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第二节 轩然大波
送交者: leon8123[知县★] 于 2017-10-12 20:57 已读 140 次  

回答: 流年 由 leon8123 于 2017-10-12 20:52

第二 轩然大波  1996年我们三个人一起升入初中,而且像中了六合彩一样,都被分到了一个班

  记得在某学期的某节自习课,我在看《球报》淫贱太郎玩着打火机Gay哥抓苍蝇然后用打火机充气筒喷向苍蝇,它们立刻就被冷冻,既残忍又恶心,我理解不了他的世界

 “李萱,陈恒的格尺掉在你脚下了,他让你帮忙捡一下淫贱太郎伸着脖子和前面的一个女同学说话

  李俯下身去掉在地上的铁格尺在拿起格尺的一刹那,她的手突然一抖,像过了电似的一把把格尺扔在地上,并且还在不停地抖着那只手,然后她突然转身拍了一下我的课桌,并恶狠狠瞪着我。

  我被吓了一跳,以为老师来查岗,急忙收起了《球报》。

 无聊,你觉得这样很有趣吗?李萱说完就离开了教室。

  我被搞得莫名其妙,看到淫贱太郎翘起的嘴角,又摸了摸地上发烫的铁格尺,一下明白了这是他搞的恶作剧。我把《球报》卷起来狠狠地砸向太郎的头。

  “打火机没气了,烤得也不是很烫。太郎无耻地说道。

你们心真大,还赶快去看看她吧”Gay说。

  太郎却像个事外者一样无动于衷,还向我努努嘴。我只好独自出去看看李萱到底怎么样了。觉得她十有八九是去老师那里告状了,但教室门口,就看见李萱往教室走来,那只手的指尖还滴着水。我猜她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告状,只是去洗手间用水冲了一下

  “其实这是误会......”我想解释一下,但她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气呼呼地回到了教室,只留我尴尬地在教室门外,傻傻地站着教室更尴尬,索性我就离开了学校,顺便买了烫伤药一些零食。

   放学后我就一直跟着萱走,只想把误会解释清楚,但她始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只顾往前走

  “不要跟着我了,还要跟到我家吗?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我说。

  “其实我没跟着你,我家也在这附近,以后我们可以结伴了吧?笑着说

  “别做梦了谁要和你结伴?以后不要再和我说话,你走吧。萱显然还没有消气

  我心里十分清楚,人要是在气头上解释什么都是徒劳的,便把手里的零食和药塞到她手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我第二天见到李萱的时候,她已没有了昨天那么强烈的敌意。放学,我仍然紧跟着,这次我必须得讲出事实的真相。

 其实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林健是个恶棍我把事实说了一遍。

  李萱看都没看我一眼,继续走路。

 其实林健这个人本质不坏,就是小学时经常扮演日本鬼子,被我们给打的,现在他这里有点问题。”说着我指了指自己的头。

  “你是说他脑子有......” 李萱终于肯说话了。

  “嘘,这是秘密,一般人不知道,千万别说出去。”我故作神秘兮兮地说道。

  “和你讲个真事,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有一次我和他去理发,理发师问林健是做什么,他说是学生,然后他又问理发师是做什么,当时理发师拿着剪子呆若木鸡......”我小声地在李萱耳边给淫贱太郎狠狠地造了个谣。

   李萱被我逗得捧腹大笑。她脸上泛起的笑容就像那天天边的晚霞,而晚霞的下面是一对高耸入云珠穆朗玛峰,她确实发育得太好了,我不禁暗自赞叹,我觉得轩然这个昵称很适合她。后来淫贱太郎和Gay哥也听说了这个昵称,他们还觉得这名字很有诗意,甚至比她爸妈取得还好听。他们曾经问我是怎么想出这个名字的,我笑而不答。其实给她取昵称时,我脑子里闪现出的是一个成语---“轩然大波”。

  从此我和轩然开始结伴同行

 

第三节 做件大事情

  2000的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但不变的是GAY哥和淫贱太郎仍是我的同学,那年夏天,我们升入高三了。

  学校在高三开学前,会按照成绩把学生分为快班和慢班,学校的解释是说这样有利于学生发展。这样的分班令我们感到极度地反感和厌恶,因为我们就都在”慢班

高三几乎人人都在为高考做着最后的冲刺,而我们却置身事外。每天的上学、下学,也只不过是重复着从家里到学校的机械位移而已。那时的心态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轻松和解脱,因为高考在我们的心里早已经结束了。

