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穿越·传统武侠连载《欢乐武侠梦》- 001
送交者: liuxuguo[♂巡抚★★♂] 于 2017-08-19 9:29 已读 58 次  

第一回、夺书初见:总在江湖走,哪能不杀人

太阳慢慢转到山的另一边,旭日山庄也渐渐化为一个巨大的黑影。乡间小路上鸡和鸭子极不情愿地一前一后踱步朝家里走来。一条老黄狗在院子里朝着远去的夕阳干吠了几声,然后就无奈地低头做沉思状。

突然之间,鸡飞狗跳。一锦衣少年慌慌张张、跌跌撞撞从大堂内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此人约莫十八九岁,长相英俊。就在他即将跨出院门口的一瞬间,突然从一丈多高的院墙上跳下一个白衣少女,挡住他的去路。少年跑得急了,差点和少女撞个正着。

少女甚是倨傲,昂首天外,背对少年,双手负在身后。

少年吓得赶紧往回跑,哪知因惊吓过度,竟然两腿发软,不听使唤。没跑两步,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求东方大侠饶了我吧,小可也没干什么坏事。”

白衣少女头也不回,冷冷地道:“既然没干坏事,又何须慌慌张张逃跑?”听上去她的声音还颇为稚嫩,然稚嫩中却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少年吓得脸色惨白,哀求中已经带着哭腔:“即使做了,那也是很小很小的坏事。小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求东方大侠高抬贵手!我给你作揖了。”言毕,一连冲少女作了三个揖。

白衣少女道:“我可以饶你。”

少年闻言大喜,忙道:“多谢东方大侠!”

“且慢谢我,”少女指了指天和地道:“可是苍天和大地却不会饶你!”

“啊?”少年脸上的喜色转瞬即逝,继续哀求道:“东方大侠,求你放我走,让苍天和大地来收拾我吧!”

少女冷冷地道:“今天,我代表月亮收拾你!”

“你……”少年没料到对方如此回答,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东方大……大侠,你……你的武功天下无敌,在江湖上声名赫赫。跟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交手,未免有……有失身份吧?再说,月……月亮它也还没出来呀。”

“跟你交手当然有失我的身份,”白衣少女略一沉吟,续道:“不过,今日为了替天行道,身份已经不重要了!”

少年顿感绝望,只是不停地哀求道:“你不觉得杀人很残忍吗?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女侠。本来你在我等眼里、心里都是天使,一杀人你就变成了恶魔。还乞三思!”

“哈哈!哈哈!哈哈!”白衣少女不为所动,仰天狂笑,笑声恐怖之极。她笑一下,少年就浑身抖一下。终于笑完了,白衣少女冷冷地道:“总在江湖走,哪能不杀人?”末了,又提高声音道:“说吧,你是自裁呢,还是要我助你一臂之力?”

少年向四下里偷窥了一番,见毫无逃走之机。心想,与其被对方折磨而死,还不如自己了断来得痛快,便绝望地道:“好吧。我自己动手,免得污了东方大侠的玉手。”

“那还不快快自戕!还罗嗦什么?”

 “可是……可是东方大侠都还不知道小可叫什么名字呢,难道就要把我杀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少女又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续道:“废话!大象踩死一只蚂蚁,难道还要知道那只蚂蚁的名字么?本大侠杀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难不成,本大侠还要花时间去记住每个可怜的鬼魂的名字?”

少年禁不住浑身又是一颤。

“哼!对我而言,全天下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便是‘手下败将’!”白衣少女的言语之中,既充满了狂傲,也满是没有对手的苍凉之感。言毕,摊开的手掌猝然握成了拳头,指关节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直听得少年毛骨悚然。

白衣少女见少年迟迟不肯动手,怒喝道:“磨蹭什么?还不快快动手!”右手轻轻挥出,一掌击在一棵脸盆粗的铁桦树上。也不见她怎么运劲用力,铁桦树竟然从根部齐齐折断,“轰隆”一声巨响,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来,瞬间砂石横飞。

铁桦树是地球上最坚硬的木材,比普通钢铁还要硬上一倍,常被用作钢铁的替代品。一掌将如此粗的铁桦树齐根震断,掌力该有多强?

少年头皮一麻,失声惊叫道:“惊天动地掌!”

“你倒还见过一些世面。”少女冷冷地道:“如若这一掌印在你的身上,却是什么样的结果?”

