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20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9-07 9:38 已读 58 次  

二人日夜兼程,不几日,便到了仪陇县境内。仪陇古隶梁州,战国前期为巴子国地。南朝梁天监元年(公元502年)设立郡县制,置城郡于今金城山顶,名曰仪隆县。唐大历年初(267年),因避讳唐玄宗李隆基的“隆”字,改为仪陇县,并沿用至今。

再过几个时辰,便可以到达丐帮总舵。华克之从小在总舵长大,总舵就是他的家乡。离开半个多月后重又回到家乡,华克之难掩兴奋之情。情不自禁地哼起一首小曲来:“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一层层梯田一片片绿,一阵阵歌声随风传。弯弯的河水流不尽,高高的松柏万年青……”

华克之对这一带自是熟悉无比,一边走一边给湿儿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湿儿听得津津有味,不禁赞道:“华克大哥的家乡真美啊!”

“湿儿妹妹,你瞧对面那座山,美不美?”“很美。那啥山啊?”华克之道:“这山叫‘立山’。为千年佛教胜地,素有‘小峨眉’之称。是仪陇县全县116座山峰之冠。” 湿儿见立山孤峰独起,如巨人屹立在群童之中。整个山寨,古柏、黄荆、马桑夹杂生长,枝叶茂密,遮天蔽日。远远望去,活像一颗硕大的绿色秀珠滚落人间。她看得心驰神往之时,华克之却又道:“现在还不是立山最美的时候。到了隆冬季节,漫山积雪,银装素裹,如玉笔凌霄,极为壮观。‘立山霁雪’更被列为仪陇八景之首。”

湿儿撇着小嘴道:“只可惜这山还是不够高,再高点就好了。”“……”华克之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湿儿笑道:“华克大哥想说什么,也但说无妨。”华克之忙道:“一句粗话,不能说给女孩儿听。”“不让听的,我最想听。华克大哥快说!”湿儿可不依。“真不能说!”华克之急了。“不成,非听不可。”湿儿拽着华克之的胳膊,一副他不说她就决不罢休的样子。“那我可说了,说错了你别见怪。”“是我自己要听的,怎么会怪你?”

华克之红着脸道:“湿儿妹妹,你知道我们丐帮弟子绝大多数都是光棍吧?因为穷嘛,所以都娶不到老婆。因此,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都喜欢讨论女人,说点带颜色的东西。大家在评论女孩子的时候,经常说这么一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人不在美,风骚就行。’”“哼,你们这些臭男人。”湿儿假装生气。其实她心里明白,像华克之这种“谈笑有白丁,往来无鸿儒”的人,说什么都不足为怪。一看湿儿生气了,华克之马上道歉道:“湿儿妹妹别生气,我不该乱说。”

湿儿其实并未生气,话锋一转道:“立山上可有仙?”华克之一看湿儿不生气了,便也恢复常态,答道:“山上有一个寨子,当然就叫‘立山寨’。寨子里面有一位高人叫立山圣母。此人不但武功高强,威震江湖,而且是远近闻名的神医,方圆数百里的病人都慕名前来求医问药。她算得上是活神仙。”

“哎呀!”湿儿猛地一拍大腿,吓了华克之一跳。立山圣母年轻时在江湖上四处闯荡,侠名远播。湿儿也曾数次听父亲提起过这位大侠,心中实是崇敬不已。而且,她在金瓶似的小山上就已经见识过立山圣母的万能解毒灵药莫龙丹。她心想,华克大哥说到立山寨,我怎么就没有想起立山圣母呢?真是糊涂!见华克之吃惊地望着自己,忙道:“久仰立山圣母的大名,原来她老人家就住在这里。你快带我去逛逛吧。不过,立山寨看着还挺险要的。”

立山寨雄峙高拔,四周险要,只西南一条小道直通寨顶。二人便沿着这条小道拾级而上。其时正值盛夏,山下酷暑难耐,及至爬到半山腰,气温陡然转凉。一高约两丈的大青石挡住二人去路。石上有一洞,形似圆镜,直径尺许。华克之介绍道:“这洞叫‘穿岩洞’,从洞口可通向山岩。湿儿妹妹,要不要进去看看?”

