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06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8-24 9:34 已读 50 次  

洞口的确被堵住了。刚才下洞时从洞底望上去,尚能看到一丝亮光,月光好时甚至可以看到天空的白云,现在却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而且,刚才大家借以攀爬下洞的绳索也被收走了。如果是在平地,以华克之、正经和尚等人的功力,别说推开,就是举起一块千斤巨石,也是易如反掌。现在,要从如此光滑的洞壁爬上去,再把覆盖在洞口的千斤巨石推开,却是万万不能。退一万步讲,即便你推开了,青城派的麻将肯定就随之而来。人家既然要置你于死地,定然会把万般毒辣的手段一起使将出来。

群雄的心情沮丧至极,尽皆沉默不语。

良久,正经和尚道:“劳烦哪位朋友快去请华帮主过来商量对策。”只听甬道内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道:“华某来了。方丈有何指教?”接着,从甬道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便是丐帮众人。正经和尚奇道:“华帮主怎地如此快就过来了?”“石室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刚才你们少林高僧已经找过一遍,我们又找一遍,仍然没找到,便失望而出。”

“原来如此!华帮主,大事不妙,洞口被青城派用巨石堵住了,这可如何是好?”“啊!”饶是华克之武功天下无敌,也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当然清楚洞壁是何等光滑,洞壁没有立足点便无法推开巨石。他赶紧转身朝丐帮众人问道:“洞口被巨石堵住了,哪位弟兄可有良策?”

大家适才从洞底到石室,早已清楚,这个洞实际就是在一个特别巨大的石头内。四周都是石壁,只有一个出入口,真是插翅难飞。听说洞口被巨石堵住了,丐帮众人惊慌失措,响起一片骂娘之声。在众人惊慌之中,只听一个声音高声喝道:“尔等真是笨拙。咱们抓一个青城派的人,逼他们把洞口巨石搬开不就成了?”

湿儿往说话这人瞧去。只见此人身材高大,长相不算英俊,也不难看,手持一支长约一丈的2B铅笔。便好奇地问道:“这人不用镰刀锤子,却如何混入丐帮去了?” 鲁猪脚答道:“这位是丐帮一袋弟子,姓庄名南强,人称‘浪子不回头’的便是他。他自创了一套二百五十招的‘二逼神功’,非这支2B铅笔不可耍出威力来。”

庄南强吟吟笑道:“小妹妹,你好可爱!你看大哥我是不是很牛逼?”“如果你也算牛逼的话……”湿儿咯咯娇笑,只是不往下说。庄南强追问道:“如果我也算牛逼的话,怎么样?”湿儿仍然咯咯娇笑,脸上泛起红晕,显是她想到了极好笑而又难以启齿的词。

华克之道:“小妹妹不妨说来听听!”湿儿娇羞地道:“既是华克大哥要听,那我不妨说出来。”她先往无能身边靠了靠,才低声说道:“如果他也算牛逼的话,那头牛一定还有一个逼……”“逼”字只说了一小半,已经害羞地把头埋入无能怀里。无能叹道:“你这孩子,都被惯坏了。女孩儿家哪可这样说话!”

牛逼是“厉害”的意思,本是北方方言,略带粗口。庄南强是叫花子,没读过什么书,说话自然粗俗不堪。他用“牛逼”这种不雅的字眼也自然没人计较。但女孩子用这样的字眼,多半要被人家瞧不起。在场众人却反觉湿儿说了这么个不雅的词儿更增了几分可爱。玉箫师太尤其喜欢这个不拘一格的小姑娘。

华克之莫名其妙,追问道:“有什么深意么?”举儿替妹妹答道:“意思就是,庄大侠是二逼之一。”庄南强闻言怒道:“你才二逼呢。”举儿道:“青城派的人都在洞外,咱们被困洞内,却如何去抓一个青城派的人?你难道不二么?”庄南强一时语塞,抓耳挠腮。丐帮众人却没有一人理会他,似是早已知道此人智力异于常人。

华克之训斥庄南强道:“真是响屁不臭,臭屁不响。你的见解如此拙劣,偏偏要高谈阔论。”湿儿扑哧一笑,道:“华克大哥,应该说‘半壶水响叮当’才对。”华克之脸一红,道:“华某才疏学浅,让小妹妹见笑了!”