少年虽然练过一些内功,但终究是血肉之躯,如何能跟坚如金铁的铁桦树相比?无奈之下,只得认栽。缓缓拔出腰间短剑,一剑朝自己胸口刺去。快到胸口之时,却突然手腕一翻,向少女后背疾刺而去!

少女似乎早已料到对方有此一刺,在短剑尚未刺到之时,业已转过身来。随即“嗨”地一声娇喝,不慌不忙地一掌朝对手胸前轻轻拍去。她出掌甚缓,然到中途却陡然加速。只听“啪”的一声,少年闪躲不及,被打个正着。少女又一声娇喝“开”,少年便应声踉踉跄跄后退了三步,手中短剑已然掉在地上。少女并不追赶,复又把双手负到身后,轻蔑地笑道:“嗬,你还有两下子嘛,吃我一掌竟然才退三步!”

并未被少女一掌击倒,少年便不似先前那般恐惧了。他也“哼”了一声道:“惊天动地掌不过尔尔。别说一掌,一百掌你能奈我何?”

“一百掌?哈哈!哈哈!哈哈!”少女又狂笑三声,笑声冷若冰霜,像利刃一般扎入少年的心口。笑罢,对少年道:“你如能再接我三招,我便饶你不死。”

少年不答,跨前三步,先是右拳虚晃,接着一个飞腿踢向少女的腹部。少女识破了他右拳的虚招,单等少年的飞腿到来,一侧身,又是“嗨”的一声,也飞起一脚,却是从侧面踢向少年的膝盖。这一踢又准又狠,少年“啊哟”一声惨叫,摔倒在地。

少年不顾伤痛,身子刚一沾地,旋即从地上弹起,接着又飞身跃起,双脚连环踢向少女的面门。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少女赞了一声“好”,双脚一点地,也是跃起空中,跟少年一般的招式,却偏偏比少年跃得高出半尺。又是“嗨”的一声,双脚已重重地踹在少年的胸膛上。“嘭”的一声,少年再次摔倒在地。

这一下摔得着实不轻,少年费了好大的劲方才爬起来。他尚未站稳脚跟,少女已经飞身而上。“嗨!嗨!嗨!”,少女连声吆喝,气势如虹,又连续打了少年三拳。少年再次轰然倒地。

这次不容少年爬起来,少女已经抢上前去,右脚踏在少年的身上,接着俯身一拳作势要朝他头上击去。“咋样?说好三招打趴你,服还是不服?”

少年倔犟地道:“不服!”

少女冷笑道:“你都趴在地上了,还敢不服?”

“其实,小可还有三个厉害的招式没有使出来。东方大侠虽然厉害,恐怕也破不了我那三招!”

“哦?是么?把你的厉害招式统统使将出来,本大侠定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少女一抬脚,喝了声道:“起来吧!”

少年一边吃力地往起爬,一边说道:“不成。小可那三招需要高深的内力。目前,小可的内力尚未修炼成功,使出来便没什么威力。”

“哼,如此说来,还没有机会让你心服口服了?”

少年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道:“这样吧,小可把这三招使出来,如果东方大侠能猜出这三招的名字,就算你赢。倘若不能的话,小可自然不服。”

谁都知道,猜出招式的名字可比破解招式的难度大得多。招式的名字不单跟动作以及攻击的目标都有极大的关系,还跟各门各派的用语有关。比如说,丐帮长老权为民的防守绝技“作茧自缚”和“唾面自干”这两招,恐怕江湖上便没几个人能猜对。而且,类似的招式在不同的门派却有着不同的叫法。比如说,中土习惯将上举的招式称做“举火烧天”或者“举火燎天”。这一招传到东瀛后,无耻的倭寇们却取了一个非常淫荡的名字,叫做什么“一柱擎天”。

明知难度甚大,白衣少女依然道:“本大侠既然答应给你机会,你不妨把这三招演来我看。如若本大侠猜错了,放你走便是!”

少年倍感意外,没想到对方会真答应,追问道:“东方大侠说的可是真的?”

“以本大侠的身份,一言既出,又岂能反悔?”白衣少女的身份似乎极高。

“好,如若被东方大侠猜中了招式的名字,小可也定当心服口服。咱们一言为定!东方大侠看好了,这是第一招!”少年振作起精神,气沉丹田,左掌斜引,右掌平出,掌到一半,却突然折返,右脚倏地踢出。

少女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无比,右手摸着下巴,沉思不语。

少年看少女答不出来,得意地道:“小可的微末之作,还望东方大侠指点!”见少女还是不答,便又催道:“请东方大侠多多指点!”

