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欢乐武侠梦》- 005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8-23 9:10 已读 47 次  

第二回、山洞被困:岁月是把杀猪刀,二师兄尚能饭否

华克之也不客气,一招“龙战于野”,攻势凌厉地朝冷酷师太拍去。冷酷师太当下只运了七成功力去迎他这掌。她估摸着,自己七成功力应该打华克之一个半死吧?

冷酷师太这下可是大错而特错了!她也没想想看,如果没有高深的内力又如何能取得丐帮的帮主之位?须知,丐帮帮主历来是通过比武比出来的,而天下第一大帮内自是高手如云,即便丐帮八大长老的武功恐怕也不在她冷酷之下。

只听“啪”的一声闷响,冷酷被华克之这一掌震退了九点七步,直退到正经和尚的怀里,把正经和尚又拱退了三点二步这才稳住。冷酷师太连喷了四点六口鲜血,身体软弱地从正经和尚怀中滑落。正经和尚也不避嫌,双手扶住冷酷师太。

一掌将恒山派掌门打成重伤,华克之自是得意万分,但嘴上仍不免谦虚几句。拱手对冷酷师太道:“承让承让。”冷酷师太无力回话,只是痛苦地摇了摇头。恒山派门下弟子们赶紧围了过去。为首一个身材玲珑、俗家打扮的年轻女子掏出一瓶药就要给冷酷师太服下。冷酷师太赶紧用手推开,断断续续吃力地道:“惹儿,不是……不是这个。”旁边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尼姑赶紧递过一个棕色瓶子,对惹儿道:“陆师姐,这个白云熊胆丸才是内服的,天香断续胶是外敷的。”

青城派的宇文条看得真切,想到刚才自己侥幸没有跟华克之过招,立即后怕不已,瞬间尿湿衣襟。一股臭味飘出,熏得附近的人纷纷闪避。

刚才还撅着小嘴的湿儿也高兴得又叫了起来道:“这下臭嘴闭上了吧。多谢华克大哥。”华克之对湿儿又是一阵无语,眯缝着眼睛无奈地盯着她。

陆惹儿刷地站了出来,“仓啷啷”一声长剑出鞘,对湿儿怒喝道:“有种你自己上来,别请人帮你!”湿儿毫不示弱,也道:“上就上,谁怕你呀!”华克之赶忙上前将湿儿挡在身后,对陆惹儿道:“人家一个小女孩,你何必当真。”其实,陆惹儿虽比湿儿略大,却也相差无几。但不知怎地,华克之很怕湿儿受伤。湿儿躲在华克之身后,冲陆惹儿吐了一下舌头,接着又做了一个鬼脸。

玉箫师太也嗲声插嘴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有人帮说明人缘好。你瞧瞧,有人愿意替你出头么?”此话正戳中陆惹儿的痛处。她为人慷慨仗义,却就是不受待见。平心而论,陆惹儿长相也算甜美,身材亦玲珑饱满,对师父冷酷师太也颇为孝敬。却不知为何,群雄中却没有一人生出哪怕一丁点的怜香惜玉,这其中也包括华克之。

只见眼泪开始在陆惹儿眼眶内打转,旋即泪流满腮。自己总不能跟华克之过招吧?师父都不是他的对手。无奈之下,陆惹儿默默地还剑入鞘,转身回到冷酷师太面前,双膝跪下道:“徒儿无能,有辱师门,请师父责罚。”冷酷师太道:“你有这份为师门争光的心意就够了,以后好好练功。”

看看冷酷师太服药后已经在运气疗伤,正经和尚又回到正题上。他照着刚才的语速又说道:“根据刚才大家达成的比武规则,那边一老二少三位自动弃权,青城派和恒山派已经出局。现在剩武当、峨眉、丐帮和敝寺还未分出胜负。哪位英雄愿意挑战华帮主?”

现场一片沉默。

长孙饼道:“各位英雄,我青城派输得心服口服。我们这就别过。”也不等众人搭话,长孙饼带着青城派的人马寻原路灰溜溜地走了。宇文条从湿儿身边经过时,湿儿赶紧捂住鼻子躲开,关心地道:“亲,赶紧回去洗洗吧,啊。”

片刻过后,正经和尚又问一次,还是无人回答。

湿儿端的是爱看热闹,只听她脆声叫道:“我看华克大哥英雄盖世,不如你们三派一派出一个,一起上。”如果换做别人,一定会对湿儿恨之入骨。华克之倒是对湿儿心存感激。他心想,刚才自己一招便胜了冷酷师太。这三派的人即便比冷酷师太高明,大概也高不了多少。一人对三人,百招之内当可解决问题。自己现在要的不就是扬名立威么?机会啊机会!

