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13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8-31 9:09 已读 161 次  

第四回、分舵惊魂:搓衣板上话柔情,比武场中说牛逼

湿儿闻言大惊,便知定是拴在庙外的马引起了白狐的警觉。庙外有马,庙内却无人,本就是一件怪事。加之华克大哥受伤后呼吸沉重。狡猾如白狐者,能不察觉吗?怎么破?急切之间,湿儿无计可施。

便在此时,庙外又有马蹄声传来。湿儿以为有了转机,正要高兴,却听一个刺耳的声音道:“竺大哥,我要见菲儿。”

湿儿反而心里一沉。原来是冷酷师太来了!想不到冷酷师太跟竺人还有一些交情,却不知她口中的菲儿又是何人?华克之在金瓶似的小山因为替湿儿出头以及抢夺秘籍的缘故,将冷酷师太打成重伤。冷酷师太的到来,无疑又多了一个劲敌。听冷酷师太的声音,似乎伤势尚未痊可,既便如此,其实力亦不容小觑。华克之重伤未愈之下,要想逃出西海五龙的围攻已是难如登天,突然又加入一个冷酷师太进来,焉有逃脱的机会?

竺人尚未搭话,只听慕容虚冷冷地道:“那个小贱种早就夭折了。我送你去西天见她吧!”冷酷师太怒喝一声道:“贱人拿命来!”接着便听“嗖”的一阵风声,一人飞身入庙,随即兵刃撞击之声大作。竺人、伊聪、殷于飞和庞大海四人齐齐大喝“住手”。可是,兵刃撞击声却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似乎旁观四人竟都无法插手。

也不知慕容虚和冷酷师太有何深仇大恨?二人甫一见面,便拼起命来。湿儿本是极爱看热闹之人,此时却也不敢探头出去,也无法借机逃走,心中的急躁难以言表。响声时而远时而近,时而高时而低,传入湿儿耳中,便如猫爪挠心,奇痒难耐。她只盼冷酷师太能将慕容虚打伤,最好是再打伤几个,这样华克大哥就可以带着自己逃跑了。

叮叮当当地响了半个时辰,黑虎也“别打了,别打了”地叫了半个时辰之后,只听冷酷师太“啊”的一声惊呼,似乎受伤倒地。接着又传来慕容虚 “啊”的一声惊呼,几乎与此同时,“砰”的一声,神像剧烈地摇晃起来。

湿儿本以为是慕容虚被冷酷师太击中而撞向神像,却听伊聪等三人齐声惊呼道:“大哥,你怎可跟六妹为敌?”原来却是竺人见冷酷师太受伤,便出手相救,一掌将慕容虚逼退。虽然冷酷师太有伤在身,慕容虚在半个时辰之内将她打倒,其武功实不在未受伤的冷酷师太之下。

竺人关切地问道:“菲妹,你没事吧?”湿儿正奇怪怎么又冒出一个菲妹来,却听冷酷师太答道:“我死了不正遂了你的心愿么?你就可以跟你的六妹鬼混了。”

原来,冷酷师太竟然便是黑虎口中的菲妹,而冷酷师太和慕容虚便是因为争夺黑虎而结仇的。想来便是冷酷师太从慕容虚手中抢走了黑虎,也难怪慕容虚这么见不得别人秀恩爱。可是,冷酷师太后来又怎地出家为尼了呢?

竺人深情地道:“我怎么会愿你死?这么多年来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你。”只听慕容虚重重地“哼”了一声,气愤地一掌击在神像上。神像差点倒下来,吓了湿儿一大跳。华克之赶紧一手扶住神像,一手揽着湿儿。

竺人又道:“六妹,我对你也一样。你却不该害死菲儿。”

湿儿心想,原来竺人脚踏两只船,跟冷酷师太和慕容虚都有一腿,可能他和冷酷师太的孩子叫菲儿,被慕容虚弄死了。慕容虚也真是狠毒,吃醋便吃醋,为何要把人家的孩子害死?

