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10
送交者: liuxuguo[♂中书令★★★♂] 于 2017-08-28 9:09 已读 187 次  

对华克之而言,跟湿儿在一起远比呆在丐帮总舵开心。倒不是说在总舵要日理万机、烦事太多,而是因为丐帮中没有这么一个漂亮欢乐的小妹妹。帮花十三妹吧,总是若即若离,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也有其他几个丐帮女弟子,虽心里想靠近自己,却在靠近时保持着帮主和弟子的尊卑。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女子可以让他在丐帮内畅所欲言,引为红颜知己。

对湿儿来说,跟华克之在一起则圆了自己从小到大的武侠梦。她自幼便开始习武,而且喜欢看武侠小说,对小说中的男主角都非常喜欢,尤其是《天龙八部》中的萧峰。可是她的哥哥在武功修为上却是距离书中的主角相去甚远。当看到华克之的时候,湿儿就想,自己会不会幸运地遇到一个跟萧峰一样顶天立地的英雄了?及至见到华克之击退三大高手的合围,更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油然而生一股亲近之感。但是她生性顽皮,跟华克之没有尊卑贵贱之分,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很多事都聊得来。华克之识不了几个字,但是武学方面的修为却出类拔萃,这一点颇似郭靖。湿儿便觉得自己跟华克之二人就好比当年的黄蓉和郭靖。自己虽不如黄蓉聪明,但郭靖也比华克之笨了不少。

此时二人单独上路,却又跟刚才四人同行的情形大不相同。刚才父亲和哥哥在一旁,湿儿还落落大方。现在二人独处,湿儿反倒有些害羞起来。她往华克之瞅了一眼,华克之也正巧在看她。湿儿脸一红,低头不语。华克之不善言谈,湿儿不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便一直低头朝前走。湿儿心想,我原本并不相信一见钟情,可为什么刚见到他没多久便已倾心? 是了,我心中一直仰慕大英雄,他便是这样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如此说来,我跟他神交已久。

湿儿见华克之不说话,便先开口道:“华克大哥,我见到你的时候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华克之道:“‘一见如故’是啥意思啊?虽然咱俩才刚刚认识,我却觉得咱们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湿儿笑道:“‘故’便是‘故人、老朋友’的意思。咱俩说的其实是一回事儿。”华克之傻笑一下道:“我没有读过什么书,湿儿妹妹多担待。”

湿儿道:“咱们又不是要考状元,读不读书有啥关系?读书多的人,都喜夸夸其谈,因此读书多并非优点。甚至有些读书人瞧不起别人,说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种人尤其令人讨厌。”华克之见湿儿不嫌弃自己这个大老粗,心内甚是高兴,说道:“不过,还是要读点书才行吧。”

湿儿不答,换个话题道:“对了,我觉得你们丐帮的吴长老好八卦哦。”华克之道:“他本来就是满清八卦子弟。”“啊?满清还有八卦子弟?”湿儿吃了一惊,随即明白又是华克大哥说错了,乐得她哈哈大笑,笑得肚子生疼,站立不稳,赶紧拽着华克之的胳膊才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

华克之怯怯地问道:“那不叫八卦子弟又叫什么子弟?”湿儿好容易止住笑,道:“吴长老是满清八旗子弟吧。”“啊,对头。我听你说他八卦,便以为他是八卦子弟呢。八卦是啥意思啊?”湿儿道:“八卦就是到处说人家是非,通常都是些花边新闻。大厅广众之下,吴长老竟然侃侃而谈洪七公和黄蓉的绯闻。咱俩现在走一起,要是被吴长老知道了,定然闹得满城风雨。”“那说不定真让他看到了呢,咋办?”“要是遇到他,你就赶紧把我的手松开。他要问起来,你就说咱们只是普通朋友。”“好,我听你的。”

便在此时,身后传来马蹄声。华克之立即松开湿儿的手,大声道:“我和湿儿妹妹只是普通朋友。”湿儿咯咯娇笑道:“让我回头看看,是不是吴长老来了?”

