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穿越·传统武侠连载《欢乐武侠梦》- 004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8-22 9:13 已读 45 次  

这时,又从甬道进来十来个年轻女子,跟玉箫师太一般的打扮,当是峨眉派弟子。这些人见师父正跟少林高僧恶斗,虽然胜负未分,亦不免胆战心惊。为首一个女子娇滴滴地叫道:“师父,小心!”玉箫师太见弟子们在侧观战,自然更加神勇。正色和尚天性好斗,也是越战越勇。

刚才被玉箫师太内力震晕的人已陆续醒了过来。其中一个丐帮年轻弟子赞道:“恨天高丝毫不减师太步伐之灵便,反而更增了几分优雅。实在是令我等佩服之至!”一个年老的叫花子接口道:“轻功练到师太这种地步,穿什么鞋又有啥子关系?”

二人又拆了近百招,突听一个色色的声音高声嚷道:“快看,师太没穿内衣,激凸了!”

玉箫师太听别人叫嚷自己出丑,不由得一慌。高手过招原需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岂容走神半分?她这一慌张导致门户大开。正色和尚抓住难得的机会,一掌飞快地朝玉箫师太的左胸拍来。倪媚躲闪不及,正色和尚这一掌便结结实实地印在她的左胸上。

一滴晶莹剔透的汗水恰自玉箫师太的脖颈流至乳沟处,眼看再往下一步,便到双峰之间。目不转瞬地盯着这一滴汗水,举儿也是醉了。哪知它被掌力一震,瞬间便飞散了开去。顿时,举儿胸口如受重击,一口气急忙之间呼不出来。过了半晌方才“啊”地一声惊呼,总算清醒了过来。

照理说,这一掌应是由前胸直透后背,功力弱者便会惨死当场,即使功力高强如玉箫师太者,也当重伤吐血、倒地不起。正色和尚一看对方中掌,便猛催内力,意欲将对方打倒在地。

奇怪!连催了四次内力,玉箫师太居然纹丝不动。正色和尚这才发觉,掌力并未透入倪媚的身体,而是在进入身体之前被一层功力阻挡,然后迅速向四周扩散。正色和尚暗叫不妙,便要撤步回来。倪媚岂会放过这大好时机?“刷”地一箫,闪电般朝正色和尚的面门刺来。正色慌乱中把头向右一偏,就慢了那么一点点,顿觉左耳根一阵剧痛。地上掉下一物,却是他的半只耳朵。

旁观众人皆“啊”地齐声惊呼,醒悟过后又开始叫“好,好,太好了!玉箫师太的功力真是太神奇了!”玉箫师太霎那间面若桃花,绯红一片。正色和尚趁此机会,赶紧捡起掉在地上的耳朵,捂着流血的耳根退了下去。

大家的叫好声渐弱,玉箫师太也恢复到常态,嗲声对东方一家三口道:“你们一老二少,谁来争夺此书?”言下之意,少林寺、丐帮和青城派均已败阵,便算已丧失抢书资格。少林、丐帮和青城派众人齐声起哄道:“都没讲明比武规则,也未正式开始,怎么就算你赢了?”“有本事堂堂正正比,重新来过。”

青城跟峨眉都在巴蜀境内,二派历来有北大清华情结。青城派的人如何能容忍峨眉派的赢了?文钱子当即跳了出来,朗声道:“我二师弟刚才跟后辈比武是让招,怎可以此定输赢?贫道来跟师太学两招。”

跟正色和尚激战之后,玉箫师太的内力消耗了不少。但她仍然正眼也不瞧文钱子一下,轻蔑地道:“凭你也配?还是你们青城派四个老家伙一起上好了,免得你们此起彼伏,狂吠不止。”