正经和尚、玉箫师太还有武当的淡定道长面面相觑,左右都觉不妥:三人均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对手只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三人打一个怎么都说不过去;可是,刚才华克之一掌打伤冷酷师太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小子绝对是一个武学暴发户,二十年的功力竟然超过五六十年积累的功力,单个儿上还真没那胆量。

关键时刻还得听湿儿的,只听她学着武侠小说的套路嚷道:“对付华克帮主这种人,还讲什么江湖道义?大伙儿一起上,灭了他。”

正经和尚正经地道:“阿弥陀佛。华克帮主又不是坏人。啊,对不住,华帮主又不是什么坏人。我等怎能不讲江湖道义?”大家心想,正经和尚到底是得道高僧,绝不愿以多胜少。

等大家感慨完之后,正经和尚又正经地道:“不过,一个一个地比试太也浪费时间。你看,一转眼我们都老了,胡子眉毛都白了。为了节省时间,依老衲之见,不如就干脆一点,我们三人还是一起上吧。”

俗和尚正色的耳朵好像已经不痛了,附和道:“是啊,方丈师兄说得多好,时间真是太宝贵了。阿弥陀佛。你要怎么挤才能挤出一乳沟的时间啊?”湿儿低头看看自己的胸部,心想,不难挤啊。正色和尚也注意到湿儿低头的动作,赶紧补充道:“阿弥陀佛。特指玉箫师太的。” 湿儿嘟囔道:“臭和尚,敢玩儿我。”

此时,场中淡定道长、正经和尚和玉箫师太已呈三角之势将华克之围在当中。华克之跟冷酷师太拼掌一役后,这三位当世绝顶高手皆深感华克之内功之高深莫测。因此,三人都采了守势,单等华克之出手攻击他人后再施偷袭。华克之虽有信心胜这三人,却也不敢贸然出击。四人都在原地虚张声势,谁也不往前迈动半步。

僵持良久,华克之到底年轻气盛,急于扬威。他运起一成功力,左掌一招“龙战于野”缓缓拍出。不过这一掌并非对着三人中的某一人,而是朝淡定道长和玉箫师太之间的空位拍出。淡定道长和玉箫师太不解其意,甚觉奇怪,不知该当如何出招阻拦,齐齐往后退了两步。正经和尚在华克之身后瞧得清楚,知道这掌对方只用微力,应是虚招,便也按兵不动。

湿儿奇道:“劈空掌么?专打空处。”东方无能道:“丐帮哪有劈空掌,此乃虚招。”

华克之这一招正是试探佯攻。别人的佯攻都是攻向对手的要害,而他则反其道而行之,偏偏攻向空位,故弄一个玄虚。高手过招,比的不光是武功,更要比心计。华克之不仅武功高强,心计亦异于常人。刚才他已小露一手掌力,此时便是要让对手琢磨不透他之真实意图。

华克之瞅准背后的正经和尚并无进攻的意思,这一掌便在中途倏地变了方向,斜着朝自己右前方的玉箫师太击去,同时右掌也拍出,却是拍向左侧的淡定道长,两掌在身前交叉,电光火石般打向对手。降龙十八掌是至刚至阳的掌法,虽然他于两掌上均只用了三成功力,而在旁观众人眼里,却如开碑裂石般威猛无比。

淡定道人喝道:“好掌法!”便将手中长剑朝华克之的右掌削去。玉箫师太一侧身,躲过来掌,玉箫指向华克之脐下气海穴。与此同时,正经和尚立即配合出击,金刚指戳向华克之头顶的百会穴。

三个当世高手的三个毙命招式,若是平常之辈,恐怕一招也躲不过,瞬间便命丧当场。好个华克之,右掌一缩,变爪后向下来抓玉箫,既避开了淡定的剑,也迫得玉箫变向。身子同时前仰,左腿顺势向后踢出,既躲过了正经的金刚指,反而回敬了一腿。

淡定道人见一招不中,长剑圈转,径向华克之胸前巨阙穴刺来。此穴经属任脉,系心之募穴。被击中后,肝、胆以及心脏将被震动而亡。玉箫师太的玉箫也变了向,戳向华克之右掌的太渊穴 。太渊穴在腕横纹之挠侧凹陷处,属手太阴肺经,为肺之原穴,百脉之会,一旦被击中,阴止百脉,内伤气机。正经和尚不躲来腿,手指下斜,戳向华克之背后的命门穴 。此穴经属督脉,击中后势必脊椎受冲击而致瘫痪。

当世三大高手如此凶险的招式,试问有谁能逃?

