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52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10-09 9:36 已读 156 次  

一路之上,湿儿自然吃不惯叫花子自带的干粮,也住不惯屋檐下。去年她跟华克之二人行走天涯之时,还曾迁就他,偶尔吃过一两次干粮甚或学着乞讨过。华克之既已知道湿儿跟东方不红的关系,哪敢再让她受委屈?日日带她去豪华客栈用餐住宿。湿儿的穿着当然也非叫花子打扮,而是她喜欢的漂亮衣服。以他们俩的身份,丐帮弟子们自然不敢多嘴。

湿儿颇为得意,在丐帮里面过大小姐的生活,着实不错。华克之似乎也比较享受现在的生活。此时让湿儿为难的,便是如何找机会修炼筷子神功。她既已打定主意不让华克之知晓,便只能偷偷摸摸地练习。可是,华克之的武功虽较她为弱,但也跟她差不了多少。如果二人同处一室,她半夜起身,自然会将他惊醒。于是,为了修炼筷子神功,每次住店便找借口跟华克之分开住。

这一日半夜,湿儿起床后,习惯性地听听隔壁的动静。华克之鼾声正匀,似乎睡得正香。湿儿正要遁出门去练功,却听华克之说道:“我酒量不行。我一看你脸上的小酒窝就醉了!”湿儿一惊,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过!难道华克大哥在做喝酒的梦么?就你那点酒量,还总想着喝酒。湿儿正要抿嘴而笑,只听华克之又说道:“你还笑,你越笑酒窝越大,你成心灌醉我!”

湿儿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拳头紧攥。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不正是当日在香满坡听到的华克之和十三妹的对话吗?没想到他做梦都在跟十三妹喝酒,十三妹的酒窝竟然让他挥之不去。呆立良久,紧攥的小手才慢慢松开,愤怒之情逐渐转为伤心。华克大哥虽然在我身边,但分明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心里想的却始终是十三妹。我把他抢到手又有何用?

这时,又听华克之喃喃叫道:“十三妹。十三妹。”湿儿再也忍耐不住,鼻子一酸,随即珠泪滚滚而下。哪里还有心思去练功?转身躺回床上。这一夜,湿儿无论如何也不能成眠。她费尽心思琢磨,如何去弥补二人的嫌隙,将华克之的心也抢回来?偶尔也想一想,是不是成全华克之和十三妹算了?

最后,湿儿甚至想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华克之会不会趁自己不备陷害自己,比如说点了自己的穴道,然后废掉自己的武功,再跑回去找十三妹?

夫妻反目成仇,一方设计废掉另一方这种事情在武林中早有先例。若干年前,绝情谷谷主公孙止迷昏裘千尺,然后挑断其手足筋络,将其抛于深谷之内。自己对华克之虽不如裘千尺对待公孙止那般凶狠,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华克之会不会比公孙止更狠?就怕他也将我抛入那样一个深谷中,却没有一棵四季不间断往下掉枣的枣树,那饿也饿死我了。想至此,湿儿惊出一身冷汗,马上坐起身来。自己跟他武功差不多少,此时又朝夕相处,如果他要陷害自己,那可真是防不胜防!以后定要小心为上。虽说华克大哥生性淳朴,心地善良,绝不至于如此邪恶,而且他也会忌惮自己的堂兄,但他思念十三妹到了某个疯狂的程度,难免作出不利于自己的事儿来。

唉!曾几何时,我愿意为他去赴死。而今,我却害怕他陷害我。这一切,都因为十三妹。我的心里仍然深爱着华克大哥。如果他也全心全意爱我,我还是愿意为他去赴死。可是现在,如果我死了,无疑大大地便宜了十三妹。我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翌日一早,群丐便又启程向陕甘宁分舵进发。湿儿率先跃上马背,华克之轻轻一飘,落在她身后。湿儿昨夜一宿没睡,此时心里仍然在想华克之跟十三妹的事。华克之习惯性地伸手来揽她的细腰,却不小心将手放到了她的神阙穴附近。一惊之下,湿儿手腕一翻,已扣住华克之的脉门。华克之惊道:“湿儿妹妹,你怎么了?”湿儿这才醒悟过来,华克之并非要害自己,而只是亲密地搂抱自己。赶紧松开他的脉门,尴尬地笑笑道:“我看看华克大哥有喜了没。”

华克之心想,湿儿妹妹真调皮。便也开玩笑道:“要是有喜,那也该是湿儿妹妹才对。让我给你号号脉吧,看有喜没有。”说罢,便伸手来抓湿儿的手腕。

脉门可不是好玩的,被抓住了便动弹不得,只能乖乖任对方处置。任何人都有潜在的自我保护意识,武功越高,便越敏感,反应也越快。更何况湿儿心中随时防备着华克之的陷害?

