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23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9-10 9:40 已读 47 次  

此时,祖玄律已然清醒过来。看来哑巴女人虽然内力深厚,认穴准,但点穴的手法非常笨拙,以至于祖玄律可以自然醒转。刚才他想露脸反而大失面子,心中怒火正炽,此时见到正色和尚的牛逼样如何能不生气?当即挺身而出,怒道:“日你娘,你以为你是张飞张翼德呢,看我灭你!”话音未落,已挥杖而上。高岸谷和另外三个九袋弟子也要上前围攻,却被祖玄律喝止。

正色和尚生性好斗,一看祖玄律冲来,也立即挥掌迎上。二人以快对快,眨眼间便已交织在一处。看得围观者眼花缭乱,分不清谁使的是铁杖,谁又用的是肉掌。但闻铁杖呼呼做响,一双肉掌也是噼噼啪啪响个不绝。

立山圣母瞧得出来,正色和尚占了上风。他和祖玄律贴得很近,祖玄律的铁杖足有丈二长,近身搏斗时并无任何优势。立山圣母不由得暗暗叫好,只盼正色和尚能多胜几场。心想,这个俗和尚的武功比当初相遇时不知高出了多少倍。高岸谷等人自然也看出祖玄律落了下风。虽然跟祖玄律不睦,高岸谷仍然悄悄朝二人靠近了一点,以便紧急时施以援手。

大约战至一百七八十个回合,正色和尚抓住祖玄律的破绽,一掌朝他背部拍去。高岸谷看得真切,宝剑早已递出。正色和尚手掌尚未触及祖玄律的后背,蓦见眼前寒光一闪,赶紧偏头,又晚了一点,右边耳朵已被利剑齐根割掉。他还未及捂耳,高岸谷的宝剑又已递了过来。正色和尚赶紧使一招“细胸巧翻云”,向后飘出一丈来远。

“阿弥陀佛。你丫的偷袭算什么好汉?”盛怒之下的正色和尚,不顾自己身子尚未站稳,惊魂犹未定,也顾不得地上的耳朵,又已飞身上前和高岸谷斗到了一处。

高岸谷的功夫的确比祖玄律高明不少,尤其是有利剑在手,正色和尚立时便处了下风,东躲西藏远远多过进攻。立山圣母见状,从兵器架子上抽出一根铁棍抛给正色和尚。俗和尚接棍在手,将少林棍法施展开来,将高岸谷逼退了好几步。哪知当铁棍遇到宝剑时,竟然被拦腰斩为两截。正色和尚吃惊不小,将手中剩下的半截铁棍掷向高岸谷。乘后者抵挡之机,他已飞速抢过李开腹的大砍刀。砍刀虽重,但正色和尚拿到手中犹觉分量不足。少林寺的功夫本以棍法见长,正色和尚的刀法竟也造诣颇高,将一把大刀耍得如怀素的狂草一般圆劲有力,使转如环,奔放流畅。立山圣母暗地里竖起大拇指,这个俗和尚果然有些本事!

高岸谷一边在心中惊叹对手武功之高,一边寻机用剑去削大砍刀。正色和尚既知对手宝剑锋利,便把砍刀用得虚虚实实,有时候甚至虚招多过实招,让高岸谷的宝剑总是碰不着。高岸谷也非浪得虚名,看出门道后便也用上了虚招。二人互相用招式忽忧对方。正色和尚不得不十二分小心地应对。

旁观众人全都目不转睛。正色和尚这一仗攸关立山寨的存亡,立山圣母更是看得提心吊胆。每当正色和尚遇险,圣母心里就咯噔一下;每当他化险为夷或者稍占上风,圣母就面露喜色。这二人代表着当今少林和武当两派的最高水平,短时间内岂能分出胜负来?立山圣母也便看得忽忧忽喜,心头便如有十五个吊桶在打水,不是七上八下,便是七下八上,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高岸谷和正色和尚斗得正酣之时,忽听夏芸儿道:“谁稀罕吃猪耳朵?把这只猪耳朵赏给他,免得劳烦老太婆给秃驴接耳朵。”

