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26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9-13 9:07 已读 42 次  

第七回、捷足先登:书山有路坐缆车,学海无涯乘航母

湿儿开门一看,站在门前的却是东方骄阳的父亲。湿儿微感诧异,问道:“大哥,何事深夜找我?”老头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老夫想来听华小妹唱歌。”

湿儿早就忘掉了自己胡诌的名字,还在想华小妹是谁呢,老头已经进到屋内。湿儿的心怦怦直跳。这老头该不会跟他儿子一个德行吧?如果跟他儿子不是一个德行,又怎么会半夜来听自己唱歌呢?湿儿顿觉不妙,慌忙道:“大哥,我……我想休息了。明儿再唱给你听,好不好?”老头脸上浮起一丝轻浮的笑容,答道:“不好。”湿儿自知不是老头的对手,只得哀求道:“大哥,求求你放过我,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老头沉下脸来,斩钉截铁地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湿儿这才醒悟,夏芸儿邀请自己上山,哪有什么好意?分明是用自己来讨好这个老头!她使劲推老头,可是哪里推得动?老头不由分说,袍袖一挥,已点了湿儿的穴道,随即将她抱上床去。湿儿立即吓得昏了过去。

等湿儿醒来时,发现身边没人,自己的衣服也还穿在身上。赶紧爬了起来,却发现那老头正站在窗前,一边抽烟,一边思考着什么问题。

老头见湿儿醒了,缓缓转过身来,轻声问道:“你是湿儿吗?”

“你……你怎么知道?”湿儿大惊,噌地一下跳下地来。

“……”老头没有回答,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神色。湿儿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谁?”老头还是沉吟不语。湿儿急了,催道:“快说啊!”老头终于开口道:“我是你的堂兄。”

“你是我的堂兄?我从来没有听爹爹提起过,我还有什么堂兄。”湿儿实在搞不明白,这堂兄的年纪也忒大了吧!虽然自己长得挺像母亲和大姐,但即使是堂兄,素不相识的情况下也不太可能一下就认出自己来。再说,为什么“堂兄”吃晚饭的时候没认出自己来呢?

“是这样。我叫东方不红,跟你父亲一般大小。我的父亲是他们兄弟中最大的,你的父亲是最小的。你奶奶生你父亲的时候,我也正好出生。从小我和你父亲一起玩耍。后来,我离家出走加入丐帮,然后我就跟老家的人失去了联系。你父亲没有给你提起过我很正常,因为我离家都已经三四十年了!他可能以为我早就死掉了。唉,真是光阴似箭啊!”

东方不红顿了一下,又道:“算起来,你今年应该满十七岁了吧?”湿儿今年的确便是十七岁。但她还是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堂兄亲近不起来。她压根儿就不信自己还有这么个堂兄。而且,堂兄既然说跟老家失去了联系,却如何知道自己十七岁?真是奇哉怪也。

东方不红见湿儿不说话,也不勉强,说了一句“你好好在这里住下,过段时间我差人去把你全家都接过来”,就带上门出去了。

湿儿心想,我当然要好好住下,我还要等华克大哥呢。我一定要把“华不来”等到变成“华得来”。堂兄说要把家人都接过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愿是真的。掐指算算,跟爹爹和哥哥分手已近一个月,也不知道他们从秘籍中找出描写武功的句子没有?如果找出来了,他们又把筷子神功和飘飘欲仙轻功练得如何了呢?等他们来了,一定要他们赶紧传授给我,免得动辄就被人欺负。不过,要从那么厚的一本书中找出描写武功的句子,谈何容易?他们多半还没找出来。这个“堂兄”如果也按我们兄妹的习惯报名儿的话,定然是“日出东方,唯我不红。”这名儿狗屁不通,太阳都出来了,怎么还不红?我看你就不是我正宗东方家的。将来见到你们的华帮主,一定要告你一状。湿儿一会儿想华克之,一会儿又想这个突然出现的堂兄,整夜都没有休息好。

天刚蒙蒙亮,又有人敲门。湿儿开门一看,这次是东方骄阳。小坏蛋又要动手动脚的,湿儿板起脸来,警告道:“你给我规规矩矩的,小心我揍你。”东方骄阳以为湿儿开玩笑,嘻皮笑脸地道:“你都知道我妈的厉害了,还敢不听我的呀。”湿儿道:“我可是你姑姑。才不怕你妈妈呢。”骄阳道:“你是我姑姑?鬼才相信。” 湿儿哼了一声道:“回去跟你老爸打听一下我的来历吧。你敢乱来,看我不抽你。”东方骄阳虽然不相信湿儿说的是真的,但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也便规矩起来。他一改平时的傲慢无礼、流里流气的样子,低声下气地求湿儿道:“那姑姑陪我玩儿。”

