蛛丝马迹,记住一定要镇定,统一口径,绝不承认。”GAY哥分析道。
 听了GAY哥的分析,我们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轻松多了。
  间操时,我看见了根号二。他没精打采,眼露凶光,戴着帽子,低着头在排与排的缝隙中游走,可以想象这几天他说不定他会找谁撒气。
在提心吊胆中渡过了漫长的一天。
放学铃声一响,我便急不可耐地跑出了学校,和轩然走在回家的路上。
 “可真累,下周又要模拟考试了。”轩然说。
 “是啊。”我不太关心考试,也没兴趣。
 “赶快高考吧,我真受够了。”轩然说。
 “你真的不考大学了吗?”轩然问我。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不考大学?我只要随便花点时间就可以了。”我又开始习惯性地吹牛。
 “你可别吹牛了,哪来这么大的自信?”
 “关键是这里强大,和你的构造不一样。”我用食指指了指自己头。
 “别以为你很聪明,你昨天说的什么被警察抓,不会和根号二昨晚被打的事儿有关系吧?”轩然得意地说。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他怎么了?”我开始有些紧张了。
 “他昨晚在学校后墙那边被人暗算,到现在还没找到凶手呢,听说还在调查呢。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都闹得满城风雨了,是你干的,对吧?”她说。
 “哪有的事!绝对不是。我是不爱学习,但最尊敬师长了。”我笑了。
 “你不要把我当傻瓜了。”她眼睛眯了起来,狡黠地笑了,阴森般地可爱。
 “干嘛骗你,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辩解道。
 “我敢肯定,肯定就是你昨天把......”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捂住了她嘴。
接着下意识地向周围看了看,没人,万幸。
 “咱用不着这么大声张扬吧。”我小声地哀求道。
   她这一嗓子差点把我魂吓出来。
 “那你这是招了呗?”她很得意。
 “就算是吧。”我万般无奈。
 “什么就算是吧,是肯定是。而且应该不是你,是你们吧?”她又说。
  “知道还问?”对于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我感到很无奈。
  “我觉得吧,你比警犬管用多了,警察牵着你破案肯定一破一个准儿。”我拿她开心。
  她听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都说女子胸大无脑,像你身材这么好,还这样聪明的,属于珍惜生物。”我继续挖苦她。
   接着,我感到背后一阵火辣辣地疼。
  “你还真下死手啊?”我捂着后背说。
  “你人长白白净净,思想太肮脏了。”轩然骂道。
  “不过你放心,我想我是不会告诉根号二、你父母、还有警察的。”她接着说。
  “我怎么听这话好像是在威胁。”我反问。
  “不是好像,我就是在威胁你。”轩然得意地说。
 “那你就直接说,这次又想要什么了?”我索性摊了牌。
 “有点诚意好不好?我怎好开这个口?你猜吧。”她说。
  我从她的话语中嗅到了贪婪。“装高洁,敲诈,泼妇。”这句话在我心里默念。
 “都怪我未能体察圣意,要不这样吧,一整年的《当代歌坛》我包了怎么样?”我满脸堆笑谄媚道。
 “准奏。另外,再加一顿火锅,要丰盛的。”轩然又得意地说。
 “毛毛雨,没问题,就赏你个和我独处的机会。下次想约我的话就直说。总把话藏在心里,会内分泌会失调的,严重了还会生病,你知道生什么病吗?”我还是在继续挖苦她。
  “什么病?”