正色和尚闻言大惊,匆忙一瞥,发现自己的右耳不知何时竟已到了夏芸儿的手中。不由得一慌,露出一个破绽来,大砍刀与宝剑不期而遇,被无情地削为两截。高岸谷见此情形,哪肯错失良机?将手中宝剑如疾风骤雨般使将出来。刹那间,便已将正色和尚罩在剑影内。

立山圣母唯恐正色和尚有失,便要带伤上阵。哪知就在此时,正色和尚却突然剑走偏锋,冒着被利剑斩为两段的危险,硬生生从剑影中穿了出来,纵身朝夏芸儿扑去。夏芸儿还在端详手中的耳朵,心里兀自得意洋洋,陡见一个身影向自己扑来,瞬间吓得花容失色。

这一下兔起鹘落,巨变骤起,高岸谷和祖玄律等人俱是大惊,万没料到正色和尚突行险招。想要出手解救,已然不及。

立山圣母大呼了一声好!”心想,这和尚真是不怕死,如果慢得半点,立即便要身首异处。也亏他有这般胆量,夏芸儿定然料不到他的突袭。夏芸儿武功再高,也断难应付突起之变。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正色和尚制住了夏芸儿,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斜刺里却另有一个身影也飞向夏芸儿,竟然比正色和尚先到,挡住他的去路。

正色和尚绝没想到竟有轻功如此高强之人抢在自己的前面,赶紧停下来。一打量,拦在自己和夏芸儿之间的,竟是刚才出手救立山圣母的哑巴女人!自己冒着性命危险换来的转机,偏偏被斜刺里杀出的哑巴女人坏了好事。正色和尚不由得火冒三丈,骂道:“阿弥陀佛。你这个叛徒,还不快给老子滚开!”

“这位大妹子倒不是什么叛徒,老太太跟她素不相识。她刚才救了我,还应该谢谢她才是。至于她为什么出手救夏芸儿,想必自有她的道理。”立山圣母也吃惊不小,不禁问道:“大妹子,你为什么要拦住正色大师?”

夏芸儿也被搞糊涂了,这个哑巴到底是敌是友?刚才救了立山圣母,现在却救我一命。高岸谷赶紧上前替她把椅子挪后三尺,然后站在她的前面护住她,警惕地注视着正色和尚和哑巴女人的一举一动。

哑巴只是摇了摇手,示意正色和尚不要过来。

正色和尚又道:“快让开!否则,休怪老衲不客气了!”他说这话时的底气明显不足。这句话哪是他的风格?他想,这哑巴女人的轻功造诣已然胜过自己,其它功夫也定然不俗。

哑巴女人仍是摇了摇头。

立山圣母知道哑巴女人虽然内功深厚、轻功不俗,但武功招式却粗浅得紧。刚才她救了自己,如果现在被正色和尚打伤,就对不起自己的救命恩人。便劝正色和尚道:“大师还是不要跟她为难了吧!”

正色和尚早已杀红了眼,哪会把立山圣母的劝告放在心上?“噗”的一声,金刚指已经点了出去。哑巴女人不知该如何抵挡,只得慌张躲闪。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两招过后,正色和尚即已看出,哑巴女人根本不会什么精妙的武功招式。心下大喜,暗道:“总算捡到一个软柿子可以捏一捏了!”他再也不急着进攻,反而仔细打量起这个哑巴女人来。这女人姿色一般,可是那身材,真叫一个棒,堪称“名山大川”。虽不及玉箫师太火辣,却也是个中翘楚。

