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25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9-12 9:27 已读 162 次  

湿儿正要问“朋友们”是指谁,忽觉眼前人影一晃,老叫花突然从自己面前消失了。她忙抬头一看,老叫花已到半山腰,再一眨眼,老叫花又已到了山顶,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湿儿又是一惊,这样的轻功,也绝非华克大哥可比。

湿儿陡然想起,刚才老叫花踢自己一脚,也定是故意替自己解开穴道。他走路都不用拄拐杖,如何不知道地上躺着人?

俄顷,山后传来数匹马奔跑的声音。难道就是老叫花所说的朋友们吗?湿儿绕过山角一看,原来是夏芸儿和高岸谷等一起回来了。高岸谷等面露疲态,身上血迹斑斑,显是经过了一场恶战,杀敌无数。丐帮八袋弟子以上的都回来了,独独不见华克之。湿儿的心一紧,难道华克大哥他…… 但转念一想,定然是因为华克大哥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没有跟丐帮的人一起回来,而是单独走开了。不管怎么说,湿儿没有见到华克之,就一直会为他担心。

湿儿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焦虑,开口问道:“高长老,那个哑巴女人去哪里了?”大家虽然知道哑巴女人的胸是假的,但是尚不能确定是不是假女人,所以湿儿还是称她为“哑巴女人”。高岸谷答道:“我们下山的时候她替我们断后,还在同刁民周旋。”湿儿顿时愁容满面,好像天要塌下来一般。就剩华克大哥一个人在那里对付数百人,偏偏他还不能用降龙掌,那该有多危险?湿儿立即对夏芸儿道:“你们先走吧。我回去找她。”

夏芸儿安慰湿儿道:“小妹妹不用害怕,哑巴女人轻功卓绝,那些刁民定然伤她不到。”湿儿当然知道华克之轻功卓绝,可是没有见到他本人就总是不能安心。夏芸儿又道:“你去了也无济于事,反而会给她添累赘。还不如先跟我们去丐帮总舵,过段时间再打探她的消息。”湿儿一想,夏芸儿说得有道理。就像上次在陕甘宁分舵一样,自己去了非但帮不上忙,还会给华克大哥添乱。华克大哥是丐帮帮主,如果平安无事的话,最终会回到丐帮总舵。当下便点头同意跟夏芸儿等人去丐帮总舵。

夏芸儿见湿儿的坐骑已死,便令一个丐帮弟子把坐骑让给她,并让她并排走在自己身边。湿儿很懂得关心体贴别人,问夏芸儿道:“夏姐姐,你刚才没受伤吧?”夏芸儿道:“不碍事,那几个刁民没有追上我们。等我们和高长老汇合后再回来的时候,那几个刁民已经不知去向。”湿儿实在憋得难受,忍不住问道:“夏姐姐,刚才你怎么不亲自出手呢?”夏芸儿道:“我不会武功。”夏芸儿平平常常的一句话,惊得湿儿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丐帮的怪事可真多!她平时利索无比的小嘴也顿时结结巴巴起来道:“你……你是九袋弟子,怎么……怎么可能不会武功?”夏芸儿笑道:“我是文职的。”

文职竟然也可以升到九袋弟子!太不可思议了。湿儿追问道:“可是丐帮弟子升迁都靠功劳,如果不会武功的话,却如何为丐帮立功呢?”夏芸儿反问道: “我们唱歌给帮中弟子们听,鼓励他们多为本帮做贡献。难道不是功劳么?”夏芸儿语气如常,反倒觉得湿儿大惊小怪。湿儿一听非常高兴:“姐姐说得真对!军功章啊,有他们的一小半,也有姐姐的一大半。”夏芸儿道:“这么想就对了! 湿儿道:“我非常向往丐帮,也想加入丐帮。我将来是不是也可以靠唱歌升为九袋弟子?”“只要你努力唱,准行。”

聊天稍一中断,湿儿便又开始想华克之,在心里不停地默念道:“华克大哥怎么还不来呀,华克大哥你怎么还不来呀!”夏芸儿突然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呢?”湿儿觉得丐帮诸事都透着一丝神秘,一丝诡异。平常异常开朗的她,此时也不愿轻易透露自己的真名实姓。刚才还在想华克大哥怎么还不来,现在夏芸儿问自己的名字,便随口答道:“我叫华不来。”夏芸儿乐了:“划不来。呵呵,你做什么亏本买卖了?”湿儿也被自己胡诹的名字逗乐了,道:“还没有做过生意呢,希望将来做生意的时候要划得来。”

夏芸儿又问道:“仙乡何处呢?”不是说唱歌可以升为九袋弟子吗?湿儿小嘴儿一张,随口唱起来道:“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音调一变,又接着唱道:“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湿儿歌声刚歇,夏芸儿尚未反应过来,已从其身后传来掌声。湿儿回头一看,鼓掌的正是东方骄阳。东方骄阳道:“小姐姐唱得真好听!”湿儿脸一红,心道:“辈份乱了啊!你妈管我叫小妹妹,你管我叫小姐姐。”夏芸儿也觉着不对劲,呵斥东方骄阳道:“没大没小,叫阿姨。”东方骄阳老大不乐意,心想,她也没比我大几岁,凭什么就比我高出一辈来?

