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24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9-11 9:32 已读 163 次  

湿儿一看效果不错,心想有戏,便又缓缓说道:“唯我不败!”胡俊峰和夏佳吓得勒转马头就逃,杨文海似乎见过一些世面,拽住两人道:“且慢,东方教主怎么会这么年轻,其中必定有诈。”

湿儿哈哈一笑道:“难道你们竟然不知,练功练到一定程度后可以返老还童吗?哼,谅你们这帮小兔崽子也体会不到练功的这种境界。你们看我长得像不像东方不败?”

湿儿的确长得挺像她大姐东方不败。三人壮着胆仔细打量了一下湿儿。夏佳悄悄问杨文海道:“大哥,你曾见过东方教主。她到底像不像?”杨文海道:“有点像。只是东方教主的鼻子是塌的,这小姑娘的鼻子却很尖挺。关键是她太年轻,年龄差得太远。”“也说不定练功到一定程度后真会返老还童呢?”三人将信将疑,在湿儿画的线条前徘徊。

湿儿继续咋呼道:“有大胆的没有?越过这条线试试看。”三人一听这话,又往后退了三步。湿儿一想,须得把这仨吓跑,不然僵持久了终会露馅。便大声喝道:“还不快滚!非要本教主宰了你们么?”三人以为“东方不败”要出手了,吓得拨转马头就跑。

湿儿看到三人狼狈逃窜的样子,忍俊不禁,咯咯笑出声来。这一笑可不打紧,杨文海马上拨转马头跑了回来,指着湿儿道:“你是假的!东方教主的笑声我听过,哪有你的笑声这般好听!”湿儿赶紧敛住笑容道:“那你过这条线试试看!”杨文海在线条前犹豫不决,夏佳劝道:“大哥,还是小心为上!”

犹豫一阵,杨文海突然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小骗子!东方教主的武器是绣花针,你拿个长剑骗得了谁?再说,东方教主岂会跟在一个丐帮九袋弟子后面?丐帮九袋弟子给她提鞋都不配。”转头对夏佳和胡俊峰大声道:“尽快宰了这不知好歹的小妞,莫让那娘儿俩跑掉了!”

夏佳和胡俊峰也醒悟过来,确信湿儿是假扮无疑。三人呼啦一下圈了上来,一齐挥刀朝湿儿劈来。湿儿哪敢抵挡?一骨碌翻身躲到马肚子下面。三把刀同时砍在马背上,骏马被当场砍死。湿儿吓得七魂出窍,本能地就地一滚。杨文海并不罢休,跳下马来又是一刀朝湿儿砍去。湿儿心叫一声道:“我命休矣!”

夏佳及时喝道:“大哥刀下留人!”杨文海的刀在距湿儿三寸处停住,刀身翻转,用刀背点了她的穴道。转头问夏佳道:“二弟有啥吩咐?”“这小丫头既然跟东方教主长得这般相像,也说不定真跟教主有那么点瓜葛。以小弟之见,还是留她一条小命,免得教主找我们复仇。”“二弟所言极是,”杨文海踢了湿儿两脚,嘲笑道:“你分明是东方必败,以后我们就管你叫东方必败啦。哈哈哈!”

湿儿肺都快被气炸了,可是躺在地上又动弹不得,只有嘴皮子还利索。怒骂道:“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没本事就别瞎叫。”“哼。杀你还不容易么?宝刀一挥,你就身首异处了。要不要试试看?”湿儿最厉害的便是嘴上的功夫,依然嘴硬道:“有朝一日,定要让你们知道姑奶奶的厉害!”“妙得紧,我们每天牵着你游街示众,看看小姑奶奶到底有多厉害。”游街示众?一听三人这么说,湿儿马上就不吭声了。她极爱面子,如何丢得起那个脸?被几个人押到大街上走来走去,真是一点都不好玩。如果让她去押别人,她倒是乐意得很。

湿儿一沉默,就显得异常乖巧可爱,尤其是她生气嘟嘴的样子。胡俊峰不禁赞道:“东方必败好乖啊!”杨文海道:“我要有这么个女儿就好了。”夏佳也几乎同时道:“我要有这么个老婆就好了。”胡俊峰打趣道:“老二要给老大当女婿,哈哈哈。”

三人同时哈哈大笑,笑得湿儿恐慌不已,心内连说:“华克大哥快来呀,晚了我就成别人的媳妇了!”