  我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喜欢在床上的感觉。通常起床前我都要做一番思想斗争,在被窝里翻滚一番,然后狠狠地下几次决心,再缓缓地睁开眼睛,起床确实需要很大的勇气。那时一直渴望着自己能变成一条蚯蚓,然后再用刀把自己成两段,让另一段去上学,剩下的我就可以每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快起,又要迟到了,每天早上都滚来滚去赖着不起来,再滚都该包浆了。又是老妈连续的高分贝催促。

  一下头塞进被窝,手指紧紧地堵住耳孔接着突然感到身体一阵发凉。此时,老妈已经干净利落地把我被子掀到了床下,我顿时精神了许多。

“我成年人了,你怎么还动不动就掀被我不耐烦地说。

哎哟,你还知道不好意思了?你多大都是我儿子,赶快起床,吃饭,上学。老妈说着把衣服扔给我。

穿好衣服,匆匆地吃了口饭准备上学。

爸,妈,我上学了。我背起书包走向门口

站住!正在吃饭的老说话了。

又怎么了?我不耐烦地说。

  “去照照镜子,说你多少,穿衣服不要把领子立起来,一点记性都没有。妈抬起头,目光直射到我的脖子上。

知道了......”了字的音我拉了老长,不耐烦地折起领子,匆忙地走出家

  一出家门我又把领子立了起来,因为坎通纳这样做

  其实我几乎不怎么上早自习,也几乎每天都迟到。今天亦是如此,我习惯性地骑着自行车飞快地掠过教学楼

站住!站住!又是你,一班的陈恒。说过你多少次了,从进学校大门开始就不许骑自行车,你怎么把车骑到教学楼来了?你再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不上早自习吗?你不知道七点必须准时到校的规定吗?你是不是迟到成习惯了?不想念就滚蛋!真是烂泥敷不上墙,差班的学生属你最差......”后面传来一阵熟悉又刺耳的声音

不用回头我就能够猜到骂我的正是教务处贾主任。因为他长得矮,我们背地里叫他根号我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按成绩分班的馊主意就是他想出来的。似乎是因为身材的缘故,他感到自卑,他把本应撒向父母的怨气,今天又撒在了我的身上。但早已炼成金刚不坏之躯,对他的说教已有了免疫力昂首挺胸地听他念咒语,他终于说累了,放我走了。一大早就挨骂,心情还是有点不爽。当老师是有身高要求的,我对根号二产生了质疑。

我忿忿地来到教室,往教室最后排,两个死党都在,心情顿时好了一些。像往常一样,在班主任视察完之后,我们就从后门溜了出去

  学校的小卖店是我们的根据地, 我们经常在那里喝酒,打扑克,吹牛。

 我得睡一会儿昨天看了一夜球,困死了。我打着哈欠说。

 “别睡啊,我们斗地主。淫贱太郎说着递给了我一罐咖啡。

 “不喝,早上刚进校门就被根号二训了一顿,现在还反胃呢。” 我发起了牢骚。

 “我从楼上看到你了。气场还行,还昂首挺胸的。”GAY哥调侃我。

 “毛毛雨,不过我当时真想一脚踩死这个小矮子。我伸出个小手指说。

 “你可别小看小矮子,我发明了一套战术,让根号二打NBA会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作为一个NBA球迷,淫贱太郎开始侃侃而谈,我们笑眯眯地听着。

“你们别不信!让根号二上场不用他参与进攻和防守,先盯住科比,当科比一起跳,就让根号二跑到科比两腿之间站稳,当科比落下正好根号二的头能硌到科比的睾丸,然后硌奥尼尔,然后硌费尔舍,最后硌格兰特。要是让我当教练,今年76人就不会被湖人虐了。”淫贱太郎似乎说的头头是道。我和GAY哥捂着肚子几乎要笑岔气了。

