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留学移民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北美三十年
送交者: 晓赜[布衣] 于 2018-01-08 11:15 已读 1634 次  
一月八号。整整三十年前的今天,我乘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航班从伦敦出发,飞跃大西洋在纽约降落。那天的纽约漫天大雪...

进关还算顺利,只是拖着两只箱子,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转到了另一个候机楼准备继续西飞。第二次降落是在明尼苏达,机场照样是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到达目的地-西雅图。

接机的是一位四十出头的白人女性,个子不高,但身材还算匀称。一双碧蓝而清澈的眼睛,微笑地露出洁白清亮的牙齿。
“我叫莎拉 佩琳”(不是您知道的那位)

  汽车在小雨中冲上了高速公路。西雅图的天阴沉而冰冷,但对我这个刚从冰天雪地一路走来的人来说,至少公路两旁的绿色总会觉得走进了春天。

汽车缓缓地停在一座房子跟前。这个地方叫绿湖,非常浪漫的名字。

我拎着行李箱随着莎拉走了进去,一楼的客厅不算大,客厅的沙发上两个年轻的女人在看电视,看到我进来都回过头来打量一番,其中一位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我叫米西尔”,随即是一个礼仪式的拥抱,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这位是布鲁克,我们都住在这里”。“他叫迈克斯,是我朋友介绍来给我做助手的”,莎拉边说边把大衣放在沙发的靠背上...

虽说我是英语水平只是能够维持日常生活的四分之一,但还是听懂了她说的这句话。我是受聘来一家电子公司工作的,而这家公司和莎拉没有任何关系。到这里只是朋友帮助我安排的临时住所。此时竟然懵了。“你住在楼上,上楼后楼梯旁边的房间就是”, 莎拉若无其事地说。

我的房间大约有十平米,在这栋房子里算是中等大小的房间。据我所知,这栋房子的主人就是我的朋友,莎拉应该只是帮他照管房子的,类似经理一样的人。

“麦克斯,你把楼上的地毯吸一下,吸尘器就在楼上。你有时差,天黑以前不能睡觉” 如果我现在我会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但当时我还是好不领情。吸过地毯,我回到房间,反锁房门,任她再叫,置之不理,直到肚子有些饿了,我走下楼。

米西尔和布鲁克已不知去向,莎拉一个人在沙发上翻阅着几张好像图纸的东西,看到我来,她敏感地收起图纸,回到房间,不一会儿有满面笑容地走出来。

“饿了吗?你有钱吗?” 我拍拍口袋点头称是。

我们来到了一家国王汉堡店,“看看想吃什么,自己去买吧,我也买自己的”莎拉说完径直走到了柜台前。我们对面而坐。

“很抱歉,我想告诉你,以后不要进入我的房间,记住了吗?”莎拉的表情诡秘又严厉。“我什么时候进你的房间了?”我心里暗想,但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是今天我觉得可笑。但对一个初到异国他乡的年轻人,莎拉的言行和表情让我既疑惑又好奇...

 回到住所,我正准备上楼却又被她叫住,“请你到我房间里帮我把这幅画挂在墙上” 由于刚才她在饭馆里的警告,我只是站在她房间的门口停滞不前。房间里出乎想象地凌乱不堪,地下东倒西歪的鞋子和衣物,五屉柜每一个抽屉都是或大或小地大开的,里面的衣物长短不齐地挂在抽屉上,台面上的首饰和各种杂物已经堆满,突然间我看到在最上面的抽屉里,衣物中露出了一件黑色的东西,似乎是一把手枪的枪把!我匆匆地帮她挂好画便走出了房间。

