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日光 (长文慎入 无闲莫读)
送交者: 依风浮云[♂秀才♂] 于 2017-04-02 0:54 已读 46 次  
本古来人小,之倭。地荒海,离中土及至近代,犹未足开化文明乏,除武士、贵族以外,大半倭人不知姓氏为何物。直到一百四十多年前,政府布法令,使户有其姓,普通倭人始知人须有姓氏。倭人多缺乏教养,更不谙风雅,为交官差,只得各以身近之物姓。多有牲畜禽、魑魔魍者,如大塚、小鬼,人首、肉丸,蓑毛、鸟穴,妹尾、野尻,猪鬃、兔尾,猪头、鸭脚,犬养、我孙子,日鬼、吹穴……极尽粗鄙低俗、猥。有稍微好听点的,也就是老、鼻毛,木杵、蛇井…等,再好听点的,也不过是借用荒山野岭,大窟小沟之流。当然,BT大国的倭人――现在叫日本人了,干什么都少不了带给你一些新潮另类刺激,取个姓氏也不例外。且看:金箱、糖桶,金龟、金锭……,睡眼惺忪的你是否已血眼溜圆、异光迸现?再看:官能、新妻,金枝、香庭……情伤心死的你是否又已春心萌动、想入非非

日本人姓如此邪恶丑陋、污秽不堪,地名却大都朴清新,悦耳传神。如朴天真的少女,不妆亦秀,娇亦媚,无囊亦仅闻其名即意翻涌,遐思翩翩,欲趋近。了日本人地灵之闲言(戏



说东京以北150公里,木西部与群马邻,有个地方名叫日光,地理上好位于本州中心。日本最大河流利根川的主干支流鬼怒川就源于里。所以无论从地形地貌是水系脉流来看,日光就像是本州的心。而若由天顶俯瞰,或从东西侧望,本州又一位恬静安详的睡美人。高耸的日光,就是美人那坚挺的乳房。天地冥冥之中,竟有如此天成。别说你我凡夫俗子,就连那绝世清修的和尚僧人也为之痴迷

其实,在我等俗人看来,日光更似天生丽质、雍容华贵的知性女子。
坐拥群山,怀抱碧玉。无论素衣华裳,总是俏丽端庄。无论清淡浓郁,总是馨香悠长。

晴时天蓝如洗,常有白云飘飘。雨时迷离朦胧,总是云蒸雾绕。
随性地变换着四季衣装,自在地吞吐着风云雨雾。 偶尔一个轻颦微笑,都是那么优雅迷人,随意一个翻手覆手, 总让你感到神秘和奇妙。
这就是日光,总那么超然洒脱,自在逍遥。 向你展现款款风情的同时,又总会给你一份惬意,再给你一份惊喜。

不过,再知性的女人,再如何善解人意,也难免会有点清高孤傲。日光也不例外,虽温情如玉,却也有冷艳的一面。

因身居高处, 本身气质更似高原,气温较平地低许多。故
每每春夏晚至,秋冬早来。 而六月飞雪,十月冰冻,这些传说中的异象, 在这里也不算什么奇光异景。但逢春夏之交,山下花凋之后,众多会随追到日光,将的大街小巷堵得水泄不通。“人四月芳菲尽,山寺(日光)桃花始盛开”。谁曾想到,乐山一句闲话,竟引蜂蝶倾巢来。


日光山高林密,植被浓郁丰厚。常古藤,状若卧虎盘龙。更有樟相抱,形似同眠同根。
浩浩林海,无垠无。参天古木,枝。若入其中,如入龙宫地渊。疾走三五里,难觅一片天。
林梢枝,常松鼠吱叫。或追逐嬉,上蹿下跳,或手捧果,边啃边敲。看似呆,憨可掬,人忍俊不禁。其机警敏,迅捷灵巧,叫人既又怜。
河谷林,偶有野猴出没。常三五成群,或厮打斗,尖叫哀,或使性撒,装哭扮笑。一旦有人走近,即快速遁入林中。不像道行深厚的峨嵋猴,人前威,人后豪放。些日本猴子,并非羞怯腆,老内向。其个个色心肥大,满肠日苦修吸星大法。只是似欧阳锋练九阴,心法与常理相左,如何修,色心也不成色胆,欲望总得不到放,只得起尾巴偷偷摸摸地自娱自乐,不得阳光不得人。


日光的中心区域有一湖泊,名曰中禅寺湖。为2万年前,由湖北面海拔2486米的男体山火形成的堰塞湖。这也是日本海拔最高的湖。湖面1269米,正好位于男体山腰,好似巨人男体山腰缠绕的翠绿明珠。

