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09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8-27 9:43 已读 54 次  

第三回、绝命逃亡:路漫漫其修远兮,马给姐儿骑一下

没几个纵跃,那人已来到三人近前。湿儿眼尖,惊喜地叫道:“华克大哥,你怎么回来了?”来人正是丐帮帮主华克之。东方无能见他急速飞奔回来,却呼吸如常,不得不暗叹他轻功之妙。

华克之微笑答道:“刚才见小妹妹受了伤,我特地追上恒山派的人,朝他们要了治伤灵药‘天香断续胶’给你送来。”说罢,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递给湿儿。湿儿伸手接过,支吾着却不知该如何感谢,小脸红红的,煞是好看。无能和举儿忙连连称谢。华克之道:“不谢不谢,应该的。对了,小妹妹,还没请教芳名呢。”

湿儿答道:“我出生于旭日山庄,复姓东方。出生之时,恰逢数十年未遇之干旱,再加之我五行缺水,所以爹爹便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做不湿。”

华克之闻言一怔。据说,“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也出生于旭日山庄。东方不湿和东方不败的名字如此接近,她们会是什么关系?

湿儿明白华克之所想,脸一红道:“东方不败是我的大姐。”对湿儿以及东方一家人来说,东方不败武功高强,提起来自是倍感自豪。可她偏偏又是被称作魔教的“日月神教”的教主,委实又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

华克之一听湿儿是东方不败的妹妹,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他这一退颇失英雄豪气,赶紧红着脸向湿儿拱了拱手道:“原来是东方教主的妹妹,失敬失敬。”湿儿假装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

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下后,华克之问道:“湿儿妹妹,你是不是经常去黑木耳玩?”“黑木耳?”湿儿一惊,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华克之的嘴里竟然会蹦出这么个不雅的词来!华克之见状,忙解释道:“就是日月神教的总坛啊。你去看你大姐的时候,就要去黑木耳吧?”

如若是举儿说错了话,湿儿定会痛骂他一番。但常言说得好,“不知者不怪”。湿儿对华克之的文化水平早已略知一二 ,因此并不生气。加之她将华克之视作大英雄,岂会因为他说错一句话而翻脸?湿儿耐心地道:“华克大哥,你可说错了。日月神教的总坛叫黑木崖。黑木耳是骂人的话哦。”华克之迷惘地挠挠头。他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黑木耳”是骂人的话?

湿儿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地道:“自从我大姐当上日月神教的教主之后,我们之间就基本没有来往了。她不回旭日山庄,我们也不愿意去黑木崖。”华克之当然知道,谁都不愿跟日月神教有瓜葛。看湿儿难为情的样子,他只好又挠了挠脑袋。举儿见平日里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妹妹在华克之面前变成了一个娇羞的、温柔的小美女,心中颇不是滋味。

湿儿道:“不说这个了,你们仨先等一下,我去去就来。”说罢,钻入洞内敷药去了。举儿想要跟进,无能脸色一沉,他便老老实实呆在原地不动了。

片刻后,湿儿从洞内出来,心情大好,对三人道:“咱们下山去吧!”说罢,径直挽了华克之的胳膊往山下走去。

华克之自打当上丐帮帮主之后,对他献媚的女弟子不计其数,收到的秋波也称得上“汗牛塞屋”,其中更包括帮中一枝花十三妹。可是,像湿儿这种直接的、少女天真无邪的挽胳膊让他非常受用。虽然有点羞羞的感觉,但却丝毫没觉得不自在。举儿见状满腔怒火,便要发作。无能倒是乐见女儿跟丐帮帮主这样的江湖豪杰交往,再次用目光制住了举儿。举儿狠狠地一跺脚,无精打采地跟在三人后面,朝山下走去。

湿儿边走边说道:“华克大哥,你的武功好棒啊!”华克之得意地笑笑道:“还凑合吧。”“刚才那三人围攻你的时候,一开始我还替你捏着一把汗呢,后来发现纯粹是我多虑了!”“谢谢湿儿妹妹关心!那三人也是绝顶高手,你的担心可一点都不多余。”“哼,就他们也配称高手?三个加在一起也不是你的对手。依我看呀,你是当今天下第一高手!他们是三个臭皮匠,顶不上一个诸葛亮。”

“哪里哪里,快别这么说。俗话说得好,‘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嘛。”湿儿还没笑,这次华克之自己发觉不对了,马上改口道:“不对,俗话说得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湿儿道:“我说得难道不对么?虽说强中更有强中手,但你一掌把正经大叔打出老远,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哈哈,没有这么夸张吧?”