冷酷师太凄惨地道:“竺大哥,菲儿真的被她害死了么?”竺人没有出声,湿儿猜测他大概是点头默认了。只听冷酷师太一声怒吼,接着又传来兵刃撞击声,两个女人又斗上了。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两个女人同时发出“啊”的一声惊呼。只听慕容虚道:“大哥,你这是何苦呢?你让我把这个贱人杀了吧。”冷酷师太喘着气道:“你拦住她干什么?让她杀我好了。”黑虎凄恻地道:“你们要拼命,就先把我杀掉吧。我死之后,便再也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湿儿实在好奇得紧,偷偷探出小脑袋观望,只见冷酷师太坐在地上,慕容虚举剑要刺,黑虎却正好挡在她出剑的方位。

湿儿还没把小脑袋缩回来,就听白狐大声叫道:“华克之和那个小丫头,快快滚出来吧!”原来,白狐一开始就怀疑二人藏在庙里,便一直注意神像后的动静。湿儿即便不探脑袋出去,冷酷师太和慕容虚的争斗一完,白狐也定要搜索神像的后面。

湿儿吓得浑身战栗,紧紧抓住华克之的手不放。华克之使劲握了握湿儿的手,将她揽入怀里,在耳畔轻声道:“我跟他们斗,你先出门上马,准备接我一起逃。”湿儿点了点头。

华克之余威犹在,西海五龙瞧不见他,也不敢贸然出手。白狐见没有响动,便又叫道:“再不出来,我就把神像砸烂!”

白狐的“烂”字刚出口,神像突然向他倒下来。五人赶紧后退。华克之跟着呼呼两掌击出,将五人逼向两侧。机敏的湿儿早已见机从冷酷师太身旁穿出门去了。

水中花伸手去抓湿儿,华克之一掌朝她拍去。水中花吃过华克之的亏,赶紧向旁边跃开。其余四龙各出招式向华克之攻来。华克之左掌硬接了黑虎一掌,被震得向右退了三步。此时白狐的判官笔已经刺到,他赶紧侧身躲过。眼见殷于飞的双爪又已递来,华克之跃起空中,右掌顺势在殷于飞的肩头一按,已飞出门去。

湿儿人虽然机灵,但轻功低微,华克之拆了好几招,她却还没跑到马的跟前。华克之从她旁边掠过时,抱起她一起飞上马背,随即纵马飞奔。食人鳄的鳄鱼钉早已随形飞至。若在平时,这些鳄鱼钉焉能伤着华克之?但此时华克之重伤未愈,又刚跟黑虎对了一掌,动作自然迟缓许多,右小臂便中了一钉。华克之顿觉伤口麻痒难当,猜想钉上喂有剧毒,急忙自己用左手点了右臂上的穴道,防止毒血上行。

伊聪、殷于飞和庞大海随后纵马追来。见华克之又快晕倒,湿儿只得抱着他打马狂奔。庙的前方是个小镇,此时已经有不少赶集的人。湿儿边跑边喊道:“抓强盗啊!”有两个壮硕男子闻声抢出,拦在路中央。伊聪飞起两笔,将二人刺了个透心凉。余者见状,再也无人敢上前阻拦。

湿儿见白狐等人趋近,向后一扬手,掷出一个小东西,喝了声“着”。掷出之物正是华克之昨夜替她解穴的小土疙瘩,湿儿竟然一直将它珍藏在兜里,此时竟也可以拿出来当暗器一用。伊聪等人怕是有毒暗器,赶紧闪身避过。

再跑得几十丈远,伊聪等人又已催马追了上来。湿儿瞥见街边墙角有三个叫花子在晒太阳,好像见到救兵一般,冲他们大叫道:“丐帮英雄们快快救命!”白狐等人自然也见到了那三个叫花子。他们怕叫花子们突施偷袭,便勒马朝那几个叫花子奔过去。湿儿却马不停蹄,继续往前逃走。