文钱子怒道:“你功夫可没你胸高,我喜欢你吹箫,可不喜欢你吹牛。看招!”话音甫落,便已倏地一剑刺出。剑光一闪,剑尖离玉箫师太的心窝便已只差半寸。

玉箫师太成竹在胸,玉箫打横,一招“棹歌中流”向剑上击去。玉箫去势看似不疾不徐,却偏偏后发先至。长孙饼正内心得意之时,突感手腕一震一麻,差点拿捏不住,手中长剑颤了两颤总算没有脱手。长孙饼心道:“这娘们儿内功还挺高深,看来只可巧取。”主意打定,长孙饼便长剑翻飞,绕着玉箫师太游走起来。

青城派分三大支系,长孙饼一派属于道家,其武术讲究轻灵飘逸,舒展大方。只见长孙饼把一套松风剑法使得中规中矩,进退有度。玉箫师太以逸待劳,前凸后翘立于原地,只在长孙饼长剑近身时才出箫狙击。长孙饼不敢硬碰,一待箫来便将长剑转向递往他处。

捂耳休息的正色和尚看得真切,心下也不得不佩服自己刚才的对手。这老道姑激战之后尚有如此内力,端的是后劲十足。自己跟她比下去,实在难说谁胜谁负。

湿儿看热闹倒是不耐烦了,大声嚷嚷道:“这是耍猴还是比武呢?一个大男人,躲躲闪闪的,成何体统?”长孙饼身材偏瘦,长得就有点猴头猴脑,加之这么一高一低地在师太身边晃悠,的确有点像猴子跳来跳去。群雄听湿儿这么一叫,顿时哄堂大笑。几个闷骚的青年男子便又叫道:“长孙掌门,你就不能再硬一点吗?”

长孙饼的脸红一阵绿一阵,勃然大怒道:“瞎……瞎叫什么?小心……小心把嘴给……你撕开了!”他此时已累得气喘吁吁,嘴皮子也早已变得不利索。

玉箫师太一看玩儿够了,便在防守中夹杂若干进攻招式。一支玉箫上下翻飞,霎那间把长孙饼罩在箫风之下。长孙饼不得不硬着头皮拿剑挡箫,只三五下,长剑便被震飞。长孙饼情急之中一招“撒豆成兵”,撒出一把麻将,分别打向师太的六处大穴。然后身子向后一翻,接着就地一滚,总算逃出了玉箫的包围圈。

众人还未来得及叫好,只听一个声音道:“女人欺负男人算哪门子好汉?有本事咱女人跟女人打!”玉箫师太本以为青城派会知难而退,没想到长孙饼的师妹金花子诸葛金花跳将出来。诸葛金花也自知远非玉箫师太的敌手,她自己亦不知自己因何跳了出来。大抵不是为了抢书,而是她实在咽不下那口气:自己也是女人,凭啥所有的男人都盯着玉箫师太,却没一个人哪怕是斜睨自己一小眼?女人的醋意发酵起来还真是不顾死活。

玉箫师太的确聪明过人,她一看金花子上来,便知此女定是吃醋。师太嗲声道:“哟!原来是金花妹妹。许久不见,你又漂亮了不少。”被一个比自己漂亮得多的女人称赞漂亮,女人百分之百认为对方是讽刺挖苦自己,金花子自然也不例外。她不再搭话,上来就使出拼命的招式。

玉箫师太往圈外一跳,笑道:“且慢!”金花子一招没收住,差点便要扑倒。怒喝道:“死到临头还有什么遗言?”“咱们姐妹之间何必性命相搏?”“那你要搏什么?”“喏,我觉得把脸划花就算胜利。妹妹以为如何呀?”金花子的脸蛋本就不如玉箫师太的精致艳丽,听她这么一说,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这个贱人,拿命来!”骂声还未停歇,又已挥剑扑向玉箫师太。

金花子的武功本不及她师兄长孙饼,加之此时怒气冲冲丧失理智,一出手便破绽百出。玉箫师太身形微妙地晃了一下,玉箫伸出,已连点金花子身上三处大穴。金花子一声未哼,已软绵绵地扑倒在地。

玉箫师太倒不是真要把金花子的脸划花。不过得意之时,她还是要狠狠羞辱金花子一下。她右手执玉箫有节奏地轻拍左手,高傲而娇媚地向四周环视一圈,妙目落在华克之身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乞丐身上。她朝那个叫花子做了两个手势示意他过来。那老叫花子不明师太为何叫他,犹豫了一下,朝华克之望去。华克之点点头道:“去吧,看看她有什么花招。”老叫花子跳了出来,停在离师太三尺远的地方。拱手道:“在下丐帮传功长老鲁猪脚,不知师太有何吩咐?”