丐帮总舵设在仪陇县瓦子镇上。距离立山寨不过三十里路。又行了小半个时辰,众人便已来到总舵大门前。湿儿远远望见,大门旁用斗大的字写着一行标语:“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湿儿心想,这个标语好!叫花子正是因为紧密团结在帮主周围,才成了天下第一大帮。

大门内分两条道,一条大道直通前方大会堂,一条小道通向旁边的魏家山上。夏芸儿转身吩咐高岸谷等人道:“我回家休息,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今日的事可不许乱说。”高岸谷等人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夏芸儿对湿儿道:“华小妹,你跟我走。”便催马往山上走去。湿儿和东方骄阳以及数十随从跟在夏芸儿身后。

魏家山不高,一袋烟的功夫,一行人已来到山顶。离山门还有十来丈远时,随行的叫花子们齐齐跳下马来。湿儿这才发现道旁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下马石”三字,异常醒目。湿儿心中莫名地冒出一股寒意,便也要翻身下马。夏芸儿挥手阻止道:“华小妹就不用啦。”

山门处有上百叫花子把守,基本上都是五袋以上的弟子,守备森严,寻常人等绝没任何机会混进去。湿儿心想,自己跟夏芸儿非亲非故,她将自己打发到丐帮总舵就够礼节,没想到却将自己带上山来。她对自己还真不错,没拿自己当外人。

守门的叫花子们见夏芸儿回来,赶紧立正行礼。夏芸儿将马匹扔给守门的叫花子后,便领着湿儿和东方骄阳进门去了。

山顶非常开阔,坐北朝南建了一座四合院,雕梁画栋,非常气派。院子四周也都有叫花子把守。进院子后,夏芸儿把湿儿安置在西厢房中,自己进了正北的那一间,东方骄阳则住在东厢房。

湿儿一路担心华克之的安危,身上不累,心却非常疲倦。匆匆洗漱了一番后,便坐在床上想华克之。华克大哥虽然忠厚老实,但还不至于傻到不会逃走吧?既然不能用降龙掌跟刁民们拼杀,见丐帮众人已经安全撤退,他也该逃之夭夭才对。他会不会受了伤呢?又会不会被刁民们抓住了呢?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睡梦中湿儿忽然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华克之回来了,赶紧一骨碌爬起来,迎出门去。却发现门外风雨大作,哪里有华克之的身影?湿儿失望地回到床边,又坐在那里呆呆地想念自己的华克大哥。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风雨早已停了。

“咚咚,咚咚。”真有人在敲门。湿儿这次却是缓步走去开门。她知道,华克之断然不会随便跑到夏芸儿的家里来。门外站着一个小丫环,向湿儿请安道:“小姐,主人请你去吃晚饭。”湿儿哪有心思吃饭?可是不去甚不礼貌。便答应一声,跟着丫环去了。

开饭的地点并不在四合院内, 而是设在山顶东北角的一个亭子里。湿儿跟着丫环转朱角低绮户,从院子里走到吃饭的亭子花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湿儿心想,这哪像在丐帮,分明是京城的一个大户人家。

离亭子还有老远,湿儿就已闻到饭菜香。走近一看,满满一大桌菜,水陆杂陈。什么麻辣兔丁、烤鱼、干煸牛肉丝、红烧鳝鱼、等等等等,应有尽有。湿儿本来没啥食欲,此时也不由得暗自连咽了数口口水。

夏芸儿已经在东边座位坐了,东方骄阳坐在下首。还剩下上座和西边的座位。湿儿心想,上座该不会是留给自己的吧?那可受用不起。

夏芸儿起身相迎,让湿儿坐在西边。湿儿也不推辞。上首的座位仍空着。湿儿道:“夏姐姐,你坐上边呗。”夏芸儿道:“骄阳他爸马上就来,这位置是留给他的。”湿儿一想也对,人家男主人还没露面呢。便随口问道:“姐夫干啥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夏芸儿脸一红,低声道:“叫姐夫不合适,你还是叫他大哥吧。”