那三个叫花子并非丐帮中人,也不会武功。见白狐等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赶紧磕头请罪。白狐等人端的是邪魔外道,纵马驰过时,这三个叫花子已是身首异处。只是这么一折腾,白狐等人和湿儿相距已是数百丈。湿儿又跑了一阵,身后已经没了白狐等人的踪影。心下大喜,没想到胯下这匹坐骑载着两人居然还能把白狐等人甩掉了,真是神力。

过了小镇,华克之已处于朦朦胧胧之中。湿儿吓得六神无主,只是机械地打马前行。她偶一回头,发现一个身影飞奔而来,依稀便是水中花慕容虚。大概她跟冷酷师太的恩怨已了,便追了上来。此人的轻功实在了得,湿儿吓得急催坐骑。

眼见慕容虚追得越来越近。湿儿瞥见路边有一间茅草屋,屋前整整齐齐地堆了一大堆的柴草。湿儿抱着华克之翻身下马,向柴草堆奔去。

慕容虚远远望见湿儿的身影,心中暗笑道:“真是穷途末路,无处可逃了。竟然玩钻柴草堆这样低级的游戏。哼,看你们怎么逃!”手执长剑,大步流星地朝柴草堆走去。

慕容虚走近后,发现柴草堆变得非常凌乱,明显有人动过。不消说,定是那小丫头抱着华克之躲进去了。当即毫不犹豫,挥剑往柴草堆刺去。突然,有人从身后窜出拦腰抱住她。慕容虚大吃一惊,尚未反应过来,胸前已经中了一掌。抱她的正是湿儿,而击他这一掌的则是华克之。原来,湿儿只是故意将柴草堆拉乱,给慕容虚一个假象,她自己则抱着华克之躲在柴草堆旁边的墙后。她狠狠掐了华克之一把,将他掐醒,吩咐他出掌打人。这近身一掌,打得慕容虚吐了一口鲜血。华克之把积蓄的一丁点真气用尽,又昏迷过去。

湿儿拾起慕容虚的长剑,慌乱中刺了她一剑。哪知那剑竟重得离奇,湿儿这一剑便自然没有刺中要害。湿儿扔下剑,抱起华克之转身又跑。好在她先前骑的那匹马正在路边吃草,湿儿又再上马狂奔。奔出数里,进入一个树林。后面隐约传来西海六龙追兵的声音,湿儿慌不择路,只顾拍马前行,路却是任马自己选择。

在林中胡乱绕了一阵,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湿儿的马却已累得跑不动了。怀中的华克之早已昏睡不醒,中毒的右小臂已经变得黑黑的,连上臂也有一些黑色了。显然,点过的穴道已经开始松动,毒血正在缓缓上行。看来,他即便不被西海六龙抓住,也会毒发身亡,今日当真是在劫难逃。

好容易绕出了树林,来到一片麦田间。眼见追兵转瞬即至,湿儿急中生智,将路边的一个稻草人缚在马背上,打马让其继续前行。自己则抱了华克之往麦田深处走去。鬼使神差般,西海六龙竟然尾随着稻草人一直追了下去,湿儿和华克之又幸运地躲过一劫。

过了几亩麦田,竟然看到几小块刚插上秧苗的稻田。湿儿知道,北方人都喜面食,地里一般都种麦子,在北方见到稻田实属罕见。

追兵早已远去,湿儿终于可以停下来歇一歇了。她用稻田里的水给华克之清洗了一下伤口。看着昏迷不醒的华克之,湿儿心乱如麻,不自禁地掉下泪来。自己身上没有解毒的药。如果有,一定也不能用。各门各派所用的毒药各异,解毒方法自然也不同,乱解毒反而会害死人。能解百毒的,只有莫龙丹。一粒莫龙丹,远离鬼门关!此时此刻,我要是有一粒莫龙丹该多好!服了莫龙丹,华克大哥马上就可以醒过来。只可惜立山圣母远在仪陇县立山寨,即便自己护送华克大哥到了那里,华克大哥也早已没命了。