少女忽然哈哈一笑,道:“虽然本大侠没看明白,不过感觉这一招颇为厉害,这一招定是‘不明觉厉’!”

少年大是吃惊,道:“东方大侠果然厉害,一猜就中。佩服佩服!下面请看第二招!”随即手脚并用,连劈带踢,把第二招使将出来。招式虚虚实实,有守也有攻。

少女看完后再度陷入了沉思。少年正欲得意之时,少女开口道:“这一招看上去平平无奇,可是却攻守兼备,毫无破绽。细细想来,真是恐怖之极。这一招一定叫做‘细思恐极’!”

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得意招式被对方轻轻松松猜中了名字,少年顿时如泄气之皮球,脑袋耷拉了下来。

少女催促道:“该第三招了!”

少年一狠心,又是手脚并用,连劈带踢地把第三招也耍了出来。这一招全是攻势,气势凶猛,如长江奔腾、黄河浩荡。

少女看了半晌,小嘴张了张又马上合上,想了半天竟是毫无头绪。她低头在院中踱步,从东到西,又从西到东,从终点又回到起点。

少年笑道:“时间到!”“到”字尚未出口,少女猛地一转身,指着少年道:“你这一招攻击的地方都是对手防守薄弱之处,对方坚固的部位你却避而不攻。这一招定然叫做‘人坚不拆’!”

少年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垂头丧气地道:“在下输得心服口服!任由东方大侠处置!”

少女道:“当今天下,能在本大侠面前走上三个回合的人已屈指可数,你是其中一个!而且,你能想出这么三个厉害的招式来,聪明才智也绝非常人可及。唉,你倒霉就倒霉在遇到本大侠了,不然你也算天下无敌。本大侠爱才,今日暂且放你一马。起来吧!”

少年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边往起爬,一边哀求道:“下次你让我把第二招的‘一飞冲天’改成‘东方连环腿’,好不好?”

少女断然拒绝道:“不成!我踹不着你,不好玩。”

“可是,你也踹得太狠了吧。”少年双手捂胸道:“我的胸膛好痛啊。”

“很痛吗?我看你的表情还远远不够呢。别人一看,就知道咱们在假打。”

“真的真的很痛!”少年说着,便要弯下腰去。

少女不以为然地道:“那下次我轻点踹呗。”

少年哭丧着脸道:“好吧!”

少女斜睨了他一眼,道:“好就是好,还加个‘吧’字干啥?好像你很不情愿呢。”

少年赶忙摆手道:“没有没有。绝对服从安排!”

“嗯,这才像话嘛!”

“天色已晚,咱们今天就练到这里吧。”

白衣少女似乎意犹未尽,道:“不行,咱们再来一遍!”

“你看,我的腿都给你踢肿了。今天不练了嘛。求你了!”

“好,不练了。给我把汗水擦掉。”少女原地站定,等着少年过来。

少年掏出绢帕,走上前去,轻轻为少女拭去额头上的汗水。末了,顺手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开玩笑道:“你练功这么卖力,难道要练成天下第一不成?”

少女哈哈一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和一对可爱的小酒窝,道:“天下第一倒是没想过,咱俩好像离天下第一还差得远。好像有个词儿叫做‘遥不可及’。”

少年揶揄道:“你要真成了天下第一,天下苍生恐怕都要遭殃啰。”

少女嗔道:“胡说。”

少年道:“我胡说么?你任性霸道,对谁都颐指气使。武功如此低微,尚且把我这个哥哥欺负成这副模样。倘若你真的武功天下无敌,谁敢令你不快?”

少女道:“哼,才不是呢。虽然诚如你所说,我是有一点小任性霸道,但我的心是好的,心中所想都是行侠仗义。”

少年道:“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少女又幽幽地道:“我只是想将来能够到处行侠仗义。如果武功不高强的话,只怕……”

“怕什么?哥哥我不是一直陪着你么。”

少女道:“爹爹说,你将来要给我娶一个嫂子,我也要嫁人。亲兄妹是不能在一起的。”

“别听爹爹的说教,咱们远走高飞,他管咱们不着。”

“不可以嘛。”

“哥哥说可以就可以。趁爹爹不在,来,香一个。”那少年说着说着,就把嘴巴往少女的脸上亲去。

少女甚是为难,她多半愿意听爹爹的话,但自小跟哥哥亲密无间,对他完全没有免疫力。她轻轻一掌推出,却哪里挡得住少年的蛮力?

