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小小说--《转换期》
送交者: nasastar[♂太守★☆♂] 于 2017-10-11 2:19 已读 158 次  
韩东方走出市中心的轻轨站,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周日晚上的大街上诡异地几乎看不到行人,连汽车也没有,只有道路尽头偶尔闪过一两个匆匆的身影。市中心原本绚烂迷人霓虹灯也都已熄灭,路灯还亮着,但已敌不过夜幕的黑暗,变得昏黄而凄清。大风带着深秋的寒意卷过十里长街,像一只冰冷的大手攫住了他,令他不由打了几个寒战。

韩东方早就在kingle眼镜上呼叫了定点出租车,但当他走出站外,却发现没有车在等他。韩东方楞了楞,才发现自己有一条未读短信:

“市政服务中心温馨提示:本市的转换期将在本月16日(周一)零时开始,从15日22时开始,本市公共汽车、地铁及出租车将停止服务……”

该死!韩东方暗暗咒骂了一声,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转换期,离家还有二三十公里,难道让他走回去吗?他打了个电话给老蒋,没人接。又打给小郑,倒是很快接了:“哪位?”

“我,韩东方。”

“东方?你回来了?到家了吗?”

“没有,刚出轻轨站,现在没出租车了,公共汽车也停了,你来接我一下吧,再过两小时就是转换期了。”

“这个……”电话那边的声音犹豫起来,“有点不方便啊,你知道我们家离你家挺远的,这万一来不及赶回来……我怕……”

“算了算了,”韩东方窝火地说,“我自己想办法。”

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大步向前走去。他还没有完全习惯地球的重力,感到脚下像绑了块铅一样沉重。他庆幸自己把行李箱办了托运到家的服务,如果带在身边,会更寸步难行。

走了几百米后,韩东方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贪便宜买了转换期前夕回来的船票,结果现在进退两难,如果真的不能及时回家,被关进拘留所或收容所里,光罚款就得远远超过船票的价格。

前面出现了一家宾馆的门面,门口一盏红灯闪烁着,电子屏幕上打出了“休眠服务,一天三百”的字样。一天三百,七天也就是两千一百,价格不菲,但是如果真的不能及时回家的话,倒也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韩东方在宾馆门口站住了,刚想进去。一辆黑色轿车驶过他身边,慢慢停了下来。

“先生,赶着回家吧?转换期就快到了。”

降下车窗,一个小胡子对他说。

韩东方知道这是想拉客的黑车:“你能送我回家么?多少钱?”

“您住哪里?”

“西城区,航天大厦那边。”

“航天大厦啊……行,三百。”

“这……太贵了吧?”韩东方知道平常打车价还不到一百,这简直是勒索嘛!

“那您去住宾馆吧。”小胡子看了看手腕上的夜光表,缩了回去,“我还赶着回家呢。”

“好好,”韩东方投降了,“三百就三百,走吧。”

他开车门进了副驾,小胡子问他:“您这是从哪里回来?”

“火星,新上海港。”

“怎么赶在这个点啊?再过一个半小时就是转换期了。”

“下午就到了,结果有消息说飞船上混进了恐怖分子,上了一大堆警察仔细搜查,谁都不许走,耽误了半天。”韩东方叹气,“要不然也不用打你这车了,你这生意很赚吧?”

“哪儿啊,转换期前夕整顿厉害着呢,弄不好就进去了。也就是我家也在西城,顺路,要不然您给我两千,我也不送。”

汽车拐了个弯,上了高架桥,桥像银蛇一样在死寂的城市中蜿蜒。韩东方向窗外望去,高楼广厦间中,大部分灯光都熄灭了,路上几乎也看不到车辆,如同一座幽灵之城。放在几十年前,谁能想到一座近三千万人的大都市,竟会在一天内变成像废墟般的冷清?而如今,他们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

“糟糕!”韩方正在出神,小胡子忽然叫了一声,韩东方随即也看到了,前方路上停着两辆警车,几个警察站在车前,正在望向他们的方向,显然已经看到了这辆车。

车停了下来,小胡子拉下车窗,谄媚地笑着,一个女警走过来问:“马上就到转换期了,你们怎么还开着车到处晃悠?”她年纪很轻,应该刚毕业不久,但脸色冷若冰霜。一定是刚失恋,韩东方想。

“同志,我们这不是赶着回去吗?”小胡子陪笑说。

“你们什么关系?”