  “月经不调。”我凑近到她耳边小声说。
结果可想而知,不过这次不是后背,而是右脚感到一阵钻心的疼。
 “哪天我非得拿针把你嘴缝上,你这嘴太欠!”她笑着,看着我一只腿不停地跳。
“告诉你,就这个周日请客。”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泼妇,你赔我白鞋!”我冲她渐远的背影嚷道。
我突然开始对生活有了很多期待,同时第一次体会到了时间过得居然是如此漫长。


第五节 风云突变
  我和轩然分开后,回到了家,但脑子里却全都是她的样子。我钻进被窝正准备睡觉,这时电话急促地响起了。电话是淫贱太郎打来的,他让我立刻去他家一趟,听他说话声有点不对,我估计可能是出事了,便急忙来到了淫贱太郎家。
“大事不好了,GAY哥被警察带走了。”刚一到太郎家,他就把这个坏消息告诉给了我。
“放学后,我看见你们也出发了,怎么就被警察带走了呢?”我不解地问。
“我们刚走出没多远,根号二就带着两个警察把我们拦住了,然后就把我们俩带进了街道派出所,根号二就说昨天是我俩打了他。”
“那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警察先是吓唬我,我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们也没有证据,就让我先回来,等待以后配合调查。”淫贱太郎说。
“那GAY哥他招了?”我紧张地问。
“GAY哥也没招,招的话我们都得被抓走。”太郎说。
“那根号二有证据?”我问。
淫贱太郎点了点头。
“根号二说,他被打的时候看见有一个打他的人穿的是阿迪达斯运动鞋,而且鞋上还有反光条。其实间操时,他在操场转悠时就锁定了GAY哥,晚上放学还蹲点,发现GAY哥的鞋上果然有反光条,然后就报案了。”淫贱太郎说。
 “这是什么破鞋!怎么还带夜光?”我说。
 “山炮,那是为了安全的反光条。行了,现在说这些都晚了,还是想想怎么救出GAY哥吧。”太郎说。
 “看来这事不小,得快点把人捞出来,街道派出所你有认识的人吗?”我问太郎。
 “没有。”太郎回答得很干脆。
 “那你有什么?”我问。
 “有钱。”太郎果然是土豪,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沓红色钞票。
 “那我们走吧。”
 “去哪?”太郎问。
“找我舅。”我说。
“管用吗?”太郎问。
“不知道,但最起码能保证他在里面不挨打。”我说。
 舅舅是警察,不过不是我们区的,但我能想到的人也只有他了,就硬着头皮向舅舅求救,舅舅办事果然给力,当晚就把事情解决了。
 舅舅去街道派出所了解了情况,然后和我们商量。他说要想提人的话,需要和根号二调解,协商好赔偿事宜,所谓民不举官不究。可根号二压根就不同意和解,并且一定要追究到底。后来舅舅说调解不了,还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不承认,然后双方去打官司;还有一条路就是承认,估计要被拘留七天。不过因这不是刑事犯罪,只要交一些保释金就可以出来了。最后选择选了承认,由舅舅做保证人并代了交保释金,但GAY哥要第二天才能被放出来。
  第二天,办好了手续,GAY哥从派出所里出来了。我们一起去饭店为GAY哥压惊。GAY哥毫发无损,精神头还挺足,一边喝着酒一边和我们吹牛。
 “其实我一点都没怕,再多待几天也没关系,知道吗?我还在里面劳动磋麻绳了,我磋得是最好的......”GAY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述着他在拘留所里的故事。
 “你这心也太大了吧?”太郎听完,捂着头不忍直视。
 “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我听得已经笑岔气了。

第六节 约会
  这次风波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解决了。我需要放松一下,周日和轩然的约会就是最好的放松,只要一想到周日我就会感到阵阵幸福。
  星期日我早早地准备好了,比约定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到达约定地点等候。我觉得这样做显得很绅士。时值初冬,朔风袭来,让人瑟瑟发抖。为了显示诚意,我站在饭店门外等待轩然的赴约。此时再看看马路上瑟瑟而行的路人,我觉得轩然一定会被我感动到,这时心里暖暖的。
 “快进来吧!”我突然被身后的人拉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轩然。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有点意外。
 “我在后面观察你有一会儿了,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不进去等?”轩然似乎并不懂我的心。
  “你懂什么,这叫绅士,不解风情。”我觉得很扫兴。
  “这么冷的天你站在外面等,还只穿个白衬衫,你还说人家林健脑子有问题,我看你这儿也病得不轻。”轩然指了指我的头。
 我觉得白衬衫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衣服,但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风好冷。
 “你没品位,赶紧进去吧。”我从颤抖的齿缝里挤出这句话后,就先跑进了饭店 。
 “白衬衫怎么了?绅士才穿。看没看过国家领导人、企业高管,他们都穿。”刚一落座,我辩驳道。
  但此时,我深深地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是我的魅力不够?驾驭不了这件白衬衫?