湿儿对鲁猪脚有所耳闻。据说,他出生于叫花子世家,祖上有个叫鲁有脚的,也是丐帮长老。据江湖传言,丐帮长老原本是九袋弟子兼任,比如说洪七公、黄蓉时代的鲁有脚长老便是九袋弟子。近些年由于丐帮急速发展,壮大了数倍,长老便跟九袋弟子分家了:九袋弟子是九袋弟子,长老是长老,长老比九袋弟子又高出一个级别。九袋弟子身上有三个一叠,共三叠的九个麻袋;长老却变得跟帮主一样,身上反而没了麻袋。而且长老和九袋弟子的人数也多了起来。目前丐帮长老共有八位,九袋弟子则有二十来位。湿儿往鲁猪脚身后瞧去,果见他的衣服上没了麻袋。她又偷瞄了华克之一眼,心想,这么年轻,却能让丐帮如此兴旺发达,其成就已经远远超过萧峰和洪七公等前任帮主,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嘻嘻,名字挺别致!不用去讨饭,自己就是一道美味。”玉箫师太一听鲁猪脚的名字,乐了。“谢师太。”“刚才就数你起哄最厉害,哟,鼻血还没干!光棍五十来年,闷得快不行了吧?想要不?”说罢,师太朝鲁猪脚抛了个媚眼。

哪知鲁猪脚满腔悲愤,凄凉地道:“在下何尝不想找个女人卿卿我我幸福地生活。可是,可是,众所周知,钓鱼岛还在倭寇手里。倭寇未灭,鲁某何以为家?”后面两句,鲁猪脚说得慷慨激昂,铮铮有声。

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我中华领土。数百年前,由于国势衰微,琉球及钓鱼岛渐渐被东瀛倭寇霸占。中土去钓鱼岛附近打渔的渔民经常被倭寇抓走拷打。政府软弱,每每只是抗议几声来敷衍国人。江湖武林高手空有满腔热忱,却无法去钓鱼岛为国献身。钓鱼岛已成为国人心头之痛久矣。鲁猪脚此言一出,师太的笑脸马上阴沉下来,群雄亦尽皆默然无语。

良久,玉箫师太才缓缓说道:“当今圣上韬光养晦,窃以为,咱这一代是收不回钓鱼岛了。还是娶妻生子,这样夺岛才有后来人啊!”群雄立即附和道:“师太说得极是。千万要后继有人,不然就永远都收不回来了。”华克之更是一个热血男儿,振臂高呼道:“打倒倭寇,还我河山!”丐帮众人也跟着华克之呼喝起来。湿儿莫名激动,也跟着尖叫起来。在场群雄莫不感动,亦随声高呼。一时间,“打到倭寇,还我河山”之声响彻山洞,洞中空气几欲燃烧爆炸。

激动之后,玉箫师太脸色稍有好转,对鲁猪脚认真地道:“你要不嫌这个女人丑的话,”用玉箫一指瘫在地上的诸葛金花,续道:“就跟她生几个夺岛的。”鲁猪脚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慌忙道:“啊,不不不。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哈哈哈,臭叫花还不好意思。”师太咯咯娇笑,举儿觉得这便是他今生今世听到的最迷人的笑声之二。对他来说,最迷人笑声的第一名自然是妹妹的笑声。