太阳已经高高升在空中,天气热了起来。一阵热风吹来,湿儿却觉浑身冷飕飕,竟然打起寒颤来。此刻,她多需要一个拥抱,一点儿,哪怕是很小的帮助。

湿儿止住泪水,抱起华克之漫无目的地继续前行。行得几步,突然想起什么,又抱着华克之回到稻田边。她从华克之的伤口处挤出几滴黑血来,滴到稻田里。等了一会,果见水蛭们纷至沓来。湿儿本来甚怕小虫虫,此时为了心爱的华克大哥,瞬间变得什么都不怕了,毫不犹豫地将水蛭捉来,放到华克之的伤口处。

傻乎乎的水蛭如饥似渴,也不管血液是否有毒,瞬间就吸得浑身饱满,躺在华克之的伤口上一动不动了。华克之伤口的黑血逐渐减少。湿儿大喜,又如法炮制,抓了十几条水蛭来,让它们排着队替华克之吸毒血。到后来,华克之右臂的黑色终于变成了苍白。湿儿心满意足。虽然华克之尚未苏醒,但她知道,他应已无大碍。

麦田的尽头有一间小屋。湿儿抱着华克之走了进去。屋里没人,也没什么家具,只地上有一堆柴草。湿儿只得将华克之安放在柴草上面。

昏迷中的华克之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呼吸急促,看来伤得着实不轻。二人大难不死,患难之中情意更深。湿儿情不自禁地想亲他一下。小嘴刚凑近他的脸,却听他轻轻叫了一声“十三妹”。湿儿大惊,赶紧抬起头来。十三妹是谁?从来没听华克大哥提起过。莫非是他受伤后说胡话?顿了一顿,湿儿又将小嘴凑了过去,华克之却又叫了一声“十三妹”。湿儿怔在当场。这十三妹恐怕真有其人,对华克大哥还颇为重要。此时的湿儿早已疲累不堪,无暇细想十三妹的事。往华克之身边一躺,便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湿儿被饿醒了。睁眼一看,华克之正在旁边打坐练功。湿儿大喜。华克大哥被水蛭吸去毒血后已经自己苏醒过来。这不是就要恢复的前奏么?刚才只顾自己睡觉,却忘了照顾他。现在看华克之在旁练功,突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暗暗责备自己贪睡。

华克之见湿儿醒来,高兴地道:“咱们现在又到哪里了?”湿儿道:“应该还在天水附近。”她想,从姜维庙出来,骏马虽然跑了近两个时辰,但是在树林里绕的时间长,所行的直线路程应该不远,那么此刻当还在天水境内。华克之道:“谢谢湿儿妹妹照顾我,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我早就……”湿儿用小手捂住华克之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华克之一激动,轻轻将湿儿拥入怀中。

情正浓时,华克之忽然“啊”地一声惊呼,急伸左手捂住右臂。原来,地上柴草扎着了他右臂的伤口。湿儿轻轻替他按摩几下,华克之疼痛稍减。湿儿缓缓拿开他的左手查看伤势,只见伤口还肿得老高,不过比起用水蛭吸毒前好了太多,比起刚吸毒后也好了不少。华克之虽然呼吸粗重,但是精神还算不错。

华克之道:“西海六龙都去哪里了?”湿儿道:“他们朝前追去了。”华克之道:“他们会追回来吗?咱们是不是应该躲一躲。”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受伤后的华克之想的也都是躲避和逃难,丝毫不敢逞匹夫之勇。湿儿胸有成竹地道:“不必。”华克之奇道:“为什么?”湿儿道:“你中了食人鳄的鳄鱼钉,钉上有剧毒,按理说需要解毒的药材。以白狐那点小聪明,定然是守在镇上的药店里,等着咱们去自投罗网呢。”