“不看。”湿儿连连摇头。她从小就怕小虫子,生怕洞中有什么怪物,哪敢进去冒险?她望着巨石,对华克之道:“我倒是想上去坐着歇一会。”她可不是在征求华克之的意见,而是以她的轻功,实在爬不上去。华克之这个大老粗倒是不笨,立即会意,牵着湿儿的手一纵,二人已并排坐在大青石上。

湿儿又问道:“这山除了有立山圣母这样一位活神仙之外,可有哪位诗人写诗称赞过么?”华克之答道:“当然有!以前有个叫胡辑瑞的进士,写过这么一首诗:‘闻道立山顶,天空玉桂扶。春深残雪在,地迥一尘无。此景高寒最,何人心迹俱。仙灵应笑我,只作卧游图。’”

湿儿没想到华克之还能背出一首完整的诗来,有些许吃惊,忙赞道:“好诗!好诗!”华克之道:“不知道我背错了没有。湿儿妹妹知道我没读过什么书。”湿儿道:“没错,原文即是如此。华克大哥背得很好!”

湿儿忽然对华克之的学识来了兴趣。顿了一下,又道:“华克大哥,除了这一首之外,你还会背什么诗词么?”华克之挠头思索良久道:“前几天你教我在泰山上背的那一首诗,我还大概记得。此外,我曾听别人朗诵过陆游的《钗头凤》,只怕记不全了。”

湿儿大爱陆游的《钗头凤》一词,曾被陆游和其表妹唐婉的凄婉爱情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她心中所想,也是寻到一个两情相悦的伴侣,然后长相厮守。只是世间常有不如意之事,多半有情人难成眷属。自己希望和华克大哥在一起,不知道爹爹会不会将我们拆散?爹爹虽然同意我跟华克大哥一起闯江湖,但一到谈婚论嫁,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华克大哥虽然武功高强,但却没有才学,而且是个穷得响叮当的叫花子。父亲虽是习武之人,却更喜欢舞文弄墨,这也便是湿儿我从小熟读诗书的原因。只怕到时候父亲会看不起华克大哥。倘若父亲真的要将我们拆散,我宁愿拼着性命不要,也要跟他在一起。湿儿听华克之会背这首词,立即道:“华克大哥,你背来听听看。记不全没关系,我帮你提示补充。”

华克之张了张嘴,就要开始背,却突然道:“咦,我忘记开头了。”湿儿一乐道:“红酥手,黄藤酒,你接着来。”华克之应了声“好”,便开始背起来道:“红酥手,黄藤酒,嗯……嗯……接下来是啥来着?”湿儿道:“满城春色宫墙柳。”华克之谢过,又从头开始背道:“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嗯……嗯……又是啥来着?”湿儿道:“东风恶,欢情薄,”华克之道:“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嗯……嗯……然后呢?”湿儿道:“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华克之道:“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湿儿鼓励他道:“背得很好!然后是‘错,错,……’”第三个“错”字尚未出口,华克之抢着说道:“后面我会了。”

湿儿赶紧停下,听华克之背。华克之一气呵成,从头到尾背了下来道:“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嗯……嗯……”湿儿刚要提醒,华克之接着往下背道:“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湿儿心中暗笑。华克大哥这哪叫记不全?是根本就不记得!从头到尾,他就只说了最后一个“错”字。湿儿并不介意华克之不会背诗词,她倒喜欢看他为难挠头的样子。

湿儿又道:“下阕你会不会?”“‘阕’是啥意思?”“这首词分上下两部分,下半部分你能背出来不?”华克之道:“下半部分太简单了!当然能。”湿儿道:“好。你从‘错,错,错!’那里开始吧。”华克之胸有成竹地道:“错,错,错!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湿儿笑得天花乱坠,眼前直冒金星,差点从大青石上掉下去。她正要提醒华克之背岔了,华克之却道:“陆游这人挺好色的。”这句话倒是把湿儿吓了一跳,问道:“陆游好色?”华克之道:“你瞧,什么红酥手呀,黄滕酒呀,白毛绿水呀,还有红掌清波呀。短短一首词里面,有这么多颜色,难道他不好色么?”湿儿忙道:“是。”心中却想,的确不能跟华克大哥这个大老粗谈论诗词。

沉默片刻后,这次倒是华克之先说话。他道:“湿儿妹妹是文化人,你说刚才写立山寨的那首诗是好诗,你也来和一首如何?”湿儿脸一红道:“写诗作词需要高情商,我可不在行。给华克大哥哼个小曲儿还可以!”“那太好了,我可以一饱耳福了!”