湿儿悄悄问父亲道:“爹爹,比武稍有不慎便要受伤,甚或丢命。这帮人怎么一点都不紧张?”东方无能答道:“大家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遇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你别看大家表面一副轻松的样子,实际内心都紧张得不行。不光是心跳加速,有的人身体还有些微颤抖。就你,啥都不怕,还问题特多。以后你们知道厉害后还能这般轻松就好了!”湿儿“哦”了一声,心道:“哼,大家还都挺能装。”

正经和尚到底是德高望重的高僧,关键时刻还得靠他掌舵。只听他缓缓说道:“师太别胡闹了好不好?咱们是来找书的。你把话题也岔得忒远了!”正经和尚名气武功都冠绝当世,即使是玉箫师太,也得敬他三分。他这几句话甫一出口,现场便又肃静了下来。

玉箫师太收起笑脸,用手把深V道袍的领口往里拉了拉,清咳一声,就要开口。她这一严肃的拉领盖胸动作,反而让人群又骚动起来。她一看人群骚动,便怒目环视一圈。大家都怕她吹箫,赶紧静了下来。看了大家的反应,玉箫师太颇为得意,嗲着声音字正腔圆地问道:“青城派还有人不服么?”

湿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见大家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忙解释道:“我只是特不习惯听倪姐姐这样说话。”现场的气氛马上又活跃起来。倪媚听湿儿叫她姐姐,心里乐开了花。其实,她自己也不喜欢如此捏着嗓子说话。“得,我看还是请正经大师来主持吧。大师请!”她做了个请的姿势,就退到峨眉派前面去了。

正经和尚也不推让,缓行几步来到石室正中,不紧不慢地说道:“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今日公平比武决定哪一派最终可以获得找书资格。青城派已经败于峨眉派,下面哪一派挑战峨眉派?”

忽然从甬道内传来一个声音道:“正经大师别来可好?”这声音好尖,像根针一样刺向湿儿的耳朵,耳膜都快被扎破了。湿儿吓得赶紧捂住耳朵,心想,这人的内功真是高深莫测。声音未落,已经悄无声息的走进来一个老尼姑和六个老道士。那老尼姑虽算不上标准的美人,但浑身上下冷艳无比,一副酷酷的样子,属于女人都不愿与之接近而男人却都想去征服的那种。

正经和尚道:“阿弥陀佛。原来是冷酷师太和淡定道长。幸会幸会。”湿儿知道,冷酷师太和淡定道长分别是恒山派和武当派的掌门。另外五个男子跟淡定道长一样的打扮,年龄也差不了几岁,大概是他的师兄弟。

这时,甬道内又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俄顷,走进来四个小尼姑和三个俗家打扮的年轻女子,站到了冷酷师太的身后。不用说,她们自然都是恒山派的弟子。

正经和尚环视四周一圈,见大家都已就位,便开口道:“冷酷师太、淡定道长两位掌门,眼下,我们正在通过比武决定由哪派来找秘籍。刚才峨眉派玉箫师太已经战胜青城派众人。剩下的五派中,哪一派愿意主动挑战峨眉派?”

刚才那些起哄要跟玉箫师太一决高下的年轻人早就哑了,石室内一片沉寂。正经和尚正要再重复一遍,突然青城派内传出一个声音道:“少林寺是不是也输给峨眉派了?”

正经和尚一怔,随即正色答道:“老衲的正色师弟是马失前蹄,不小心着了师太的道儿。我们少林还不算输。”

玉箫师太可不满意了,愤愤地道:“既是比武,都是性命相搏,还有什么小心不小心的?”余下各派人等也皆不满正经和尚的回答,都纷纷嚷了起来。“输了就输了,别找借口!”“少林寺输不起!”“无赖!”