二人一齐回头,只见远远驰来一马一人。马上那人长得凶神恶煞一般,见着便让人生厌。一个光头上顶着数个戒疤,穿着却跟普通人一般,当是从僧人还俗而来。手中更持有一根又粗又长的禅杖。

在湿儿心中,华克之是天下无敌的高手,跟他在一起特有安全感。无论来个什么样的人,她都不会觉着害怕。湿儿对华克之道:“原来是个丑八怪!根本不是吴长老。”说罢,又已牵起华克之的手,向前走去。

那凶神恶煞般的人分明听到湿儿说他是丑八怪,却浑若不闻,只是冷眼打量了华克之和湿儿一番后,发出一声怪啸,远远地传了出去。华克之一惊,这一声恐怕要传到十里之外。此人的内力可不弱,虽不及自己,但大约不在少林正字辈和尚之下。怪啸未毕,那人已纵马越过华克之和湿儿,向前去了。

江湖上怪人本来就多,二人并不将他放在心上,继续缓缓前行。

湿儿又问道:“华克大哥,你刚才说,服了三尸洗脑丹后,意见不同的两个人就会变得意见一致。我有个问题啊,如果咱俩意见不一样的话,服了三尸洗脑丹之后,是你跟我的意见一样了,还是我跟你的意见一样了?”华克之道:“当然是你变得跟我的意见一样了。”“呃,这我倒不明白了。”

华克之解释道:“很简单啊,就是服药的人会改变看法,变得跟喂药的人一样了。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说岳飞是民族英雄,我偏说他是阻碍民族融合的大坏蛋,咱俩争执不下。我就给你喂三颗三尸洗脑丹,然后对你说三遍‘岳飞是阻碍民族融合的大坏蛋’,然后你就会同意我的意见,也说‘岳飞是阻碍民族融合的大坏蛋’。”

湿儿一惊道:“啊,怎么可以这样?如此一来,你们岂不是可以随意篡改历史?”华克之道:“我们当然不会乱改历史,我只是举个例子,让你明白这种药非常神奇。”湿儿开玩笑道:“下次我说你是小狗,你偏说你是人,然后我就喂你吃三尸洗脑丹,对你说三遍‘华克大哥是小狗’,然后你就认为自己是小狗了吧?”华克之老老实实地道:“那是当然,这药的确便有这种效果。”

“我听说,丐帮的九袋弟子和长老分了家。九袋弟子有二十几位,长老则多达八位。是这样吗?”湿儿初次行走江湖,对一切都感到新鲜。现在有丐帮帮主在侧,想问的问题自然都要一股脑儿地问将出来。

华克之答道:“确然如此。敝帮在发展初期,人数不多,九袋弟子总共只有四个,他们也同时是帮里的长老,所以那时的长老背上都有九个袋子。近些年来,敝帮猛推引进人才的政策,很多其他门派的高手纷纷加入敝帮。敝帮发展迅猛,人数比历史上最壮大的时期还翻了好几倍。因此,九袋弟子的人数增加了不少,已经超过了二十人。此外,在九袋弟子之上又有八位长老。他们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对本帮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九袋弟子衣服上有九个袋子,到了长老的级别,衣服上反而没有了袋子。”

“华克大哥,你也太厉害了,竟能将丐帮发展壮大到这种程度!”“丐帮的壮大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全帮上下共同的努力。”

忽听有人哈哈大笑,却是刚才那凶神恶煞般的人又折了回来。湿儿怒道:“你笑什么?”那怪人道:“丐帮的发展壮大跟他有什么关系?”“哼,你真是狗眼看人低。他是堂堂丐帮帮主,丐帮的发展焉能跟他没有关系?”“你说他是丐帮帮主,他便是丐帮帮主么?丐帮帮主的打狗棒在哪里?我看他分明是冒充丐帮帮主!”话音刚歇,怪人又是两声怪啸,折转马头,又往回跑了。

“咦,华克大哥,你的打狗棒呢?让我打你一下呗。”听怪人提到打狗棒,湿儿突然发觉,从在山上初遇直到此时此刻,一直都没看到华克之的打狗棒。湿儿当然不会怀疑华克之这个帮主是假冒的,但担心他把打狗棒弄丢了。湿儿心想,打狗棒可是丐帮帮主的信物,也是帮主权力的象征,岂可不随身携带或者随便丢失?要是被杨康那样的坏人捡去冒充帮主,问题就大了!于是,便开玩笑要把华克之比作狗儿打上一打,却是真想知道打狗棒的下落。

华克之一被问起打狗棒,便露出一脸的窘态,支支吾吾,含糊不清。湿儿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追问道:“到底在哪里啊?如果丢了,咱们赶快去找。”湿儿担心他真搞丢了,替他着起急来。华克之慌忙道:“没,没丢。不用担心。”湿儿继续问道:“那怎么没随身带着呢?”华克之道:“这个……,这个是本帮最高机密,不可说与外人知。”“华克大哥,你还拿我当外人呀?”湿儿不悦,脸色黑沉下来。虽然自己跟他相识不久,更没有私订什么终身,但却早已是我心已许。

华克之见湿儿生气,忙交代道:“湿儿妹妹别生气。是这样的,组织上觉得我年纪尚轻,决定由本帮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代为保管打狗棒。让他扶我上马,并送我一程。过几年就会把打狗棒交到我手中。湿儿妹妹可不许对别人说起。”

“原来如此。我当然不会对外人说。华克大哥,你放心吧。”湿儿见华克之不再拿自己当外人,心内甜蜜异常。但又忍不住替华克之担心,没有打狗棒,谁会拿你当帮主?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湿儿接着前面的话题继续问道:“华克大哥,刚才你说丐帮共有八大长老。那么,除了我见过的鲁猪脚长老和吴官歪长老,另外六位都是谁?”