天渐渐地黑了,雇佣我的老板和他的公司都没有和我联系,他们是知道我这里的电话的。除此之外,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一个人可以和我说话。这一天又是星期五,看来未来的两天我还将独自面对这个诡秘的女人打交道。我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告诫自己尽量回避和她接触并做好各种可能发生的奇怪事情的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北美三十年 第二段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窗外稀稀拉拉地下着雨,房子里温暖舒适。楼下没有动静。我起身下楼去卫生间,这房子不知道怎么设计的,楼上为什么不装个卫生间呢,若大的房子竟然只有楼下的一个卫生间,还要和另外三位女士共用,好在她们都不在,我也就趁此机会痛痛快快地冲个热水澡。 和英国不一样的是,伦敦的地铁和公交车简直就是太方便了。我是城市的孩子,公共交通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初到此地,没有自己的汽车,也不知道公交车在哪里,出门就傻了眼,周围都是住宅,道路两旁停满了私家车,没有商店也没有行人,问路都找不到人。此时肚子空空,我必须出去找点吃的东西。好在雨并不大,穿上羽绒服,带上帽子盲目地上路了。沿着道路一直向前,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家咖啡店,虽说街上看不到一个行人,但咖啡店里还是满座。正巧门口有两个警察在喝咖啡,我赶紧走上前去问路。原来吃饭的地方在绿湖的方向,和我走过来的路正好相反。 雨停了。湖边散步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常有各种年龄的人穿着旱冰鞋穿梭在行人之间。看着平静的湖水,我的心潮却难以像这湖水般地平静;未来将会怎样?这平静温馨的城市对我来说可能将是一个充满硝烟的战场…… 回到住处,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说笑声。米西尔和布鲁克正在和一个年轻男人聊天。“嗨,迈克斯!” 米西尔热情地打着招呼,“这位是布鲁克的男朋友”。“嗨,迈克斯! 凯文” 男人站起身来伸出了一只手。 寒暄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迈克斯,出来聊会儿吧”米西尔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已经上楼来了,楼上的厅里空荡荡的,没有沙发,连把椅子都没有。两位女人很舒服地坐在地毯上,凯文手里拿着两瓶啤酒很自然地递给我一瓶。米西尔是法国人,怪不得我觉得她说的英语和别人不一样,她和布鲁克都是微软公司的员工,凯文是一家售车行的销售员,当然也是布鲁克的热情追求者。她们说笑的内容我大部分听不懂,我更感兴趣的是通过她们知道一些有关莎拉的职业和背景。 “我们只是她的房客,莎拉很神秘,很少和我们聊天,仅此而已” 。莎拉的房客?我明明知道这房子是约翰的,莫非她和约翰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迈克斯” 楼梯口下方是莎拉的声音。“准备好一套衣服,要正规一点的,明天跟我去见一位日本客人,那可是一位有着军方背景的重要人物” 莎拉的话音嘹亮,好像是有意给房间里所有的人听的。其他三个人看了看我,又是缩脖又是端肩,我开始觉得有些滑稽了。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见面是在西雅图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酒店虽老,但古色古香,置身其中仿佛身处上个世纪初美国富人的觥筹交错之中。 日本人总是西服革履,一幅彬彬有礼的样子站起身匆匆来到莎拉的跟前先是握手再又拥抱,然后转过身来朝我微微鞠躬,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日语,很显然他把我当成了日本人,莎拉的翻译。