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53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10-10 9:05 已读 126 次  

湿儿正要出招迎敌,坐在地上的光头小乞儿突然叫道:“哎呀!你把我的饭碗踢掉了。”只见他手腕一翻,将一碗汤汤水水朝慕容虚泼去。慕容虚猝不及防,被泼个正着。她本衣着光鲜亮丽,转眼之间却变成了落汤鸡,狼狈不堪。

慕容虚勃然大怒,长剑一摆,径往小乞儿胸前刺来。倏地一下,剑尖已近胸前。小乞儿叫了声“啊,痒”,还朝慕容虚抛了个媚眼,才不紧不慢地抬起胳膊侧身挠痒,轻松避开来剑。慕容虚将剑尖一斜,顺势刺向他脐窝的神阙穴。眼见剑尖已触及衣襟,小乞儿又叫了声“啊,痒”,又是一个媚眼抛将出去,左胳膊朝右腰后抓去,身子借势在地上一滚,又巧妙地躲了过去。慕容虚快步跟上,长剑一挥,往他双腿削去。小乞儿仍是叫了声“啊,好痒”,光头着地,双脚抬起,往后翻了一个筋斗,慕容虚这一剑自然又削了个空。

一开始,慕容虚如何会将一个小乞儿放在眼里?她若不是气急败坏,甚至会顾及身份而不跟这样的小叫花动手。她满以为一剑就可以刺死他,哪料连刺十来剑都落了空。她自视甚高,此时连一个丐帮二袋弟子都摆不平,不免怒火攻心,长剑越使越快。小乞儿便“痒、痒、痒”地大叫,有时还唱一句“越痒越搔越痒”,双手朝自己身上乱抓,浑若身上有成千上万只虱子,抓到紧要处,连衣襟也扯了开来。而每一抓无不恰到好处,都刚好避开慕容虚刺来的剑。

湿儿自己虽然不是叫花子,但她混迹于丐帮内,自然对叫花子的生活习性异常熟悉。她经常见到叫花子一边晒太阳,一边捉虱子的情景。眼前这个光头小乞儿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想来身上虱子确也不少。但仅只抓虱子便能躲过对方的凌厉攻势,却又是万万不能。湿儿见他分明有一套很特别的身法,大概便是从挠痒痒的姿势中化来的。

这种挠痒痒拳的要义颇似醉拳。醉拳的境界全在一个“似醉非醉”。你以为他醉了,不可以常理度之,他却突然来一个正儿八经的招式直指要害。倘若你以为他没醉,他出招却又“毫无章法”。完全是一种让对手捉摸不透的路数,常有出奇制胜的效果。可叫花子哪有酒喝?没有酒喝就自然难以达到似醉非醉的境界。叫花子打醉拳纯粹便是出洋相。

不过,叫花子身上的虱子倒有不少,施展挠痒痒拳最是合适。有时候是真痒,有时候却是假痒。有时候是身痒,有时候却是心痒。出拳之人,心之所至,痒之所至。假痒亦是真痒,真痒又常做假痒。对手如何能辨真假?这套挠痒痒拳便因此也能出奇制胜。湿儿心内暗赞道:“从挠痒痒中竟也能化出一种上乘武功来,创此拳法之人定然聪明绝顶。”

小乞儿一边挠痒躲避对方的长剑,一边不停抛着媚眼。他扭捏作态的样子把慕容虚恶心得要死,却也把湿儿乐得哈哈大笑。湿儿本不是容易害羞的姑娘,可小乞儿娇媚的样子,到后来竟羞得她双手捂脸,不忍直视。湿儿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心过了。见小乞儿一时半会没有危险,便也不出手相助,只在一旁饶有兴致地观战。她心想,这小叫花恐怕有八袋弟子的武功,将来一定让华克大哥将他提拔为九袋弟子。多提这一袋,自然是因为本大侠对他的好感。

慕容虚到后来已经恼羞成怒,面对一个丐帮二袋弟子,竟也使出生平绝学“西海剑法”来。这套剑法的剑势如海潮般,连绵不断,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一浪更比一浪汹涌澎湃。慕容虚将剑舞到激越之处时,便如狂风呼啸的海面,巨浪滔天。大浪接着无数的小浪,小浪又连着无数的大浪。浪奔浪涌,无穷无尽。

何时才会风平浪静?

