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19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9-06 9:52 已读 183 次  

二人落下之处,正是日观峰最陡的一面,堪称悬崖峭壁。二人的下坠之势甚是凌厉,华克之在离地丈余处方才将湿儿抱住,赶紧挥掌凌空猛击地面,减弱下坠之势。 待得华克之抱着湿儿安全站在地上时,二人都早已惊出了一身冷汗,心剧烈地跳个不停。湿儿自责道:“都是我不好。华克大哥,你没事吧?”华克之擦了擦汗,道:“没事、没事。”

湿儿突然道:“我摔了下来,都是因为功夫不好。还差点连累了你。华克大哥,你教我降龙掌好不好?” “啊?”华克之吃了一惊,忙道:“不……不行,帮规规定,降龙掌是敝帮帮主的看家本领,不能传给别人。”湿儿求道:“就传我三掌,好不好?”华克之道:“半掌也是不可以的。别的什么事我都可以为你做,独独这件事却是不行。”

湿儿其实也明白,降龙掌是不能传给别人的。洪七公将降龙掌传给郭靖虽是违背帮规的做法,但洪七公在帮中早已说一不二,帮中弟子虽然心内不满,却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她想了想,又道:“咱们不是打了一个赌吗?如果你输了,我让你传我降龙掌,你会不会传?”华克之毫不犹豫地道:“那也是不可以的。我宁愿做一个食言的人,也不能违背帮规。”湿儿心想,华克大哥真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她应了一声好,便不再为难他,闭口不提想学降龙掌之事。

二人就近找了个小溪卸妆,回复本来面目。稍事歇息后,便认明方向寻路上山。峰下人迹罕至,长草及腰,哪有什么道路?行得几步,湿儿隐约闻到一股臭味。她举目环视,发现右侧不远处有一片杂草被压倒了。华克之自然也注意到了。二人互望了一眼,都觉古怪,便向臭味处走去。湿儿边走边用长剑斩草,到得近前,发现地上俯卧着一具已开始腐烂的尸体。此人身穿黑衫,腰系黄带,正是传说中魔教长老的打扮。二人大吃一惊,魔教长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泰山上?又怎么会暴毙于此?

华克之将尸体翻转过来,发现前胸膻中穴旁有处剑伤,伤处已经腐烂变为黑色。仔细辨别出剑手法后,识得是被泰山剑法的绝招“鲸浪溃虹”所伤。出招之人原意自是直插膻中穴,被对方挡驾一下,便刺到了膻中穴旁。这一剑又猛又狠,饶是被挡了一下,仍是入胸三寸。如若没有阻拦,自是从后背透出。华克之隐约可以想见,此魔教长老和泰山派高手过招时的凶险。

湿儿见华克之似乎看出一些门道,便问道:“他是怎么死的?”华克之道:“被泰山派杀死的。”湿儿仔细查看了一下四周,见并无打斗痕迹,也未见其他伤者或者死尸,便道:“这魔教长老定是在其他地方被刺伤,逃到此处才毙命的。”华克之道:“其他地方是指什么地方?莫非是在泰山派内么?这厮纵然武功高强,也不可能单挑泰山派。”

湿儿沉思片刻道:“魔教和江湖正道都是对头,正教中人见着魔教教徒,定然不会放过。因此,魔教教徒单独行走江湖时,必定会乔装打扮。他们谁要是穿这身衣服出来溜达,无疑是告诉大家,我是坏人,有本事来杀我。这位长老既然穿这身装束出来,定然是一伙魔教教徒出来执行教主的命令。他们很可能是数十人或者上百人去攻打泰山派,其他人等都被消灭在泰山派内,只此一人武功高强,受伤后逃跑,最后倒毙于此。”

华克之道:“即使是几十上百人,也难以打败泰山派吧。”湿儿道:“数目只是我的猜测。华克大哥这么说,让我想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华克之一惊道:“什么可怕的事?”湿儿道:“华克大哥还记得那日我爹爹怎么说的吗?他是在泰山上遇到那个小男孩的,对吧?”华克之应道:“正是。咱们来此,便为了寻那唱歌的小男孩。”湿儿道:“那个小男孩本来是想引诱泰山派去金瓶似的小山寻找秘籍。可是不知何故,偏偏泰山派没有去,反而是我爹爹听了歌谣,赶回旭日山庄带着哥哥和我去了。如果是魔教引诱大家去金瓶似的小山,那他们肯定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他们除了在金瓶似的小山设下陷阱,要歼灭去夺取秘籍的群雄,还另外派人乘虚袭击各派本部。”