“你刚才从山下上来的速度,比我下山都快多了。你这轻功也是举世无双!”“哦,是吗?”华克之心中甚是得意,不免有些飘飘然道:“其实,有时候我倒希望自己的轻功能差一点呢。”湿儿道:“这倒奇了,还有人希望自己的轻功差一点?”华克之耐心解释道:“轻功太好的话,看什么都是走马观花。上次去九寨沟散心,特郁闷。走了几个来回,愣是没把美景看清楚。当时我就想,下辈子一定不要把轻功练得太好。”

“原来这样啊。下次你驮着我,就跑不快了吧!”湿儿说完这话,小脸不自觉地红了。华克之老老实实地道:“不会啊,我驮着你还是很快。”“哼,是不是华克大哥觉得我的分量太轻啊。”湿儿假装生气。“不不不,怎么会呢。”华克之自知说错话得罪了小妹妹,忙改口道:“湿儿妹妹虽然在我背上轻如鸿毛,但在我心里却重如泰山。有首歌唱得好,叫‘在我心中重千斤’。”

湿儿马上又笑逐颜开了,续道:“我听说呀,你们丐帮经常行侠仗义。那些地主土豪一听到华克大哥的名字就吓得屁滚尿流。”“哈哈哈,那倒是。这次上山的途中,我还带领帮中弟兄们把山脚下刘家庄的刘员外给杀了,把田地分给贫农。”“哇,真是太棒了!要是我跟哥哥俩,最多也就是把有钱人给揍一顿而已。”湿儿说着,做了一个打拳的动作。“天下穷人这么多,光把有钱人揍一顿哪解决得了问题?”“所以你们就把土豪劣绅杀掉,把田地分给贫农?”“是,我们要解放全天下的劳苦大众!”“我真是太崇拜你们了!我也好想加入丐帮哦!”

华克之看着衣衫光鲜的湿儿,打趣地道:“你这小公主不怕我们脏兮兮的样子?”孰料湿儿竟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往衣服上一抹,调皮地道:“咱们一样了吧?”华克之一下呆住了,没想到这个小妹妹这么……顽皮,不,是这么可爱!湿儿见华克之不说话,又把泥巴往脸上抹了抹,问道:“这下总行了吧?”“行,太行了!”华克之顿时对湿儿好感倍增。想自己心仪的帮花十三妹,虽身在丐帮,却穿得很时髦,倒像个大家闺秀。虽然她漂亮、端庄大方,但是总与自己的叫花子打扮格格不入,而且她刻意跟自己保持距离。倒是湿儿,却可以无话不谈,亲密无间。

湿儿问道:“那我现在也算丐帮弟子了?”华克之尚未搭话,无能咳嗽一声道:“还早着呢。刚才不是有人说了吗?须得有人介绍,然后还有出身审查。先把你的武功练好了,帮派的事以后再说。”华克之接口道:“东方叔叔说得极是,加入敝帮可没这么简单。除了叔叔提到的之外,在加入的时候还需要宣誓,以及服用三尸洗脑丹,等等。”

“三尸洗脑丹是啥东东?跟三尸脑神丹一样吗?”

华克之忙道:“二者虽然名字相近,本身性质可差得远了。三尸脑神丹是日月神教阴损至极的毒药,毒性发作时,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三尸洗脑丹只是一种非常普通但很神奇的药物,并无毒性。很多时候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物的看法、想法不一样。服了三尸洗脑丹之后,大家看法就一样了。这样便于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湿儿略失所望道:“那多不好玩,就没有斗嘴的乐趣了。”华克之道:“来日方长,湿儿妹妹以后想清楚了再说也不迟。”

三人又往下走了一会,湿儿瞥见华克之脸上时时流露出一些伤感的神情,不解地问道:“华克大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么?”

