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12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8-30 9:23 已读 181 次  

华克之和湿儿随后被带入一个小黑屋中,一个被扔在东南角,一个被扔在西北角。湿儿身上被点的穴道尚未解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也不能说话。华克之还被困在网中,那几根刺入他身体的铁锥很是锋利,他忍着痛,不敢稍动。几处伤口也不住地往外渗血,他的衣衫早已被染得鲜红。

西海六龙轮流值夜看守。亥时是黑虎竺人。这人好似长了个橄榄屁股——压根儿就坐不住,在房间外面走来走去。以他的功力,想来轻功应该不俗,偏偏走起路来落地有声,烦得湿儿要死。到子时,换了白狐伊聪,这人还真个是书生,竟然摆了张桌子在门口挑灯夜读。湿儿心想,难道要进京赶考么?丑时游隼谷云飞来替换白狐,白狐正读得兴起,又见谷云飞有伤,便要替他值班。谷云飞却坚持要自己来,白狐无奈,只得卷了书本离去。

白狐走后,谷云飞溜进关押华克之和湿儿的小屋,对湿儿动手动脚。湿儿被点了穴道,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她出离愤怒,亦无可奈何。华克之见状,大声怒骂。谷云飞屁股有伤,行动不便,吃了湿儿一些豆腐,却无法进一步行动。加之他怕惊动刘堡主,只得恨恨地道:“今天暂且放过你!”便转身出去了。

谷云飞在门口放了一把躺椅,面朝黄土睡在上面。这人看来伤得不轻,翻个身就“啊,好痛”地大呼小叫。半个时辰后,却传来了他的鼾声。

湿儿正在苦思脱身良策之时,突觉身体一松,随即发现穴道被解开了!身旁掉了个小土疙瘩,自是华克之弹来的。湿儿心领神会,也不说话,悄悄摸到华克之身边替他解网结。哪知那网缚得结实异常,折腾一盏茶的功夫却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华克之悄悄对湿儿道:“湿儿妹妹,你自己逃吧,别管我。”湿儿一怒,心里哼了一声,如果你死了,我难道会独活么?用手狠狠掐了华克之一把,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休要再这样胡说。

突然,门外传来很轻的脚步声。湿儿吓得赶紧躺回地上,假装穴道未解。

门轻轻地开了,进来的却是说要把他们当作香烛一样烧掉的少妇。她左手拿着一支蜡烛,右手握着一把匕首,蹑手蹑脚朝华克之走去。湿儿心想,你不是明日要烧掉我们吗?难道改变主意要先杀了我们?她瞅那少妇没啥武功,打算乘机劫持她,以她为人质,逼堡主放华克之出来。

湿儿暗运了一口气,正要将那少妇扑到。那少妇却低声对华克之道:“院外左首的大树下有一匹马,你们骑了快跑。”说罢,用匕首来割捆缚华克之的网。湿儿丈二尼姑摸不着头。这人不是要烧死咱们么,怎么又突然来做好人了?

那网线足有拇指粗细,不知用什么材质做成,结实异常。少妇在同一处割了十来刀,才将网线割了不到一小半。湿儿心想,等你割断网线时,游隼谷云飞早醒了。便悄悄对少妇道:“让我来!”少妇吃了一吓,没想到湿儿被点了哑穴之后还能说话。又见她站了起来,更是诧异不已。湿儿道:“别怕,把蜡烛给我。”

少妇依言将蜡烛递给湿儿。湿儿将网线拉离华克之的身体,然后用蜡烛去烧。这一招果然好用,网线易燃,片刻之间即烧得似断还连。湿儿再抢过少妇的匕首一挥,网线立即断了。“嚓嚓嚓”,连割好几根,再把火掐掐灭,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华克之扶了出来。

华克之浑身有几十处伤口,上身伤口不深,屁股却被扎得太厉害,站立不稳。湿儿赶紧扶住他,指了指门外,问少妇道:“游隼呢?”少妇道:“被我用药迷晕了。”湿儿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救我们啊?”少妇面露哀伤道:“我那死去的丈夫杀掉我父母,将我强抢去成亲的。你们杀了我那该死的丈夫,便是为我父母报了仇。我和孩子孤苦无依,无奈之下只得来投靠他叔叔,没想到他们却要设计陷害你们。都是我不好,害了你们。此时不便多说,你们快走吧!”湿儿谢过少妇,一把抱起华克之就往外跑去。

