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18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9-05 9:05 已读 55 次  

听说这种掌法叫“冰火两重天”,湿儿心内直呼不雅。一想到倭寇的荒淫无耻,便又觉得这名字真是太恰如其分了。中土的文人雅士断不会取这么个俗名。

澄定和尚续道:“冰火两重天掌法可比玄冥神掌毒辣多了。纯阴的玄冥神掌尚可被纯阳的九阳神功治好。但如净悟师弟这般中了冰火两重天掌法,至阳至阴两股真气不停地转换,让人一会儿上到天堂,一会又跌入地狱,不断地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折腾。无论你用至阳的还是至阴的神功都无法解救,如何能不死?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倭寇真是恶毒变态至极!非要将人活活折磨至死。”

“过去七十年中,这种掌法再也没有在中土武林出现过。于是,大家也便淡忘了。你们年轻一代人别说见到这种掌法,连听说的机会也都没有。却没想到七十年后倭寇又来中土挑衅,一场腥风血雨,在所难免,在所难免啊。”叹息一声后,澄定和尚又转向华克之,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请了。”

华克之忙拱手还礼道:“晚辈丐帮华克之,拜见澄定神僧。”“原来是丐帮华帮主。华帮主真是年轻有为,难得的人才。”“哪里哪里。神僧过奖了。这位是我的朋友,旭日山庄的东方姑娘。”湿儿忙拱手行礼道:“湿儿拜见澄定神僧。”

“真是郎才女貌啊,祝贺二位。”寒暄一毕,澄定和尚正色道:“华帮主,我中土和东瀛的交往久矣。远在秦朝,就有徐福东渡。至唐代,两国的交往已经变得非常频仍。当时,很多倭寇来我天朝学习,史称‘遣唐使’。从明朝开始,倭寇贼子便经常大规模在我国沿海一带活动。倭寇和我中土武林人士过招已不是什么罕事。只是这个贼子竟然跑到高手林立的长安城伤人,实是大胆狂妄至极。”

中土武林忽招东瀛倭寇挑衅,大家均感事态重大,尽皆沉默不语。过了一阵,众人忽觉室内少了点什么。净空和尚返身一看,却是净悟和尚早已没了呼吸。那少了的,自然便是好热好冷的叫声。净空净慧二僧跪在塌前放声痛哭。湿儿见净悟和尚背上掌印的颜色兀自变换不停,不禁紧紧握住华克之的手。

等净空净慧二僧哭了个痛快,澄定和尚才出言安慰二人。几大掌门高僧商讨重大事情本无湿儿插话的资格,但华克之嘴拙,只是一味地沉默,湿儿便开口轻声问道:“却不知倭寇为何要伤害净悟神僧?”她一贯管和尚叫大叔,此时竟也改口称神僧,大概是出于对澄定和尚和死去的净悟和尚的尊敬。

净空和尚答道:“贫僧和净慧师弟在院内散步时,突然从藏经阁方向传来师兄的厉声喝问:‘是何人敢闯藏经……’师兄想说的自然是‘是何人敢闯藏经阁’。‘阁’字尚未出口,便传来了他凄厉的惨叫。贫僧和净慧师弟赶到藏经阁时,师兄已经倒在地上,口中好冷好热地叫。净慧师弟照顾受伤的师兄,贫僧则追了出去。可哪里还有人?想来那东瀛贼子的轻功高明得很。”

净空和尚缓了一缓,续道:“本寺在唐代曾跟东瀛有些来往。当时,东瀛派了很多遣唐使来我中土学习,其中就有一些东瀛的高僧来本寺学法。但这样的交往在唐朝以后就断了。如今已经过去数百年,我们还哪里知道本寺前辈高僧跟东瀛人有何恩怨?”

湿儿道:“那东瀛贼子既然在藏经阁出现,定然是冲着经书来的。”净空和尚道:“这一节贫僧和净慧师弟自然也想到了。在前去请澄定师兄和高掌门、华帮主之前,贫僧已差弟子们去藏经阁清点过藏书。重要经典都未有失窃,独缺了一本无足轻重的《顺风相送》。”湿儿奇道:“那是什么书?”净空和尚道:“那是一本成书于明永乐年间的有关航海的书,业内称为‘海道针经’。明代航海家世代相传,却不知因何缘由放到了本寺的藏经阁。”

湿儿道:“可能对东瀛倭寇来说,航海技术非常重要。对咱们中土而言,见到大海的机会都少,自然不重视什么海道针经。只是这倭寇也太狠心,拿了书就走吧,竟然还用狠毒手段伤人,实在当诛!”澄定和尚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此言差矣!咱们历史上不是还有郑和下西洋么?航海技术对咱们中土来说也非常重要。”湿儿脸一红道:“多谢澄定神僧指点。咱们定当从倭寇手中将书夺回来。”