“哦,我们是同学,他刚从火星回来,我接他——”

“身份证。”女警不耐地打断了他,小胡子犹豫了一下,从车前抽屉里掏出身份证交给她,韩东方也拿出了身份证。女警把身份证递给她的同事,那个警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长方形平板电脑状的读卡器,将身份证一一插进去,屏幕上显现出了二人的若干资料,女警看着,眉头开始向层叠方向发展。

“你们是什么学校的同学?”女警转向他们,冷冷地问。

“中……大……学……”小胡子支支吾吾。

“你是本市城市职业学院肄业的,他是燕京大学毕业的,你们是大学同学?”

“这个……哦,我们其实是同学的同学——”

“得了,别抵赖了,”女警嗤笑一声,“你这样的,今晚我们都抓了七八个了。去年你还有被拘留的记录呢,今年又干上了?你这是顶风作案,进局子里交代吧!”她转向韩东方:“先生,你也跟我们走一趟吧。”

“同志,别啊,我只是急着回家,不是有意……”韩东方冷汗涔涔而下,想到要在局子里渡过转换期,他就不寒而栗。

“你怕什么?”女警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我们依法办案,只罚黑车,不会处罚乘客的,只不过需要你做一份笔录。”

“可是马上就到转换期了,我……”

“放心,等笔录结束了,我们安排人送你回家。”

韩东方跟着女警上了警车,开到了附近的派出所,把情况大略讲了一遍,等到结束,已经过了十二点。女警倒也信守承诺,对他说:“现在外面已经开始宵禁,你出去非被抓不可。这样吧,正好我们要去航天大厦那边执行任务,顺便送你回去。”

韩东方又跟着她上了一辆警车,前面有三四个警员谈笑风生,女警跟司机交代了一下,把他塞进后排,自己坐在他身边。警车“呜呜”鸣叫着向西开去,在静夜中分外刺耳。深宵的大街上没有一个人,除了路灯外每一栋楼的灯光都全部熄灭,黑沉沉的,如同一头头沉睡的怪兽。一切仿佛是末日3D游戏中的可怖场景。驶过一个路口时,韩东方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交叉道路的另一边,几个警察正在把几个乞丐和流浪汉带上警车。

“那些人逃不过全城监视系统的,几百万个摄像头和红外线探测装置,”女警有几分得意地说,“在电子地图上他们就是一个个危险的红点,今晚我们会把所有的游荡者都送去收容所。”

“所有的人?”

“对,我们的目标是在转换期不让任何人在外面闲逛,以便最好地维护社会治安,保障转换期安全。”

“这工作量太大了吧?”

“还好,我们前几天已经收容了一部分社会闲散人员,现在也就是查漏补缺。”

韩东方想到自己差点被当成“社会闲散人员”收容了,就笑不出来:“可是这样会误伤吧?很多人可能就是来不及回家就……”

“转换期么,没法子。”

女警似乎察觉了他的不快,转换了话题:“对了,你不是从火星回来的么?是去旅游?”

“算是吧,公司正好有一个月假。我一个朋友在火星港工作,去看看她,顺便绕火星转了一圈。”

“我还没去过火星呢,一直想去玩来着,可是听说那里风沙很大,就没敢去。”女警褪去了严厉的口吻,话语中流露出几分少女的天真。

“怎么说呢,刮风沙的时候确实够吓人的,铺天盖地的,除了一片昏黄,什么都看不到。不过火星也有美丽的一面,特别是那些干涸的古河谷,悬崖峭壁,千奇百怪,非常壮丽。”

“对了,听说那些河谷的山洞里有火星人,是不是?”

“呵呵,这个倒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不过实际上并没有——”

“哎,你到了,是这里吧?”女警打断了他,韩东方抬头,果然看到已经到了自家小区的门口。他意犹未尽地对女警道谢:“对,辛苦你了。”

“没关系,为人民服务。”

“对了,”韩东方还想找话说,“你晚上还要执勤吗?”

“嗯,整晚,到明天早上。”

“那你们警察转换期也要工作吗?”

