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14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9-01 9:33 已读 189 次  

到小茅屋后,湿儿仔细检查了一番华克之的新伤旧痕,估计还要数天才能痊可,当下叮嘱他不可再用力。华克之却认为这都是些皮肉小伤,不碍事。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尽快恢复内力。

又连着吃了几天烤野味,湿儿有点腻了,便想换换口味。可是麦田附近没有农家,自然没有口味可换。她见华克之虽然有伤在身,功力恢复尚不足四成,但行动还算自如,便提议继续前行。华克之自然听话得很。此时二人也没有马可以骑,又不敢走大路,便沿着麦田边缘往前行走。晌午时分,终于看到一户农家。

“前面有一户农家,咱们去讨点吃的吧。”湿儿不等华克之搭话,牵了他的手就往屋里走去。二人进到屋里,发现屋子里已经落满了灰尘,似乎已经很久没人住了。湿儿道:“咱们找找看可有什么好吃的。”二人翻箱倒柜,却只找到一点小米。

湿儿是旭日山庄的大小姐,自小有人伺候,自然不会煮饭。华克之虽贵为丐帮帮主,但因自小在丐帮长大,对于砍柴煮饭很是在行。当下华克之便主动下厨,湿儿便自告奋勇要去地里寻觅点蔬菜。

屋子前面是一望无际的麦田,湿儿只得向屋后山坡行去。边走边想,这破地方,哪有什么蔬菜?搞不好,又只能吃野味了。湿儿走出两三里路后,在荒山中竟然真的发现一片菜地,长满茄子和辣椒。奇了怪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山中,竟然有人种菜?湿儿大喜,管他三七二十一,奔入菜地,便要采摘。

恰在此时,山坡后传来马蹄声。湿儿抬头望去,一人一马从山坡后转了出来,正是凶神恶煞也似的食人鳄庞大海。湿儿吓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赶紧趴伏于菜地中,一动也不敢动。眼下华克大哥不在身边,自己独自一人,断不是庞大海的对手。即便加上受伤的华克大哥,恐怕也难以跟他抗衡。如果西海六龙都在附近的话,那可糟糕至极!

庞大海却并没有驰过来,而是立马道中,朝山上喝道:“姓卓的小子,快给大爷滚下来!”山上一个声音应道:“是,大爷。” 随即,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匆忙从山上跑下来。湿儿这才发现,山坡上有一个很隐蔽的山洞。这些菜大概就是姓卓这小子种的。

姓卓那人来到庞大海马前,双膝跪下道:“小人卓超然拜见庞大爷。”庞大海道:“你的腿伤如何了?”“回大爷,已经痊可。”

湿儿双手紧紧地抓着地面,手指已然深深地陷入泥土中。心想,也不知庞大海和卓超然是什么关系?既然关心他的伤势,多半便是一伙的。我即便不偷姓卓这小子的菜,他也会帮庞大海来捉我。我刚才贸然跑入菜地,幸好没有被姓卓这小子发现。想至此,不禁后怕不已。

庞大海道:“这次比以前几次都好得快嘛。”湿儿闻言一愣,这话啥意思?难道姓卓这小子的腿经常受伤么?

卓超然道:“托大爷的福。”庞大海喝道:“好。给大爷站直了!”卓超然依言站了起来,背对着庞大海。湿儿见他面如土灰,双目紧闭,全身颤抖,不禁有些奇怪。人家关心你的伤势,你怕个啥?

只见庞大海禅杖一挥,朝卓超然的双腿扫去。卓超然虽然双腿打颤,却并不躲避。“咔嚓”一声脆响,卓超然双腿被打折,惨叫着摔倒在地。

庞大海也太恶毒!湿儿吓出一声冷汗,又下意识地把头往下埋了一点。却突然发现,眼前绿油油的菜叶子上有一条青虫正在缓缓蠕动。湿儿从小就怕小虫子小动物,如在平常,早跳了起来,此时却也不敢稍动。那自是因为,食人鳄庞大海要比小小的青虫可怕得多!

倘若此时有人问湿儿:“你愿意做一个美女还是做一个才女?”湿儿会毫不犹豫地答道:“我要做一只青虫,一只可以躲在菜叶子上的青虫!”