“权为民和高岸谷是掌棒长老,祖玄律和贾大空是掌钵长老,上官隐和吴官歪是执法长老,传功长老则是司马屁精和鲁猪脚。”华克之不擅做减法,而是将八位长老一股脑儿都说了一遍。

“掌棒长老、掌钵长老、执法长老、传功长老,分得真细啊!”湿儿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记了下来,又问道:“长老之间有大小之分吗?”“有,我刚才就是按照从大到小的顺序说的。权长老排第一,鲁长老排第八。”

湿儿又问了很多丐帮的事,华克之一一作答。湿儿也想问一些江湖上其他门派的事,但华克之就知之甚少了。毕竟他还年轻,差不多也是第一次行走江湖。他不懂的,又不会撒谎搪塞。湿儿只好作罢,转移话题聊点别的。

二人一边走一边聊,往南走了两天。

湿儿见华克之时时露出愁容,猜知他心里一定想尽快解开金瓶似的小山上设计陷害群雄之谜。她知道,华克之也怀疑是魔教干的,但碍于魔教教主和自己的姐妹关系,便始终说不出口。便对他道:“华克大哥,你怀疑金瓶似的小山上的陷阱是我大姐他们布下的吗?”华克之的确便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嘴笨,不知道怎么可以说得婉转一些,不至于开罪了湿儿。

华克之尚未回答,湿儿又柔声道:“我大姐手段残忍,自是什么坏事儿都能干出来。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帮大姐跟你做对,但会不会帮你跟大姐做对呢?我却也说不清。”华克之深受感动,应道:“谢谢湿儿妹妹。”四目相对,湿儿脸上泛起一抹红霞,赶紧把头低下。

隔了一会儿,湿儿又道:“不过,我却觉得,也不能将正教完全排除在外。”华克之斩钉截铁地道:“正教各派都是行侠仗义之士,断然不会做这种陷害群雄的坏事。”

湿儿道:“怎么说呢,正邪原只在一念之间。我大姐率领的魔教,虽然坏事干尽,但哪一件坏事不是明目张胆地去做?她可不习惯偷偷摸摸地去干坏事。他们干了坏事,唯恐天下人不知坏事是他们干的,通常都要大声说出来。”华克之道:“湿儿妹妹说得有些道理。不过,我还是认为不可能是正教干的。”

湿儿道:“华克大哥,咱俩打个赌可好?你赌是邪教干的,我赌是正教干的。”华克之欣然答道:“好啊,输了怎么办?”湿儿想了想道:“如果我输了,我答应你一件事。如果你输了,你也须答应我一件事。”华克之道:“好,一言为定。湿儿妹妹让我答应你什么事呢?”湿儿道:“暂时还没想好呢。如果你赢了,华克大哥让我答应你什么呢?”其实湿儿心中想的是,如果自己赢了,便让华克之娶自己;如果华克之赢了,希望他说让自己嫁给他。湿儿心里的鬼主意,华克之自然无从得知。华克之挠挠脑袋道:“我也还没想好。”

湿儿忽然道:“华克大哥,咱们去泰山看看吧。”华克之不解其意,但既然小妹妹喜欢,总不忍拂了她的心意,当即应道:“好啊。湿儿妹妹要去哪里,我都陪你。”湿儿道:“我想去找那个唱歌的小男孩。”华克之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人却不笨,随即明白过来,湿儿是要去替他解开谜团,忙道:“谢谢湿儿妹妹。”当下二人便由向南折而向东。

没行多久,又有一骑从身后驰来。马上之人却是普通至极,掉进人堆里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粗看一眼,那人似乎没带兵刃。仔细一看,却见那人指上带着刚爪。那人仔细打量了华克之和湿儿一番,也发出两声怪啸,随即绕过二人身旁,先他们而去了。此人的内力似与那凶神恶煞的怪人不相上下。从啸声上看,二人更可能是同伙。华克之不由得暗暗心惊,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