在旁疗伤的冷酷师太看到此节,眼见大仇得报,虽然不是自己亲手,也不由得心生一种“我心甚慰”之感,对三人的功夫以及配合都异常佩服。旁观群雄也尽皆看得心惊胆战。湿儿吓得闭上双眼,失声尖叫道:“华……克……”

如果两招就被打败了,他还是华克之么?眼见三招来势凶猛,不等剑、箫和指近身,华克之早已脚尖一点地,猛地窜上半空,在空中一个360度旋转,朝正经的身后落去。落地之前,已经一掌“飞龙在天”居高临下朝正经和尚的脑袋拍去。

这一转变兔起鹘落,迅捷异常。正经和尚大骇,向前疾冲数步,倏地转身,一掌拍出,与华克之那一掌凌空碰撞。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似空气爆炸了一般。

“飞龙在天”这掌威力奇大,当年郭靖花了三天工夫方才学会。饶是二人相距丈远,正经和尚的内力也颇为强大,但他还是被打得又退了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步,晃了两点七八晃总算站稳桩脚。

湿儿见闻名遐迩的正经和尚被心仪的华克大哥打得这般狼狈,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如此一来,华克之钻出了三大高手的包围圈,与三人正面相对。此般形式自是远利于他。当下华克之“呼呼呼”三掌分朝三人击去,这三掌又快又急。三人均知华克之内力深厚,不敢硬接,纷纷各逞所能,用精妙的招式加以化解。三掌未完,华克之又是连绵三掌击出。虽是以一敌三,然华克之出招快如闪电,竟然打得三位当世高手手忙脚乱,闪的闪,退的退。

正经和尚等三人毕竟也属一代宗师,稍加调整,便乘隙反击。华克之的降龙掌虽然威力无穷,然变化不多。正经等三人功力虽逊于华克之,但三人的招数异常精妙。数招过后,三人节节败退的形式终于得以扭转。三人以变幻莫测、攻敌必救的招式堪堪与华克之无坚不摧、无固不破的降龙掌打了个平手。

冷酷师太内心甚是后悔,若果自己不轻敌,以精妙的恒山剑法原也可跟华克之周旋几十回合。只因自己太过托大,一招便败,而且身受重伤。此时的华克之也是一筹莫展,刚才一掌打伤冷酷师太,本以为百招之内定能赢了眼前三位高手。不曾想,这三人的招式真是奥妙无穷。自己的掌法虽刚猛异常,但尽数为对方三人精妙的招数化解。心内叹道,武学这东西,当真是没有止境。恐怕今日立威不成,反要身败名裂。

降龙十八掌招招须用真力,一百多招之后,势道虽仍刚猛狠辣,后劲却已渐见衰减。另一方,正经和尚、淡定道长以及玉箫师太三人却是越战越勇。渐渐地,华克之被三人打得手忙脚乱,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少有还手之力。

丐帮众人见此情形,纷纷手握锤子镰刀,一待帮主遇险便欲飞身而上。其他各派人马一看丐帮这架势,也都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迎头痛击丐帮诸人。

虽然三大高手节节胜利,将华克之逼得连连后退,正经和尚犹觉速度慢了。当此之时,华克之的出掌速度已滞缓许多,掌力也逐渐减弱。正经和尚喝道:“道长,你同我逼他比拼内力。师太,你专门用玉箫剑法攻击。”淡定道人和玉箫师太二人一听心领神会,凡是华克之降龙掌击来,正经和尚和淡定道人二人皆出掌相迎。玉箫师太再无任何压力,只管一个劲儿地出箫猛攻。

又数招过后,华克之已是险象环生。正经和尚和淡定道人二人已牵制住华克之九成功力,他只余下一成功力对付玉箫师太。玉箫师太当真是得势不饶人,招招指向华克之膻中、气海、神阙、百会等大穴。华克之避不开,便只能一味地后退。他身后正是青城派走后留下的空地,三人便一招紧似一招,将他往石壁逼去。三人均想,到了石壁,看你还能如何后退?