只能是对手倒下之后!

如若不是亲见,湿儿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一个柔弱女子能将一柄长剑使得如此威猛。

光头小乞儿的躲避招式倒像是个娇媚少女,杨柳腰轻摆,甚是灵动。只是慕容虚将剑法使到中途,他便再也无法靠给自己挠痒痒来躲避了。在慕容虚西海剑法凌厉的攻势下,小乞儿身上的衣服早已变得千丝万缕。他说了一句“你痒不痒?我也替你挠一挠。”便不再给自己挠痒痒,而是一爪一爪朝慕容虚抓去。危急时刻,反而以攻为守,抢占主动。

湿儿见这个小乞儿进攻的招式跟鹰爪功相似,而其中分明又含有擒拿手的功夫。与鹰爪功不同的是,他五指成耙状,非常轻柔,仍然媚态十足。他一爪一爪抓向慕容虚的要害之际,还留有空手入白刃夺剑的后着。

叫花子互相之间挠痒痒原也常见,自己够不着的地方自然需要弟兄们帮忙。替对方挠痒痒一般都挠背部。从挠痒痒的角度来说,这是痒者自己够不着的地方;从武学上来讲,这也正是对手难以防守之处。小乞儿也便围着慕容虚转动,一耙一耙朝她背后抓去。只可惜他的功夫终究还没到家,比慕容虚慢了许多,穷他全身之力,亦无法绕到慕容虚背后去。

小乞儿自知远非敌人的对手,更何况敌方还有五个男人没有出手。心急火燎之时,斜眼却瞥见湿儿笑得前仰后合,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忍不住冲湿儿大吼道:“你这小傻子还不快……啊!”他本来想催促湿儿快跑,“跑”字尚未出口,慕容虚的长剑已到了他咽喉处,顿时变成了“啊”的一声惊呼。

湿儿自然不会让慕容虚伤害小乞儿。身形一晃,已到了小乞儿的身侧,手中筷子往慕容虚剑上击去。其实,湿儿观战时已经在想退敌之策了。对方六位都是强中手。自己虽比其中任何一个都强得多,但要打赢六人的围攻,却也非易事。要是华克大哥在身边就好了。他对付两个半,我对付三个半,便绝无输给对手的可能。眼下自己孤掌难鸣,只有出其不意,速战速决。因此,她一出手便用上了十成功力。虽然她此时手中握着的只是吃饭用的普通筷子,但慕容虚仍然拿捏不住,长剑掉落在地。湿儿顺势将筷子递出,正中慕容虚肩井穴。慕容虚只觉身子一麻,随即跌倒于地。

西海余下五龙陡见湿儿飞身上前,慕容虚便即倒地,俱都大骇不已,齐齐后退了三步。去年还武功低微的小姑娘,数月不见,怎地已如此了得?谷云飞更是庆幸刚才自己没有扑上去调戏她。否则,现在焉有命在?怔了半晌,五人才互相使个眼色,黑虎趋前扶起慕容虚,余下四人上前围攻湿儿。湿儿露了这一手之后,平时睥睨天下的西海六龙竟已忘了武林中单打独斗的规矩。

四人尚未围拢,庞大海的鳄鱼钉已激射而至。湿儿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用手中竹筷将鳄鱼钉拨落。此时白狐的两支判官笔已经一前一后迎面刺来。庞大海挥舞禅杖从左侧攻到。殷于飞的兵器较为少见,是戴在五指上的铁爪,也已从湿儿右侧抓来。谷云飞轻功卓绝,已经飞向湿儿头顶,打算越过她,从她身后进攻。

谷云飞快,湿儿更快。湿儿轻轻往后一纵,既避过了白狐、殷于飞和庞大海三人的招式,也让谷云飞无法落到她的身后。谷云飞自恃轻功了得,万没料到湿儿的轻功竟也如此厉害,等他在空中成下落之势时,湿儿仍然站在他的面前。他如落下,湿儿伸手便可点中他。谷云飞大惊之下,单刀往天花板上一点,借势向后飘落,却差点被白狐的判官笔刺中。湿儿也被谷云飞的轻功吓了一跳。当初华克之四个时辰没有追上他,便知其轻功卓绝。今日一看,竟然比华克之的轻功强了不少,几乎跟现在的自己不相上下。