卓超然哀嚎一阵后,忍着痛艰难地翻身坐起来,道:“谢谢庞大爷不杀之恩。”庞大海冷冷地道:“还记得大爷为什么打你么?”“记得,记得。五年前,小人在沈阳路盱眙龙虾馆喝酒,碰巧庞大爷也在。酒酣耳热之际,小人在人群中不禁多看了大爷你一眼。大爷问:‘你瞅啥?’小人当时狂妄无知,竟然反问:‘瞅你咋的?’然后就被大爷把腿打折了。”

湿儿听完卓超然的叙述,方才明白个大概。原来这二人都是东北那旮旯的,酒后闹事,结下了梁子。湿儿自然不知庞大海的来历。江湖上也鲜有人知道,庞大海投入西海派之前,一直在沈阳慈恩寺做和尚。

“以后大爷再问‘你瞅啥’,你怎么回答?”“小的向大爷行注目礼!”“不错。大爷打折了你的腿,你可服气?” “服气得很!庞大爷是西海六龙中最心慈手软的。如遇到其他五龙,小人早就死无全尸、尸骨无存了。幸亏是遇到庞大爷,小人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

庞大海哈哈大笑道:“你明白就好!大爷我在西海六龙中,虽然长相最为凶恶,但却是心地最善良的一个。大爷也就这么一点小爱好,喜欢把别人的手呀脚呀什么的给打折。迄今为止,除了误伤之外,大爷还从未杀过人,更别说吃人肉。唉,真是愧对了‘食人鳄’这个称号!”

湿儿见他笑起来,脸上的肌肉更显狰狞,比不笑时更可怕数倍。饶是庞大海心地善良,湿儿依然浑身颤抖。倒是那些心狠手辣的,湿儿反倒不怕。

庞大海接着问道:“听说你老爹是葫芦岛岛主?怎么不让他来找大爷报仇?”卓超然道:“庞大爷武功高强,我爹爹断然不是你的对手。他来找你,也只会被打折腿。”

湿儿心中一凛,葫芦岛的卓岛主,在江湖上可是颇有些名声。卓岛主的儿子一再被庞大海欺侮,竟然不敢给他老子讲,硬生生将这口恶气咽下肚里。自己一定要督促华克大哥带领丐帮弟子,将西海六龙灭掉,替武林除害。

“不喝酒的话,你小子还真是个明白人。”庞大海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庞大爷,小人有一事不明。”“说来听听看。”“为什么每次小人腿伤愈合后,大爷便来再次把腿给我打折?小人已经知错,求大爷饶了小人。”

“哇哈哈哈!哇哈哈哈!”庞大海先大笑一阵后,才道:“也不为什么。每次把你的腿打断,大爷我就有一种快感。跟大爷小时候玩蜗牛一样。大爷喜欢看蜗牛慢吞吞地爬树。待它爬到树顶时,大爷便把它拨弄下来。蜗牛这小东西有一种坚韧不拔的特性,掉下来没多久,又开始往上爬。等大爷睡一觉醒来,蜗牛又快爬上树顶的时候,大爷再把它拨弄下来。如此往复,大爷每次都能获得极大的快感。快感,你小子懂什么叫快感不?哇哈哈哈!哇哈哈哈!”大笑声中,庞大海已然勒转马头,下山而去。

湿儿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便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啸声极其响亮,群山为之震荡而发出回响,湿儿的头皮也被震得发麻。她对这啸声熟悉至极,不正是当日被庞大海和殷于飞跟踪时,二人传递讯号的啸声么?只是这一声长啸比之庞大海和殷于飞的啸声,内力更为浑厚,定然是黑虎的啸声无疑。只听山下庞大海也回了一声长啸,接着“驾”的一声,庞大海的坐骑便飞驰起来,转瞬之间,马蹄声便即渐弱隐去了。

卓超然目送庞大海的背影下山后,缓缓朝山洞爬去,留下一路的血迹。湿儿虽然心中不忍,却也帮不了他什么。待他进洞后,匆忙摘了几个茄子、几个辣椒,拿回去给华克之做菜。心中却想,也不知西海六龙在玩什么把戏?自己和华克大哥千万别再落入他们的圈套才好。

湿儿半路遇到来寻她的华克之。原来,华克之也听到了黑虎和食人鳄的啸声,担心湿儿遇险,赶紧出来接应。见湿儿安然回转,又听说西海六龙已经远去,华克之这才放下心来。

小半个时辰之后,只听华克之叫道:“湿儿妹妹,我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快来吃饭!”湿儿脸一红道:“‘生米煮成熟饭’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华克之不知道哪里说错了,只得挠挠头道:“那我不说好啦。咱们吃饭吧!”然后等湿儿先吃。湿儿也不客套,吃了一通后,把剩下的打赏给叫花子华克之。