石室内空气早已凝固,群雄均张着大嘴观战,只听得四人噼噼啪啪的打斗之声。丐帮众人早就手心出汗。湿儿的心也越来越紧,不知该如何替华克之脱困,心内后悔方才起哄让华克之一人同时对阵三人。

打斗的四人中,正经和尚和淡定道人步步为营,寸寸进逼;华克之凝神迎战,不住后退;只有玉箫师太上下翻飞,最是活跃,粉色底裤时隐时现。一个女人都不怕走光了,她还怕什么?又焉有不赢之理?只听师太一声娇喝“着”,跃起空中,玉箫指向华克之头顶百会穴。

此时,华克之左右两掌正分别与正经和尚和淡定道人对掌。如果百会穴被击中,势必立时倒毙;如果抽掌攻击玉箫师太来解围,势必受到极深的内伤。两害相较取其轻,华克之不得已收回右掌朝玉箫师太拍去。

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丐帮众人忙向华克之围去。却惊奇地发现华克之并未受伤,惨叫者乃淡定道人!原来,华克之这一掌拍向玉箫师太,师太不得已撤箫回跃卸掉这一掌的力道。正经和尚英雄救美心切,并未乘隙一掌打伤华克之,反而飞身去接玉箫师太。华克之何等机敏?当即将全身内力汇于左掌,朝淡定道人击去。淡定道人跟正经和尚二人方能抵挡华克之九成的功力,他孤身一人又如何能抵挡华克之的全力一击?只见他的身子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便倒地不起。

武当派其他四人赶紧上前扶起淡定,喂了三颗“还魂续命丹”。另有一人挥剑朝正经和尚刺来,口中骂道:“你这重色轻友的秃驴,吃我一剑!”。此人乃淡定道人的师弟,名唤淡痛道人,武功谋略俱不在其师兄之下。

正经和尚赶紧后退两步,避开淡痛道人的长剑。此时他兀自抱着玉箫师太一直未放手,师太也是火气上涌,抬手就是一掌朝他脸上打去。正经和尚没有躲避师太这一掌,距离太近也根本躲不开。只听“pia”的一声脆响,正经和尚的左脸颊红肿起老高,留下师太白白的五个指印。正经和尚赶紧把师太放下,转身来抵挡淡痛道人的进攻。师太又趁机在正经和尚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同时朝淡痛道人和正经和尚喝道:“大敌当前,自己人胡闹什么!”这一声吆喝居然有奇效,二人竟然立刻停了下来。

玉箫师太的意思是,武当、少林和峨眉属于一伙,而丐帮则是他们的大敌。她要这二人配合她再攻击华克之。正经和尚毕竟是得道高僧,略一沉吟,随即朗声说道:“我们三人已经输给了华帮主。请丐帮找书吧!我等先行退去。”

华克之倒没想到对方爽快认输,略微一怔之后,拱手道:“承让承让。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各位英雄,咱们后会有期。”

玉箫师太和淡痛道人还待反驳,正经和尚推了推他们,低声道:“咱们出去再做计较。”二人知正经和尚足智多谋,此刻轻松放弃,心内定有良策,便不再反驳。

湿儿赞道:“正经大师真是德艺双馨,输了绝不赖帐。”举儿悄悄对湿儿道:“那家伙心黑着呢。”湿儿嗔道:“你胡说!”举儿道:“等会你就知道他有多黑了。”

除了丐帮继续留在石室内找书外,其他各派一起往外退去。这一次甬道被很多火把照得通明。虽然见到很多骷髅和镰刀锤子等武器,湿儿也不再害怕。她回头望了一眼华克之,然后有点留恋地随着大队人马朝外面退去。

正经和尚好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突然越过人群,拼命朝前奔去。玉箫师太惊问道:“何事惊慌?”正经和尚并不答话,自顾自地朝前跑。玉箫师太和淡痛道人不明究竟,也飞奔跟上。举儿略一沉吟,叫了一声“糟糕”,便牵着父亲和妹妹的手往外跑。余下众人更是莫名其妙,见此情形便也跟着一起跑,顿时在洞内引起一阵骚乱。

湿儿道:“这么慌慌张张干什么?”举儿道:“正经和尚要干的坏事恐怕已经被青城派的人干了。”“什么坏事?”“快点,出去再说。”湿儿一听哥哥说青城派已经干了正经和尚想干坏事,便预感定是对华克大哥不利,忙回头张望。举儿明白妹妹是担忧华克之的安危,赶紧一把拽住妹妹往外跑,边跑边道:“咱们出去了还有机会救他们。如果咱们被一起堵在里面,就没人救咱们了。”湿儿无奈,只得随着哥哥往外飞奔。

正经和尚在这群人中,功力最为深厚,他一人当先跑在最前面。等其他人穿过甬道来到宽阔的洞底时,只见正经和尚正抬头兴叹道:“秘籍找到了又有何用?还不是要葬身洞底!”

湿儿不解地问道:“这大和尚怎地又视秘籍如粪土了?”举儿担忧地道:“定是青城派已经把洞口堵住了!”湿儿“啊”地一声尖叫,扑入东方无能怀里,急切地问道:“爹爹,这可如何是好?”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