门口的谷云飞鼾声大作,睡得像猪一样。把守院门的十来个庄丁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大概也被少妇迷晕了。湿儿轻轻松松便到了院墙处。一望院墙,心叫一声“糟糕”。轻功不够好,不能一跃而过。要是哥哥在身边就好了,定会放一架梯子给自己。好在院墙没有旭日山庄的高,湿儿先自个儿爬上院墙,再把华克之拉上去。然后又自己先跳下去,再把华克之接下来。

院外左首的大树下果然拴着一匹马,湿儿抱着华克之上马后,便疾驰而去。

此时早已雨过天晴,月亮高挂天空。月华如水,路面清晰可见。如若没有危险,倒是个很温馨的夜晚,正是跟心上人花前月下的好时光。只是心上人身受重伤,而西海六龙随时会追上来,湿儿恨不得给骏马插上双翅,让它一飞冲天,带着自己和华克大哥飞速逃出危险地带。

行不多时,湿儿发现马鞍右前方还有一个袋子。打开一看,竟然是食物!湿儿大喜过望,连忙取将出来,跟华克之分食。

湿儿一路纵马疾驰,奔出几里路后,出现一个岔道。湿儿心中一喜:“岔道好,敌人必须分兵追,否则就可能追错路。男左女右,我听华克大哥的,走左边吧。”也不跟华克之打招呼,便驱马向左。忽然又想,地面泥泞,定会留下脚印,敌人准会沿着脚印追来,有岔道也是枉然。想至此,心里一沉,把马催得更快了。

奔出十数里后,地面渐渐变干。湿儿大喜,如此一来,再往前就不会留下脚印了。再跑几里,又出现一个岔道。刚才向左,这回咱向右。未几,再现一个岔道。半个时辰之内,竟然经过了六个岔道。湿儿心想,真是天助我也!这么多岔道,敌人就是分兵来追,他们六个人也不大够分啊!

刚才担惊受怕地狂奔,一直没有跟华克之说话。看看身后暂时没有追兵,湿儿稍微镇定了一些后,便问华克之道:“华克大哥,还痛得厉害吗?”连问了三声,华克之都毫无反应。

“咦,难道华克大哥睡着了?”湿儿划亮火折一看,怀中的华克之脸色苍白。用手一搭脉,极其微弱,奄奄一息。湿儿大惊,勒住马仔细一看,华克之的屁股还在淅淅沥沥往下滴血。

湿儿的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刚才为了逃命,竟然忘了给他包扎伤口。当铁锥在体内时,虽然痛,但只是从铁锥周围往外渗血。铁锥甫一离体,鲜血便从伤口处大量流出。华克大哥一定因为失血过多,昏迷了。湿儿回头一看,这一路也都有血迹。如此一来,刚才那些岔道也全都没用了,敌人一定会跟着血迹追上来的!

湿儿一边在心里责骂自己不小心,一边替华克之包扎。她把华克之的袍子,撕成一条一条的,绕着圈儿捆在屁屁的伤口处。华克之的长袍原本从领口长及脚踝,现在全被湿儿撕下来拴在屁股上。待她包扎好后,华克之除屁股之外,竟然全身赤裸。

跑了这么久,马也累得不行了,口吐白沫,直喘粗气,把地面的沙子都吹得乱飞。湿儿为难地道:“马大哥,今天就辛苦你了!”双腿一夹马肚,便又往前飞奔。

刚跑了两步,湿儿陡觉背后一阵风来,赶忙低头。一人从她头顶掠过。湿儿抬头一看,正是日间使诈擒拿自己的水中花慕容虚。湿儿大骇,六人中居然她最先追来,看来长途奔跑中,此人的轻功已然快过骏马。湿儿赶紧掏出少妇留给她的匕首,胡乱挥舞一气。

慕容虚一声冷笑,右手在湿儿的手腕上一点,湿儿手一麻,匕首掉落地上。慕容虚右手继续前伸,朝湿儿胸前抓来。

湿儿正不知该如何躲闪,却听慕容虚一声惨叫,仰面跌倒。原来,湿儿给华克之包扎的时候,华克之就被折腾得朦朦胧胧。现在湿儿又在马上左晃右晃,华克之终于醒了过来。危急时刻,想也不想,便一掌疾速拍出。这一掌拍出后,他又昏了过去。湿儿赶紧一拽马缰,又往前奔去。