湿儿唱歌倒是落落大方,一点都不怯场。望着层层叠叠的山峦,她张开小嘴,触景生情地唱了起来。正是古时候一个叫陈云山的音乐家创作的《今山古道》:“山呀山呦绵延不断, 远山接近山呦。 迢迢山径盘层峦呀, 咱们步步高升呦。 看山岚飘呀风光好呦, 开路辛劳多。 那个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饮水得思源呦。”

歌声很欢快,节奏感颇强。湿儿刚唱了两句华克之就鼓起掌来,到后来鼓掌就变成了打拍子。湿儿也是越唱越有精神。“山呀山呦绵延不断, 今山载古道呦。 悠悠闻风藏名山呀, 咱们步步高升呦。 看风物博呀典范佳呦, 先贤心恤多。 那个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古道照颜色呦。”

歌声稍歇,山下突然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华克之和湿儿居高向下观望,只见一个绿衫少女骑着一匹白马惊慌失措地向山上跑来。湿儿见那绿衫少女边逃命边把被风吹乱的头发理直,慌乱中仍不失优雅,不禁暗自赞叹,心中也替她着急道:“你倒是快跑啊!”

过不多时,便从山下传来追杀声。“那妞儿跑上山去了,快追!”随即便有一群人向山上追来,当先一个少年穿金戴银,骑着高头大马,后面跟着十几个叫花子。

见到这种情景,湿儿可兴奋了。不光是有热闹可看,而且她知道华克之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华克大哥三下五除二把几个坏蛋打得落花流水,绿衫少女作揖感谢,自己倚在华克大哥身边多威风啊!不对,那帮叫花子见到他们的华克帮主,应该磕头请罪,求帮主法外开恩才对。呃,不管怎么说,反正都是挺威风的事儿。女孩儿家不知道为什么,总爱看自己喜欢的男人出风头。湿儿亦不例外。大概是虚荣心作祟吧!

湿儿正做着梦呢,忽觉身子一轻,被华克之拉着手跃上了一棵大树。湿儿一想,也对,华克大哥定是要在危急关头才会挺身而出。武侠小说不都这样写嘛:流氓即将把美女的衣服撕开,甚至已经解开几个扣子后,英雄人物才会闪亮登场、犹如神兵天降一般。华克大哥此时一定也在等待这个最佳时机吧!看热闹不必急在一时,自己且先耐心等待一下。

当绿衫少女骑马经过树下之时,那群人也已追了上来。一个丐帮五袋弟子突然窜起,落于少女的马前,一伸手便已捉住马缰。撒开四蹄狂奔的骏马竟然无法前行,瞬间人立,差点把绿衫少女摔下马来。少女伏在马背,一剑冲叫花子面门刺去。叫花子早已料到这一招,并不出招挡驾,只是轻轻一拽马缰,马身一歪,便将少女抛下马来。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少年飞身向绿衫少女扑去,正好压在她的身上。少女已无还手之力,少年便双手在她身上游走,边欺负她边笑道:“你越跑,少爷我越是喜欢你。”

湿儿一看少女已经被非礼了,可是华克之却毫无动静,忙转头吃惊地看着他。华克之摇了摇头,似乎颇是为难。

湿儿大失所望。急切之间,便想亲自跳下树去救那少女,可是华克之把她的手抓得紧紧的,让她动弹不得。她想要张嘴大呼救命,华克之又已适时点了她的哑穴。她对华克之怒目而视,华克之还是只是摇头。湿儿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便在此时,忽然从山上传来一声清脆的怒喝道:“畜生,住手!”

穿金戴银的少年抬头一看,来者又是一位妙龄少女,身着一袭尼姑穿的灰色缁衣,却偏偏长发及腰。她肩挑一对水桶,应是山寨内的人要下山去打水。少年哈哈一笑,喝道:“拿下,给少爷双飞一个!”

还是刚才那个五袋叫花子,一个箭步,已冲到挑水少女的面前,伸手就朝她的身上抓去。那少女也是练家子,不慌不忙地侧身左转,将右边的水桶朝叫花子左侧撞去。叫花子自恃力大,站稳桩脚,右掌对着来桶击出,意欲将水桶撞破。哪知少女转身到一半时却突然右转,换成左桶朝叫花子身后击去。好迅捷的转身!叫花子收势转身已然不及,情急之中赶紧撤回右掌,用肘部去挡来桶。

却不知那少女用了什么巧妙的手法,双手抓起右边的桶,倒了过来朝叫花子头顶扣去。这一招大出叫花子的意料,他躲闪不及,“砰”的一声,脑袋已从桶底穿了出来,立即晕倒在地。

正在非礼的少年见状,放了绿衫少女,上马便逃。挑水的少女早已抓起左侧的水桶向那少年掷去,水桶正中少年的背部,将其打翻于马下。挑水少女随即抢上前去,点了少年两处穴道。群丐围了上来,少女抡起扁担,只几下,便将群丐打得趴伏在地,哭爹喊娘不止。