“的确有一些人不能休眠,还有工作要做嘛。不过我是要休眠的,只不过比你晚几个小时。”女警打了个哈欠:“我还有工作呢,你进去吧,再见。”

韩东方再次道谢后下车,怅然目送警车载着美丽的女警离去,然后走进小区,没几步就到了自家的楼前面,他在楼门口刷了门卡,但没有反应。韩东方不知怎么回事,又刷了好几遍,金属大门纹丝不动。

韩东方好容易才看到,门边上贴着一张告示:“各位居民:今年的转换期即将到来。为加强安保工作,本楼更新了安全防护系统,请大家于本月10日前,领取新门卡……”

“真他妈的!”韩东方骂了一句,好好地谁想得到他们忽然更换了门卡?也不通知一声,这让他怎么办?他怀着万一的希望,去按管理员房间的门铃,但是按了一遍又一遍,毫无反应。

韩东方知道,此刻大楼管理员也一定和其他居民一样,进入强制休眠状态。除非智能房屋本身启动唤醒程序,否则是万万醒不来的。在转换期,每人每天只有几个小时能够清醒,其他大部分时候都在睡眠中。难道让他在这里等上十几个小时?

怀着万一的希望,韩东方又刷了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几乎连信用卡都刷了,据说某些先进智能安保系统能够识别这些证件,但是大门仍然毫无反应。

韩东方焦躁地转着圈子,喃喃骂了几句。忽然看到墙头一个摄像头正对着自己,不由清醒了几分。宵禁时期,要是被警察发现自己现在还在外面,肯定会很惨的,自己会被关进拘留所、收容所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和一群社会渣滓关在一起好些日子。那些地方想休眠都不行,更不用说事后还有高额罚款。

韩东方直冒冷汗,想了想,依稀记得门外有一家宾馆可以作为临时休眠所,离得也不远。没法子了,看来得在宾馆里渡过整个转换期了。他咬咬牙,转身向宾馆的方向走去。

他确实没记错,出了小区大门,走上不到两百米就是一家三星级的宾馆,门口有提供休眠服务的标志。韩东方还没进门,就看到几个奇装异服的少男少女从路口拐过来,急匆匆地跑进去,显然也是耽误了回家时辰的。他走进去,竟发现里面热闹非凡,至少有二十几个人在排队,学生,白领,工人,还有些像是不正经女子的,大概都是为了躲避宵禁进来的。

宾馆里登记手续严格,排了近一个小时才轮到他。韩东方上前,还没说话,前台小姐就告诉他:“先生,对不起,我们这里客满了。”

韩东方挨了当头一棒,懵然问:“什么?可前面的人不是都进去了吗?”

“是啊,您前面那位小姐是最后一位。”

“不会吧?”

“真的,现在是转换期,好多没及时赶回家的都来这里了,有的还是陌生人凑在一起开房呢……就这都挤满了。不过您再往前走,前头还有一家可以当休眠所的宾馆,要不您去那里看看?”

“好吧。”韩东方无奈地出门,继续往前走,一辆警车响着尖利的警铃,从远处开来。韩东方一惊,忙矮身躲在一个垃圾桶后面。心脏狂跳不已,仿佛要从胸口蹦出来。要是他被抓住的话,今晚就不定得在铁窗下给哪个黑社会老大端屎倒尿了。

警车掠过他面前,驶向远处,声音渐不可闻。韩东方松了口气,自嘲自己神经过敏。但他不敢再耽搁,一路小跑,总算到了下一个旅馆。“有房间吗?”他一进去就急不可耐地问。

“客满了,没有。”答案简单而干脆。

韩东方失望地离开,继续往前走,又过了一条街,总算又看到了一家小旅馆,门面很不起眼地缩在街道的一角。

“有房间么?”韩东方又问。

“有啊。”一个昏昏欲睡的中年男人抬起头,“您要什么样的?标间还是……”

“来个普通的就行了,”韩东方如释重负,“反正就是转换期呆一下。”

“行,您要订餐吗?”男人热情地递上一张菜单,“您知道,转换期是绝对不允许离开自己房间的,每天虽然大部分时间在睡眠,但还是需要一定的进食,需要事先预订。我们这里有几种套餐,您看要不要选一下?”

“行。”韩东方看着单子,挑选了几样菜色,“就这些吧,每天有人送吗?”

“不,通过内部传输系统直接到您房间里。”男人说,“您要不要先看看房间?”