“湿儿妹妹的意思是,魔教可能还派人袭击我们丐帮、少林寺、武当派、峨眉派、青城派和恒山派了?”华克之没有提到旭日山庄,那自是因为魔教并没有专门去引诱旭日山庄的人,更因为旭日山庄是东方不败的老家,决没可能派人去自己的老家也杀戮一番。湿儿道:“是的。他们原先以为泰山派也要去,所以派人趁虚攻打泰山。”华克之大惊道:“那可不得了!这一下六大派都要遭劫了!也不知有多少人已经遭了魔教的毒手?”湿儿道:“我只是猜测,不知猜得对否。咱们赶紧去泰山派打探一下吧!”她感觉情况非常严重,心中只盼自己猜得不对。

二人不敢耽搁,华克之牵了湿儿的小手,施展绝顶轻功,飞速朝昭真祠奔去。路上,湿儿叮嘱华克之道:“华克大哥,等下你不要报我的家门。”湿儿的安排,华克之无所不从。他不问为啥,却问道:“如果云松道长问起来,我怎生回答是好?”湿儿道:“不问就不要说,问起来你就说我是你的妹妹。”

原来,泰山掌门云松道人和湿儿的父亲东方无能是好友。无能正是跟云松道人在一起才听说了武功秘籍《金瓶梅》的藏身之处。湿儿猜想,云松道人没有去抢夺秘籍的原因,大概是没有从歌谣中听出秘籍来。虽然说泰山派因此而没有落入金瓶似的小山的陷阱,但无能知道那里有秘籍却不告诉好友云松道人,朋友之间的友谊未免受损。如果云松道人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就是不够朋友的东方无能的女儿,那湿儿得有多尴尬?因此,她吩咐华克之不要报她的名字。湿儿在五六岁的时候见过云松道人一面,一晃十来年了,估摸着云松道人早已记不起她的模样。此时,她便要打马虎眼蒙混过关。

不多时,二人便已来到泰山派门前。只见山门的一角已经坍塌,尚未修复。山门前的空地刚刚清洗过不久,但依然可以见到淡淡的血迹。门口守卫森严,共有一老九少十个道人,全都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山门外的动静。见华克之和湿儿朝山门走来,那十人手握剑柄,一同走上前来。湿儿见那十人不同程度步履蹒跚,便知均有伤在身。想那已经结束了的魔教袭击泰山派之战,定是血肉横飞,血流成河,不免心惊胆战起来,紧紧拽着华克之的手不放。

华克之和湿儿尚未说话,已被上来的十个道人团团围住。为首的老道喝道:“来者何人?”声调颇有几分威严,但声音低弱,似乎受了不轻的内伤。华克之忙拱手行礼道:“在下丐帮帮主华克之,前来拜见贵派掌门人云松道长。”

老道打量了二人一番之后,才冷冷地道:“你说是丐帮帮主便是么?丐帮帮主信物打狗棒何在?”“这……”打狗棒由丐帮内一位重要人物暂代华克之保管,本是丐帮内最大的机密,华克之如何能说与外人知?只得敷衍道:“道长请了。在下真是丐帮帮主。打狗棒并未随身带来,还请见谅。”

老者怒道:“还有丐帮帮主不随身带着帮主信物打狗棒的?我看你就是冒牌的帮主。是魔教派你来行刺我泰山派掌门的吧?”随即拔出腰间长剑,喝道:“弟子们,把这两个魔教奸细给我拿下。”九个年轻弟子齐刷刷拔出长剑,立时便要动手。

华克之忙道:“且慢!”“慢什么?魔教贼子,速速就擒吧!”华克之嘴拙,急切之间不知该如何取信于人,只得道:“华某身着丐帮服饰,难道道长看不出来么?” “真是有趣。谁都可以穿叫花子衣服。难道穿叫花子衣服就是丐帮的?而且还是丐帮帮主?”

湿儿心想,泰山派刚刚遭到魔教血洗,难免过度谨慎。如果不能证明华克大哥是丐帮帮主,一场打斗在所难免。这几人都有伤在身,自然不是华克大哥的对手。可是,打伤了他们之后,双方就结下了梁子,以后丐帮就难以和泰山派共同对抗魔教。须得想办法制止这场打斗才好!便道:“且别伤了和气。这位道长江湖经验丰富,想必识得丐帮帮主的绝技降龙十八掌。何不让华帮主展示一下降龙十八掌,以此来验明正身?”