“那我就在球场附近开男科医院,只做睾丸修复术就能发财了。”GAY哥笑着说。

 “不过,我真不相信他那德性,带的班竟然在学校高考排第一。我忿忿地说。

 “他耍了点小手腕儿而已。淫贱太郎说。

 “这话怎么说?我毫无睡意,睁大了眼睛问。

 “听说他是把成绩差的学生想办法都劝退了,只留下了学习好的学生参加高考,这样当然成绩好。淫贱太郎说。

 “手腕挺高。我赞美道。

 “这下找到原因了!”GAY哥似乎顿悟到了什么。

 “前天他找过我谈话,说以我的成绩去参加高考的话,也是哪儿都考不上,还不如不考,让我赶快找工作,要是现在退学还能顺利拿到毕业证。”GAY哥说。

 “赤裸裸地威胁,难道去高考就不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了吗?淫贱太郎说。

这时,想到了,今天早上根号二还对我说不想念滚蛋之类的话,这也印证了淫贱太郎所讲的。

今晚,老子修理他火往上撞,一拍桌子说。

 算我一个!GAY哥说

 “我也去!淫贱太郎也赞成。

 “那我们今晚就动手。我急不可耐。

 据我了解,根号二家就在学校后面。从学校正门回家的话绕选,所以他每天回家从学校后面翻墙走,后墙那边四周僻静,没有路灯,漆黑一片我们可以搞伏击,只要用麻袋把他一套,然后就......” Gay哥几乎不假思索,说出了一整套完美的行动计划。

 “这么快计划就出来了,你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打算了?淫贱太郎问。

 Gay哥什么也没说,只是诡异地笑了。

  那天的晚自习结束我们就跑到学校后墙集合

 “你们都准备好家伙了吗?”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袋给他们看。

 “日本进口棒球棒,结实耐用。”淫贱太郎拿出来两只棒球棒。

 “阿迪达斯,穿这个跑路,警车都抓不到。”GAY哥指了指脚上最新版的运动鞋说。

 “呸,乌鸦嘴,什么又是跑路,又是警车的,晦气!我们这叫替天行道。不过你也真够土豪的,穿这么贵的鞋去打架也不心疼?”我说。

在那个年代运动鞋还停留在李宁、双星、回力之类的品牌上,整个学校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穿得起阿迪达斯,就更别提最新款的了。

  “他不心疼,我心疼。 我妈刚从日本寄过来的,我还没穿就被他抢走了。”淫贱太郎向我抱怨起了GAY哥。

  “匪气十足,也帮我抢一双吧?”一向支持劫富济贫的我求着GAY哥。

  “没问题,就看他妈什么时候再寄了。”GAY哥笑着说。

“说正经的吧,记住一会儿千万不要说话,一句也不要说,蒙上就开打,不要打要害......” Gay嘱咐我们,又把他带来的手套分给了我们。

我心里暗暗佩服GAY哥,要是他生战争年代,应该会是个不错的战士,可惜却偏偏生在了和平时期,为他扼腕叹息。

“他来了,来了,准备好。正当这时,在墙边上望风的淫贱太郎轻声又急促地说

道。

在夜色的掩护下,我Gay戴好手套拿起了棒球棒,淫贱太郎则撑开麻袋等待伏击。后有点高,墙下面是学校的煤堆根号二踩着煤堆往上爬,而另一侧则有一个柴垛根号二可以再踩着它顺利地下来。此时我们就悄悄地藏在柴垛根号二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我的心砰砰直跳。以前打架都是光明正大地还从来没搞过偷袭,现在感觉自己像个贼一样刺激的是将要修理的人还是学校重量级人物尽管紧张得心跳加速,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一会儿墙上出现了一个球状小黑影,边爬边喘着粗气。一看到小黑影我反倒没有那么紧张了,倒有几分亢奋根号二,白天你还对我趾高气扬,可想到现在两条大棒正等着你呢。”我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翻过墙头,从柴垛上往下走的时候,淫贱太郎闪电般地用麻袋把根号二罩住了,并紧紧地抓住麻袋口不放接着顺势一摔,轻松地把他摔倒在地。与此同时,根大棒像雨点一样打了下去,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根号二立刻缩成一团,刚开始是一阵声嘶力竭地求救,后来又是一阵呻吟和哀求声。打了一会儿,Gay冲我们一挥手,我们立刻按预定路线分头逃离了现场,并分别到达了事先约定好的路口碰头。

“就在这儿散了吧,都小心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Gay哥显得十分镇定地。

于是,我们一出路口便各自回家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leon8123 加上 5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 leon8123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leon812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