慕容虚双手捂住胸口蹲在地上,久久站不直身。以她的武功,如若是正常交手,自然没这么容易就被华克之击中,肯定也不会轻易受伤。但她刚才追来的路上,就已瞧见华克之晕倒在湿儿怀中。因此上,丝毫未加提防,被华克之一击而中。好在华克之伤势严重,身体虚弱,不然这一掌非打死她不可。

湿儿纵马又奔了一盏茶的功夫,再次来到一个岔路。湿儿满心欢喜,路上没了脚印,也没了血迹,这个岔道终于可以起点作用了!

正在这时,骏马却突然栽倒在地,把湿儿和华克之也撂下地来。湿儿见马已无力驮着两人继续奔跑,牵着马缰将马拽了起来,说道:“马大哥,今日只有用你的命来救我们这两条命了,小妹也是无可奈何之举,还请海涵。”说罢,从地上抓起一块尖尖的山石,往骏马后腿的血管划去,血管立时破裂,鲜血奔涌。骏马惨叫一声,往右边的道儿驰去,留下一路的血迹。湿儿赶紧抱了华克之沿左边的路飞奔。

湿儿不喜打坐练功,因此内力极差。抱着华克之那壮硕的身体,她哪里吃得消?没跑多久就慢了下来。过不多时,身后隐约传来了马蹄声,湿儿忙抱着华克之躲到路边树丛中。

片刻过后,便有一个徒步飞奔的人和四个骑马的人追过来,正是除游隼谷云飞之外的西海五龙。想来谷云飞掉入陷阱伤得不轻,或者是少妇的迷药太厉害,他还没有醒过来。慕容虚徒步飞奔,竟然跑在四匹马的前面。五人追得急了,竟然没有注意到躲在树林的湿儿和华克之。

湿儿见他们走远,便抱着华克之又往回跑,到岔道处沿着刚才他们那匹马跑的方向飞奔。

未几,身后又传来马蹄声。湿儿脑袋“嗡”地一下,心想,这追兵也来得太快了吧!赶紧抱着华克之躲到路旁树丛中。

这次却是一个农夫骑着马去赶早集。待农夫驰近,湿儿抱着华克之飞奔而出,说了声“路漫漫其修远兮,马给姐儿骑一下”,便将农夫拽下马来,自己抱着华克之上了马,随即绝尘而去,留下农夫呆呆地站在原地。

湿儿一路飞奔,沿途不断试探华克之的脉搏,担心他突然没了气儿。还好,脉搏和呼吸虽然都很微弱,但都还有。她看着昏睡中的华克之,不禁自责起来。如果以前好好练武,将内功修炼好了的话,此时将手贴在他的后背,替他输入一点真气,也许他很快就会康复。唉,都怪自己偷懒没好好练功。

又飞驰了二十来里,来到一个小镇。此时天还未明,街道上空无一人。估摸着追兵一时半会赶不来,湿儿便打算先稍作休息。她瞧见路边正巧有一间医药铺子,不禁心中大喜,抱了华克之破门而入。

郎中在睡梦中被吵醒,睡眼惺忪中,陡见一个少女闯了进来,怀中还抱着一个屁股上裹着很多红布条的赤裸男子。他以为来了强盗,吓得躲到了床下。

湿儿把华克之往椅子上一放,对着床下喝道:“快出来给我治伤!”湿儿自小对下人呼喝惯了,加之情势紧急,对郎中的语气自然便显得生硬无比。她虽然年幼,言语之间却自有一股江湖女汉子的蛮横,不容有违。

郎中哪敢怠慢?赶紧掌灯过来号脉施治。他重新替华克之包扎了一番,然后匆匆熬好了人参四逆汤交给湿儿替华克之喂服,其后还加用了生脉散。

湿儿见汤药下肚后,华克之头上冒出汗水,还有丝丝热气,虽未立即醒来,但药效似乎不错,终于短短地舒了一口气。又对郎中喝道:“拿件袍子来!”郎中见湿儿有钱人家女子打扮,不像穷人,加之湿儿气势汹汹,不容有违,赶紧入内拿了件长袍给湿儿。