我用英语告诉他我是中国人,没想到这位老兄的英文比我还差,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一时语塞。尴尬之间三人落座。“告诉他,你今天代表我和他谈谈有关交易的问题”。此时的我已经感觉到我已深陷一场国际玩笑之中。日本人无法与莎拉用语言交流,只是两眼时不时地盯着莎拉那雪白的乳沟,贪婪而欲壑难填。他用一只手放在莎拉的手背上,假装或有意无意地抚摸着。饭菜丰盛,酒看上去也是价格不菲。由于交流受阻,也只能是我和他勉强用美国人听不懂的英语加之在餐巾纸上写出的汉子拼凑起来对付,读汉字还是容易多了,记得他的名字好像是“松口健树”,一阵拼凑之后我大致明白了她们是在西雅图一个国际展销会上认识的,当时松口有一个下属会英文。莎拉告诉他可以把他的半导体材料卖到美国。而松口似乎更加在意的是莎拉的几分姿色。通过翻译,她们约定了今天的见面和晚宴,而松口就住在这家酒店... 晚餐过后,松口显然余兴不减,随即叫来一部汽车,把我们又带到一家跳肚皮舞的酒馆,此时他们两个已是微醺,再饮两杯以后松口已难以自制,不停地掏出钞票往肚皮舞娘的裙带里面塞,双手也不停地在莎拉身上摸索。莎拉数杯酒水下肚,尽管傻笑,也不再设防。 回到酒店下面已是深夜,莎拉显然没有和松口上楼的意思,加上我在场,日本人也不好过于纠缠,拥抱,鞠躬之后我们回到莎拉的车上,一路之上莎拉很兴奋,稀里呼噜地说的都是酒话,我无意认真,只是瞪大眼睛,随时预防这酒鬼车跑偏。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北美三十年(3) 早晨,雨还在下。因为实在是懒得下楼,这一夜被尿憋得小腹酸涨,细听楼下已没了动静,赶紧跑下楼去,那一泻千里的感觉确实享受... 不久,门铃响起。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中年女人“嗨,我叫简。我猜你就是迈克斯吧? 哈里让我来接你。你准备好了吗?”和莎拉不同的是,这个女人虽是白人,但皮肤接近古铜色,身材健美,动作矫健。牛仔夹克配牛仔裤,紧衬利落。说话间已转身,跑下台阶,钻进车里。我也快速上楼,抄起背包下楼并随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跳上简的汽车。随着汽车猛地启动,夹杂着刺耳的刹车片声,我像一个进入了阵地的战士,几天来的些许古怪的经历已被我远远地抛在身后... 车子开过一段不太长的高速公路后既进入了一条幽静的林荫道,三拐两拐后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水域。沿着水边的道路没走多远,就在路边的一个停车泊位停了下来。我无暇环顾周围的风景,随简登上石阶,进入铁栅栏门后就是我们的办公地点了。“啊哈,迈克斯!欢迎欢迎!”哈里热情地从他的办公室走出来,用其标准美国口音的中文向我表示欢迎。 这里原本是哈里的私人住宅,在买了第二个房子以后便用来当做办公地点了。楼下进门处的客厅被用来做公共空间,除接待客人的沙发,咖啡柜外,靠墙边的是一台很大的复印机。往里走有三个房间,两间稍小的各有两个人在里面工作,最里面稍大的房间是会议室,墙头挂着播放投影用的幕布。我随哈里来到楼上,我的办公室在房子的背面,房间里堆满了各种展示产品的架子和灯具,衣柜也被用来当做产品的储藏柜,塞得满满当当但很整齐,也许没有人愿意和一个英语不好的人在同一间办公室,我竟然独享这个房间。我的办公室外面是一个小厅,简是哈里的秘书,在哈里办公室的门口是她的位置。“来啊”,哈里把我领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这当然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巨大的玻璃窗占了这个房间的整面墙,窗外是一百八十度的水面。“这是华盛顿湖。我知道它有多大,但没有人知道它有多深。你看...”哈里用手向两个不同方向指了指,“在你左边是520桥,右边是I90桥,它们都是浮桥而且是世界上最长的浮桥。” 哈里的写字台正对着这辽阔的湖面。在他座椅的后面,是他骑在马上的照片,沧桑而有力量。 哈里 鲁斯坦。一位成功的犹太裔商人,幼年时随父母从苏联移民到美国。哈里自幼聪明且极具挑战性。