老道略一沉吟,道:“好,就让贫道见识一下丐帮帮主的降龙十八掌。弟子们,先退下吧。”湿儿对华克之道:“华克大哥,你耍两招给他们瞧瞧。”华克之点点头,便将降龙十八掌的前三掌耍了出来。

“好!亢龙有悔、飞龙在天、见龙在田。降龙十八掌真是名不虚传!”老道拱手一礼,道:“果然是华帮主。贫道是泰山派桑苍茫。刚才多有冒犯,还乞海涵!”华克之知道,桑苍茫是云松道人的五师弟,道号也便是苍茫子。忙又还了一礼道:“原来是苍茫道长,久仰久仰。”

湿儿心想,泰山派这些道士们还算通情达理。华克大哥施展几招降龙掌,他们便验明正身了。当年郭靖带着杨过上终南山,全真教的牛鼻子们居然会认不出郭靖的武功来,而且不管郭靖怎么解释,他们就是不听,竟然摆出几十个天罡北斗阵对付跟全真教甚有渊源的郭巨侠,从山下普光寺一直打到山顶重阳宫,闹了个天大的笑话。

桑沧茫又道:“华帮主不远万里而来,实是敝派之荣幸。只是不巧得很,我掌门师兄重伤未愈,恐不能接待华帮主。烦请华帮主改日再来吧。”语气中甚是充满了无奈。华克之道:“敢问苍茫道长,令掌门师兄云松道长是否为魔教所伤?”

桑苍茫倍感惊奇,华克之如何知道魔教袭击泰山派之事?几天前才刚发生的事,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丐帮总舵去了?虽说丐帮耳目甚众,消息灵通,但须知,丐帮总舵在四川仪陇,即使快马加鞭,恐怕也须十几天才有一个来回。丐帮是行侠仗义的帮派,也是魔教的死敌,桑沧茫自然坦诚相告道:“正是。不知华帮主如何得知?”

华克之道:“华某刚才在日观峰下见到一个魔教贼子的尸体,身上有泰山派赐予的剑伤。华某便猜想泰山派定然同魔教交手了。华某知云松道长有伤在身,冒昧来访多有失礼。但华某此来便是商量如何结盟对抗魔教的大事。还望苍茫道长能替华某通报一声。”他心想,看来湿儿这小精灵猜得没错。倘若泰山派也被引诱去金瓶似的小山夺取秘籍的话,泰山派的道观此刻恐怕早被毁掉了。幸好泰山派全力留守昭真祠,实是躲过了灭顶之灾。

桑苍茫见事关重大,不敢怠慢,赶紧差一个弟子先行入内禀报师兄云松道人,然后自己再陪华克之随后跟进,留下剩余的八名弟子继续把守山门。

道观内随处可见残垣断壁,被摧毁之花木亦比比皆是。湿儿五六岁时曾随父亲来过泰山派道观,那时香火旺盛,人来人往。今日今时,道观内清静异常,连过几个殿都未见人影。苍茫子见湿儿东张西望,便道:“敝派门下弟子们大多有伤在身,此刻都在房间里休息。”湿儿道:“谢谢道长指点。”

苍茫子将二人带至昭真祠旁的一间陋室,云松道人早已在门前等候。只见他一脸病容,憔悴异常,强打精神倚门而立。先前来报信的年轻道人正搀扶着他,生怕他站立不稳。华克之和云松道人寒暄两句后便迅速进入正题。

云松道人先介绍了这次魔教进攻泰山的情形,说是三个魔教长老带了四十七个教徒,共五十人围攻昭真祠。泰山派弟子当日都在山上,并无人外出。打斗结束时,杀掉四十九个魔教歹徒,另有一人被他刺伤,逃得无影无踪。泰山弟子也死了二十多人,余下的弟子们基本上都挂了彩,只是轻重不一。他声音低弱,描述得又极其简短。尽管如此,仍听得华克之脸色大变,湿儿的小手心冒出不少汗来。

华克之先告诉云松道人,那名被他刺伤的魔教长老已倒毙于日观峰下的杂草丛中。接着,又介绍了在金瓶似的小山上争夺秘籍的大致经过以及青城派下山途中被灭门之事。只是不提身边之人便是东方无能的女儿东方不湿。他不善言辞,讲起过程来拖泥带水。有些地方云松道人没听明白,湿儿便理顺了给他听。

湿儿见华克之提到自己父亲在泰山上听到小男孩的歌谣后便即猜到秘籍的藏身之处时,果见云松道人轻轻地哼了一声,似是鄙夷自己父亲没有提醒他。湿儿便觉耳根发热,好似有人在骂她一般。

华克之的这番话却也听得云松道人长吁短叹,大骂魔教可憎可恨。云松道人道:“我自然也知道小男孩口中唱的《金瓶梅》是一本武功秘籍,但这本秘籍不怎么出名,便不愿千里迢迢去涉险找书。”湿儿心中暗笑,自己没听出来就没听出来,偏要借口说秘籍不出名。如果真不出名的话,会有七大门派去夺书么?