湿儿将长袍替华克之穿了,然后抱起华克之往门外走去,回头对郎中道:“你先记账,回头差人把银子给你送来!”郎中忙道:“本店甚小,无法赊欠。请小姐付了银子……”湿儿哪里理会得他,早已抱着华克之上了马,再拍马屁,又向前奔去。

一直跑到天蒙蒙亮,湿儿突听怀中华克之说话道:“湿儿妹妹,咱们这是到哪里了?”“华克大哥,你醒了?”湿儿大喜过望。刚才慌不择路地一通疾跑,她又如何知道现在身在何处?随口答道:“咱俩正在江湖上行走呢!华克大哥好些了么?”华克之道:“好一些了,我侧躺着身子好难受,你让我坐起来吧。”

湿儿赶紧将华克之扶了起来。她朝马头而坐,华克之则朝马后而坐,四目相对,湿儿顿时满脸绯红。昨夜华克之一直光着身子躺在她怀里,现在回想起来,自是又温馨又让她害羞的事。

华克之捉住湿儿的手道:“谢谢湿儿妹妹。”二人牵手互述衷肠,浓情蜜意之下,湿儿不再急着逃命,而是信马游缰前行。湿儿心想,也不知当初郭靖和黄蓉是如何共骑一匹小红马的?莫非也像自己跟华克大哥这般面对面么?

天大亮的时候,二人来到一个破败不堪的小庙前。庙门两侧刻有一副字迹斑驳的对联。上联是“雄关高阁壮美观,捧出热血,披开大胆”,下联是“剩水残山余落日,虚怀远志,空寄当归”。

湿儿道:“华克大哥,你身体还很虚弱,咱们进去休息一会吧!”华克之道:“就是我身体虚弱才要赶路,莫要被西海六龙追上了。如果没有受伤,就不怕他们。”湿儿笑道:“华克大哥不用担心。一时半会儿他们来不了。”华克之奇道:“为啥?”“他们跟咱们走了岔道的不同分支。咱们向右,他们向左去了。”

华克之先是一喜,随即便道:“如果他们向左追不到咱们,岂不是会回头向右追来吗?”“不会,因为他们先追过右边的路了。因为在右边没有追到咱们,才又向左追去的。”湿儿当下就把自己如何刺破马的血管,故意让马边跑边在路上留下血迹,引西海六龙朝右边岔道追去,她如何抱着华克之从左边岔道逃跑以及后来西海六龙如何在右边岔道没有找到他们,又如何朝左边追下去,她又如何抱着华克之躲到树林中逃过一劫的经过简要地给华克之说了一遍。

华克之虽然侥幸逃脱了西海六龙的魔掌,却高兴不起来,伤心地道:“唉,那匹马定然活不成了!”湿儿心想,马不死咱们就死了,我那样做实在是无奈之举。华克大哥这样一条硬汉却有着菩萨心肠,确是难得。湿儿也不多做解释,将马拴在庙外,扶着华克之走进庙里。

庙虽不大,但庙里的神像却是威风凛凛,膀大腰圆,足有两丈来高。湿儿扶华克之席地而坐。

华克之仰望神像,问道:“这是关公吗?”湿儿笑道:“当然不是,关公是长须红脸。这应该是姜维,三国时候诸葛亮的接班人。”华克之奇道:“他的脸上又没有刻着字,湿儿妹妹如何认识他?”湿儿道:“那自是因为门口那副对联了。”华克之还欲刨根问底。湿儿道:“你一边运功行气,一边听我讲吧。”华克之道声“好”,便开始打坐运功。

湿儿则娓娓道来道:“姜维是甘肃甘谷县人,原来是魏国的将军,后来在天水被诸葛亮招降。哦,对了,华克大哥刚才问咱们到了哪里,我猜这里不是他的故乡甘谷县,便一定是天水。”华克之点点头,没有说话。

湿儿续道:“且说姜维投降蜀国后,他母亲尚在魏国。姜母因为思念儿子,就给姜维去信一封,信中放了一味叫‘当归’的中药,那自是暗示要儿子回到魏国,回到母亲的身边去。姜维是个大孝子,很听母亲的话。可是呢,他胸怀大志,受诸葛亮之重托,以统一中原为己任。他给母亲的回信中说:‘良田百顷,不在一亩;但在远志,不在当归。’信中也放了一味中药,便是‘远志’。这便是下联中提到的‘虚怀远志,空寄当归’。‘虚怀’和‘空寄’自然都是咱们这些后来人的感慨。”