华克之奇道:“我中剧毒了吗?好像没事啊!”湿儿笑道:“我刚才请几个朋友把你的毒血吸出来了。现在当然没大事了。”华克之急道:“湿儿妹妹,你……你又害朋友了?”湿儿笑道:“倒不是我要害它们,而是它们本来就有这个嗜好,我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华克之又急切地问道:“那些朋友们在哪里?他们现在可好?”湿儿道:“它们现在快乐得很呢。”她心想,那些水蛭去了西方极乐世界,定然快活无比。

湿儿正想问问十三妹是谁,却听华克之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湿儿便道:“华克大哥,你再练会功,我想办法去搞点吃的。”华克之叮嘱道:“湿儿妹妹小心!”

湿儿出了麦田,进入早上经过的树林。早上是逃命,慌不择路。现在虽然还随时有被抓住的危险,但是危险总是离得比较远。湿儿得以略显悠闲地在林中晃荡。但见林中青草郁郁葱葱,一簇簇不知名的小花散布于草丛间。湿儿顺手摘了一朵紫色的花戴在耳畔的发梢上。然后寻了一汪清水欣赏起自己的容颜来。

湿儿见水中自己的倒影头发凌乱,鼻子上还有脏东西,小脸一下就红了。她心想,千万别让华克大哥讨厌我。当下暂缓找东西填肚子,而是在水边仔细地打扮起自己来。她以指做梳,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也洗得干干净净,直到自己满意了,方才转身去找吃的。

转过一个小山坡,发现一只野鸡。湿儿大喜,悄悄靠近,将一块石头掷了过去,野鸡应声栽倒在地。湿儿得意非常。东方大侠的暗器可不是好躲的,哈哈。提了野鸡赶紧往回赶。

到了小屋,华克之还在练功。湿儿也不打扰他,自个儿去烤野鸡。说来也怪,野鸡这东西,在火上一烤就香喷喷地直冒味道。华克之再也顾不上练功,过来陪湿儿一起烤。二人边烤边流口水。等不及烤熟,二人便已动上了嘴。湿儿先撕一块下来自己吃两口,然后打赏给叫花子华克之。到烤熟的时候,二人也正好将整只鸡吃了个一干二净。二人对望一眼,齐声道:“好吃!”

接下来好几天都是华克之练功,湿儿出去打野味。这几天二人过得颇为提心吊胆,也颇为逍遥自在。虽然湿儿信誓旦旦地说,西海六龙在药店守株待兔,但二人也担心他们难免会追到麦田来,不得不随时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这一日,华克之练功练得无聊了,便跟湿儿一起到林中打野味。湿儿道:“华克大哥,虽说‘打兔焉用降龙掌’,但我还是要给你一个机会。等下你用降龙掌打野兔,看看你的功力恢复得如何了。”华克之应道:“好啊。”

华克之见湿儿耳畔的花已经枯萎,便采了一朵红花替她换上。湿儿娇羞地依偎在他身边,幸福无比。要是能像郭靖和黄蓉那样,去一个像桃花岛那样的地方生活,那该多羡煞人?不过转念一想,桃花岛上生活诸多不便,买个米买个菜还要坐船出海。白居易《中隐》诗说得好:“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就是嘛,要隐居何必跑那么远呢?其实眼前这片山林就很不错。

湿儿尚沉浸在幸福之中,蓦觉华克之手腕一动,接着便听到兔子的哀嚎。忙抬头一看,只见两丈开外的一只兔子被降龙掌掀了几个翻翻,已经倒地毙命了。华克之也“哎哟”地大叫了一声。湿儿赶忙扶住他。原来,他这一用力,震裂了身上的伤口,渗出大量鲜血来。湿儿大感心痛,忙一手扶着华克之,一手提着兔子回小茅屋去。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