华克之的厨艺颇为不错,湿儿觉得比旭日山庄的厨师做得都好。虽然只是一个素菜“辣椒炒茄子”,却让湿儿吃得赞不绝口。湿儿心想,华克大哥真是一个奇男子,下得厨房上得比武场,堪称“搓衣板上话柔情,比武场中说牛逼”,是侠骨柔情最真实的写照。

二人皆担心被西海六龙发现行踪,均觉此地不宜久留。湿儿问道:“华克大哥,你们丐帮这么多分舵,天水这一带可有什么分舵?”华克之道:“天水这边倒真有一个‘陕甘宁’分舵。”“咦,为什么叫这么个怪名字?”“不奇怪呀。这个分舵兼管陕西、甘肃和宁夏三个地区,因此便叫陕甘宁分舵。”

湿儿不解地道:“不是每个省都有分舵吗?”华克之道:“不是。敝帮成立之初,在北方的势力大过在南方的势力。宋朝时金兵入侵,后来又有蒙古兵入侵,由于全力抵抗外敌入侵之故,敝帮在北方损失惨重,实力都保存在南方,现在反而变成了北弱南强。如今,在南方几乎每个省都有分舵,北方却一般是几个省份才有一个分舵,这个分舵通常就设在这几省的交界处。”

湿儿熟读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自然熟知丐帮抗金兵抗蒙古兵的英雄事迹。尤其是在君山大会上,杨康曾答应铁掌帮主裘千仞的要求,同意将丐帮撤到长江以南。只是因为杨康最终没有做成帮主,丐帮才未直接撤回江南,而是一直在北方抵抗金兵的入侵。湿儿道:“我明白了。现在华克大哥身体虚弱,咱们何不去陕甘宁分舵休养几天?”

华克之道:“真是好主意!我伤未痊愈,遇到西海六龙就很危险。陕甘宁分舵有上百号敝帮弟子,势力不小。咱们去了那里就再也不用怕西海六龙。”末了,他又轻声道:“其实,我很喜欢跟湿儿妹妹单独在一起。”

湿儿脸一红。她何尝不享受两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她想,且先陪华克大哥到陕甘宁分舵养好伤再说。来日方长,以后总有不少独处的时间。湿儿又问道:“陕甘宁分舵具体在哪里?咱们该怎么走呢?”华克之思索片刻,答道:“好像就在天水附近的某座山下。”

湿儿奇道:“华克大哥,连你也不知道陕甘宁分舵具体在哪里吗?”华克之道:“不知道,还没有来过。”湿儿道:“那倒奇了,难道你们当帮主的不用下基层作秀吗?”华克之不好意思地道:“我这不是才担任帮主没几天吗?”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过,第一次下基层就是去避难,心内颇不是滋味。湿儿道:“没关系,咱们打听一下就会知道。”

临出门时,华克之问湿儿道:“湿儿妹妹,身上有银子么?”湿儿和父亲、哥哥出门的时候,自然都是举儿背着装盘缠的包裹。兜里摸它千百度后,湿儿好歹在兜底摸出两钱碎银子,递给华克之道:“咱俩算是最穷的江湖人物。想当年郭靖和黄蓉出手那叫一个阔绰,真是羡煞人。”她心里却想,郭靖虽然银子多,但有一个华筝插足二人的感情。还是华克大哥这种穷人好,断不会有哪位公主来插足。

华克之将那二钱碎银子放在米桶上,牵着湿儿的手出门去。湿儿奇道:“华克大哥,你这是干啥呢?”华克之道:“敝帮帮规第八条规定,凡敝帮弟子,不得拿群众一针一线。咱们吃了人家的饭,岂可不付账?”湿儿知道丐帮规矩甚多甚严,便不多问。

行不多久,二人在路边遇到一个卖小吃的摊子。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正在吃着像面条似的东西。虽然刚吃完饭不久,但那东东确实香,惹得湿儿连咽了好几口口水。只是现在囊中羞涩,如何是好呢?如果华克之不在身边,湿儿多半会用强。她自幼就被父亲宠坏了,想吃想喝什么,都有家人送到面前。想买什么,也是差人去庄外买。像今日这般狼狈,还是头一遭。在自己喜欢的华克大哥身边,还是要尽量装成淑女模样,只好忍着。

华克之一见湿儿的样子,便知她嘴馋,也知她不好意思去要饭。但他华克之是正儿八经的叫花子,要饭乃是他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职,立即走上前去唱个诺道:“老板请了!能否施舍一碗给在下?”