湖周山上山下,寺院堂众多,是虔信众心中的土圣地。(其中尤以德川家康的灵日光和二荒山神社最有名。)

山谷林,温泉旅密布,又是旅客游人休度假的理想去

湖四周,峰岭连连木森森。叠山,云衣树妆,秀美绝伦

湖光山色,五彩缤纷,尤水彩。绵绵峰岭,倒映湖面,随粼粼波光曼曼舞,如虚如幻,恍若仙境。

若遇烟雨,或逢晨湖面,青烟缭绕,白,一片迷茫混沌。朱漆山门鸟居,忽。曲折廊,忽。点点灯火,忽明忽。扁扁舫舟,忽近忽……此情此景,不是蓬莱,似蓬莱。

湖之北面,立着巍峨雄壮的男体山。其峰尖,常年烟云聚散, 状如博山香炉。

山腰所中禅寺湖,其地表潜水流向山谷,形成一小段河流,名曰大尻川。川尾一断崖,河水在此形成一97米落差的瀑布,名曰华严泷,即华严瀑布,日本三大名瀑之一。传说由一个叫道的和尚最早发现。和尚感其恢弘气,遂依佛教华严经将其命名为华严

问华严风姿几何,且看太白情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尻

流直下三千尺,疑是河落九天。

几句气熏天的玑珠呓语,正是李太白仙游日光之所作。

,太白游中禅寺湖,遇男体山,惊天人。求近而不得,日失魂落魄。自比董永七女天河相隔,相思耐,借杜康灌愁,牛泥醉而横卧大尻之上。一入春秋梦,三魂文武,直九云霄。明明在学春蚕吐,偏以飞龙吐珠。管它虫也好也好,算吐出了一些西来。谁料一个霹,又跌落埃,冷雨搜肠刮肚,翻来覆去,只几个沾着酒沫的字来。后人像得到佛骨舍利般将其奉为至宝,却又在“敏感”部位打上了马赛克。于是有了我今天看到的“遥看瀑布挂前川”个版本。

日光景秀,名古迹众多,服务设施完善。一年四季,马龙,游人如。一旦置身其中,人恍如身在桃源而流忘返。
过说起日光,最我留恋和向往的,不是阳刚伟岸的的男体山,也不是明艳靓丽的中禅寺湖,更不是妖冶狐媚的大尻华严泷。每次一想起日光,眼前最先浮出的,是通往日光的“日光街道”之“曼蒂克街道”上的“四十八道弯”。只要一想起四十八道弯,会即刻我心思蠢,神意往。

曼蒂克街道,路如其名。沿途光迤,景象万千。而四十八道弯,个个弯急坡陡,幻莫。正所寸寸峻,步步惊心。行走其中,如同龙驭风,一上一下,如同往来天上人。一年365天,无论风霜雨雪,吸引着无数痴情人来此寻欢。我也此愚痴一个,更兼近在咫尺身,哪有理由放。故每年要抽空,哪怕是兜兜,也要去游她一圈。每走一次,经历一次荡涤灵魂,超脱自我,超越自然的空无感

划了多次,于又可得以成行。

正是金秋十月,一片明朗清新。因为出的早,一顺路

出城区,很快入幽远深邃的山野。距日光市区三十多里,就开始了上坡路。

边听着喜爱的音乐,边透过半开窗,沐浴着秋风的,吟味着秋叶的

头顶天空,湛,仿佛一眼能到宇宙的尽远处,漂着几白云,感一伸手就可以扯下一片来。

绵延起伏的山野,早被秋染上了片片火和金黄,像即将赴会的的贵妇,早早上了服盛装。

四周是如此的安宁,只有车轮的沙沙声。面前丰腴成熟、雍容华贵的秋景,闲适又恬静,而我,却能感受到她清凉的肌肤下流动的激情

伴随车轮路面沙沙声响,五六色的草木从两旁不断地向后流淌。望窗外行云流水,仿佛舟在七彩海洋。

车行驶得如此平稳,直让人错觉频生,总觉不是沿着路往前走去,而是路唱着歌,过来热情相迎。

沿路的河谷,直行不到十里,悄悄地进入半梦半醒的日光市区――一个小娇小玲珑的河边小镇在古典雅致的日光站抓立即与她别。

离开懒慵慵的日光市区,沿河边山路入幽深的山谷20里左右,视野豁然开朗,先前狭窄的河谷在此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缓坡,狭窄的路面也随之宽阔,只是那度却如土豪爆发户气得奢侈夸。沿着路有一大片长长临时车带,立着写有“防滑装着”的牌。
再往前,宽阔道即一分二,成了一来一去的两条线

一入线,往左猛地拐个180度的急弯,入一条长长的陡坡。透边树丛隙,隐约见远方山高高挂的山道,那就是四十八道弯了。

心跳然加快,居然萌生出迫切的期待。走过许多次了,么激,像与梦中情人的初次会。

踩一脚油门,甩开障眼的林,于望那一面全景。又面了,一年又一年,除了随季更的衣装,其它一点都没有

看弯道,似蓄势长蛇,再看一面山坡,又似层层梯田。
弯弯的曲线绰约的身姿,直教人血沸腾。我一阵心痒耐,迫不及待地想立刻征服她,感受与她的缠绵带来刺激和畅快。再深一脚油

快速向前冲去......