 “拜托,你觉得你和绅士有可比性吗?饭前咱就不要说这个了吧,太影响食欲了。”轩然说这话都没正眼看我,只顾低头翻看着菜单。
我立刻穿上了外套,免得白衬衫再成为她嘲笑我的谈资。
“外面那么冷你不穿外套,进屋你反而穿上了,你真的要去看看这里了。”她又指了指我的头。
“其实我怕吃饭弄脏了。”我辩解道。
“我开玩笑呢,你不会把我刚才说的当真了吧? 其实你穿白衬衫,挺帅的。”轩然说。
“其实脏了还可以再洗。”我听了,用一秒钟迅速地脱掉了外套。
“不对,穿白衬衫,气质显得阳光,不适合你,你内心太阴暗了,还是穿上外套更好。”
“滚蛋。”我突然意识到了,轩然在耍我。
“想不到你智商这么低。”轩然捂着嘴笑,眼睛眯成一条缝。
“好了,停战!吃东西。”我不想和她再斗下去了。
 “你们胆子可真大,根号二都敢打。”轩然问。
“当然,我是谁。不过其实冲动是魔鬼,不对,其实罪魁祸首就是那双有反光条阿迪达斯鞋......”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轩然。
“那你们以后可要控制好心里的小魔鬼......”她听了笑得前仰后合。
当她听说GAY哥在拘留所里搓麻绳,居然嚷着还要找GAY哥学习搓麻绳。
“那你有什么打算?”轩然问我。
“还没考虑过。”我如是说,但此时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那天的约会时间过得飞快。吃过了饭,我和轩然一起回家。
周日的傍晚,满天星光像是为我们点缀,寒风不时袭来,却让我内心愉悦。我们逆风蹬着自行车,没过多久她就没了力气,于是,我就拉着她的手前行,我没有感到累,只是觉得心跳加速,我死死地抓紧了她的手向着星空的最深处。
那天的场景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因为那天是我第一次牵她的手,也是最后一次。

第七节 各奔前程
  周一,我一如既往地上学,不过这次我们没有走进教室,而是聚在了一起,我们讨论起了未来。我想我们是没办法再继续留在学校了,就算我和淫贱太郎没有被暴露出来,但只要不是智力有障碍的人,就能够猜得出棒打根号二的人就是我们三个,因为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我们三个是形影不离的死党。
  讨论的结果是:GAY哥决定退学,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他不退学也是会被开除的,况且他也早已不对考大学抱有任何幻想了,甚至高中毕业证他都不屑一顾。淫贱太郎就更加无所谓了,反正他早晚也要去日本,而我只能转学。我对自己的将来做了一次深入地思考,觉得我还是要考大学。原因有两点:一是我对生活还有那么一丁点积极的态度;二是我没有GAY哥的胆子和淫贱太郎的条件。
就这样,我和我的死党们分开了,虽然时不时地还可以小聚一下,但总觉得和在学校时的感觉不一样了。
  淫贱太郎不久就去了日本,他读了一所大学的预科,似乎过得比较无聊,每隔段时间就会跑回来找我和GAY哥玩。
  GAY哥自从离开了学校就开始混迹于社会了,不过他不是苟且地混。当时正是东北棚户区改造,他刚开始跟别人做拆迁,后来就自己做了。听说GAY哥最拿手的本领就是拔钉子户,江湖人称“羊角锤”。几个月后,当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是西装革履,并开上了辆帕萨特,完全不像混迹于社会的江湖人士。高中肄业,我想他应该是那个圈子里学历比较高的人了。
  而我转学到了一所私立高中,安安静静地复习,并且每个月都会按时给轩然寄去一本最新的《当代歌坛》,因为那是我们的约定。
备考的日子是折磨人的,每天需要承受着身体和心理的高压,但不断上升的分数使我坚信我的付出不会白费的。
  八月份我顺利地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虽然是所很不知名的大学,但是这已经是我的能力极限了。

第八节 操场聚会
淫贱太郎听说我考上了大学,就像他自己考上了一样开心,还特地从日本赶过来看我。他们说要在我读大学前再聚一次。
  八月一个闷热的晚上,在曾经的小学操场,只有我,GAY哥和淫贱太郎三个人,和七年前一样,我们把身体直挺挺地别在双杠间,只是手里的雪糕换成了啤酒。
 “真不敢相信你也能考上大学,难以置信,绝对难以置信。”淫贱太郎感叹道。
我伸出小手指朝天空不屑地勾了两下,喝了口啤酒。
 “看把你嚣张的,考试都是抄的吧?”太郎也喝了口啤酒。
 “毛毛雨,我是靠这个。”我指了指自己的头。
 “如果再补习一年,我就去清华,北大没问题。”我得意地吹着牛。
 “我操,这把你给装的!”太郎一下就把嘴里的啤酒全都喷了出来。
 “念大学有啥用?跟我扒房子去,你半年也能开上它。”GAY哥指了指操场外的那辆车,此时帕萨特已经变成了路虎。
 “扒人家房子?你啥时候开始管计生了?”我问。