晌午时分,二人在路上吃了一点华克之随身携带的干粮。干粮入口有苦有涩,糙糙的极为难吃。湿儿虽然可以把衣服弄得脏脏的,把脸也抹得脏脏的,可她是典型的吃货,非常挑食,这等伙食如何下咽?只胡乱嚼了两口,便不再吃。华克之问起,湿儿只推说还不饿。心中却想,小时候爹爹为了让我用功练习武艺,说什么“只要成了大侠,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原来都是骗人的把戏。华克之当然看出来了,小妹妹吃不惯丐帮的难以下咽的食物,便道:“湿儿妹妹先忍一忍,等前方有饭店了,一定请你大快朵颐。”湿儿道了一声好,二人便又继续行路。

又行出二十里许,来到一个山道。路的右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眼下正是麦子成熟的季节,沉甸甸的麦穗弯腰立在地里,金黄一片。微风吹来,掀起一阵阵麦浪。路的左边则是山坡,两山之间的低洼处有一块玉米地,玉米已经长到齐胸高。

湿儿正想说点什么活跃一下气氛,玉米地里突然传来女子呼救的声音。“救命啊,抓流氓!救命啊,抓流氓!”湿儿推了华克之一下道:“华克大哥,快!”

华克之赶紧牵了湿儿循着叫声往玉米地奔去。几个起落,已到了玉米地中央。只见一个瘦高男子骑在一个娇小女子身上,用手去捂那女子的嘴,那女子则拼命挣扎。华克之大喝一声道:“流氓休走,吃我一掌!”那男子见有人来,慌忙放开那女子,起身逃跑。湿儿叫道:“华克大哥快抓住他,我来救人。”

华克之应了一声“好”,便朝那男人追去。眼看要抓着了,那人却突地加速向前窜出。又跑几丈远,看看又要抓住了,那人却又加速了。华克之急于在湿儿面前露脸,一发狠,提气猛追。那男子轻功似乎并不弱于他,也发足狂奔。一眨眼,二人便已跑出了湿儿的视线。

湿儿倒不担心华克之的安危。在她眼里,华克之天下无敌,断不会被人伤了。她俯身来拉地上的女子,关切地问道:“姊姊,你受伤了没?”那女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痛苦地道:“伤到了,好痛!”声若游丝,似乎伤得不轻。“伤在哪里?我替你查看一下。”湿儿一边问,一边俯下身来。

等湿儿刚触到那女子的手,那女子却猛力一拽,将她拽到地上,随即伸手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湿儿武功本就低微,加之毫无防备,自然一下便着了她的道儿。湿儿大惊,忙大叫道:“华克大哥快救我!”华克之早在数里之外,哪能听到她的呼救?那女子又挥手点了湿儿的哑穴,抱起她,往相反的方向逃跑。

湿儿被那女子像小孩子一样抱在怀里猛跑。她身子动弹不得,脑袋也被埋在那女人怀里,看不到行走的道路。惊慌中,只觉那女人走的路弯弯曲曲,高高低低。那女人的轻功甚是了得,跑得极快,湿儿只觉耳畔风声呼呼。

湿儿心内恐怖至极,只盼华克之早点追上那个流氓然后回来救她。忽然一想,那哪是流氓?分明是自己和华克大哥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这一男一女真是可恶,故意演这么一出苦肉计来骗我们。

奔了一盏茶的功夫,那女人抱着湿儿来到一个庄子里。进到大堂后,将湿儿抛在地上,摔得她屁屁生疼。

湿儿歪着脑袋瞅了瞅,见厅上坐着五个人。居中一人是六十多岁的老头,土豪打扮;左右两侧的四人都是江湖人士打扮,为四十到五十岁不等的中年男子。坐在土豪右侧的两人很是眼熟,正是在途中遇到的凶神恶煞也似的怪人和长相极普通的那人。湿儿暗叫不妙,自己和华克大哥一直被这二人跟踪,却没有小心提防。现在后悔已然不及,只盼华克之能抓住那个男人,再回来救自己。

那女人向土豪拱手行礼道:“启禀堡主,谷三哥将华克之引走了,在下抓到一个小胸美女。是奸是杀,请指示!”

湿儿一惊。这些人果然识得华克大哥,看来就是冲着华克大哥来的,肯定跟华克大哥有什么梁子,这一下全凶无吉了。却不知为何华克大哥不认识他们?听那女人说她是小胸的美女,湿儿也气得不行。她最讨厌人家说她胸小了。而且居然非奸即杀,这个地方该有多邪恶?

那个被称作堡主的老头看了看湿儿的面庞,似乎颇为她的长相所吸引,便又问道:“多小?”那女人答曰:“小荷才露尖尖角。”堡主大失所望,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杀!以后遇到像这么小的,就不用请示了,直接处决。”那女人答应一声,便要拖了湿儿出门去。

湿儿倒吸一口凉气,连厅上几人的长相都未及细看,便要被杀掉了。华克大哥怎么还不来呀!晚了就见不着了!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