一九五零年参加韩战,服务于陆军情报部的通讯系统,在那里哈里受到了严格地训练,也在通讯领域学到了世界最前端的技术和应用,而这些都为日后哈里在通讯领域的商业王国里如鱼得水。韩战结束后,年轻的哈里既开始砌垒他的商业王国并率其团队取得过无数次辉煌的业绩。那时哈里的办公地点离家很远,每天都是他自己驾驶飞机往返。有一次的飞行途中,突然发现燃油指示灯亮起,仪表盘燃油指针归零,哈里冷静处理,凭借丰富的经验和技术成功返程降落,事后被发现油箱里的油还很充足,仪表盘的显示属于机械故障。 哈里的成功不仅仅只是商业的,他在历史,文学,摄影以及探险都是卓越者。哈里是马可波罗事迹的研究者,他从意大利的威尼斯出发,用自己的双脚走完了马可波罗的探险之路,在完成最后一部分行程到达北京后已是一九八四年。好像当时北京的《参考消息》有此报道。 哈里对他的探险事业似乎更加热衷,尤其是在他的后半生,完成探险后,他的著作也随即出版,为他人展现了一个清晰的历史和探险者的足迹。他有诸多的称呼和职衔,但似乎最令他骄傲就是“马可波罗基金会董事长”。 我怀着仰望之情,倾听他的故事;怀着激动的心,期待着与他共同探险新的征程。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北美三十年(4) 忙碌的生活已让我对莎拉的种种怪像已没有兴趣。我负责的工作是和中国的生产厂家协调沟通,监督催办合同的进度和执行情况并在收到货物后清点,交付技术人员验收。让中国的产品走出国门,尤其用于高科技的产品。这是在八十年代的中国很难以想象的事情,是哈里马可波罗探险的延续。 哈里的向往并不是仅仅亲自走过马可波罗路,他还向往着把这件古老的探险之路继续在东方延伸出来,这是一条把目的地的中国延伸到美洲以致世界。但对于一生从事高科技产品的开发和贸易的哈里来说,和中国的合作非常有限,而这并没有使他在此退缩,他开始在华对中国的通讯产品展开了细致地考察,在此过程中他敏锐地发现五十年代苏联在援华的项目中的微波通讯领域存在着坚实的基础和开发潜力;但工艺的简陋,设备的陈旧,尤其是开发经营的理念也很落后。生产工艺的提高可以从严格的技术指导中提高,设备的陈旧可以通过一些进口的测试设备来升级;最不容易的是如何改变生产研发的技术人员的视野和责任意识,如何激励起技术工人的积极性。这个问题在今天的中国已不是那么突出,但对于文革过后没有几年,各个行业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下,每前进一步都显得异常的艰难。在无数次地访华过程中,哈里的足迹遍及北京,上海,南京,广东,四川,安徽,陕西以致于甘肃。每到一处他都能感受到这个国家对现代化的追求,科技界对和西方世界技术接轨的渴望,而这一切都在改革开放政策支持下形成了人民对现代文明和技术的强烈向往。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哈里看到了这个民族即将兴旺,他决心把这项事业进行下去,凭借自身的一切力量开创着他马可波罗探险的又一个新的篇章。 一九八七年夏天,我从英国回到了北京准备和在北京的女友结婚。此时的我太渴望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于是便找到好友约翰,希望能在他所任职的美国公司驻京办事处谋到一份工作。不巧,约翰虽在北京但已调到香港办事处。我暗自失望。 “晚上如果没事就一起吃饭,我有个朋友从美国过来,跟他聊聊,你会觉得很有意思”约翰说。 晚饭在长城饭店。我们到达时哈里已经坐在餐桌前开始看菜单了,看到约翰走过来他站起身来好像说了一句笑话,两人哈哈大笑随即落座,当跟在后面的我走近餐桌时,约翰对哈里说“这是迈克斯”。哈里略微欠了一下身子和我握了一下手就再次和约翰竟自聊天说笑,好像我根本就不存在。 晚餐用完了,他们在喝啤酒。我不胜酒力,要了一杯可乐应付着,心里渴望着饭局早点结束。“哈里需要一个人在国内帮他做些事情”。约翰用流利的中文说着把头转向我。我一愣,再看哈里,只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能做什么呢?”我问,但心里又吃惊又激动。“跑腿,主要是跑腿”约翰继续说到。“他只能给你两千块人民币,行吗?”“行,当然行”我喜出望外。 “第一件事情就是你需要找一间临时的办公室,价格不要太贵”约翰继续说。“好吧,我先了解一下,过几天告诉他”“明天行吗?过两天他就走了。” “没问题”。我说着,但心里却是没底。