华克之现在穿的可不是破破烂烂的叫花子衣服,而是湿儿从外间淘来的一件还过得去的长袍。老板见二人穿戴还算整齐,却怎地像叫花子一样要起饭来?他没有施舍,反而揶揄道:“长得壮如山的年轻人,不去耕作,却没的跑来要饭,丢人不丢人?”

长得壮如山,为何不去耕作?

华克之臊了个大红脸。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他自小在丐帮长大,从会说话起就开始了要饭生涯。对他来说,要饭是理所当然的事。湿儿虽然伶牙俐齿,这个问题却也不会回答。叫花子本来是一群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近些年来,一些健康之人装成残疾人,用以博取好心人的同情,专事骗银子,实在可恨。丐帮这么多高手,如若自力更生,都会生活得很好。你说像萧峰、洪七公这样的武林高手,如果让他们去耕田,根本都用不着牛。可是,这些人为什么偏偏喜欢要饭呢?好在他们只要饭不要银子,否则,跟街头装扮成叫花子的骗子有何不同?

这时,一个正在用餐的书生模样的人对老板喝道:“哪这么多废话?给他们俩一人来一碗,少不了银子给你!”说罢,邀请华克之和湿儿同坐。

老板不敢多言,赶紧拿了一张软软的饼子出来,切成长条,加上佐料,恭恭敬敬地递给华克之和湿儿。

华克之见请客之人约莫三十来岁,上唇留着小胡须,个子挺高,虽是一介书生,却不显瘦弱,说话更是掷地有声,透着一股豪气,让人肃然起敬。忙连连向请客之人道谢道:“多谢兄台美意!”请客之人道:“不必客气!两位看上去也是江湖上的朋友。咱们吃个饭,交个朋友!”

一听对方说要交朋友,华克之赶紧拱手自报家门道:“在下丐帮华克之。这位是我朋友,旭日山庄的东方不湿。请教兄台大名?”请客之人忙还礼道:“原来是华帮主,幸会幸会!在下姓焦,名山口。东方小妹请!”

湿儿顾不上说话,早已在大快朵颐了。这玩意儿竟然比肉还香,比肉还好吃呢!她再也不顾淑女形象, 两筷子就吃了个一干二净。焦山口见状,吩咐老板道:“给东方女侠再来两碗!”

吃饱之后,湿儿抹了抹嘴,冲焦山口莞尔一笑,道了声谢。湿儿这一笑,焦山口竟然有点腼腆,有点脸红,忙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湿儿见焦山口那种表情,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忙转头问老板道:“你这小吃叫啥名字呢?”

老板还未搭话,焦山口抢着答道:“这是西北地区的特色小吃,叫‘面皮’。从唐代的冷淘面演变而来。具有筋斗、柔软、凉香、酸辣可口、四季皆宜等特点。相较于西北其他地区的面皮,天水的面皮选料精良,工艺严谨,调味讲究,以‘白、薄、光、软、筋、香’而闻名,凉爽可口。”

湿儿没想到面皮还有这么多讲究,见焦山口对面皮如此熟悉,便问道:“焦大哥定是天水本地人吧?”焦山口道:“非也非也,焦某乃长安人氏。长安也有面皮,但是天水的面皮更胜一筹,焦某是特意来天水吃面皮的。”湿儿道:“原来如此。佩服!佩服!”

华克之奇道:“焦大哥说他爱吃天水面皮。这个有啥好佩服的?”湿儿贴着华克之的耳朵,悄声道:“我作为一个资深吃货,也从未跑这么远去吃过东西,能不佩服吗?”华克之如何懂得起吃货之间的惺惺相惜?只好又挠了挠脑袋。焦山口见二人亲密耳语,耳鬓厮磨,不禁露出羡慕嫉妒的神色来,只是这神色转瞬即逝。

华克之担心随时会遇到西海六龙,吃过面皮后,便起身向焦山口告辞道:“焦大哥,华某去丐帮分舵有点公事。这就告辞,后会有期。”

焦山口也站起身来道:“焦某跟华帮主在此间相遇,实乃三生有幸。本欲邀华帮主多坐片刻,然此间陈设简陋,且华帮主有要事在身,那就期待下次再相聚。”说罢,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湿儿,甚是不舍,又甚是落寞。

湿儿赶紧拽了华克之上路。走了数丈远后,感觉背后发热。回头一看,却是焦山口仍站着目送她。湿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又走数丈,来到转弯处,湿儿又回头瞥了一眼,焦山口仍是痴痴地看着自己的背影。湿儿心里一激灵,要是是华克大哥在这样看我,那该多好!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