湿儿见四人又已逼近,随即飞身跃起,使出一统拳法的一招“一石三鸟”。“嗨、嗨、嗨”三声娇喝,右脚连踹。湿儿曾用这一招对付茶一杯七兄弟,当时把这招连使两次,踹中了其中六人。西海六龙的武功可比茶一杯等人强了太多,但湿儿此时的武功也远非那时可比。谷云飞腾挪功夫出色,算是轻松躲过,殷于飞堪堪躲开,白狐被踢落了帽子,湿儿的绣腿余势不减,落地之前又踢中了庞大海的右肩,庞大海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湿儿刚一落地,谷云飞已经一刀劈来。湿儿侧身躲过,右手一翻,已抓住谷云飞的手腕。便在此时,白狐双笔已分别指向她的章门穴和肩井穴。白狐的攻击甚妙,这两处都是湿儿不得不救的要害之处。湿儿只得放开谷云飞,身子后转,使出一招东方连环腿,踢向白狐。殷于飞双爪来抓湿儿的腿,庞大海的禅杖拦腰朝湿儿扫来。湿儿又只得赶紧收势退回。

这四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是邪道上最为顶尖的人物。若在平时,他们自恃武功高强,哪会群起而攻之?只是遇到湿儿这种绝顶高手,才不得不为之。四人虽同为西海派,但所用兵器各不相同,武功路数也相差极大,却偏偏又互相配合极其巧妙。若论单打独斗,其中任何一个可能都在湿儿面前走不上十招。但四人一起进攻,湿儿就极难占到便宜。别说再像突袭慕容虚那样一招制敌,稍有不慎,自己便要受伤倒地。

激斗中,湿儿数次想拔出树枝来施展筷子神功,但都忍住没用。因为目前她只练会了前面十三招,神功尚未大成,她还不想过早暴露。此外,筷子神功是她的看家本领。岂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在她心中,也只有大胡子那样的强敌才配得上她的看家本领。

数日之前,湿儿的功夫还是一统拳法的底子加上其他几派的功夫。此时,湿儿早已将各派武功融会贯通,对各派武功都运用自如。以一敌四,短时间内依然游刃有余。西海派四人也是进退有序,互补破绽,跟湿儿斗得难分难解。

打了半个时辰,湿儿渐渐瞧出端倪来。白狐不光智计多端,武功也是这四人中最强的,临敌经验尤其丰富。他不光能准确判断自己招式的虚实,而且能洞察西海其他三人的破绽之处。自己每次快要击中其中一人之时,白狐都及时出招相救。湿儿心想,要想胜这四人,须得先拿下白狐。只是拿下白狐之时,定要挨上谷云飞的一刀或者庞大海的一杖或者殷于飞的一爪。如何是好呢?

又战了一盏茶的功夫,湿儿又有新发现:四人之中,庞大海果然心地最善良。每次出招都指向非要害之处,也即招招不毙命。湿儿灵机一动,既然你善良,本大侠就利用你一下。

湿儿主意打定,便连着三招抢攻谷云飞,专等白狐来援。果然,白狐在第二招一开始就已将判官笔递了过来。湿儿瞅准时机,双掌将判官笔荡开,接着一招“逐鹿中原”,击中白狐脐上鸠尾穴,将他打翻在地。随即躲过殷于飞的两爪,腰中却中了庞大海的一杖。庞大海的外家功夫之强大出湿儿预料。饶是他心地善良,手下留情,这一杖也差点将她的柳腰打折。

湿儿痛得“啊哟”大叫了一声,狂吼着朝庞大海扑去。她这一扑正是少林功夫“猛虎下山”。去年中秋,少林达摩院首座正智和尚曾用这招攻击过她。此时,她的功力远超正智和尚,加之是气急之下顺手拈来,威力自然远胜当日的正智和尚。谷云飞的单刀和殷于飞的双爪虽已伸出,但离湿儿尚远。湿儿心下得意,看你往哪里跑!