挑水姑娘过去扶起绿衫少女,关切地问道:“姐姐受惊了。没有受伤吧?”绿衫少女惊魂未定地站了起来,先是拢了拢秀发,整了整衣衫,瞬间便又恢复了初时的优雅,半晌才柔柔地答道:“还好,没有受伤。多谢妹妹救命之恩。请教妹妹芳名,在下没齿不忘。”

湿儿这才看清绿衣少女的长相,只见她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活脱脱的一个天仙子。虽刚从慌乱中回过神来,亦是端庄得体大方。站在那里,便如一株水仙;轻移莲步,便似一朵绿色的云彩。湿儿心想,也怪不得坏人追你呢,谁叫你长这么漂亮。挑水少女也是个漂亮胚子,湿儿竟觉得她有几分面熟,像是曾经见过的某个人,只是想不起那人是谁。

挑水少女道:“姐姐说哪里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我辈学武之人的份内之事。小妹我叫朱菲菲,是立山寨立山圣母座下的大弟子。请问姐姐芳名?”绿衫少女答道:“在下姓柳名陌青。久仰尊师的威名,可否,可否求尊师也收下我做弟子?”

原来她叫柳陌青。这名儿真是好听。湿儿忽地想起那首《诗经·神曲风·月亮之上》来。诗云:“予遥望兮,蟾宫之上;有绮梦兮,烁烁飞扬。昨已往兮,忧怀之曝尽,与子见兮,在野之陌青。牵绕兮我怀,河升波涨,美人兮相伴,斯是阙堂。”

朱菲菲面露难色,答道:“家师说她不再收弟子了。”柳陌青的秀脸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又道:“如此说来,只能怪陌青没有那福分了。妹妹,陌青还有个不情之请。”“姐姐请讲!”“陌青想手刃刚才欺凌我的坏人,不知妹妹同意否?”

朱菲菲想了想,为难地道:“丐帮总舵就在距本寨不远的地方,本寨跟丐帮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在这里把丐帮的人杀掉,恐致丐帮和本寨交恶。小妹不敢擅作主张,还是把这个坏人交给师父发落为好。希望姐姐谅解。” 柳陌青道:“可是这人穿金戴银,怎么会是丐帮中人?”

朱菲菲看了看那个少年,又看了看那几个叫花子。心想,这少年的确不像丐帮中人。可是,怎么会有一众叫花子随侍在侧呢?她走到少年的面前,伸出左手揪住他的衣领,厉声喝问道:“你是什么人?从实招来。若有半句假话,定叫你吃够苦头。”那少年竟毫不示弱,冷眼看着朱菲菲,傲慢地道:“有种你就杀了我。你小小立山寨,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夷为平地。”朱菲菲杏目一瞪,右手一挥,“啪”的一声,给了少年一记耳光。

少年仍然面无惧色。倒是他旁边的叫花子急了,大叫道:“不要伤害我家公子!”朱菲菲转身对着大叫的叫花子喝道:“要想他不挨打,你就老实交代,他到底是什么人?”那叫花子赶忙回话道:“他叫东方骄阳,是我们帮一位重要人物的公子。”

朱菲菲从东方骄阳的穿戴上早已看了出来,他可不是一般的叫花子,必定大有来头。虽然不知道叫花子口中的“重要人物”是谁,但可以猜到此人不好惹。当下命令群丐道:“扶起你们的公子,随我上山,听候我师父发落。”

朱菲菲转头对柳陌青道:“陌青姐姐,……”柳陌青自然明白朱菲菲的意思,这人可不能随便杀,当即点点头道:“陌青也正想拜见一下尊师立山圣母前辈。”当下群丐便扶了东方骄阳走在前面,朱菲菲和柳陌青跟在后面向立山寨走去。

等这些人走远后,华克之才解开湿儿的穴道。湿儿见柳陌青被救走,宽心许多,但是仍然不能原谅华克之的见死不救。这跟她想象中的大侠相去甚远,这表现简直就是找不到龟头的乌龟。

华克之当然看出了湿儿的心思,歉然道:“湿儿妹妹请原谅我。东方骄阳的确是本帮一位重要人物的公子。我,我实在不便出手阻止他。”“……”湿儿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哼了一声,难道丐帮的官二代就可以胡作非为么?华克之见湿儿没有原谅他的意思,便又说道:“我也是迫不得已,请湿儿妹妹理解我的难处。”

湿儿道:“好吧,我理解你的难处。那我再问你,既然东方骄阳是你们帮重要人物的公子,他刚才被立山寨的人捉住了,你也不救,不是也很奇怪吗?”湿儿心想,东方骄阳虽然行为不端,但他好歹是丐帮的人,华克大哥应该出手相救才对。难不成华克大哥要借立山寨之手除掉这个小恶魔?