湿儿大惊之下,身子迅速向右斜转,同时右臂往后一缩,胳膊肘正中华克之胸口。华克之猝不及防,被打翻马下。饶是他内功深厚,湿儿这一肘也将他打得狂吐鲜血,重伤不起。湿儿见自己误伤了华克大哥,愧疚万分,赶紧跳下马来,运功替他疗伤。

群丐陡见华克之栽落马下,忙围上前来询问。湿儿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解释。华克之吃力地摆摆手,道:“没事。出发吧!”

鲁猪脚就近找来一辆马车,让华克之在车上修养,湿儿则骑马护在车旁。湿儿心里好不懊恼。华克之喜欢的本来是十三妹而非我,这一下误伤,恐怕又把他的心打得离我远了不少。而且,自己心里一旦开始担心华克之会陷害自己,相互之间的信任便荡然无存。人的全身共有近千个穴位,其中要穴大穴就有一百来个,光是致命穴也有三十六个。这三十六处致命穴分布于全身各处,有时两个致命穴之间相距不过半寸。把手随意往身上一搭,手的周围便有要穴。二人如要亲密相拥,稍一不慎,手就会碰到对方的穴道。自己会不会一惊之下又把他打伤了呢?可是,如果不加防备,他真的点了自己的穴道又怎么办?

湿儿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破解之法。二人之间的嫌隙恐怕比任何武学难题都费解。以前我就任他揽着,现在却多了一份戒心。武功高强之人,一遇外力逼近穴道,便自然而然地出手反击。爱人之间想不碰都难。现在还可以找借口说婚前不要多接触,难道婚后互相也不碰一下?

一路走一路想,往日欢歌笑语的湿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华克之也默默地养着伤。鲁猪脚等人更是不敢大声说一句话。

不几日,便到了陕甘宁分舵。华克之的内伤已经悄然痊愈,然而二人的关系并未热络起来。互相之间相敬如宾,再也找不回以前的亲密感。

西海六龙早已撤走,分舵被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华克之便指挥丐帮弟子们重新搭建。湿儿借口去找西海六龙,自个儿到处游山玩水,每日抓紧时间勤修筷子神功。她心想,或许等自己的武功强到一定程度,华克之即便趁虚也点不了自己的穴道,或许问题就解决了。但这谈何容易?华克之早已是绝顶高手,自己面对面跟他比拼恐怕也难以轻易取胜,如他出手偷袭,自己哪有胜算?

湿儿此时武功大进,急于找到西海六龙报仇雪恨,尤其是那个白狐,狡诈多端,最让湿儿生气。她心想,这次一定要像猫捉老鼠一样,抓住白狐,好好戏弄他一回。对那个“心地最善良”、喜欢玩弄蜗牛的食人鳄庞大海,也要一次一次将他双腿打折,让他尝一尝卓超然的痛楚。

就似西海六龙早料到华克之和湿儿会回来找他们算账一样,一伙人早已不知去向,连刘家堡也是人去堡空,刘堡主亦是人间蒸发了。湿儿在刘家堡甚至整个西海范围内找了几个来回,也没有找到西海六龙的一片龙鳞。

湿儿遍寻西海六龙不着,不免心情郁闷。她运足内劲,对着高山喊道:“西海六龙,你们在哪里?西海六龙,你们在哪里?……”直到把自己嗓子喊哑了,湿儿方才卸掉满腔的郁闷。心想,这帮坏蛋命还挺长的,本大侠就把你们的脑袋暂时先寄在你们的脖子上。

眼见清明节将至,湿儿想起华克之等人要去华山助拳,只得从西海返回分舵。待她回到分舵时,华克之早已于三日前率丐帮弟子们去了华山。华克之留书一封给湿儿,请她放心,说他只杀魔教教众,不会伤害她的大姐东方不败。

湿儿乐于不跟华克之同行,她在心里已经开始逃避华克之了。至于华山嘛,爱看热闹的湿儿焉能不去?华山上各派高手汇聚,魔教大举进攻华山,正邪这一场大战,湿儿无论如何也不愿意错过。在这样的场合,华克大哥又可以牛逼一把,或许能让我更亲近他一点。自己心里喜欢的是那个英雄的华克之,而不是因为堂兄而向自己投降的华克之。不过,湿儿打定主意不出手。她还是不愿亲手杀掉她大姐手下的人,尽管他们都是恶魔大坏蛋。不过,如果华克大哥有危险或者大姐有危险的话,湿儿我倒是可以借机牛逼一把。

湿儿独自往华山进发。她嫌马儿跑得太慢,还是自己的轻功给力,便徒步前往。陕甘宁分舵距离长安城约三百五十公里,普通人需要步行三天三夜。湿儿清晨从陕甘宁分舵出发,中午时分竟已到达长安城。这般速度,便是湿儿自己也吃惊不已。

还有三日才到清明节,就先在长安城盘桓两天吧。湿儿是个怀旧之人,到了长安城后,第一个想到的去处,便是秦唐一号。那是华克大哥小伙伴赖毅的地盘。上次白吃了他几顿,此次从分舵出发时,兜里揣了不少银子,也该去照顾生意回报一下。