诚然,丐帮众人差不多都是贫下中农,几乎没有几个读过书。丐帮的历史上,恐怕也就黄蓉略有文采,其他帮主弟子们都是大老粗。华克之对武学悟性奇高,但于才学方面却是有限得紧。湿儿却道:“不过,任何话儿从华克大哥口中说出来,总是有趣得紧。”华克之表面呵呵一乐,内心却是激动不已。

正当大家一筹莫展之时,举儿说道:“刚才上山的时候,各位英雄应该注意到了,山坡和山顶的地面都很湿润,定是前几天刚下过雨,而且雨量很大。我想,一定也会有大量的雨水滴入洞内。可是,洞内却非常干燥。不知道水都到哪儿去了?会不会有一个排水的路径?如果能找到这个排水路径,那咱们就可以出去了。”

华克之虽然没读过书,但也是聪明之人。听举儿如此说,马上表示赞同,接着问道:“可是如何才能找到这个排水之处呢?还请小兄弟多费思量。”举儿道:“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咱们且看洞内何处最低。”湿儿抢先插嘴道:“好像是平的。”华克之道:“这位小兄弟说得甚好,洞内有高低;这位小妹妹也说得不错,洞内看上去很平坦,难以分出高低。真是‘公说公有理,母说母有理’。”湿儿又是扑哧一笑,道:“华克大哥,应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华克之一愣,马上反应过来道:“小妹妹真是机敏。”

玉箫师太终于按捺不住了,冷嘲道:“华帮主,贫道对你的武功是大大的钦佩,可是你的学识比起以前的黄帮主来,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玉箫师太本是要当众羞辱华克之一番,哪知华克之这一次却是脸不红心不跳,反而“哼”了一声,轻蔑地道:“黄蓉那厮如何与华某相提并论?不提也罢。”

这下轮到玉箫师太和群雄吃惊了。华克之竟然这样称呼以前的帮主!武林中素来讲究尊师重道,对师父不尊便是天大的不是,必被同门追杀。更何况黄蓉曾经是丐帮德高望重的帮主?玉箫师太等人本以为丐帮弟子会群起攻击华克之,哪知丐帮弟子们却毫无反应。似乎如此称呼黄蓉,在丐帮内早已不是新鲜事。这下玉箫师太更觉奇怪了。她“咦”了一声,问道:“你们丐帮都是这么称呼以前的帮主么?什么这厮那厮的。依我看,黄蓉可比你强多了。”

华克之正色道:“黄蓉的父亲黄药师是桃花岛岛主,算得上是当时我国最大的地主。说白了,黄蓉就是乔装混入丐帮的地富反革命分子。华某出生于叫花子世家,祖孙三代都是叫花子,绝对的根正苗红。”

正经和尚道:“阿弥陀佛。华帮主此言差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能否当帮主,比的是武功和学识以及对门派发展的贡献,跟出身又有什么关系呢?有钱人没钱人不都可以当帮主么?”

华克之道:“正经大师,你装糊涂了。难道你不清楚我们丐帮是什么组织吗?我们是无产阶级呀!一个地主家的、娇生惯养的刁蛮公主跑来当叫花子头儿,骑在叫花子头上作威作福,你说可笑不可笑?只有像华某我这样的,才能真正代表叫花子的根本利益。”

众人一想,华克之这话倒是有些道理。其他各个门派收弟子,只论学武资质,不论出身和贫富。但丐帮却是清一色的叫花子,的的确确便是一个无产阶级帮派。帮众都是无产阶级的情况下,帮主却是地主阶级,的确有些欠妥。

华克之又补充道:“对我们丐帮来说,没有知识不可怕,怕的就是出身不好,把我们丐帮的优良传统给带坏了。”

见群雄默不作声,华克之继续说道:“本来家丑不可外扬,可是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等小说大家都读过了,我们的家丑已经是天下皆知,说一说倒也无妨。我告诉各位英雄,洪七公和黄蓉当帮主那段时间,可以称得上是敝帮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群雄对洪七公和黄蓉多所偏爱,听华克之如此说,大家自是心里不服。正经和尚道:“华帮主何出此言?说得有些过了!”