湿儿跟东方骄阳年纪相若,差不了几岁。东方骄阳一老实起来,二人还真是有得聊。每日午后东方骄阳都过来找湿儿,晚上休息时再分开。有时候湿儿也会主动去找东方骄阳。

那一日湿儿去找骄阳,发现他的屋子被隔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卧室,一部分是书房。书房里堆满了书,那堆书可把湿儿吓坏了,真的称得上是“汗牛塞屋”。书房的正中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书山有路坐缆车”,下联是“学海无涯乘航母”,横批曰“捷足先登”。

湿儿细细品味,发现这副对联颇具深意。骄阳只是将唐朝韩愈的治学名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稍做改动,对联的境界却已被无限拔高,甚至得到了空前的升华。韩愈原意是说在读书、学习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也没有顺风船可驶。如果你想要在广博的书山、学海中汲取更多更广的知识,“勤奋”和“刻苦”是两个必不可少的要素。骄阳改后的对联则说,其实捷径并非没有,只是愚蠢的人发现不了罢了。

这副对联的原作和改编也恰是韩愈和骄阳的人生写照。尽管韩愈又是勤为径、又是苦作舟,一天到晚都在读书,考试成绩却总不理想。他进京参加进士考试一连三次均告失败,直到第四次方才考取,后来他又三次参加吏选,也都失败;骄阳则聪明过人、擅走捷径,一天到晚去泡妞,却能学贯古今中外。

历史上,著名科学家庄小威、施一公、邓兴旺等人也都坐了缆车,年纪轻轻便已登顶。放眼当今江湖,华克大哥无疑是坐了缆车,弱冠之年便已无敌于天下;正经和尚和淡定道人等人则是勤为径,苦练大半生,尚在半山腰。要是我学武也能捷足先登就好了!可笑的是,韩愈的“治学名言”常常被后世笨拙平庸之辈用作座右铭,甚至不少聪明人也被其蒙蔽,以致很多人舍弃捷径去勤学和苦读,白白浪费大好青春。

一看对联的落款,湿儿更是吃了一惊。只见上联的落款是“东方骄阳贤侄惠存”,下联的落款为“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启功题”。湿儿幼时也习过书法,知道启功先生是当代最厉害的书法家。即使放在中华数千年的历史上,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启功先生是何许人也?能够得到启功先生的赏识和题字,骄阳的学识一定够得上“渊博”二字。湿儿不禁感叹道:“想不到小侄儿还挺爱学习的。”

骄阳从书堆里找出一把羽扇,装模作样地扇了扇,摇头晃脑地道:“常言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多读书才能口若悬河,方能成其为君子;腹中空空,吵起架来便理屈词穷,辩不过人家就只能拳脚相向。一天到晚打打杀杀的,实非君子行径。”湿儿其实也读过不少书,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武侠。现在听东方骄阳侃侃而谈,不免心内惭愧。

东方骄阳拿起一本书道:“为了深入探讨咱们的姑侄关系,这几天小侄我正在刻苦研读这一本。”“研究咱俩的关系?”湿儿甚是好奇,姑姑和侄子的关系有啥好研究的?接过书来一看,原来是自己读过多遍的《神雕侠侣》。

东方骄阳道:“你是小龙女,我是你的过儿。其实姑姑和侄儿也可以……哈哈哈。”说着说着,便往湿儿身上靠来。湿儿赶紧一把推开他,开玩笑道:“小侄儿,你好久都没上街调戏良家姑娘了呢。”东方骄阳讨好地道:“谁叫她们都没有姑姑漂亮呢。”“你明儿自个儿上街去玩,姑姑我想休息休息。”湿儿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一天到晚被骄阳缠住,她根本没机会去打听华克之的下落,所以便想方设法要将他支开。

东方骄阳无奈,只好说道:“那姑姑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湿儿问道:“什么条件?”骄阳道:“你像上次打扮那个哑巴一样,给我也画个立体画,把我也打扮成一个姑娘。”这种条件对湿儿来说真是求之不得。以前在家的时候,她要举儿装扮成女人,举儿总是不情愿。上次把华克之打扮成女人骗了正色和尚,她至今想起来还得意万分。现在小侄子竟然要主动装扮成女人,湿儿焉有不答应之理?