华克之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次上山来找秘籍,是我担任帮主后的第一件大事,结果却没有完成任务。回去后不好交代,在帮中的威信也大大地打了折扣。”

“秘籍……”湿儿刚想说秘籍在自己父亲那里,但想到事关重大,就斜眼看了看父亲。果见父亲正在朝自己使眼色,忙改口道:“很可能山上根本就没有秘籍,你看大家都没有找到。所以不能算你没有完成任务。你打败三个高手的围攻,别说在你们帮中,便是在全世界,你都威名远扬啦。”

听湿儿这么一说,华克之的心情顿时又开朗起来。便又给湿儿讲了几个打土豪分田地的故事,惹得湿儿心驰神往,暗暗坚定了加入丐帮的决心。

能够跟心目中的大英雄华克之神侃,湿儿非常地开心。她光顾聊天了,带的路早已偏离了下山的大道。不过,好在大家都是习武之人,走偏僻的山坡却也别有一番乐趣。

又走了几步,华克之好像突然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惊呼了一声,便松开湿儿的手往前奔去。东方一家三口也赶紧跟了上去。

走近一看,山坡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个人,身着青城派的道袍,正是昨夜在洞中遇到的文钱子等人。如今,这些人都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就像睡着了。

湿儿紧拽着父亲的手,颤声道:“哼,真是报应太快了吧!昨夜你们绞尽脑汁要置我们于死地,想不到还没下山,你们就被江湖豪杰给灭了。活该!”

华克之探了一下文钱子长孙饼的鼻息,发现早已死翘翘了。又探了一下索子子、万贯子、金花子以及他们的弟子丁东、施西、项南、项北、井中、莫发和白白等人的鼻息,发现他们也都已殒命许久。再查看各个尸身,却无半点伤痕。华克之心下疑窦陡生。他虽武功高强,然年纪轻轻并无多少江湖经验,一时猜想不透其中缘由。便抬头看着东方无能,希望这位前辈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此时,无能也正皱眉细看这些尸身。这些人虽然没有内外伤痕迹,但面部僵硬扭曲,显是临死时痛楚难当。他察看良久,最终也只是摇了摇头。

华克之道:“如此看来,堵洞放蛇的确不是青城派的人干的。”

无能道:“华帮主说得甚是有理。如果是青城派的人堵住洞口放毒蛇,而这伙上山的人是好人的话,那这伙人杀掉青城派众人之后,必定会上山掀开石头救咱们出来。”

举儿沉吟片刻道:“我越来越觉得,倒像是有人特意设了个陷阱,用秘籍作诱饵将咱们引入洞中;又因为秘籍,各派大打出手;在群雄元气大伤之时,再堵洞放蛇。即使毒蛇没有将咱们咬死,咱们也会饿死在洞内。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设毒计之人没有料到咱们能杀掉毒蛇,又从洞底钻了出来。”

华克之一惊,问道:“小兄弟凭什么说这是个特意设置的陷阱呢?”

举儿答道:“既然咱们已经知道,这些毒蛇是人家从大老远运来的。他们从远处运蛇过来,不正是处心积虑想陷害咱们么?而且,更为蹊跷的是,这本武功秘籍在武林中消失很多年了。要不是听爹爹以前提起过,我和妹妹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本秘籍,更遑论还知道这本秘籍藏在这山上。即便有人知道了,也一定是极少数的人、而且还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形下知道的。啷个短时间内,你们六大门派加上我们旭日山庄的人,同时得知秘籍藏于此山?”

华克之恍然大悟道:“小兄弟说得极是!怎么这么巧,大家同时知道有这么一本秘籍藏在这山洞中?此事大异寻常,其中定然隐藏着一个极大的阴谋。”想通此节,华克之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举儿问道:“那么,请问华帮主,你是如何得到这个消息的?”

华克之道:“敝帮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派我率人来此夺书。至于他是如何得到这个消息的,他未曾提起,华某就不得而知了。”华克之转头问东方无能道:“东方叔叔,你是如何得到这个消息的?可有什么蛛丝马迹么?”

东方无能道:“前几日我去泰山派做客,遇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在泰山上唱一首歌谣。歌词是这样的:‘金瓶似的小山,山上虽然没有寺,美丽的风景已够我留恋;明镜似的西海,海中虽然没有龙,碧绿的海水已够我喜欢。’我觉得歌谣甚是好听,便向小男孩打听歌名叫什么。小男孩答曰‘《金瓶梅》’。我自然知道,《金瓶梅》是旷世武功秘籍。因歌中提到‘金瓶似的小山’和‘明镜似的西海’,便猜想《金瓶梅》必定藏于此处。”其实,无能把歌谣的最后一句歌词故意隐掉了,那句歌词是“东方那边的金太阳,虽然闪闪又下山,你给我的温暖却永在我身边。”他心里在暗自得意,看来秘籍归我东方家真是天意难违。

举儿追问道:“爹爹可知那个小男孩是什么来头?”