华克之犹记得鲁猪脚长老曾在金瓶似的小山提到过保卫钓鱼岛,插话道:“如果咱们也学习一些航海技术,必要时便可去钓鱼岛找倭寇的晦气。”他知道,倘若朝廷官兵不出手,光靠武林人士的话,要夺回钓鱼岛几无可能,便只说去找倭寇的晦气。澄定和尚赞道:“华帮主说得好,不愧是天下第一帮的帮主。为国着想,为民谋福,真大侠也。”华克之忙谦虚道:“神僧过奖了,晚辈不敢当。”高含沙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出门而去。澄定和净空、净慧等和尚似乎熟知高含沙的性格,也不加理会。

湿儿突然问净空和尚道:“请问大师,这本《顺风相送》可曾提到钓鱼岛?”净空对净慧道:“师弟,这书你读过几遍,你来回答小施主吧。”净慧脸微红道:“当初贫僧以为此书是武功秘籍,背着两位师兄偷偷看过几遍。不曾想,还是被二师兄注意到了。书中并没有提到小施主所说的钓鱼岛,倒是在其中一篇《福建往琉球》中提到一个‘钓鱼屿’,不知跟钓鱼岛是否是同一回事?”

湿儿道:“咱们经常说‘岛屿、岛屿’,实际上岛和屿并没有明确的区别。二者都是四面环水,上面长有树或草的海岛。只是一般屿比岛略小。净慧大师还记得提到‘钓鱼屿’的那一小段文字么?”

净慧和尚道:“原文大概是这样的:‘太武放洋,用甲寅针七更船取乌蚯。用甲寅并甲卯针正南东墙开洋。用乙辰取小琉球头。又用乙辰取木山。北风东涌开洋,用甲卯取彭家山。用甲卯及单卯取钓鱼屿。南风东涌放洋,用乙辰针取小琉球头,至彭家花瓶屿在内。正南风梅花开洋,用乙辰取小琉球。用单乙取钓鱼屿南边。用卯针取赤坎屿。用艮针取枯美山。南风用单辰四更,看好风单甲十一更取古巴山,即马齿山,是麻山赤屿。用甲卯针取琉球国为妙。’”净慧和尚当年误将此书当作武功秘籍背了下来,时至今日,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湿儿道:“这段文字好像全是些古代航海家习用的术语,深奥难懂。据记载,明代出使琉球,多由金门岛正式出洋。第一句的‘太武’即指金门岛,‘乌坵’则指福建湄州岛东的乌坵屿,这里是祭献天后妈祖的地方,是出洋者的必拜之地之一。‘小琉球’则指我国的台湾宝岛。这段话大致是说,从福建金门岛经台湾海峡,再经由钓鱼屿等岛屿进入琉球国境的航海方法。如此看来,钓鱼屿便是钓鱼岛无疑。”湿儿从小就习文练武。在武学方面虽想当大侠,却因为怕苦怕累,以致武功始终不入流。习文方面原本也不甚努力,但是她天资聪颖而且记性好,读过的书便都还记得。此时,在几个成天念经的大和尚面前竟也能侃侃而谈。华克之更是被她说得懵懵懂懂、似懂非懂。

湿儿见华克之呆呆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偷偷掐了他一下,才又继续说道:“书中说,钓鱼岛是在进入琉球国之前经过的,清楚地表明钓鱼岛等岛屿在明朝的海疆之内。我记得另有一本明朝典籍,说是到了古米山才算进入琉球国。恐怕东瀛贼子偷走此书的目的,便在于毁去钓鱼岛属于我国领土的证据,真是狼子野心。”说完这些话,湿儿自己也觉得奇怪,我怎么还懂这些东西呢?以前我都是听哥哥的,他现在不在身边,华克大哥又没读过书,我倒是成了文化人。

澄定和尚等人自然把佛教经典背得滚瓜烂熟,但于佛教之外的典籍就甚少涉猎。此时听湿儿说丢失的《顺风相送》一书是钓鱼岛属于我国领土的证据,便都咒骂倭寇不止。净慧和尚道:“贫僧当初见此书既非佛经,亦非武功秘籍,便不再留意。没想到因贫僧等的疏忽,导致此书被倭寇盗了去。若因此被倭寇毁灭掉有关国土的证据,贫僧真是罪孽深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华克之道:“净慧大师不必自责。咱们找机会把这本书夺回来。华某就不信咱中土武林斗不过倭寇!”