三人笑毕,夏佳又道:“能娶得如此娇妻,比大哥晚一辈又有何妨?”杨文海道:“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胡俊峰道:“大哥,咱俩快去追那娘儿俩,让这小两口就在这里入洞房吧。”杨文海说了声“走”,便和胡俊峰追夏芸儿母子去了。

夏佳一边嘻皮笑脸地张开双臂朝湿儿扑来,一边叫道:“东方必败,我亲爱的娘子!”湿儿急得大叫:“滚开,臭流氓!”夏佳丝毫不理会湿儿的骂声,一步步靠近。

湿儿只得又抬出东方不败来,道:“你再过来,我大姐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你大姐是谁呀?”“我大姐就是让你们胆寒的东方教主。”“哦?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她。他们怕,我可不怕。我是她妹夫,怎么会怕呢?再说,你大姐舍得你守寡吗?哈哈哈!如果她舍得,我便不怕死。”夏佳越凑越近,湿儿急得大叫:“来人呀!救命呀!”

就在夏佳要将湿儿抱入怀里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叹息。这一声叹息有如无声处炸响的惊雷一般。夏佳像触电般迅速闪开,湿儿也突然安静下来不叫不闹了。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原来是谁在拉二胡。悠悠的琴声时而深沉,时而激扬。拉到后来,湿儿竟然忘记身处险境,情不自禁地跟着哼了起来。一曲终了,一个老叫花颤颤巍巍地来到湿儿跟前,而夏佳却不知何时早已溜得无影无踪了。

湿儿看老叫花已经来到自己身边,再往前走非踢着自己不可。仔细一看,才发觉此人竟然是个瞎子。急忙道:“打住打住,地上有人呢!”心里责怪道:“看不清路,也不拄根拐杖,偏要双手拉胡琴。你要踢着我了,看本大侠怎么找你算账。”老叫花好像没听到,继续往前走,脚尖轻轻踢了湿儿一下,才终于发现地上有人。忙拱手道歉道:“都怪老叫花眼睛瞎了,请勿见怪!”

湿儿正要出言怒骂,突觉被点的穴道一松,一翻身便站了起来。心中暗叫奇怪,这老叫花无意的一踢,竟然解开了自己的穴道!湿儿没有说感激相救的话,倒是对刚才老叫花拉的那首曲子颇感兴趣,问道:“请问大叔,你拉的是什么小曲儿,太好听了!”“这是我自己做的曲子,还没有什么正式的名字!”“真心好听,可以求你再拉一次不?”“就我这曲子你也爱听?”老叫花子略觉诧异,盲了的双眼似乎要放出光芒来,大概已经很久没有遇到知音了。

湿儿使劲地点了点头。马上意识到叫花子看不到她点头,便大声说道:“我非常喜欢!”“好,今儿个我从头到尾给你拉一遍。”老叫花甚是高兴,凌空拂了拂衣袖,稳稳地坐在了路边一块大石头上。湿儿暗暗吃惊,这老叫花竟然能凭空气流动的声音准确找到石头的方位,耳朵之灵世所罕见。

叫花子摆正姿势后定了定神。突然,右手一运弓,刹那间,刚才那一声叹息又破空而出,击碎了世间一切的喧嚣。老叫花一生的苦难似乎都饱含在这一声叹息里,湿儿立即被带入到旋律之中。叹息过后,旋律时而深沉,时而激昂,时而悲壮,时而傲然,湿儿被深深地吸引于其中。其间,湿儿想到现在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不禁担心起华克之的安危,切盼他尽快回到身边来。听着曲子,想着华克之,湿儿竟有断肠之感,豆大的眼泪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

渐渐地音调婉转下行,声音更加柔和,节奏更加舒缓而趋于平静直至结束。曲子结束后湿儿仍然还沉浸在音乐中,半晌才醒转过来,拍手叫绝道:“太好听了!”湿儿觉得这首曲子非常适合她现在的心情,这个老叫花子创作这首曲子的背景,应该跟自己现在的处境很相似吧?便又问道:“呃,大叔,是不是你失恋的时候写的这首曲子?”