 “山炮,是拆迁。”GAY哥说。
 “我可干不来!别人好好地在那儿住那么多年,你就把人撵走,然后给人扒房子,作孽!”我说。
 “你不懂,其实我也不是光扒人家房子,有时也帮拆迁户去开发商那里多要钱。要是开发商太强势就帮拆迁户去谈补偿,要是钉子户过分耍无赖,我就帮开发商去拔钉子,两头赚钱,多好的商机,我觉得城市建设其实挺离不开我们的。”
“原来黑社会这么高尚啊!”淫贱太郎感叹道。
 “我混社会,但不黑。”GAY哥说。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收手?”我问。
 “等我赚到一个亿的吧,那是我人生目标。”GAY哥说。
 我瞪圆眼睛和淫贱太郎互相看了看,吐了吐舌头。
 “我觉得要不是高中把你耽误了两年,你现在都得开坦克?”我说。
 “坦克不错,开它去都不用再废话了,直接拿炮轰就完事了。”GAY哥笑着说。
 “还记得小学时候,就在这个操场上,你被一帮人欺负吗?当时还是我和小白救了你。”GAY哥问太郎。
 “记得,不过你们俩也不是什么好鸟,我总算不用当鬼子了,你们却让我一直当翻译官。”淫贱太郎说完,我们都大笑起来,想起了当年的林林总总。
 “是剧情需要,剧情需要。”Gay哥笑着说。
 “你在日本干什么呢?东京热吗?听说歌舞伎町不错,去过没?成人用品店什么样?找没找女学生援助交际?在地铁上看到过痴汉没? 最近有个叫小泽玛丽亚的挺火,还是混血,你得想办法给我搞几张她拍的片......”我突然对太郎在日本的生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连珠炮似的提问。
 “你他妈是十万个问什么吗?我现在读预科,将来想考酒店管理专业。东京气候宜人,一点也不热,你是片看得多了。其它的疑问等你去日本找我玩儿的话,我再告诉你。”太郎不耐烦地说。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兄弟们跟我冲啊!”我想起了小时候玩打鬼子时的经典语句,拿着啤酒罐,习惯性地向太郎刺去,接着太郎也习惯性地配合着惨叫了一声,尽管啤酒罐并没有碰到他。
 “学那个破酒店管理有啥用?你得看看东京有没有拆迁的、扒房子的,那才是正道。”GAY哥又犯了职业病。
  我俩一起瞪着GAY哥,他不说话了。
 “你俩都是井里的小癞巴子,我的远大理想是开一家情趣酒店。”淫贱太郎神秘兮兮地说。
 “情趣酒店?啥东西?”我和GAY哥面面相觑。
 “简单和你说吧,教室系列看吧?电车系列看过吧?办公室系列看过吧?医院系列也看过吧?”太郎问。
  我和GAY哥直点头。
 “这就简单了,把酒店的房间装修成这些场景来吸引客人。”
 “你就直接说开妓院得了,绕这么大圈子。”GAY哥说。
 “不是妓院。”淫健太郎义正言辞道。
 “等你开起来的话,我肯定得去照顾你生意,你一定得给我安排个最漂亮的,不,一个还不行,那个叫什么来的?双飞还是3P?反正哪个人多我就来哪个。”Gay哥说完,嘴角微微上翘,眯起了眼睛,好像已经开始幻想将来某一天的场景了,样子有些猥琐。
 “妈的,不是妓院,是情趣酒店。”淫贱太郎无奈地说。
 “一点常识都没有!一个只会行走的生殖器!双飞和3P人数是一样的,双飞是两女一男,3P就是三个人,只要是没有动物都叫3P。英语叫 three p......” 淫贱太郎说着,还拿个小木棍在地上边写边画,说得眉飞色舞,唾液乱溅。但他突然忘记了英文的people怎么拼写,索性就直接在地上写下了pipo。
 “people是第一声吧?”Gay哥问。
 “是吗?”淫贱太郎侧着头问我。
 “应该是第四声。”我说。
  我和GAY哥看着淫贱太郎大笑。
 “那我也得去照顾你生意,到时候,找个比GAY哥的还漂亮的,把我绑上,放到浴缸里,我用嘴含着她的脚趾,让她往我身上撒尿。”我说。
 “小白,受累咱能不这样变态吗?”GAY哥说。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在子宫里的感觉吗?”我说。
 “滚,变态狂。”GAY哥骂道。
 “我服了,你这玩儿得比日本人还HIGH。”淫贱太郎说。
 “再说一遍,我开得是情趣酒店,不是妓院,两个大傻X。”紧接着淫贱太郎怒斥道。
 “走,请你俩吃烤腰子,先去补补。”GAY哥把最后一口啤酒喝完,从双杠上跳下来,向操场外走去。
 “着什么急,这白酒还没喝呢。”淫贱太郎冲着GAY哥喊道。
 “喝白酒开车危险。”GAY哥的背影对着我们手一挥。他这个动作很有风度,感觉像电影《教父》里的白兰度。
  这是这个夏天让我最难忘的一次相聚,我和GAY哥都希望淫贱太郎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
喜欢leon812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eon8123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