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燕歌行第四:白银时代的爱情诗》
送交者: 连横合纵[内阁学士★★★★] 于 2017-07-24 12:53 已读 62 次  
朋友想设计中国古代历史风格的唯美电脑游戏,请我给点文学灵感。我就写了四首《燕歌行》给他。因为《燕歌行》是三国时期的文学家、军事家、曹操的长子魏文帝曹丕在行军打仗途中考察民情后在河北民歌基础上发掘整理的一种乐府诗歌,非常符合现在流行的耽美小说戏剧的人设背景。




这种特定的乐府诗歌背景是战争与爱情,人设是恩爱眷属因为战争而分开,遥遥思念着生死未卜的爱人----男子去打仗,女子苦苦相望,还有很多对于甜蜜时光的回忆和眷恋。这是第四首,也是唯一改写(不是简单的翻译)成现代散文诗的一首.

《燕歌行第四》







青田白鹭双娉婷,鉴影蓝渠莪菁菁。




七月肴桃甘在舌,寒食蜜语夜落英。




且剖兰契且低眉,夭灼花香扑面吹。




西陵乌鹊飞河汉,钱塘油壁待苏姬。




同心松柏聚芳意,此生结缡无仳离。




朔照君子浮玉叶,望聘女郎开金枝。




昔年种柳列依依,汉南曾见王谢归。




淝水秦晋势羁縻,纹枰纵横气葳蕤。




建康冬至燎庭炬,会稽柳絮合雪飞。




前军铁马响珍珂,后方流民薄采薇。




青史多干戈,生灵逊玉帛。




颠沛儿女虽劳劬,幸免长平作坑骨。













《燕歌行第四:白银时代的爱情诗》




六月栖栖,七月流火,你我的江南故乡,依旧水墨淡彩。




白鹭悠闲在青绿的水田,双双优美娉婷。




泛蓝的水渠,便是它们的镜子,阡陌上有莪草菁菁。







特洛伊的金苹果曾经掀起希腊人与神追逐海伦的史诗。




我们华夏的桃园也凝聚多少英雄美人、智慧阴谋的悲喜。




桃是士人的虚荣,桃是侠客的义气.......




七月流火的当季,桃是单纯的果实,甘甜着舌尖。




回忆湖畔桃林,寒食节的春夜,比这还甜蜜。




谁在诉说着衷肠,谁在羞敛着蛾眉?




言语洋溢出幽兰的气质,夭夭桃花变作缤纷落英。




灼灼花香吹拂着阿哥阿妹的面庞。







西泠印社精美的园林,是现代金石家营建给杭州的琳琅。




所以那苏小小的西陵,迄今还沉睡在南朝乐府里的钱塘。







夭折的少女,化身江南的女神,爱怜着所有的美和爱情。




她坐着油壁香车,召唤西陵的乌鹊,去银河摆渡有情者的灵魂。




夭折的是生命,不朽的是爱情。




美人之墓的松柏树下,多少代无名的题咏,都是相似的心愿




--此生结缡无仳离!




白银时代的世风淳朴,金枝玉叶还不是贵胄的专有。




初一的月亮化作弓弦,佩在你这远行良人的腰间。




愿玉叶般的祥云也把你追随。


终有那一个十五月圆之夜,

你将迎娶心爱的女郎。




月圆花好、开枝散叶.........




在吉服和典礼里,乡土的阿哥阿妹,合卺成君子淑女。




合婚便是开启繁衍的金枝。




待到金婚纪念,可会记得这少年锦时?





是啊,谁不曾有过少年锦时?




年青的桓温,种下纤弱的柳树依依,




大将军暮年,合抱着年轮,老泪纵横。




汉水之南的这柳荫下,多少王谢一般的门阀曾经来过!




王朝国家的秦晋之好总是假象。




不信你看,前秦和东晋的军队不是也在淝水鏖战羁縻?




天下黑白纵横的棋局,延展在宰相的面前。




他抱着必胜的信心,等来了捷报,

这诗人宰相的胸中却了无诗意!





都城建康的冬至,映满谢安的视野。




祝捷的火炬和小侄女咏雪的才华,




一起照亮了宫廷。




也是那柳絮般的雪花,

与谢道韫的悲怆一起纷飘,飘进会稽城下之盟。




那时,白雪已经覆盖了她从少女到老妪的一个甲子。




在这一个或者数个甲子里,




前方的战马,笼头响动着,那是宝石的声音。




后方的饥民,寻觅着野菜,衣不蔽体去采薇。




干戈化玉帛,其实是儒家的幻想。




吃人和生灵涂炭,写满了华夏的青史。




白银时代的儿女,虽然颠沛劳劬,还庆幸着生存。




你不见战国的长平,四十万的士兵男儿,




一夜之间都被活埋,呜咽成了鬼火白骨。










备注:




庾信在他的名篇《枯树赋》里写道,桓大司馬(桓温)聞而歎曰:「昔年種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淒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篇中桓温之典:“桓公北征,经金城,前为琅琊王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




译为白话文大概为:当年我在汉南种下的依依杨柳,是多么袅娜动人;而今的江边潭畔,如眉的柳叶片片摇落,让人感到多么凄婉悲怆啊。时光匆匆而逝,树木尚且敌不过春秋的更替,人又怎能逃得过岁月的沧桑呢?“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谢道韫(又作谢道蕴),字令姜(生卒年不详),东晋时人,是宰相谢安的侄女,安西将军谢奕的女儿,也是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的妻子。谢安在一个雪天和子侄们讨论可用何物比喻飞雪。谢安的侄子谢朗说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则说:“未若柳絮因风起”,因其比喻精妙而受到众人的称许。也因为这个著名的故事,她与汉代的班昭、蔡琰等人成为中国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而“咏絮之才”也成为后来人称许有文才的女性的常用的词语,这段事迹亦为《三字经》“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所提及。




谢道韫嫁王凝之为妻,婚姻并不幸福。《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谢道韫)初适凝之,还,甚不乐。安曰:‘王郎,逸少子,不恶,汝何恨也?’答曰:‘一门叔父,有阿大(谢尚)、中郎(谢据);群从兄弟复有‘封、胡、羯、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封是指谢韶,胡是谢朗,羯是谢玄,末是谢川,都是谢家兄弟的小字。谢道韫抱怨说谢家兄弟都这么有名气,为什么单单出了王凝之这个庸才呢!




《资治通鉴》记载:“凝之妻谢道蕴,弈之女也,闻寇至,举措自若,命婢肩舆,抽刀出门,手杀数人,乃被执。”在孙恩之乱时,丈夫王凝之为会稽内史,但守备不力,出逃未遂为敌军所捕 , 被杀。谢道韫听闻敌至,举措自若,拿刀出门杀敌数人才被抓。孙恩因感其节义,故赦免道韫及其族人。王凝之死后,谢道韫在会稽独居,终生未改嫁。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5 银元!

喜欢连横合纵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连横合纵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