“不用了,”韩东方说,“就一般的客房,随便找一间吧。”

“嗯,那就给您……203这间,您把身份证出示一下吧。”

韩东方去摸身份证,摸了半天,身上几个袋子都没有,又取下背包来翻看,还是毫无身份证的踪影。男人看着他,渐渐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韩东方定了定神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在楼门口试过刷身份证,然后,好像——

该死的,我这个蠢材!居然把身份证放在刷卡器上面了!他懊丧地一拍脑袋。

“您没有身份证?”男人小心地问,向墙上贴的几张通缉犯照片望了一眼。

“我……我不小心忘在一个地方了。对了,我这儿还有护照和驾驶证,您看能不能……”

“不行,”男人坚决摆手,“平时也罢了,现在是转换期,没有身份证绝对不能住。”

韩东方看他的表情,知道没法子,只能长叹一声:“好吧,房间你给我留着,我这就去取。”

他出了宾馆,往回走去,但这次没那么幸运了,刚走过一个路口,背后一辆警车就开来了。他刚想躲起来,就已经被一束强光笼罩住。

“站住!举起手!”

韩东方站住了,顺从举起手,听到身后脚步声响,很快被两个警察粗暴地推到墙边,死死按住。韩东方感到自己的脸颊被粗糙的砖墙摩擦得生疼:“这么晚在街上干什么?身份证拿出来!”一个矮胖警察喝道。

“我……”韩东方真是欲哭无泪,“我没身份证……”

“没身份证还敢出来晃荡?走!”警察不由分说,给他上了铐子,押着他上了警车,呼啸着疾驰而去。

警车在这一带城区的大街小巷里穿行着,路上又抓了两个流浪汉、一个不良少年、一个中年妓女和一个醉鬼,都塞在警车后面,韩东方差点被流浪汉身上的臭味和醉鬼在他身边的呕吐物熏晕过去。他无奈地打量着这些面目猥琐的家伙,悲哀地想到今后几天,他们可能成为住在一个房间的亲密狱友。

回到刚才的派出所,韩东方被夹在流浪汉之间垂头丧气地往里走,还没进大门,他忽然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从里面出来。韩东方像看到大救星一样叫了起来:“同志,你还记得我吗?”

“怎么又是你?”刚才的摩托车女警奇怪地看着他。

“许雯,你认识他?”胖警察问。

“这是一个证人,我刚才送他回去的。”女警许雯说,“老吴,你怎么把他抓回来了?”

“这家伙在街上……”老吴刚说了几个字,韩东方情急之下,不顾一切地抢过话头,“许同志,你可要帮我作证,我是因为进不去门……”

他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许雯听完了,点点头说:“算了,老吴,说来他也是帮警方作证才耽搁的,让他走吧。”

“行,你走吧,下次小心点。”老吴倒也爽快,给他解了铐子,挥手打发了韩东方。

韩东方既蒙大赦,忙不迭地往外走,但很快肩头又被人拍了一下。胆战心惊地回头一看,是给他解围的许雯。

“我还是送你一程吧!”许雯说,“要不然路上还得被警察抓。”

“真的?谢谢你!”韩东方心头一宽,怨气也随之烟消云散,“那个……不耽误你办事吧?”

“没关系,我也下班了,你家离得不远,顺路吧。”

韩东方跟着她,看到她推出一辆轻型气垫摩托,骑了上去,拍了拍车后座说:“上来吧。”看到韩东方有些犹疑,不由嫣然一笑:“怎么,还不好意思?”

韩东方脸一红,就过去坐在了摩托后面。许雯发动马达,摩托底部喷出疾流,在道路上疾驰起来,韩东方坐得不稳,许雯见状说:“摩托速度快,当心掉下去,抱住我的腰。”

韩东方感到,她的腰肢软软的,散发着和人民警察的威严不符的女性气息。

韩东方心情顿时舒畅了起来。“对了,你的摩托车不会被全程监视系统当成游荡目标吗?”

“我是警察,有专用信号器,在监视系统里会被判别为一个小绿点,属于可以合法移动的目标。”

“原来是这样。”

“哎,继续说你的火星人吧!”许雯又问他在火星的见闻,韩东方精神一振,侃侃而谈,心里巴不得这段路永远也开不完才好。

十分钟后,他们就到了目的地。在公寓楼前,韩东方找回了他倒霉的身份证,松了一口气:“这回可以去住旅馆了,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房间。”

“住什么旅馆?回自己家吧。”

“可这门……”

许雯微微一笑,掏出一张宝蓝色的卡片,刷了一下后,门开了。

“这是警用万能磁卡,”许雯解释说,“有特殊权限,一般的公寓楼门都可以打开。好了,进去吧,我也该走了。”

“可是我楼上的房门也是要刷卡的……”韩东方说,“你帮忙帮到底吧?”

许雯看了看表,无奈地耸耸肩:“好吧,你家在几楼啊?”