湿儿又是一惊,叫姐夫怎么不合适了?你是东方骄阳的母亲,他是东方骄阳的父亲;你让我管你叫姐姐,难道我不应该管他叫姐夫么?不过丐帮的怪事本来就多,不叫就不叫吧。湿儿也不细究,只是“嗯”了一声,便又埋头想自己的华克大哥。

山风吹来,东方骄阳直呼凉爽。可是这风却哪里吹得散湿儿的相思之愁?她倒是希望山风能带来华克之的味道。湿儿偷偷嗅了嗅,嗅罢又失望地皱起眉头。

湿儿还在走神,忽听夏芸儿道:“人到齐了,咱们开饭吧。”人到齐了?不是东方骄阳的父亲还没来吗?斜眼往上座一瞥,不知何时座位上已多了一个老头,好像是被刚才那阵山风吹来的一样。这老头个头不高,身材壮硕,约莫六十来岁,跟自己父亲年纪相若。衣着简单朴素,补丁连着补丁,跟夏芸儿和东方骄阳截然不同。湿儿心中赞道:“这才是真正的叫花子嘛。”

老头开口道:“今天来客人了,怎么也没给我打个招呼呢?”夏芸儿满脸堆笑道:“大哥日理万机,怎么好打搅你?这位小妹妹叫华不来。”老头盯着湿儿看了好几眼,开口赞道:“不错,不错。”

湿儿也想问问这位老头姓甚名谁。可是一想起夏芸儿那句牛逼万丈的话“你知道我是谁吗?”便不好意思问了。夏芸儿都已这么“出名”,她在这个老头子面前又恭恭敬敬的,一副阿谀奉承之态,那这老头子就更是厉害得不得了。如果自己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如何说得过去?且等日后再慢慢了解。当下便隐忍不问。

老头道:“看来你们都饿了,开饭吧!”说罢,关切地给湿儿夹了一筷子青菜,道:“女孩子多吃点青菜,可以养颜。”湿儿连忙谢过,不过心里却道:“姐儿我爱吃肉,你偏偏给我夹青菜干啥么?”她是肉食动物,算得上是无肉不欢。

湿儿看得出来,老头对自己有些偏爱,连连替自己夹菜。夏芸儿却丝毫没有吃醋的样子,反而一个劲地讨好老头。东方骄阳这小坏蛋,表面上乖乖地吃饭,却总拿脚在桌子下面踢她。当着人家全家的面,湿儿也不好发作,只好嚼着无味养颜的青菜。

夏芸儿对老头道:“大哥,这位华小妹唱歌可好听了。”“哦?是吗?”老头看上去饶有兴致,说道:“有机会一定要听一听。”夏芸儿对湿儿道:“小妹妹好好唱歌,以后大哥会把你提拔为九袋弟子哦。”

湿儿心想,这老头算老几,我都跟你们帮主这么熟了,还用劳驾他么?她一边口头上连声称好,一边偷偷打量老头的服饰。奇了怪了,缀满补丁的衣服上也是一个口袋都没有。莫非这个老头也不是丐帮的人?不对呀,这可是在丐帮总舵内!而且,如果他不是丐帮的,夏芸儿为什么说他可以提拔九袋弟子呢?老头见湿儿偷看自己的衣衫,立即猜到她的心思,笑眯眯地道:“我只是一个普通叫花子,无官一身轻啊。”

老头越说他普通,湿儿越觉得他不普通。衣服上没有口袋,难道也是个长老级别的?湿儿记得华克之曾说过,丐帮八个长老分别是权为民、高岸谷、祖玄律、贾大空、上官隐、吴官歪、司马屁精和鲁猪脚。如果这老头跟他儿子一个姓的话,也就是说复姓东方的话,就一定不是长老。可是,谁知道他跟不跟他儿子一个姓呢?

晚饭后,大家又坐了一会。湿儿起身告辞,说太累了,要早点休息。夏芸儿应了声好,就遣丫环送湿儿去安寝。同时把东方骄阳也支去休息,自己陪老头继续在亭子里聊天。

往院子走的时候,东方骄阳又动手动脚的,这小家伙太不老实。湿儿进了自己的屋子后赶紧锁上门。不过她也不怎么害怕,毕竟东方骄阳没什么武功,不是她东方大侠的对手。

湿儿躺在床上一直想华克之,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半夜时分,果然有人来敲门。湿儿心想,准是东方骄阳那个小坏蛋。不开门吧,住在别人家里不好意思。开门吧,这小家伙一定会纠缠不清。不过,这小家伙远不是自己的对手,他不老实咱就揍他。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5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