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临江夜话【练笔小作】【连载 * 梅雨 】
送交者: 无极白凤丸[巡抚★★] 于 2016-12-01 22:18 已读 1517 次  

第一章

 (2015-08-29 18:11:35)[编辑][删除] 转载
标签: 

情感

 

临江城的梅雨季节总是给人一幅迷蒙的水墨画面。河岸的垂杨柳树已经郁郁葱葱,小河里的水因为水草和飘着的些浮萍,水色总是绿绿的。细细的雨丝落在河面上总会留下一丝丝微微的不易察觉的波痕,嫩枝细叶倒影其中,别有一番情趣。大些的河会有船只出没,小溪则会有三三两两的鸭子游弋其中,时不时发出“嘎嘎”的叫声,趣味盎然。岸上,青砖灰墙的屋子里,媳妇们在灶台边忙碌,家家户户的厨房顶上炊烟袅袅。麻雀三五成群的息歇在枝头树梢,时不时发出两声叽叽鸣啾,象一个个休止符,给小城雨季序曲制造一些效果。阳光在这个时节显得很吝色,天空总象是挂着一大块灰蒙蒙的布,牛毛针尖般的细细雨丝纷纷从那里飞落,这细雨会连绵数日,断断续续的持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人迹不常至的地面墙面,青苔一大块一大块的长出来,走近了可以嗅得一丝青丝味。新洗的衣服在这个季节是很难自然干透的,屋内凉干的话总会留下一些怪怪的味道。霉菌在这个时节是最欢乐的,肆无忌惮无孔不入的繁殖,食物、衣物、家私、墙角都成了它们的舞台。所以有人叫这雨为霉雨。

 

癸巳年阴历三月,黄昏时分,雨淅淅沥沥的飘着,这雨已经断断续续的下了四五天了还不见出太阳。辜敬轩人称辜三爷,平躺在自家的卧床上,往日的英俊还是可以从脸上的轮廓看出来,但是眼窝和两颊都深深的凹进去,肚皮高高隆起,两只显得凸起的大眼睛空空的望着房梁,偶尔眨一下。他这么躺着已经快一个月了,刚开始时还能说几句话,最近这两天因为几乎不能进食,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清醒时,短短一生中间欢乐和成功的片段就闪现出来安慰自己一下

 

民国9年吧,没错,也是梅雨季节,阴历三月份的一个早上接近晌午时分,外面淅淅沥沥的飘着毛毛雨,他站在柜台里漫无目的的走走看看,很是满意于自己最近开春以来的生意。恒纪布行经过夫妻二人十年的苦心经营,主营布业兼做其他杂货买卖,业绩稳步攀升,在西城小有声名,不过他觉得房产业更加有大进出,有意一试。去年入秋的时候,机缘凑巧,刚好有一房产买卖,他筹足了银两,一口气买下了24间房子,占地8亩,拟转做房产生意。美中不足的是,和自己的太太牛氏结婚已经10多年了,太太人贤惠能干,可就是一直不开怀。亲戚朋友都有人建议他再娶一房,不过他都没有应允。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意中人,快一年了,就是来店里买米的一位姑娘。这位姑娘高挑白皙,两条乌油油的粗辫子,特别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姑娘来过七八回,话不多,每次都是买米。她的声音柔柔的真好听,偶尔和她说两句话,他心里就特别舒畅。他托人私底下打听过,姑娘家姓施,名唤文瑜,排行老二,她父亲没什么经营,也就守着些祖业过日子,不过也就到此为止,因为看样子姑娘也就十几二十岁的样子,而自己已经是年近不惑,他拿不准人家到底有没有那意思。一直就这么拖着,心里想着找个当口探探口风。

 

正在想着,不提防打了喷嚏“啊……糗!”一股清涕从鼻孔里流出来,心说,有人记挂我了?一抬头,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他赶忙从口袋里掏出手绢背过身去把鼻涕擦了,然后转过身来。不远处,文瑜,身着一件很合身的月白色的大襟上衣,撑着一把栗壳色的油纸伞,步幅轻盈,在细细密密飘着的雨丝中,婷婷袅袅飘过来。走近了看见,她的脸浅浅的笑着,面色润润的,很能令人联想到水蜜桃,虽然那身衣裳有点旧。她立在柜台那儿,右手腕上挎着一只竹子编的空篮子。

 

“施姑娘早啊,买米啊?”没及伙计开口,他赶忙出声搭讪道,脸上笑盈盈的,那笑容是从心底偷偷的潜出眼角的。“哎,辜三爷早,上回买的米吃完了。”文瑜软软的声音回应到,但随即低下了头,眼帘也随之暗下,望着自己的一双黑布圆口鞋。正是那一头娇羞那么一瞥,心好像给撞击了好几下,他明显的感到自己心跳加速,但很快责备自己怎么那么轻浮,脸上立即恢复了平静。伙计走过来了,也跟文姑娘打招呼,文姑娘要了两斤白米,伙计称了后放进篮子里,文姑娘从口袋里摸出一灯芯绒做的荷叶状的钱包,纤细的双手拿出银元付了款,然后把找头不紧不慢的放进荷包,道了谢就要走,敬轩道,“文姑娘常来啊”,她应了声“哎”,伙计冲她眨了个眼重复道,“文姑娘常来啊”,文瑜姑娘瞪了他一眼,抿一下嘴角,走了。他目送着文姑娘,油纸伞罩住了文姑娘的上身,他看到她那黑色敞口裤子虽然肥大,却也掩盖不住纤纤的腰身,那背影由清晰到模糊,最后变成一个点,慢慢消失在雨幕中。

 

想到这一幕,辜三爷的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一丝笑容,也就那么一笑,然后晕厥过去了。

 

正在打点寿衣寿物的牛氏看到了深深的叹了口气挪近了,默默的立在床前,她不知道这样的晕厥还有多少次?这两天越来越频繁了,37年的结发夫妻快到头了,丈夫还那么年轻。坐桌子边正给小儿子喂饭的文瑜默默的抹了下流出来的眼泪,放下孩子,走到丈夫床边坐下,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额头,无语凝咽。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不久就要离自己而去了,带着他一生的遗憾和牵挂。她自己从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丫头到成为人妻和三个孩子的母亲,风风雨雨一路,她默默地承受着,没有怨言,她的情和她的爱都和这位男人永生相连。

喜欢无极白凤丸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无极白凤丸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网络文坛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