“放肆!”突然从院外传来一个震怒的声音。话音未落,一个风尘仆仆的老者已经来到他们身后。二人赶紧分开,那自是他们的爹爹回来了。

老者怒气冲冲,训斥道:“我怎么跟你们说的?你们年纪已经不小了,以后不许这样!”

少年默不作声,少女却冲上前去,抱住老者道:“爹爹,你从泰山回来了啊?”

这老者正是旭日山庄的庄主东方无能,刚才比试拳脚的少年少女正是他的一双儿女,分别唤作举儿和湿儿。无能前几日去泰山访友,此时刚从泰山赶回来。他依然余怒未消,还欲再斥责举儿的胡作非为。湿儿又撒娇道:“爹爹,别生气了嘛。你不在家的这些日子,我和哥哥勤学苦练。比你在家的时候还要用功。”

东方无能似乎甚是疼爱自己的一双儿女,没有多加责怪,转眼便已和颜悦色。问道:“刚才的比试,谁赢了?”

湿儿撒娇道:“自然是你的宝贝女儿。”

举儿也道:“妹妹进步神速,孩儿居然不敌。”

东方无能呵呵一笑道:“湿儿又欺负你哥哥了。”

“哪有啊,哥哥练功没我刻苦,自然被我超过了呗。”

“好吧,爹爹信你。”

“爹爹,我现在在江湖上排名第几呀?”

“……”东方无能不料女儿有此一问,愣了一愣,随即掐指算了算道:“若论调皮捣蛋和弄虚作假,我宝贝女儿绝对是天下第一……”

举儿插话道:“若论恃强凌弱、欺行霸市、颐指气使、飞扬跋扈,更是天下无……”他话没说完,已被湿儿一脚踹了个筋斗。

东方无能却并不阻拦,继续道:“若论武功嘛,我的宝贝女儿自然也还不差,差不多是第+10086位!”

湿儿嘟着嘴道:“爹爹胡说,我才不信呢。怎么也得在一万名以内了吧?”

东方无能笑道:“爬个院墙还要用梯子,这个排位已经很抬举你了!”

湿儿脸一红道:“又被爹爹抓住了把柄。”见举儿已从地上爬起,正在一旁偷笑,嗔道:“都是你,忘了把梯子搬走。还不快去搬开!”右腿微抬,便要踢出。

“宝贝女儿别闹了。”无能沉下脸来道:“爹爹问你,谁让你们把院门口那株铁桦树锯断了?”

举儿忙道:“是妹妹练惊天动地掌,一掌震断的。”

“呸!呸!呸!你们真有那本事就好了!”无能气得差点呕血。那棵铁桦树是他和夫人,也即是举儿和湿儿的母亲亲手植的。后来夫人因故离家出走,无能思念夫人时,便在树下徘徊。这倒好,跟夫人唯一的纪念,也被儿女毁掉了。无能焉能不生气?“我问你们,地上那把锯子是干啥用的?”

湿儿一脚踹在举儿的臀部,怒道:“你做事怎么一点都不靠谱?看我怎么抽你!”举儿吓得赶紧逃跑。湿儿松开父亲的胳膊,便要追出。

十几年来,东方无能早已被调皮的女儿折磨得没了脾气,此时也只能叹口气了事。阻止二人道:“算了!算了! 你们俩赶紧收拾一下行装,今天晚上咱们去寻一本武功秘籍。”随后,又抬头望天,自言自语地道:“倘若能寻到这本秘籍,要排名天下第一,又有何难?”

兄妹俩一听这本秘籍如此厉害,顿时手舞足蹈,拉着父亲的手就要出发。

东方无能看着一身白衣的女儿,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宝贝女儿,晚上出去寻书,穿白色不妥吧?”

湿儿撅起小嘴,不高兴地反驳道:“武侠书上不是一写女侠客都是‘白衣胜雪’么?”

“白衣胜雪固然漂亮可爱。可是咱为什么大半夜出门?不就为了隐蔽么?你还穿个白衣这般招摇!那帮写武侠的真是害人不浅,不管何时何地,也不分男女,都白衣胜雪。啊呸!”

湿儿极不情愿地道:“好吧,我这就去换。”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5 银元!

喜欢liuxugu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iuxuguo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