就在湿儿即将得手之际,迎面掌风扑来。这一下变故突起,湿儿赶紧使一招“微风拂柳”飘了开去。定睛看时,却是黑虎已解开慕容虚的穴道,二人一起围了上来。

见此情形,湿儿暗叫不妙。刚才好容易打破西海四龙的围攻,现在却变成了五龙。黑虎加上慕容虚,自然超过两个白狐。自己细腰刚吃了庞大海一杖,还隐隐作痛。今日这一战料难全身而退,为今之计,恐怕只有使出三十六计的上策。她斜睨一眼小乞儿,这家伙倒好,也没有丝毫要逃跑的意思,在一旁呆呆地欣赏着自己出神入化的功夫。这回轮到湿儿对小乞儿大声呼喝了:“你这小傻子还不快跑!”

小乞儿正看得入迷。如此激战,他生平几曾见过?他自己也是乞丐中的佼佼者,虽然只背了两个麻袋,但武功却已达七八袋弟子的水准。刚才被西海六龙中的女子打得手忙脚乱,便知这六人都是一流好手。请自己吃饭的这个小姑娘只怕比自己还小两三岁,武功却恁地了得,一人抵挡四人仍是游刃有余。听湿儿这一叫,方知形势不妙,但他也算一个不怕死的小豪杰。而且,刚才听他们提到华克之,便猜测眼前这个少女和华帮主有莫大的渊源。他不但没逃,反而加入战团相助湿儿。他仍是上前缠住慕容虚,把余下四人让给湿儿。

湿儿跟黑虎对阵,先自胆怯。她虽功力远胜黑虎,但黑虎以弱胜强的西海飘忽掌曾将华克之困于陕甘宁分舵。当日虽然华克之有伤在身,但黑虎是跟他单打独斗。眼下却是四人围攻自己,如何在四大高手围攻之下避免跟黑虎对掌,心中实无半分把握。湿儿刚跟他们拆得几招,就差点被逼跟黑虎对上了掌,心中连呼惊险。

另一边,慕容虚早已摸透小乞儿挠痒痒拳的套路,此番交手便迅速占据上风。湿儿心中恼这小乞儿。你逃了多好,你来助阵反而成了本大侠的牵绊。你不走,本大侠便也不能抛下你独去。心中怒骂道:“逞你奶奶的什么狗屁英雄好汉!”

又斗得数招,湿儿忽然想起华克之跟黑虎徒弟时猛相斗的场景,用降龙掌凌空攻击颇具效果。她见四人又围上前来,立即后跃,身子下蹲,左手虚晃,右掌全力拍出,正是少林达摩院看家本领“达摩参禅”。黑虎等人见对手掌势如此凌厉,四人齐齐发掌来迎。

“咔嚓”一声巨响,如当头响起一个炸雷,整个秦唐一号顿时垮了下来。湿儿在下落过程中,挥掌将落下的砖瓦木头碎屑朝黑虎等人击去。黑虎等四人合力也没能挡住湿儿这一击,四人下坠之时身子兀自向后飞去。这倒也好,恰巧躲过了湿儿击来的碎屑。

众人刚从碎屑中钻出来,又已搏杀到一处。此时再也没有墙和桌椅的羁绊,在宽阔的场地上,湿儿东奔西窜;黑虎等人轻功高低不一,往往是一人率先追来,后面跟着其他三人。如此一来,便再也难以形成四人合围的场面。湿儿终于得以占了上风。

湿儿瞅准时机正要一掌打伤庞大海,却瞥见慕容虚一剑刺向小乞儿,后者躺在地上已然无法躲避。湿儿无奈,只得放过庞大海掉头攻击慕容虚。她这一招虽救了小乞儿,但自此便再也无法东奔西窜,只有固守在小乞儿周围。西海五龙又同时围了上来,刚才的优势瞬间化为劣势。小乞儿虽然没有受伤,但在六大高手刀来剑往之际,躺在地上的他竟然没有机会爬起来。

西海五龙像五匹饿狼,一波一波朝湿儿扑来。湿儿在腾挪范围大幅减小的情况下,又要处心积虑避免跟黑虎对掌。情势十分危急!

评分完成:已经给 liuxuguo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