华克之呵呵一声冷笑道:“过了吗?我觉得说得还远远不够呢。”

群雄均想,华克之不善言辞,诱他多说几句,他肯定就破绽百出。玉箫师太便道:“华帮主请赐教,贫道愿闻其详。”

华克之顿了一顿,道:“那好,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请问师太,如果有人请你吃好吃的,你会把他提拔为你的接班人吗?”

玉箫师太想也不想,随口答道:“自然不会。敝派都是选杰出弟子接任掌门,以使敝派发扬光大。”

华克之又转向正经和尚道:“请问正经大师,如果有人给你喝好酒、吃好肉,你会把他提拔为少林方丈吗?”

正经和尚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出家人不吃荤腥。”

“那好,那人给你吃素,一点荤腥都没有,哪样素就给你吃哪样。请问,你会把他提拔为少林方丈吗?”

“自然不会。少林方丈的继任人都是少林弟子中的杰出人物。”

华克之又问冷酷师太道:“师太的意见如何?”

冷酷师太尖声答道:“绝对不会。”她虽然身受重伤,声音还是一样的刺耳。

华克之刚把头转向淡定道人,尚未开口,淡定道人已经摇了摇头,表示不会。

华克之道:“好了。现在大家知道,光是请吃,还不足以让帮主提拔一个人为接班人。我再问大家一个问题:黄药师和洪七公是什么关系?是朋友还是敌人,是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

玉箫师太道:“在五绝当中,二人的关系不错,但是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正经和尚道:“阿弥陀佛。说他们是竞争对手似乎更恰当一点。他们二人谁也不服谁,不光二人之间有明争暗斗,在弟子层面也有较量。”

华克之道:“谢谢二位前辈。大家想想看,黄蓉仅仅给洪七公做了几顿美食而已,洪七公和黄药师又是竞争对手关系。洪七公却传授黄蓉打狗棒法,并提拔黄蓉为敝帮帮主。这件事是不是很不合情理?尤其是将降龙十八掌传给郭靖就更是匪夷所思。诸位想必不知道,当年敝帮八袋弟子黎生不顾性命,为本帮立了大功,洪七公也才只传他一掌作为重赏!”

正经和尚道:“阿弥陀佛。诚然,如果光是做了几道好菜给他吃,就把黄蓉提拔到帮主的位置上,于情于理都讲不通。这其中必有未曝光的内幕。”玉箫师太等人也都微微颔首。

湿儿清楚知道,当日情形是,洪七公被困明霞岛,身中剧毒,武功全废,不得已之际才将帮主之位传给黄蓉。但既然是华克大哥跟群雄斗嘴,那自然没有帮别人而反过来跟华克大哥作对的道理。当下她便只是笑而不语。

哪知恒山派陆惹儿却也知道此节,刚才华克之打伤她师父,又护住湿儿,她此时自然要跟华克之作对。只听她脆声说道:“华帮主,据在下所知,当日洪七公和欧阳锋自桃花岛返回的时候,洪七公被欧阳锋打伤并中了极厉害的蛇毒,武功尽失,自以为来日无多,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将丐帮帮主之位传与黄蓉。并非是你说的几顿美食这么简单。”

见陆惹儿有此一说,湿儿不由得替华克之着急,生怕他答不上来。华克之却不慌不忙地道:“欲授之位,何患无辞?洪七公大可指定别人接班,而让黄蓉持打狗棒到君山大会上传个讯息。只是洪七公吃人的嘴短,便顺水推舟,将帮主之位做个人情送给了黄蓉。”