一旦入其中,再抬仰望,大山压顶,作欲摧。伸首俯脚跟浮,眩

震撼于大自然的神奇造化,更折服于人顽强执着。在茫茫大山深,竟有这样天人合造的鬼神之作。

幽谷深壑,我打点起十二分精神,着不断由崖延伸来的黝黑路面,毫不敢掉以心。

弯道时缓时急,慢,快急如脱兔,慢时则缓如牛步。

车沿着山道旋起伏,群山和白云也上下左右扭着、旋着。随着车行的节奏,踏着完美的舞步。

远处天旋地白云飘忽,再看悬的深谷,恍若乘天马行空,却又似驾雾。



得意的晕眩中,再瞟一眼群山,化身激情妖的舞女,手挽轻纱,殷勤地围绕着我,望我眼神而,随我双手而舞。好似一场盛大的舞会,而我正是那唯一的嘉宾。

 

望着四周不断变幻的火一的彩屏,婪地吸着清秋的幽香

享受着天马行空的浪漫,

渐渐地我忘却了自我。

无意转动着手中的方向盘,似乎已是合一,而通过车,再通过路,我又与大地融一体。

握着方向盘的手,自然而然,又仿佛是在演奏着一曲激昂的抒情曲。方向是琴车轮是琴槌,路是琴弦,油是踏瓣,大地是琴身。挽着白云的群山,正在为我伴舞。





曲调时而激昂高亢,时而低沉悠扬,时而铿锵急切,时而平缓舒畅。

时而雄浑如狮吼,时而婉转似流莺,时而厚重如天雷,时而轻柔似飘香……

我陶醉在这动人的旋律里,忘情地挥舞着双手,早飞散了面临险峻的紧张,也忘记了感受惊险带来的刺激。

沐浴着自身演绎的高山流水,说不出的酣畅淋漓,道不尽的春风得意……

行至弯道的顶端,舒畅也达到顶点。

虽身在云端徜徉,早神游九天之外。

我心如随白云飞,却比白云更自由。谁人比我逍遥。

所谓飘然若仙,当莫过如斯。

再俯瞰众山,已显得渺小,瞟一眼白云,也少了奇妙。

兴之极至处,行收敛可也。

在一个略微开阔的崖边,寻一临时停车处停下。一下车,但觉双足之下,如若空悬,举手投足,也似身轻如燕。立于崖边,面对深壑,感觉一展臂一纵身即可腾空飞去。

深吸几口天地灵气,慢慢地转过神来。速抓几张纪念美图,继续驱车前行。

不几分钟,到达一个叫做“尹志平”的休憩所。这是一个由一座小山头切削而成的平台。山下一分为二的单行线在此处又汇合成一条双向道路。贴着山崖的一面有一个卖店,与之相邻的是一个缆车站。从这里乘坐缆车可到“尹志平”展望台。而由“尹志平*”展望台,可以眺望男体山和中禅寺湖,更可以远远地偷窥大尻华严泷。

李白醉眼看华严,以为银河落人间。(这可怜的花痴酒鬼,若是到了庐山、黄果树,还不以为天顶大破、地覆天翻而吓破酒胆。)

我看日本众瀑布,不似童子撒小便,就似雨水挂屋檐。

前头还有更多更美的画面等着我呢,我怎愿为一串屋檐雨水而浪费时间。

轰鸣的耳鼓里,余震未尽,余音未了。来几个深呼吸,收起放飞天边的神思,在激荡的胸腔里,注一方止水,辟一片空明。我要用宁静的心,像细腻的反转片那样,一点一滴,感受日光美人的万般风情。

休息片刻,返身又驱车前行。再次往左拐个180度急弯,又开始爬坡。穿过一段一公里左右昏暗的隧道,便是长长的下坡路。滑行几分钟,已望到山那边露出的碧绿的中禅寺湖的一角。

快哉,妙哉。才出如幻如梦的密道,又入如诗如画的仙境。

乐哉悠哉,乐哉悠哉。

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尹志平:戏言耳。实为“明智平”。


喜欢依风浮云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依风浮云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