翌日一早,湿儿就把跟屁虫骄阳给打发走了。隔了一盏茶的功夫,湿儿也出门了,不过她是向后山出发的。前面有许多叫花子把守,她虽然来去自由,但是那些叫花子通常都要派几个人给她当保镖,其实她一点都不自由。后山她还没去过,尚不清楚形势,估计也有一些叫花子把守,不过应该不如前门森严吧。

湿儿翻过院墙后,发现后山出奇地静,一个叫花子都没有,不免心中一阵窃喜。她匆匆往山下跑去,经过一段斜坡后,下山的路越来越陡,不得已慢了下来。到后来,湿儿竟然是伏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往下爬。这当儿,不由地想到当初华克大哥牵着自己的手,从一棵树上跃到另一棵树上的情景。唉,都怪自己轻功太低微。要是华克大哥在身边该有多好呀!

又往下爬了数丈,树木越来越茂盛。“呼”的一声,一只小松鼠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把湿儿吓了一大跳。湿儿虽然调皮,但她打小就怕小动物,当然更怕遇到怪物。路这么不好走,遇到小动物、怪物什么的都没法逃跑,还是不要往下爬了吧。想至此,湿儿便转身往回爬。往上爬着爬着又觉得一定要下去,否则就没机会去打听华克大哥的消息。稍微犹豫了一下,又折转身往下爬去。

快到半山腰时,小动物也越来越多。一棵树上常有两三只松鼠。偶尔还有一两只兔子跑过。湿儿越发地胆战心惊。又向下爬了数丈,转过一个大石头形成的小山坳,湿儿突然发现下面不远处有一个较为平坦的山坡。山坡处聚集着十来人,为首一人正是负责守卫魏家山的九袋弟子。此人复姓申屠,单名一个杀字。他的旁边站着的也都是七八袋弟子。湿儿赶紧缩回山坳后,暗叫不好,此路不通!这些个丐帮高手在这干啥呢,难道约架了?自己是该往回爬呢?还是在这里等他们走开后继续往下爬?

申屠杀等人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或坐或站于原地。湿儿在山坳后停留了半个时辰,其间,不断有兔子和小松鼠从她身旁路过。湿儿心中恐惧更甚。她正要打道回府,突然发现有个黑影从山下迅速往申屠杀等人所在的地方移动。湿儿心想,有热闹看了,精神立刻振作了起来。待到看清那人之时,湿儿的小心脏差点从胸腔中蹦出来。那不正是日夜思念的华克大哥吗?

华克之上到申屠杀等人所在的山坡后,申屠杀等人上前作揖行礼,好像在向他汇报情况。汇报完毕后,华克之也坐了下来,和这十来人一起等待。湿儿真想一下子跳下去,可是转念一想,也不知华克大哥怎么给帮里人交代的,自己突然出现会不会坏了他的大事?既然他已平安回来,自然不愁将来见不到,大可不必急在一时。

既然华克之出现了,小松鼠、小兔子再多,湿儿也绝不会往回走。和日夜想念的华克大哥相距不过数丈,湿儿的心跳更加剧烈。她屏住呼吸,仔细关注着华克之等人的一举一动。华克之等人似乎颇有耐心,一直在原地等待。湿儿原本是急性子,可是在此般情况下居然也能耐住性子。湿儿怎么也猜不出华克之等人呆在山坡上的目的,自己又不能下去打听,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湿儿想,等会如果有机会跟华克大哥见面,该说些啥呢?不知道他是否也在一直想我?会不会像我一样睡不着觉?要不要给华克大哥说堂兄欺负自己的事、让他替自己出头修理堂兄?转念一想,不行。这样一来堂兄肯定会刨根问底,那时候自然要提到山洞找书的事,还要讲到立山寨让华克大哥为难的那些事,大大的不妙。还是不要向华克大哥打小报告。不过,湿儿想到平日里整天趾高气扬的堂兄见到华克大哥时要低头拜见帮主,就觉得甚是解恨。

也不知道华克大哥回丐帮有多少时日了?他既然知道我跟夏芸儿一起逃走的,应该向夏芸儿打听我的消息吧?啊,不对。他一打听我的消息就露馅儿了。夏芸儿定然会问起立山寨的事。这可能也是华克大哥没有来山上找我的原因吧?我相信华克大哥的心里一定也是想着我的。

又等了一个多时辰,湿儿听到下面有轻微的脚步声。她以为华克之等人要离开了呢,探头往下一看,华克之等人却并未稍动。细听之下才发现声音就来自自己脚下一丈远的地方。下面似乎有一个窑洞,有人正在洞中踱步舒缓筋骨!湿儿吓得赶紧往回爬了几步。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