湿儿心想,应该是“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华克大哥又说错了!看华克之跟群雄在激烈的舌战中,便不插话提醒,只是抿着小嘴儿笑了笑。

见大家没有异议,华克之又道:“黄蓉知道洪七公是个大吃货,便投其所好,把厨艺发挥到极致,拼命来拉拢他,才得以混入敝帮,并最终用卑鄙下流的手段窃取了帮主大位。黄蓉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但洪七公也难辞其咎。”哪知华克之一谈起洪七公和黄蓉的话题来就滔滔不绝,破绽甚少,群雄鲜有插话的机会。湿儿心想,恐怕丐帮帮内对于洪七公和黄蓉的问题早形成了共识,已经盖棺定论,华克大哥现在定是照本宣科。

鲁猪脚插话道:“洪七公尤其不像话,坏就坏在他身上。首先,他作为一个叫花子,却没一点叫花子样,一天到晚吃香的喝辣的。酒楼吃了还不算,还要去皇宫偷吃。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黄蓉和郭靖二人也有样学样,都是在酒楼中大吃大喝,从未外出乞讨过,更别说吃人家的剩饭剩菜。在他那个时代,丐帮四位长老中竟然有三位出身于净衣派,也都跟他一样,到酒楼大吃大喝。真正的叫花子,都是向人乞讨,吃别人的剩饭剩菜。一天到晚去酒楼吃饭喝酒的,那叫达官贵人。作为无产阶级的一员,怎么可以肆无忌惮地过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呢?其次,他在帮内大搞个人崇拜,把个人权威凌驾于帮规之上。帮中大事他也从来没有跟几位长老商量过,是一个十足的独裁者。竟然因为黄蓉给他做了几道好菜,就把她带病提拔为帮主!一个地主家庭出身的,有几分姿色、几分小聪明的女子竟然成了叫花子头儿,让我们这帮叫花子情何以堪?我们帮到底是代表无产阶级还是代表地主阶层?”

华克之和鲁猪脚一挑起阶级斗争的话题,丐帮诸人便群情激愤,对洪七公、黄蓉等人展开口诛笔伐。如若二人在场,一定会被打翻在地、再踩上几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一个叫花子道:“敝帮是一个神圣的帮派,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加入的松散的帮派。地主阶级出身的,就是白给,我们也不要。黄蓉要是生活在今天这个民主法治社会,她连敝帮的门都进不了,更遑论成为帮主。”

另一个道:“现在要想加入敝帮,至少需要两名敝帮弟子的推荐,通过严格的家庭出身审查后方能加入。说黄蓉不能加入敝帮,首先是没有人愿意给她做介绍人;其次,即使有人介绍,她也无法通过严格的家庭出身审查。”

冷酷师太大不服气,尖声道:“贫尼来替黄帮主说几句公道话。黄帮主虽是地主阶级出身,但是她为叫花子谋福利,也算一个尽职尽责的帮主。贵帮各位不可以出身论英雄。”

一个老叫花愤怒不已,霍地站起身来道:“呀呸!想不到时至今日还有人想替黄蓉翻案。黄蓉劣迹斑斑,罄竹难书。除了刚才华帮主指出的几点之外,我再随便补充几点。黄蓉怀了郭襄的时候,为了治疗式休产假,愣是把资质驽钝、武艺低微的鲁有脚长老提拔为帮主。让鲁有脚当傀儡,她自己当太上皇。不单如此,她还任人唯亲,隔代指定女婿耶律齐为帮主接班人,妄图将帮主之位世袭化。她实在是罪大恶极,判死缓都不足以平民愤。弟兄们,一定要牢记‘抓纲治帮’的方针,阶级斗争这根弦松不得呀!”这人又转头对鲁猪脚道:“猪脚兄,对不住了,请见谅!”