无能道:“我曾向泰山派的人打听小男孩的身份,他们都说从未见过,猜测可能是来泰山游玩的外地游客。”举儿道:“这个小男孩真是来者不善。可能像他这样的小男孩还有无数个。他们分别跑去少林寺、武当山、峨眉山等处唱这首歌谣,把这些门派都吸引了过来。”

华克之道:“小兄弟分析得头头是道。现在你可否猜知,到底是何人如此歹毒,要将江湖中的英雄好汉一网打尽?真的是魔教么?”

“小弟我行走江湖的时日尚短,对江湖恩怨也没多少了解,所以暂时还毫无头绪。青城派众人被人用独门绝技杀死,如果此人属魔教中人,那自然便是魔教干的。只可惜爹爹和华大哥都猜不出此人是谁。将来如果能找到这几个小男孩中的一个,当知分晓。”

四人一边琢磨一边继续往山下走,越琢磨越是后怕不已。这设计陷害群雄的人也太阴险毒辣了!各个门派到金瓶似的小山的路程远近不同,而各个门派的轻功修为也差异极大,所采用的交通手段更是五花八门,或骑马,或乘船,或施展轻功步行,设毒计之人竟然能把所有这些细节都考虑在内,让各个门派在同一个晚上相差不过一个时辰内抵达这个山洞中。然后以武功秘籍为诱饵,致各派互相残杀。再然后又堵住洞口,投以大量的毒蛇。每一个手段莫不都是要置群雄于死地而后快。

若果冷酷师太没有因为受伤而服过白云熊胆丸,设若冷酷师太没有因为泄愤而闯入蛇阵,假如冷酷师太没有被蛇咬伤,又倘若没有举儿的机智、发现白云熊胆丸可以退蛇阵,又或者袁娇害羞不那个啥,再如果洞底没有出口,那么,现在大家一定还被困在洞内。数百年之后,洞内一定是白骨累累……

转眼便到了山脚。东方一家要划过西海向东行,华克之则要向南。华克之拱手作别道:“湿儿妹妹,请多保重。东方叔叔、举儿弟弟,华某就此别过。”东方无能和举儿也拱手作别道:“华帮主保重。”举儿见妹妹终于要跟华克之分开了,甭提心里有多高兴。

湿儿张了张小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欢乐的湿儿,到了分别的时刻也是忧伤满怀。华克之见状,安慰道:“来日方长,一定还有机会见面的。”

湿儿磨蹭了很久,才弱弱地道:“华克大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个……,呃,这个……,我想跟你去打土豪……”湿儿有点难为情的样子,又像是在哀求,声音极低,到最后那个“豪”字的时候,已几不可闻。

听湿儿这么说,再看着湿儿难过的样子,华克之一时语塞,支吾半天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他心想,湿儿是如此让人欢乐,自己甚是愿意和她在一起。世俗观念是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但在武林中,这些观念淡了不少。可不管怎么说,二人毕竟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而已。如果这样就带走闯天涯的话,多少有几分唐突。却不知湿儿的父亲和哥哥是怎么想的?他们支持或者反对,自己都可以顺势而为之,既不至于伤害湿儿,也不会显得唐突无礼。

东方无能倒是乐见女儿跟华克之去。一方面因为华克之是当世的英雄豪杰,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他极其不愿看着一双儿女的感情异于兄妹。当下无能便对湿儿道:“你呀,从小到大就很顽皮,尤其爱看热闹。打土豪恐怕是假,看热闹才是真。爱去就去吧!”无能又对华克之道:“我就把小女托付给华帮主了,有劳华帮主多加照顾。”

举儿当然不愿意妹妹跟华克之走,又想发作。无能悄声对举儿说道:“秘籍比人重要,由她去吧。切不可因小失大。”举儿虽然舍不得妹妹跟华克之去,但他毕竟是个理性之人,觉得当此之时,秘籍确比妹妹更重要,而且自己也断不是华克之的对手。秘籍上的武功练成后,倒是可以找华克之算账。举儿心里恨恨地道:“姓华的,总有一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于是,悻悻然地跟着父亲回旭日山庄修炼筷子神功去了。

湿儿得父亲的允许,高兴地跟着华克之一起回丐帮总舵。早年丐帮总舵在洞庭湖君山岛,大约一二十年前迁到了四川省仪陇县瓦子乡。湿儿和华克之一路欢歌笑语向南而行。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