湿儿刚到秦唐一号大门口,正巧遇着店小三往外赶一个光头的小叫花。湿儿见小叫花比自己约大两三岁,身上背着两个麻袋,是个丐帮二袋弟子。浑身脏兮兮的,客人们纷纷躲着他。湿儿拦住店小三道:“这位小哥是我的朋友,我正要请他吃饭。”店小三见湿儿富家小姐打扮,哪敢怠慢?忙将二人让进二楼雅座。光头小乞儿忙向湿儿称谢,湿儿摆摆手道:“不必客气。”湿儿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却不见赖毅的影子。只是生意仍旧兴隆,座无虚席。

光头小乞儿并不与湿儿同坐,只在她桌前席地而坐。湿儿清楚丐帮帮规,也不勉强。同样的菜叫了两份,一份给自己,一份给光头小乞儿。光头小乞儿甚是腼腆,羞于与湿儿说话。湿儿想着自己的心事,自然也没有主动跟他多谈。

二人吃罢,店小三过来索帐。湿儿一摸衣兜,才发现兜里空空如也,顿时窘迫无比。她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一路之上并未有人靠近。以她的身手,自然也没人能靠近她。湿儿心想,定然是自己行得太快,把银子跑丢了。轻功好了真是麻烦!

店小三见湿儿的冏样,立即明白她囊中羞涩,便挖苦道:“没有银子还请人大吃大喝,也忒不要脸了。”湿儿大怒,便想发作。突然想起,这是赖毅的地盘,可不能砸了人家的招牌。便求店小三道:“你先记账,明日我来还你银子。”店小三自然不依不饶,大声叫嚷,惹得所有客人都盯着看湿儿的笑话。湿儿本想借轻功逃走,但想到自己走了之后,店小三定然要找小乞儿的晦气,只得接着告饶。

这时,突然从楼下传来一个声音道:“哪里来的强盗?想吃霸王餐么?”接着传来楼梯声响,有数人向楼上走来。湿儿暗觉好笑,自己常以侠义人士自居,今日却成了人家行侠仗义的对象。

上来的正是西海六龙,竺人一虎当先走在前面,紧接着是慕容虚,然后是伊聪等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湿儿一见到白狐,立即乐了,高兴地大叫道:“白狐!我找你们很久了!”白狐也立刻认出湿儿来,也高兴地叫道:“原来你也在这里!”皆因二人都苦寻对方久矣,仇人见面,竟然分外亲切。二人便如多年未见的老友,差点便要来个拥抱。店小三见此情景,哪敢再催着湿儿要银子?立时沮丧不已,退了下去。二人尚未靠拢,随即猛然醒悟,双双向后跃开。楼上空间狭小,湿儿这一跃便并没显出什么功力来。西海六龙还当她是去年那个武功低微的小姑娘。

原来,去年华克之和湿儿逃脱之后,刘堡主狠狠臭骂了西海六龙一顿。黑虎等人也觉得辜负了刘堡主的重托。当时见华克之二人向东去了,便待竺人、谷云飞和慕容虚三人养好伤后,六人一起朝东边追了下去。他们到泰山后,才发现湿儿和华克之已回了丐帮总舵。他们六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去总舵惹是生非。这次打听到华克之要带人去华山助拳,西海六龙便到长安城等候华克之。华克之没等到,却意外碰到当初跟他一起的湿儿。

白狐一瞪眼道:“华克之呢?怎么不出来一起送死?”湿儿笑道:“本大侠一个人收拾你们六条小蛇足矣。快把寄在你们项上的人头,送还给本大侠!”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实在虚得紧。这六人是黑道上顶尖的高手,黑虎的西海飘忽掌曾让华克之吃过大亏,而谷云飞的轻功亦不在华克之之下。单打独斗,自然不惧。但若要以一对六,哪有胜算?

黑虎等人见华克之不在此处,颇感失望。谷云飞嬉皮笑脸地道:“宝贝儿,快来收拾我!”张开双臂,便要上前调戏湿儿。慕容虚把谷云飞向旁边推了一把道:“三哥,你猴急什么?”她以前嫉妒华克之和湿儿的恩爱,此刻见湿儿落单,禁不住嘲笑道:“小丫头,是不是华克之把你踹了?”

虽然华克之和湿儿非但未分开,甚至还订了亲。但湿儿跟华克之之间有了嫌隙却是不争的事实。湿儿大怒,便想挥拳揍她。突然转念一想,自己跟她不是同病相怜么?她被冷酷师太抢了竺人,自己也被十三妹抢去了华克之的心。湿儿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斗过嘴了,此时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笑着反唇相讥道:“我真羡慕你,黑虎竺人天天跟在身边伺候你。”

湿儿本来顾念同病相怜,不忍立即出手揍慕容虚。哪知她这一句话却比狠狠地打她一拳还要厉害。黑虎竺人天天在慕容虚的身边,而慕容虚却得不到他,岂不是更难受么?慕容虚早已长剑出鞘,飞身扑来。

评分完成:已经给 liuxuguo 加上 10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5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