“那个……四……十四楼……”

“十四楼?那可不低,没法子,走吧。”

电梯早已停止运行了。他们不得不走楼梯,走走停停,爬了半天才到了韩东方家门口,两个人都累得喘气不已。许雯捂着肚子弯着腰,大眼睛瞪着韩东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你这家伙……明明住在四十四楼……居然说是十四楼……”

韩东方惶恐地连连赔礼道歉:“对不起,我刚才没说清楚……辛苦,辛苦!”

许雯反而扑哧一声笑了:“没说清楚?嘿,你啊……故意的吧……”

她休息了一会儿,勉力直起身,在门口刷了卡,门却没有开。韩东方解释:“哦,还得扫描一下我的虹膜。”他对准机器上的缝隙照了眼睛,房门才打开了。

“许同志,进来坐一下吧?”韩东方进了门,开了灯,招呼许雯道。

“那还用说,我快累死了。”许雯微嗔着进了房,毫不淑女地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你家真大,这沙发挺舒服的……”

然后她就倒了下去。

“要不要喝杯饮料?”韩东方在厨房问,回头一看,许雯躺在沙发上,已经合上了眼睛,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怎么这么快就睡着了……”韩东方有些好笑,走到许雯身边,不知是叫醒她好,还是不要。鼻中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甜香,韩东方自己也开始觉得眼皮打架。他向墙上的智能控制面板望了一眼,一盏橙黄色的灯正亮着。

“糟糕,原来房间被统一调到了休眠模式……”这是韩东方昏睡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随即他也摇摇晃晃地倒向沙发,脑袋恰枕在许雯的大腿上。

凌晨五点,韩东方和许雯沉沉睡去,整座大楼陷入了睡眠,整个小区陷入了睡眠,这座三千万人的大都市,除了大约十万人值班外,全都陷入熟睡。这场大睡眠将持续整整七天,七天里,所有的公司和大部分政府机构都会停业,街道上不会再有行人,也不会有商店开门,当然更不会有人上街闹事,釜底抽薪,一切可能对转换期产生不利影响的不和谐因素都被事先消除了。

七天中,每天人们都会被统一唤醒几个小时,用来收看电视直播和新闻报道,了解整个转换的进程,也可以和外界联络,上网或者打电话,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干扰,无法离开房间。正是为了缓解人们的焦躁,愤怒等负面情绪,才有了大部分时间强制休眠的措施。

二十一世纪以来,每隔十年,这个东方古国都将面临一次关键的转折点,为了让精心计划好的转折平稳顺利地进行下去,为了让国家长久地繁荣昌盛,转换期制度的实行遂成为必要。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这一天改变了命运,有的人因为没有及时回家,被抓进了收容所,从此留下了或惊悚或痛苦的回忆,而另一些人,则阴差阳错地收获了意外的幸福……

“哎,我问你,那天,你是故意来我家的吧?”七天后,韩东方终于问了许雯这个困惑了他好几天的问题,后者正慵懒地趴在他身上。

“你说什么呢!”许雯凶巴巴地。

“不是吗?”韩东方揭穿她,“否则你给我一个信号器,让我自己回来不就行了。再说,你也不会不知道,公寓里统一进行强制休眠,一发现有人就释放催眠气体。”

“好了好了,告诉你吧。”许雯有些忧伤地撅起了嘴,“就在转换期前,我和男朋友分手了。本来说好了我们要在一起过转换期的。”

“……”韩东方不知说什么好。

“虽然转换期大部分时间在休眠,但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也有一整天了。我可不想一个人被关在房间里看那些闷死人的领导人讲话直播,什么路线方针决议,什么新闻发布会……我会发疯的!那天早上我就想,一定要找一个人一起过转换期,结果一直都找不到,最后嘛,便宜你啦!”

“原来我是临时替代品啊!”韩东方有些夸张地叫了起来。

许雯嘻嘻笑着,在他脸颊上抚慰地亲了一下。“本来就是替代品!不过嘛,这些天用起来还不错,也许可以转正哦……再说,你到火星不也是去看你前女友的吗?彼此彼此。”

韩东方拿她无计可施,揽住了许雯的腰:“好吧,我想,我们也都渡过自己的转换期了吧……”

他们依偎着,望向窗外,北京的夜空中,廿八大闭幕的礼花正在绚烂地绽放,仿佛预示着更美好的未来即将降临。

评分完成:已经给 nasastar 加上 100 银元!

小小说--《转换期》 2
喜欢nasastar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nasastar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