此时的正色和尚“色从心头起,色向胆边生”。本来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两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男人碰一下女人,就会被冠以色狼之名。如果是比武,身体接触就在所难免。即使碰到敏感部位,也没人说你是流氓。但普通男人虽然好色,在大庭广众之下都要顾及一下颜面。可是,正色是出名的俗和尚,一举一动都跟普通男人不一样。正儿八经的两招过后,第三招却是用龙爪擒拿手的手法直接抓向哑巴女人的胸部。

哑巴女人万没料到对方的招式竟会如此露骨,慌乱中来不及躲闪,被正色和尚抓个正着。正色和尚还未及得意,便已经傻眼了:明明双手已经握住了对手的双峰,为何却觉两手空空?一惊之下,连退数步。停下来后又仔细看了看哑巴女人的胸部,大大的还在。使劲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的眼睛也没问题。再摊开双掌检查一下,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并无异样。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明明抓住了却抓了个空呢?正色和尚恼羞成怒,用手指着哑巴女人,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你……,阿弥陀佛。你他娘的到底有胸没胸?”

哑巴女人尚未作答,突然从屋顶飘下一串风铃般的清脆笑声。众人大惊,抬头一看,才发现一个黑衣少女坐在屋顶。她张开小嘴儿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嘴角的小酒窝变得大大的,煞是可爱。夏芸儿喝道:“何方妖孽,还不快快下来受死!”

屋顶的黑衣少女并不理会夏芸儿,却对正色和尚道:“正色大叔,我的立体画还算逼真吧?哈哈!哈哈!哈哈!”

不消说,称呼和尚为大叔的自然便是湿儿。眼前这个哑巴女人则是被湿儿精心打造出来的“美女”华克之。以前男扮女装都在胸部塞上小金桔什么的,湿儿却是别出心裁,在衣服上用立体画画了个高耸的胸部,外带深深的乳沟。她从小爱画立体画,经常在平地上画上台阶或者深坑,惹得家人走路都小心翼翼。这样的胸部,正色和尚又焉能抓着?

湿儿刚才一直在屋顶观战。一开始她也很奇怪,华克大哥为什么突然不会武功了?急得她在心里大叫:“快使降龙掌!快使降龙掌!”她是鬼精灵,马上就明白过来:华克大哥一使降龙掌不就暴露身份了吗?天下谁人不知降龙掌只有丐帮帮主才会?交手的双方,一边是丐帮的人,另一边是武林高手。华克大哥别说使出降龙掌的一招半式,哪怕只是降龙掌的一个小小身法,也马上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偏偏华克之从小到大只学过降龙掌一门功夫,对降龙掌可谓精益求精,但除了降龙掌之外便不会别的套路。遇到像今日这种不能使用降龙掌的情况便自然狼狈不堪。

正色和尚认出屋顶的小丫头是在金瓶似的小山上见过的那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本来他挺喜欢这个欢乐的小姑娘,现在被无端捉弄,胸中怒火上涌,破口大骂道:“你这小丫头骗子也太没节操了,竟然用立体画骗人。阿弥陀佛,笑死你大爷了。哈哈哈哈!”正色和尚前半句还在骂人,后半句竟自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唉,没办法,这小丫头真是太调皮了!不过,正色和尚并不知道湿儿跟华克之一起南下之事,自然无法把眼前的哑巴女人和在金瓶似的小山力战群雄的丐帮帮主华克之联系起来。

夏芸儿板起的面孔不经意间也露出一丝笑容,但随即又把笑容藏起来,继续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笑完之后还是要面对残酷的现实。笑声甫一停歇,正色和尚马上又对“哑巴女人”发起连番攻击。华克之唯一的办法就是手忙脚乱地躲闪。高岸谷等人也吃不透这哑巴女人的来路,不知该当相救与否。如果救了哑巴女人的话,等会她说不定又要救立山圣母;如果不出手相救,哑巴女人可能随时要毙命于正色和尚的金刚指下。好在华克之轻功卓绝,内力又强,正色和尚的大多数招式都能被他躲过,被击中几次也都无大碍。