华克之和湿儿在长安待了两日,一边游玩一边暗中查找倭寇的踪迹。却哪里见到倭寇的半点影子?湿儿道:“我有种预感,那个焦山口便是日本人!”华克之奇道:“不是说日本人是畜生么?可是焦山口明明长得跟人一样。湿儿妹妹,你冤枉焦大哥了。”湿儿扑哧一笑道:“说他们是畜生,自然是骂他们。因为他们残忍变态,算得上是人面兽心。”心想,华克大哥真朴实,竟把人家骂人的话当了真。

湿儿又道:“华克大哥,你说金瓶似的小山上的陷阱有没有可能是倭寇布下的?”华克之一惊,随即答道:“不会吧?倭寇只是来夺书,他们的目的是妄图霸占咱们的钓鱼岛。跟金瓶似的小山有啥关系?”湿儿道:“那就不对了。为了钓鱼岛,咱中土武林和东瀛武林少不了要狠狠地打上一架。这是国际大气候和咱们自己的小气候决定的,是迟早要来的,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咱们武林人士是夺岛的主力,如果倭寇先设毒计除掉中土武林人士,不就轻而易举把钓鱼岛霸占了吗?”

华克之想了想,道:“湿儿妹妹说得没错,的确是这个理。那咱们打的赌怎么办?倭寇算邪道还是正道?”湿儿道:“倭寇比邪教还邪恶,当然算邪教才对。”华克之道:“如此说来,如果是倭寇布下的陷阱,那也算我赢?”湿儿道:“那是自然。”

忽然,湿儿又道:“不对!即使是邪教中人,却也不愿钓鱼岛落入倭寇手中。如果硬要将倭寇、邪教和正教分成两队的话,肯定是倭寇算一边,中土的邪教和正教算一边。”华克之道:“湿儿妹妹说得对。邪道上的人虽然残忍,是大坏蛋,可是邪教中的大部分人也是爱国的。如果倭寇要夺咱们的钓鱼岛,邪教多半愿意跟正教一起抗击倭寇。那湿儿妹妹赌这个阴谋是倭寇还是中土武林设的?”

湿儿沉吟片刻道:“这可又太不公平了。倭寇大老远来金瓶似的小山设陷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在倭寇和中土武林之间选择,赌中土武林的自有必胜的把握。依我看,邪教的可能性最大,正教的可能性次之,倭寇又次之。不如将正教和倭寇分成一队,邪教分成一队,这样双方才都有胜出的机会。”华克之道:“好,一言为定。”

湿儿见华克之虽时时惦记去泰山找那个小男孩,却又不忍心打搅自己的游兴,一直闭口不提去泰山之事。心想,华克大哥待我真好,除了不愿乱杀人之外,凡事都顺着我。我也应该替他分忧,不要贪玩才对。想至此,湿儿便牵着华克之去找赖毅辞行。

久别重逢,马上便又要分手,赖毅自然好酒好肉送行。华克之大是感动,也不推辞。湿儿知道出了长安城后又要开始讨饭生活,更是巴不得多吃一些好菜。华克之酒量欠佳,刚饮两小杯就已变成了大红脸。赖毅却又举杯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好兄弟,再来一杯!”华克之已感头晕,想推辞,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湿儿见他为难,便接话道:“赖兄,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哦。”赖毅一怔,问道:“哪里不对了?请小妹妹斧正。”湿儿道:“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你这位好兄弟现在是丐帮帮主, 他走到哪里都有朋友。你说对不对?”赖毅连连点头道:“小妹妹说得极是。”湿儿又道:“所以你刚才说‘西出阳关无故人’就不对了。那句话应该改成‘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一杯酒,华克大哥就不喝了,到下一个朋友那里再喝。你看如何?”赖毅赶紧收起酒杯,歉意地道:“我真是小看了好兄弟。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到哪里能少了酒喝?”

三人吃饱喝足后又说笑一阵,赖毅才送华克之和湿儿上路。他牵来两匹好马给他们,还要硬塞一个包裹给华克之。华克之坚拒不要,赖毅却执意要送。二人推辞不下之际,只听湿儿在旁清咳一声。华克之忙道:“赖兄的盛情难却,小弟就收下了。”湿儿却道:“赖兄,包裹我们收下,你收一匹马儿回去吧。”赖毅刚要坚持,见湿儿小脸一红,马上明白过来,人家要亲密地同骑一匹马,便高高兴兴地牵了一匹回去。

二人挥别赖毅后,湿儿一把抢过包裹来,掂了掂。心说,嗯,够沉。可不是湿儿我爱银子,实在是前几天饿怕了。她自小娇生惯养,哪里过得惯叫花子生活?她见华克之正看着自己,赶紧做个鬼脸,“嘿嘿”讪笑两声。