华克之问道:“道长可知那小童是何来头?”云松道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接着又补充道:“就见过他那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华克之和湿儿对望一眼,看来这一趟是白来了。不过好歹知道了魔教袭击泰山派之事。

话锋一转,在谈到如何对付魔教时,华克之和云松道人却有了分歧。华克之表明,丐帮将会大力发展晋冀鲁豫分舵,跟少林、嵩山和泰山派等齐心协力,确保这四省的生灵免遭魔教涂炭。云松道人则表示坚决反对。他认为泰山派、少林寺和嵩山派足可抵敌魔教的骚扰。湿儿心想,这云松道人也跟华山派高含沙一般的见识,莫名地嫉妒丐帮的发展壮大。偏偏吃了魔教的亏,却又不让丐帮帮忙,难道被魔教杀光了才开心么?

华克之见多谈无益,又见云松道人身体虚弱,便拉着湿儿起身告辞。云松道人似乎颇为忌惮丐帮欲借魔教袭击一事大做文章,当下也不挽留,吩咐师弟桑沧茫送客。

从泰山派出来后,华克之道:“湿儿妹妹,咱们在山上再找一找吧。”“好。就碰碰运气看。”

华克之领着湿儿又到泰山各个角落转了一圈,却连小男孩的半点影踪也没见到。二人好生失望。正准备下山而去之时,却突见左侧一株参天大树的树顶缓缓朝山体靠来。二人也不以为意,以为只是山下有人在伐木。但奇怪的是,那树顶偏了丈许后便定定地斜在空中,并不倒下来。二人正要迈步前行,却见那树又朝远离山体的方向偏去,偏了几丈远后,又斜斜地定在空中。湿儿道:“下面定有古怪。咱们快去看看吧。”

二人飞快来到山边查看。却见十余丈下的山坡上一人背对二人、面树而坐,和大树相距约有丈远。从背影看,身形瘦弱,颇有些弱不禁风的味道。那人正双掌箕张,掌心微凹,举于胸前。随着他的手臂缓缓向后移动,大树又慢慢地向山体靠来。华克之和湿儿俱是大骇,却不知那人在施展哪样法术,竟有如此威力?大树快靠近山边时,那人的手臂停止移动,大树便定定地斜在空中。俄顷,那人双掌掌心微凸,手臂向前移动,大树便又缓缓离开山边,向另一侧倾斜过去。待大树再次回复到正常位置,那人将双掌顿在空中。随着他掌心不停地凹凸,大树像着了魔一样,前后乱颤。

西海飘忽掌!华克之和湿儿惊得几乎同时要叫出声来。二人心中均想,此人定是西海六龙的师父西海龙王无疑。华克之心中却多想了一层:原来西海飘忽掌的掌力练到极致,并不需要掌贴掌地对掌!

便在此时,西海龙王双掌猛往回收,大树急速向山边靠来,把华克之和湿儿都吓了一大跳,赶紧往后跃出几步。紧接着,大树树身一抖,又急速远离山边。“咔嚓”一声震天价的巨响,大树从中折断,将它前面的五六棵树也一并打折了。瞬间,山下尘土飞扬,犹如万马奔腾。

华克之和湿儿不寒而栗。虽知那人便是仇人西海六龙的师父,却谁也不提找他寻仇之事,手牵手悄然离去。湿儿只觉华克之的手异常滑腻,想来出了不少汗。她自己心中也动摇了,华克大哥还是天下无敌吗?稍后,湿儿安慰自己道:不管怎么说,我相信华克大哥将来一定能超过西海龙王。

二人下山后,到客栈牵了马,便向西南而行,目的地自然便是丐帮总舵。

一路之上,华克之愁眉紧锁。湿儿知他心中烦事颇多:先是金瓶似的小山上的阴谋,接着又是陕甘宁分舵被西海六龙攻陷,后来又是倭寇抢夺《顺风相送》一书,最后又有魔教袭击泰山派。作为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心里哪能顺畅?湿儿打趣地道:“华克大哥,没想到当大侠还挺累的。”华克之勉强笑了笑。他年纪也不大,肩上却扛着丐帮帮主的重任,突然之间遇到这么多大事,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

湿儿又道:“华克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呢?”华克之道:“没什么头绪,乱得很。”湿儿替他分析道:“西海六龙跟咱们之间,差不多算是私人恩怨,可以先不管。倭寇抢书,事关重大,必须管。可是倭寇抢书之后,恐怕早已逃之夭夭,暂时管不着。金瓶似的小山上的阴谋和魔教袭击泰山一事明显有莫大的关联,虽尚不能确定,但十有八九是魔教干的。眼下只有联合正教上各路英雄,共同对付魔教。不知华克大哥以为如何?”

华克之道:“湿儿妹妹言之有理,我非常赞同。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连串阴谋互相关联,魔教的确难脱干系。只是青城派被人灭门,似乎不是魔教所为。我总觉得凶手的武功之高,实是超过了魔教中的任何人。”湿儿道:“武功方面,我就不大懂了。”华克之道:“咱们赶紧回总舵,我跟帮中长老们商量一下再做计较吧。”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