就在正色和尚一筹莫展之时,山下喊杀声震天。“杀啊!别让丐帮的人跑了!”夏芸儿正惊诧间,一个叫花子慌慌张张进来禀报道:“几个刁民煽动山下的百姓闹事,足有上千人朝山上冲来。”夏芸儿怒道:“都是些什么刁民?要造反不成?”报信的叫花子道:“为首三人分别叫胡俊峰、夏佳和杨文海。他们曾被本帮兄弟欺负过。因此,一直对本帮怀恨在心。这次他们散播谣言,说本帮迫害立山圣母。山下那些不明真相的百姓数年来一直受立山圣母的恩惠,所以一呼百应,都涌上山来了。”

夏芸儿还未说话,院外已经听到吵闹声。又一个叫花子进来禀报道:“这些刁民来势凶猛,已经把轿子掀翻了,并堵住了寨门。”正说话间,又有大量的叫花子退入大殿来。

 

一般的帮派都有一个创派掌门人,掌门人收徒授艺,然后徒弟再收徒孙,一代一代往下传。少林、武当莫不如此。丐帮却是个例外。因为叫花子是弱势群体,经常受人欺负。为了免受欺负,叫花子便开始结伴讨饭。后来才慢慢地逐渐演化成为丐帮。因此,丐帮并没有真正的门派师承,帮主也鲜向帮内弟子传授武功,普通叫花子也没地方去学武功,叫花子之间也都以兄弟相称。所以,绝大多数一袋、二袋和三袋弟子并不会什么武功,四袋到六袋也只会一些三脚猫功夫,七、八袋弟子勉强够得上中游水平。会武功的弟子大多是带艺投入丐帮的,一进入丐帮便成为顶梁柱。也因此,很多会武功的丐帮弟子都有两个帮籍:一个是学艺的门派,一个便是丐帮。比如说高岸谷,既是武当派弟子,也是丐帮长老。

当从山下冲上来上千百姓的时候,守在寨门外的低袋弟子们如何抵挡得住?只得纷纷后退。

高岸谷等人见状,也顾不上考虑“哑巴女人”到底是敌是友,一拥而上围攻正色和尚和立山圣母。华克之乘隙飞上屋顶,悄悄对湿儿道:“你带夏芸儿和东方骄阳逃跑,我给你们开路。不过,千万不要泄露我的身份。”

湿儿心想,以夏芸儿的武功,要冲出重围不是易如反掌么?难道华克大哥是让她保护我?可能华克大哥不好意思明说吧,那咱就人艰不拆了。湿儿当即点头应允,随华克之飞下屋顶,跑去对夏芸儿道:“咱们快走!”说罢,也不管人家反应如何,一手牵着夏芸儿,一手牵着东方骄阳,向外奔去。当她牵到夏芸儿的手时,发现她的手颤抖得厉害,心下奇怪,这九袋弟子怎么忽然胆怯了?

夏芸儿见湿儿跟哑巴女人关系甚是亲密,刚才哑巴女人出手救她,她此时自然不拿湿儿当外人。湿儿一牵,她和东方骄阳就跟着往外跑。湿儿知道华克之现在是哑巴,不便开口,便大声喝道:“丐帮兄弟们快快开路!”三个九袋弟子、四个八袋弟子加上高岸谷共八人赶紧在前面为夏芸儿等人开路,华克之则继续去缠住正色和尚。立山圣母趁机将门下弟子们解救出来。

刁民虽然人多,但是都没什么功夫,显然架不住丐帮几大高手要拼命杀出一条血路的打法。一行人冲出寨门后,高岸谷找来三匹马,给夏芸儿、东方骄阳和湿儿骑,让三人先走,自己率其他人断后。