华克之道:“让他吃点苦头也好,将来或许会变好。不过,如果立山寨的人杀掉东方骄阳,那两边的关系可就坏了,到时候立山寨恐怕真的要被夷为平地。我也不想两败俱伤。”“既然怕他被杀掉,那你为何不救?”华克之答道:“刚才有一名敝帮弟子逃掉了,定会搬救兵来。”华克之满是担忧,随即又自言自语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这事会不会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呢?立山圣母也是我所敬仰的一位江湖前辈豪杰,希望她们立山寨能够平平安安。”

湿儿现下也觉得华克之的处境颇为艰难,基本上原谅了他,刚才的事就没往心里去。问道:“那咱们现在如何是好?”华克之无奈地道:“咱们走吧,不趟这趟浑水,假装没看到好了。”“你不怕立山圣母真把东方骄阳杀掉?”“当然怕啊!”“那咱们去暗中保护他吧!”“可是他们认出我来怎么办?我刚才既没有阻止东方骄阳的恶行,他被捉住后又没有救他。如若被认了出来,东方骄阳定然会责怪我不帮他,立山寨的人又会说我护短,传到江湖上去就……,那样我岂不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是猪了?”

“里外都是猪?哈哈。那叫里外不是人!”湿儿刚才还气呼呼的,华克之一句错话,乐得她哈哈大笑,哪里还有半点怨气?

笑了好一阵,湿儿才又道:“华克大哥,你是担心被他们认出来吗?”华克之老老实实地道:“是。”“早说嘛,我帮你打扮打扮。”湿儿真是不改调皮本性,一说到乔装打扮这类东西,她笑得更厉害了。她最爱玩的就是捉弄别人。因此,她自小便研究易容之术,在这方面颇有一些造诣。前几天在泰山已经替华克之改过一次妆了,这么快又有一次机会,她能不乐吗?

二人匆忙下山找个旅馆换装。湿儿一边给华克之化妆,一边说道:“其实咱俩一男一女走在一起,本来就不太合适,一路上不知惹来了多少闲言碎语。以前黄蓉跟郭靖刚认识的时候,是黄蓉扮成一个男孩子。今天就委屈华克大哥一下,我要把你变成一个大美女。”“哎,那多难为情啊!”华克之虽然偶有点优柔寡断,但却是不折不扣的男子汉大丈夫做派。现在突然要变成柔情似水的女人,心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

湿儿突然问道:“华克大哥,你不是说立山寨是佛教名山吗?那么,问题来了。刚才朱菲菲为啥留着头发呢?而且还留得那么长?”

“哦,是这样的。立山圣母因行侠仗义而被尊为当世三大女侠之首,她当然是一心向善,但她却并不认为只有信佛才可以做好事。相反,她可能更喜欢我国传统的道教文化和儒家文化。她选择在立山寨定居修行后,才勉强皈依佛门。因此,她只要求门下弟子们行侠仗义,救死扶伤,却并不要求她们一定要信佛。所以立山寨门下的人虽然穿着尼姑的缁衣,偶尔宣几句佛号,实则与普通人并无多少区别。”

“原来如此!立山圣母果然是不拘一格的大侠。她说得甚是,并不只有信佛才可以行侠仗义。不瞒华克大哥,我倒是觉得和尚们太心慈手软,连坏人也舍不得杀。如果该杀的坏人不杀,岂不是相当于纵容坏人做坏事?”

其实华克之的心肠也跟和尚差不多少,也不爱随便杀人。但他本就拙于言辞,又不想逆了湿儿的意思,便不反驳。

湿儿帮华克之改装完毕后,自个儿一个劲儿地偷着乐。华克之却看不见自己的模样,疑惑地问道:“湿儿妹妹,我现在到底像不像女人啊?”湿儿不答,只是笑着打保票道:“华克大哥放心,保证没人认得出来!咱们这就走吧。”

华克之牵着湿儿的手,湿儿仿佛也化身为轻功高手,二人从一个树梢跃到另一个树梢,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立山寨顶。

华克之轻声叮嘱湿儿道:“只要东方骄阳没有性命之忧,咱们就别出手。”湿儿懂事地点点头。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