正经和尚并不慌张,待大家声音平息下来后,才依然不紧不慢地道:“照你们这么说,是不是丐帮也算输了?”好一个正经和尚!他就知道洞内就数丐帮人多势众,声音最为响亮。他这一招便是要拉丐帮一同下水。

丐帮自然不同意。华克之上前一步道:“以在下愚见,要像青城派那样,直到某派没人敢下场比武,才能算输。”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如果是混战,几个二流水平武士原可围攻打败一个一流高手。如像刚才那般单打独斗,一个高手则可单挑数个二流水平武士。少林寺来的都是正字辈高僧,均为一等一的高手,除去死的那个胖和尚以及受伤的正色,还有三个高手。武当派也是跟掌门同辈的师兄弟,六人皆是一等一的高手。按照华克之提议的比武规则,这二派自是占尽便宜。丐帮二十来人中,高手似乎并不多。峨眉派和恒山派最吃亏,分别只玉箫师太和冷酷师太一个高手,其余都是她们的徒弟。倪媚当然不吃这个亏,呵呵一声冷笑道:“如此打法,岂不是不打个十天半月打不完?依我看,还是每个门派推选一个人出来比武,这样快而公平。”

众人因为比武规则而争论不休。湿儿等不及了,又叽叽喳喳嚷起来道:“你说抢书这玩意儿,本来就是两派人打个你死我活,谁活下来了谁抢书。现在七派人挤到一起来,都还人模狗样,怕比武不公让江湖上笑话。所以说,要面子的人活得太累了,有没有?”

众人被湿儿给呛住了。恒山派冷酷师太怒道:“那就先请你们三人下来,跟大家拼个你死我活好了!”冷酷师太这一开口,让很多后辈武生慌忙用手捂住耳朵。东方无能赶紧摇手道:“不不不,我们三人是来打酱油的。”东方无能能屈能伸,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手。尤其是今天,他担心一双儿女的安危,小心更胜平常。冷酷师太怒气未消,狠狠说道:“那就闭上你们的臭嘴!”

湿儿自小就被宠坏了,从来只有她骂别人的份儿,何曾受过今日这种气?她知道父亲不愿轻易出头,当下没头没脑地向华克之求救道:“华克大哥,你是大英雄,难道忍心看一个老太太欺负小姑娘吗?”

华克之一下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未动。鲁猪脚凑上去在他耳边小声道:“帮主,那个小姑娘跟你说话。”“是叫我?”华克之终于醒悟过来,尴尬地摇了摇头,冲湿儿道:“唉,我说小妹妹。你要么叫我全名华克之,要么称呼我华大哥。你别只叫两个字,难道就不觉着别扭么!”湿儿也觉得有些不妥,红着脸道:“原来你不是复姓啊?我觉得这么叫你豪气干云、霸气侧漏呢。”

华克之年轻气盛,加之这是他接任帮主以来第一次行走江湖,本来就想寻找机会立威扬名,现下碰巧又有一个清纯漂亮的小妹妹让他出头,他自是乐意万分。当下踏前三步,对冷酷师太一拱手道:“师太何必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在下先跟师太切磋几招。就依玉箫师太所言,谁输了就需退出武功秘籍的争夺。”

一般年轻后生向前辈挑战都说“请教、请赐教”。华克之自视甚高,他觉得自己用“切磋”这个词已经给足了师太面子。冷酷师太在江湖上倍受尊崇,为当世三大女侠之一,如何受得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如此跟自己讲话?心道:“就算你丐帮帮主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厉害,你毕竟年轻。内功既不强,降龙掌便没有多大威力。打狗棒法虽然招数精妙,没有内力,终究只是花架子。”她也跨前三步,尖声道:“那贫尼就跟华帮主‘切磋’几招。”她故意把“切磋”二字抬高了几个分贝。

华克之朗声道:“好。师太请亮剑吧!”冷酷师太呵呵一声冷笑,道:“不必了。华帮主请!”天下皆知,恒山派的看家本领是恒山剑法,其次才是天长掌法。冷酷师太既知华克之的降龙掌厉害,却故意弃剑不用,决意用掌法迎战华克之,那便是她自认为华克之内力远逊于她。她要掌对掌凭内力打伤对手!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