三人下山的途中,又陆续有刁民往山上冲。这些刁民虽不识得夏芸儿等人,但看三人落荒而逃,便料定是上山找立山圣母麻烦之人,遂纷纷上前围攻。湿儿见夏芸儿和东方骄阳一个劲儿地催马狂奔,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心想,夏芸儿作为一个九袋弟子,肯定不屑跟这些普通刁民动手。于是,便主动扛起清道夫的巨任。湿儿虽然功夫不高,可是对付零零散散的刁民还是绰绰有余,一路上打得刁民们鼻青脸肿、抱头鼠窜。这可是湿儿第一次跟外人交手,她得意非常。哼,连东方大侠你们也敢惹,让你们知道知道本大侠的厉害。

行了小半个时辰,路上刁民渐少。自己刚脱离危险,湿儿不免又担心起华克之的安危来。正常情况下她自是无需担心,可是眼下华克之不能施展降龙掌,只能靠轻功躲闪。面对汹涌而至的刁民,她能不担心吗?湿儿心里默默地祈祷,玉皇大帝啊、送子观音啊、主啊、耶稣啊,土地神啊、财神啊,还有穆罕默德啊,你们谁有空就保佑一下我的华克大哥吧,保佑他平安归来!

三人稍稍放慢速度。夏芸儿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和秀发。湿儿看了都不由得艳羡不已,此人真是美若天仙,尤其是那冷艳高贵的气质。

转弯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东方骄阳突然来了个急刹马,幸亏湿儿反应迅速,不然三匹马就追尾了。原来,三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刁民拦在路中。一看他们就跟普通刁民不一样,显然身怀武功。湿儿自忖不是那三人的对手。心想,这下该夏芸儿出手了吧。以她九袋弟子的身份,打败三个普通武林人物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我且先报上她的大名来吓唬他们一下。湿儿驱马上前,喝问道:“何方刁民,快快报上名来!”

三人倒也听话,一个接一个地报名,不过口气煞是气人。第一个用拇指一指自己的鼻子道:“大爷我叫杨文海。”第二个也有样学样地道:“二爷我叫夏佳。”第三个也道:“三爷我叫胡俊峰。”

果然是目无法纪的刁民,态度竟如此傲慢。虽然刚才听说这仨是带头闹事的,但是以前从未听说过这几个名字。湿儿心想,这三人都是江湖中无名鼠辈,何怕之有?当即学着夏芸儿的口气喝道:“大胆狂徒,知道你们拦的人是谁吗?她可是丐帮九袋弟子夏芸儿。小心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湿儿的话还没说完,夏芸儿和东方骄阳早已拨转马头开逃了。三个刁民拍马便要追。湿儿一看,倍儿纳闷。夏芸儿怎么又不战而退,难道她身上有伤不成?或者是担心不会武功的儿子被刁民伤害?自己该咋办呢?要是自己也跑的话,这三人定然会追上夏芸儿母子。倘若他们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如何向华克大哥交代?无论自己生死如何,也绝不能辜负华克大哥的重托。湿儿胸中豪气陡生,把心一横,跃马上前阻住三人的去路。长剑一横,娇喝道:“站住!”三人一怔,赶紧勒住马缰,略带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

湿儿长剑轻轻一挥,在地上画了一条线,对三人喝道:“越过此线者,格杀勿论!”杨文海等三人一看,对方只是轻轻一挥,居然在石头路面上划出一道深约半寸的粗线。三人均吃惊不小,别看此人年幼,内力之深真是匪夷所思。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不过又是湿儿的立体画杰作。杨文海壮着胆子问道:“好大的口气,你,你谁啊?”

湿儿一想,夏芸儿的名字已经不灵了,报自己的名字肯定更不行,看来只有抬出大姐的名字来咋呼一下。当即双手一叉腰,横眉冷对三人,傲慢地道:“日出东方。”

一般来说,绝没人会把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当成四十来岁的半老徐娘,但东方不败威震天下,任谁一听到她的名头,都会被吓得晕头转向。“日出东方”四字甫一出口,三人不由得齐齐后退了三步。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