二人一路向东而行,时快时慢。不几日便到了泰山。

清晨,泰山日观峰。

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一个老头正站在峰顶看日出。只听他朗声吟道:“晨登日观峰,海水黄金熔,浴出车轮光,随天行无踪。正视刺我目,攒集如剑锋。照曜万物兴,磨灭万物凶。草木既无命,必闻石间松。当时一避雨,安得大夫封。人而苟不遇,抱简诵六龙。”他吟的正是宋代词人梅圣尧在泰山观日出时做的绝句。别看此人白发苍苍,却声若洪钟,中气十足。

正当老头无限陶醉于日出的壮观美景中时,却听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咱们又见面了。”老头一惊,何人也来到日观峰上?自己竟毫无察觉。此人轻功之高当真世所罕见。他倏地转身,身后却无人。再抬头上望,才发现峰侧一株高高的松树上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老太太。他认得出来,正是数十年前自己心仪的女神。只不过,如今她已是皱纹满脸,身材变形。老头忍不住摇头轻叹了一声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怎么,嫌我老了么?”白衣老太太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人生若只如初见,尔就仍非我对手。”老头毫不示弱地道:“呵呵一声笑,滔滔两岸潮。谁胜谁负天知晓。大话少说!”白衣老太太道:“是么?那好,把你那些自以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功夫都使将出来吧。让本大侠瞧瞧,你这些年有没有长进!”老头道:“好。出招吧!”白衣老太太道:“以本大侠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先出招。还是手下败将先请!”老头道:“好男不与女斗,老夫更不能先出手。还是你先出招!”

白衣老太太怒道:“只怕我一出招,你就没出招的机会了!”“嗨”地一声娇喝,居高临下击出一掌。老头不敢怠慢,赶紧伸掌相迎。二人虽然相隔十数丈远,老头仍然被对方掌力震退了三步,而白衣老太太依然稳站树上,连树枝也都纹丝不动。老头不禁赞道:“好厉害的惊天动地掌!”白衣老太太道:“还不是本大侠手下留情,不然早将你打得重伤不起。”老头道:“你手下留情了吗?你尽了全力,也不过如此而已!”

白衣老太太正要说话,突然刮来一阵晨风,吹得树枝摇晃起来。老太太一个趔趄,差点掉下树来,急道:“快快将本大侠接下树去,我便饶你不死!”老头奇道:“这位大侠,怎地还要对手接你下树?”老太太似少女般咯咯娇笑道:“快点啊,我快站不稳了。”老头笑道:“这不还没开始演吗,湿儿妹妹就撑不住了?你跳下来吧,我接住你。”

这二人正是乔装打扮的湿儿和华克之。原来,这一路走来有惊无险,湿儿对华克之的武功佩服得五体投地。她心想,华克大哥比哥哥的武功不知强了多少倍。以前在旭日山庄让哥哥陪自己练武,虽然三招两式便赢了他,但一点意思都没有。现在要是让华克大哥也这样陪自己走走过场,定然有趣极了。

华克之乍闻湿儿要跟他比武,吓了一跳。他虽不清楚湿儿的武功路数,但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她没什么功力。担心伤着了她,便不应战。后来,湿儿讲明是按剧本走过场,华克之才明白,湿儿是要跟他玩当大侠的游戏。湿儿的吩咐,华克之莫敢不从。当即拍胸脯保证会演得逼真,让湿儿满意。在泰山下的客栈中,湿儿写好剧本,华克之确信将剧本背熟了后,二人才凌晨登上山来。开演之前,华克之先用绝顶轻功将湿儿送上大树。只可惜一阵晨风吹得湿儿站立不稳,这戏便只好提前杀青了!

湿儿闻言从树上跳下,华克之轻轻一跃,在空中张开双臂将湿儿接住。落地时,就在华克之要将她放下之际,湿儿却乘机去点他的笑腰穴。湿儿本是恶作剧,她知华克之接住自己后,势必不会留意自己的突袭,便想将其点中,让他笑个不停。哪知她那点微末功力根本点不动华克之的穴道。相反,她手指刚触到华克之的身体,突觉一股巨大的推力朝自己袭来。原来,功夫练到华克之这种境界,一遇外力,体内便自然而然产生抵抗力道。湿儿本来离日观峰边缘尚有六尺远,却被华克之体内自然产生的劲力推下峰去。湿儿吓得魂飞魄散,小嘴张得大大的,却忘了出声呼救。华克之更是大惊失色,这一出可不是剧本内容!想也不想,赶紧也飞身朝峰下跃去。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