老叫花略微害羞地摇了摇头。湿儿明白自己猜得没错,只是老叫花不好意思说罢了。又道:“我能够感觉到,你跟她分开之时非常痛苦。”老叫花脸上掠过一丝悲伤,随即淡淡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一阵山风吹来,湿儿陡觉双脚冰凉。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鞋子已被泪水浸透。没想到自己流了这么多的眼泪。赶紧掏出手绢把眼角的泪痕擦干。心想,幸好大叔是瞎子,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不然多难为情啊。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湿儿打趣地道:“大叔,你拉二胡怎么不像朗朗弹琴那样摇头晃脑啊?不会装逼,是上不了台面的哦。”老叫花笑笑道:“那太有难度了,我就随便拉拉,不上台面了吧!”湿儿道:“我很喜欢听你拉二胡!”老叫花脸上漾起开心的微笑,有道是知音难觅呀。

沉默一小会后,湿儿又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老叫花来。只见他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脚上的千层底也早已开了花。都五、六十来岁了,身上却一个口袋也没有。他在丐帮到底算什么人物呢?待我试探他一下。湿儿很乖地叫了一声:“大叔。”老叫花轻轻“嗯”了一声。湿儿道:“咱们行走江湖的人,都一心一意练功。你的二胡拉得这么好,肯定荒废了练功。我猜,你的武功一定稀松平常吧。”

老叫花心想,这小丫头也太淘气了,居然拐弯抹角说自己不务正业。他呵呵一笑,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淡淡地道:“武功这东西永无止境,差不多就行了吧!”

“你们丐帮中,最厉害的就数帮主华克之了吧?”湿儿先前一直觉得华克之武功天下第一。及至在泰山上窥到西海龙王的飘忽掌后,有意无意地在“最厉害”前面加上“丐帮中”三个字。她刚刚又在立山寨看到丐帮的高岸谷、祖玄律等也都是顶尖高手。二位长老对夏芸儿如此尊重,那么,夏芸儿的武功应该又在这二人之上。可是夏芸儿和华克大哥谁更厉害点呢?奇怪的是,夏芸儿一直不出手,真是高深莫测。难道华克大哥在丐帮内也排不上第一吗?眼前这个叫花子年纪颇大,定然知道很多丐帮内幕消息。

 哪知老叫花却答道:“我不是丐帮的。”湿儿“咦”了一声,心下奇道:“你分明是叫花子,这里又靠近丐帮总舵,怎么说自己不是丐帮的?”老叫花似乎猜到湿儿的心思,又是呵呵一笑,说道:“并非所有叫花子都是丐帮的,丐帮里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叫花子。”

湿儿越发奇怪,不禁问道:“你……你的意思是?”老叫花道:“丐帮成立之初,的确全由叫花子组成。可是到后来,因为丐帮壮大了,成了天下第一大帮,一些投机取巧的人也便加入进来,有的甚至攫取了丐帮的领导权,为非作歹。”老叫花轻叹一声,又接着说道:“现在的丐帮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丐帮了!”湿儿心想,“身在丐帮却不是叫花子”的,莫非大叔是指夏芸儿么?

老叫花忽然说道:“你的朋友们快回来了,我也该走啦。”说罢,站起身来。湿儿赫然看见老叫花刚刚坐过的光滑的石头上竟然留下一个大大的清晰的屁股印,顿时骇得瞠目结舌。这大叔一声不吭就给自己露了一屁股!如果用手劈开、砸碎一块巨石都不足为奇,因为手里有骨头。这个老叫花的屁股浑圆浑圆的,显然肉还比较多。这么软的屁股无声无息就把石头坐出一个屁股蛋子的印子来,那内力该有多深啊?这样的功夫估计高岸谷高长老也是做不到的。其实,湿儿已经看出,老叫花的内力远胜华克之。她偏偏不愿用华克之来做比较。在她心中,华克之永远是天下第一。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