鲁猪脚道:“吴长老说哪里话,我祖上实在不是当帮主的料。恨只恨黄蓉那厮,为了治疗式休产假,为了她女婿顺利接班,愣是赶鸭子上架。”原来,刚才那位老叫花子正是丐帮的执法长老吴官歪。

吴官歪接着说道:“有鉴于敝帮的贪官都有包养情妇的恶习,敝帮正在调查洪七公跟黄蓉之间是否存在什么暧昧关系。目前,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掌握了大量确凿的证据。”

正经和尚和玉箫师太等都甚觉奇怪。洪七公和黄蓉相差几十岁,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姑娘能搞啥暧昧?他们齐声道:“吴长老,可否告知详情?”

吴官歪道:“金庸的书中写道:‘郭靖天天去外面练功,黄蓉去集市买菜然后给洪七公做好吃的’。经过我们详细周密的调查,以及查看未解封的帮史,我们发现洪七公一开始就被黄蓉的美色所迷惑。而黄蓉呢,也想借机上位。洪七公和黄蓉想各取所需,偏偏有一个傻头傻脑的郭靖在旁边碍手碍脚。黄蓉是何等鬼精灵?她善于揣摩上意,也对官场的潜规则异常熟悉。遂建议洪七公教郭靖降龙掌。洪七公心领神会,便教了郭靖几招。洪七公很会欲擒故纵之术,数次说要走,黄蓉也是循循善诱,多方挽留,就这样,俩人在一起鬼混了数日。”

玉箫师太不屑地道:“嗬,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吴官歪不理会玉箫师太,接着说道:“降龙十八掌是至刚至阳的掌法,变化其实并不多。可是洪七公却告诉郭靖要如何如何变化,把一个简单的掌法说得复杂无比。郭靖本来就傻,一个小变化就要勤练很多天。这样,洪七公跟黄蓉便有更多时间鬼混。”

冷酷师太连连摇头道:“真是胡说八道。如果洪七公觉得郭靖碍事,大可杀掉他了事,何必传以武学绝技?你就接着忽忧吧。”

“哈哈哈,我们可不是忽忧。洪七公要杀郭靖自是易如反掌。但洪七公是偷情老手,他不但要偷情,还要利用郭靖给他站岗放哨。这不,郭靖在外边练武的时候遇到好几个洪七公的对头,比如说欧阳克什么的。”

冷酷师太道:“这么说还有点道理。”

吴官歪继续道:“所以说,偷情的最高境界不是把人家老公杀了跟别人老婆私奔,而是跟别人老婆偷情的时候,让她老公在外面站岗放哨。”

眼见话题越扯越远,正经和尚忙打圆场道:“阿弥陀佛!其实,金庸先生的书中对贵帮多有赞扬,洪七公和黄蓉并未让贵帮蒙羞,反而是声震武林。”

一提到金庸,华克之就很生气,立即怒不可遏地道:“金庸这老贼一直生活在纸醉金迷的香港,跟黄沾等流氓混混搅在一起,受资本主义熏陶,对敝帮明褒暗贬,愣是把我堂堂丐帮黑出翔来,实在是可恨之极。如果说华某要杀人,第一个想杀的便是金庸这老贼。倘若某一天跟他在香江邂逅,华某一定将他碎尸万段,剁成饺子馅,包成狗不理,喂狗!”在他看来,金庸先生正是那个揭露丐帮家丑的人,是利用小说反帮的发明家。

湿儿乐得哈哈大笑道:“华克大哥,‘邂逅’这词儿有点暧昧。狗不理是包子,你剁成饺子馅怎么包包子?狗都不理你还喂狗,那岂不是强狗所难么?使不得,使不得。”华克之陡觉自己失言,忙道:“那就喂二师兄好啦。”湿儿又笑道:“岁月是把杀猪刀,不知道二师兄尚能饭否?”

这时,人群中忽有人高声叫道:“快看,洞口开了!”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