“被称作‘扶不起来的阿斗’的蜀汉后主刘禅,怯弱无能,不但自己投降了魏国,还命令姜维投降。姜维不敢抗旨不尊,便投降了魏将钟会。只不过他的投降是诈降,他暗中图谋东山再起,重建蜀国,甚至统一中原。只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姜维计谋未成,反而在魏军内乱中被杀,而且死得甚惨,被人剖腹挖心。《三国志蜀书》中记载,姜维‘胆大如斗’。这便是上联中‘捧出热血,披开大胆’的意思。”

湿儿原本聪明伶俐,比她哥哥举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女孩子在哥哥和男孩子身边都容易产生依赖思想,湿儿跟举儿在一起的时候就事事依赖哥哥,从不动脑。现在跟华克之在一起,华克之武功虽然高强,聪明却远不及举儿,湿儿的聪明才智便渐渐发挥了出来。

虽然身体还虚弱不堪,华克之将真气在周身运行一遍之后,仍感神清气爽。仔细听完湿儿的讲解后道:“姜维虽有远志,但未遇良主,最后连自己也被剖腹挖心,实在可叹可悲。”湿儿道:“华克大哥是丐帮帮主,对你手下的姜维可不要亏待。”华克之道:“那是自然。难道湿儿妹妹觉得我比刘禅还差么?我也希望帮中能多几个姜维,为我出谋划策。”

湿儿道:“华克大哥,你介不介意多一个女姜维?”她心中所想,无非是自己要做华克之的姜维,加入丐帮去辅佐他。当然,自己有多大能耐,她也说不清楚,心中只是想着尽力去替自己的华克大哥排忧解难。华克之没有猜透湿儿的心思,却道:“无论男女,统统欢迎。”

二人正说话间,隐隐约约从庙的前方传来马蹄声,湿儿慌道:“莫不是西海六龙追回来了?”华克之内功高深,即便受了重伤,还是能听清数里之外的马蹄声。他安慰湿儿道:“应该不是,只来了四匹马。”湿儿一听是四匹马,更慌了,赶紧扶了华克之躲到神像后面。华克之道:“不是六龙吗?四匹马自然不是他们。”湿儿打个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二人刚在神像后藏好,就有五个人走入庙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道:“大哥,华克之他们究竟逃到哪里去了?真是怪得很!”正是水中花慕容虚的声音。湿儿心里一紧,紧紧抱住华克之。只听黑虎竺人道:“我也很纳闷呢。二弟,你智计多端。你如何认为?”

白狐伊聪道:“咱们上了那个小丫头的当。咱们一开始沿着路上的血迹追,那时候是对的。六妹后来也的确追上了他们。从六妹追上他们到下一个岔道之间,血迹断了好几里。说明六妹追上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伤口包扎好了。后来在岔道处突然又出现血迹。我当时猜想,华克之的伤口由于剧烈奔跑又裂开出血了,便叫大家沿着血迹追了下去。现在想来,定是那小丫头故意让那匹马流血奔跑,把咱们引向马跑的方向,她自己则跟华克之朝另一个方向逃了。”湿儿听得手心冒汗,这白狐果然不一般。虽是猜测,却直如他亲见一般。

只听慕容虚问道:“二哥说得有道理。可是咱们后来从另外一条道儿追也没有追上,那又是为何?”白狐道:“那小丫头虽然聪明伶俐,但武功低微。她抱了华克之如何能逃得快?定是躲在途中,待我们过去后,他们又返回从先前有血迹那条道逃了。咱们只是担心他们逃远了,就一路狂追,反而漏掉了路边的树林。”

湿儿暗笑道:“你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你这下是事后诸葛亮。只是不知他们如何又追到姜维庙这里来了?难道左右两条岔道在前方某处汇合,他们从汇合处往回追的?这白狐一口一个‘逃’字,好像本姑娘很狼狈一般,实在可恶。”湿儿猜得没错,这两条岔道在前面不远处汇合,这五人正是从汇合处折返回来的。

黑虎问道:“那现在如何是好?”白狐哈哈大笑道:“大哥不必担心。咱们且找找这庙里可有?”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5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