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蠛蹄(长篇连载) [精品]
送交者: 我有仙心一颗[♂内阁学士★★★★♂] 于 2017-06-30 10:08 已读 79 次  
 墨蠛 于子时


    一、世上就这样多余了一个闲人



     在郭沫若先生不知怀着什么心情写甲申三百年祭的那年八月初五“晨” 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由于出生得不是时候(我母亲小木质首饰盒盖子背面,由我父亲用毛笔小楷亲笔书写着我的出生年丶月丶日,时候——甲申年八月初五晨,而那天只有十二时辰,其中又无晨时,故曰:‘出生得不是时候’,这生在无中生有的第十三个时辰的奥妙,只有我父亲才知道了)。仅此就注定了多灾多难的命运也伴随着我一起降临,并从此和我不离不弃,长相厮守。



     首先,在我才几个月大时就全身长疮。在我稍晓事理,特别是不听话,调皮又犯了什么儿童错误时,外婆就要对我诉说一番当年的可怕。小小的奄奄一息轻如鸿毛的我怎样全身都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毒疮,多时有好几十个,毒疮怎样的一个接一个的可怕溃烂,全镇的老先生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治不好了,此娃二完了,无救了,准备后事吧!接下来外婆还要诉说母亲的哭声是怎样代替了我的哭声,因为我连哭声都没有了。



       “那我现在怎么好好的?我当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既然我还能调皮捣蛋,就要这样发问。



       “你是有点狗运气的人外婆用奇怪的眼光注视了我好一会说:那个八字先生说得对,你有后福,你天生要遇几个贵人,是贵人救了你。那时我不知道贵人是什么,认为大概就是大人们讲的老神仙、大救星那种高级别动物,又由于忙着要去玩,也就没刨根究底。还是后来上学读书后,有了一鳞半爪的知识,再把外婆若干次教训我的谈话以及大人们摆的龙门阵综合起来,才慢慢知道了我这人生出来就如此苦态。



     就在我母亲求医绝望,抱着我在门前痛哭时,我“狗运气”中第一位命中要遇的贵人出现了,那是一位偶然从这里过路的人。他被这哭声惊动,就驻足旁边,仔细地看了看我说:
大姐,你不要哭了,如果你信得过我,抱到我那儿去,我给他看看。母亲抬头打量了他一眼,见是一位年约三十的年轻人,穿的洋服,头发也梳得油光雪亮。那时在乡镇穿洋服的少之又少,属于乡下人信不过的另类人物,所以我母亲听他如此说,自然不会相信。




       “大姐,我是医生,就是你们这里叫医病的先生。我母亲感到很奇怪,全镇只有这么大,也不过几百口子人,她应该都认识,并且为给我治病,全镇的几个先生丶药铺,并且包括临近几个镇的先生丶药铺,都成了老熟人了。哪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又这么年轻的先生来。所以我母亲不回答,也没说不,只是不信任地又有些诧异地打量着他。




     那医生见我母亲不相信他,又久久不回答,也就叹了口气,很怜悯地望了我一眼慢慢转身离去。




       “你不忙走。就在那医生走出几步的时候,我外婆在旁边道。


     原来我外婆站在旁边多时了,也听见了那个医生的谈话,就突然插嘴。外婆低头对母亲说:就让他试试吧,反正无救了,死马就当活马医吧!


     于是我这匹快要断气的死婴马就被抱到那医院去了。外婆说,那是家洋医院,面积很大,长二丈还多,宽也有丈二。医院的设备比药铺坐诊把脉的老先生多得多,不光是一张坐诊拿脉的桌子,进门还有一个大木架,架内分几层,放着不少的瓶瓶罐罐和好几个银白色的盒子。紧挨木架还摆放着一张木板床,虽然这床很窄很小,但却比一般床要高得多。医生看病前还要穿上白大褂,并且看病不把脉,而是拿着挂在胸前的听筒在我身上听来听去。后来就是开刀,把溃烂的疮一个个划开。由于疮太多,怕孩子受不了,每天就只能划开几个,把浓血清出干净,抖上些白色的药粉,用纱布包好。总之这样折腾了个多月,我就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了。事后才听说,这是一家头一天才开张的医院,而我却成了这家才开张医院的第一个病人。值得庆幸的是我遇到的这位年轻医生是位留洋回国的洋医生。现在回想,大概那是一位留洋回国,时逢战乱年代而因种种原因报国无门,只好到乡村小镇去悬壶济世的良医吧?





     这次大难在我身上留下了不少疤痕。记得有一次我们全家聚集在院子里,在暖洋洋的阳光下帮我捉虱子。我是小孩子,不知羞耻为何物,自然衣裤脱光,全身赤裸。外婆顺手摸着我身上的疤痕说:
你自己数数,有多少个疤疤。


我认真数了数说:外婆你常说有好几十个,怎么我数来数去只有几个,屁股后面我看不到,是不是全都长到屁股后面去了?





       “你这娃二,你看不到我可看得到啊!外婆指点着我的脖子丶胸部丶肚皮,从头到脚口里边念边数着,这里,这里,这里还有一处。还没有数到屁股后面就好几十处了。


     可是我仔细找了又找,除了我脖子丶胳膊丶肚脐旁各有一处疤痕外,却没有找到其它部位有任何疤痕。但见外婆如此说,我也就不好再犟了。这一直到我长大成人,后来又在办公室坐了好几年后。有一次我去水库游泳,我的同事们突然指着我叫:金钱豹,金钱豹。我这才发现,我全身上下都是一个紧挨着一个的铜钱般大小的白斑,这斑与时下人们的历史记忆一样,大小一致,颜色较浅的白斑与周边皮肤区别不大,只能在夕阳余辉的照耀下才原形毕露并最终证明了我外婆的伟大,正确。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5 银元!

喜欢我有仙心一颗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