北美三十年(5) 临时办公地点选在了北京的兆龙饭店。因为国内的生产厂家哈里已经联系好了,我的工作主要就是从这些厂家接收他们发来的样品和信件。那时候还有些厂家没有传真机,信件由我接收后翻译大致内容再转发哈里。另外对于样品,因为样品不是产品,对于厂家来说样品没有利润,所以他们大多不愿支付国际邮资,也就自然需要由我收到以后再去建国门的国际邮局寄往美国。 记得当时收到的绝大多数样品都极为粗糙,没有像样的包装,用半张旧报纸包着,放在纸盒里,有些还是用粗布缝制的包裹。多数的样品和部件都没有经过数据检测,更谈不上数据报告单了。这些样品邮到美国也几乎全是废品被直接丢掉。 没有订货,就没有积极性,三个月过后,寄来的样品也就越来越少了。在我和工厂的接触中,多数厂方回复是,只有告知订货数量和同意厂方提出的价格要求,才可以再谈包装及测试的问题。否则,不再提供任何样品。对此情况,大多与我联系的工作人员也表示无奈,工厂不是私有的,“拿国家财产打水漂”是谁也付不起的责任。工作进入僵持状态。不过有一些生产厂家还是表现得比较积极主动,如北京的768厂,上海无线电26厂,合肥科技大学校办厂,上海51所和南京54所等。这些厂家和研究单位不仅表现积极,而且也尽可能地配合外商要求并对产品做有限度的改进。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 [ ] 记得有一次公司觉得来自南京的一些部件有些潜力,哈里竟亲自飞到北京并由我陪同去了南京。这是一个很大的单位,单位人多面积很大。我们被领进接待大厅,工作人员给我们倒了一杯茶就消失了。看着大厅里人来人往,说说笑笑的人们,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人和我们要谈的事情有没有关系。直到过了很长时间,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帮人,屋子里原来的这些人一下子都不见了。我顿时感觉到领导来了。 - [ ] 来的人除行政领导之外还有总工,翻译,另外还有负责设计的,负责车间的,负责材料进货的,负责外贸出口的等等,阵容气派。大家握手寒暄,领导也和我握了手,我感觉像一个女人的手,松软无力。落座后领导首先开口,“首先让我们欢迎美国的鲁斯坦先生来我单位就我们的XX项目的产品出口订货的问题进行谈判”。鼓掌过后,翻译跟进翻出了原话。 哈里听后一愣,探过头来表情严肃地对我说“是你告诉他们我是来谈进货的?”我说“没有”。哈里继续面朝着我并不讲话。房间里寂静了一下,翻译人员在那位领导耳边说了几句话。哈里深吸一口气,把提包打开,摊放在脚下,然后从提包里取出来几件这家单位发来的样品摆在旁边的茶几上开始提问。技术的问题在行家面前是最容易沟通的。哈里随着提问随着拿起纸和笔,写着,画着。场面还是和谐起来,我不是技术人员,基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多数人站了起来围在领导和哈里身边时而说笑,时而看到大家点头,时而面露惊奇,时而严肃点头...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 [ ] 他们的翻译很称职,幸亏他们有翻译! - [ ] 当大家再次各就各位,通过哈里和翻译的对话,哈里似乎对这几件产品的技术数据表示满意和赞赏,大家听得沾沾自喜,每个人脸上有露出了骄傲和自信的表情。我也松了一口气,对于一个中国人,我多么希望在外国人面前得到尊敬和赞赏! - [ ] 哈里随即拿起一个部件。“现在我想说一下产品的工艺和质量控制问题”。哈里环顾了一下四周。领导此时低声对旁边的翻译说“他订多少货?什么时候订?谈一下价格吧”。 我感到领导对哈里提出的问题并没有什么兴趣,他更感兴趣的合同。“如果产品的外观是这样的粗糙,美国的市场就无法接受”哈里继续说。随后哈里就产品的外观及光滑程度提出了批评并对产品的工艺和质量控制提出了建议和要求。在座的人员有的低头做着笔记,有人表情严肃地点头。 “当我收到这些部件的时候,一个部件的毛刺曾划伤了我的手”哈里伸出了一只手向大家展示。“这个嘛,我们以后当然会注意,也希望哈里先生更小心一点”领导微笑着说。人群中有一些笑声。我的心开始发紧。“如果价格没问题,我们可以提高工艺水平”领导继续说。哈里又是深吸一口气,耐心地解释“这些产品我不是拿来玩的,我要的是把它推向市场,我无法告诉每一个客人小心。如果我说了就不会有人买”。“我们的产品有我们的优势,我们的价格只是国际市场的四分之一”领导没有让步。翻译过后哈里沉默。我清了一下嗓子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哈里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在这个行业里有几十年的成功经验,在他即将退休之际,来到中国,目的是想把中国的高科技产品推向世界……” “商人嘛都希望更加成功,我们相信,在我们的合作中以我们极具优势的价格竞争力,一定会使鲁斯坦先生更加成功”在我发言过后,领导轻漂了我一眼继续说。“还有什么问题吗?”哈里环顾四周。“嗯,我想问鲁斯坦先生一个问题,就是说你们买我们的产品是为了拿来看的还是拿来用的?”说话的好像是一位技术人员。“我先要觉得好看才会拿来用”哈里说。 此刻我感觉哈里已经失去了耐心,价格的问题他不会再谈了。“我想现在站起来就出去。”哈里真的生气了。我不知所措,只能对领导说“老板说回去考虑一下,下次再和你们联系”。“哦?”领导显得很吃惊“吃过午饭再走,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此时哈里已经站起身来,提着文件包朝门口走去。我仓促起身,“不啦,谢谢啦!” 哈里勉强和大家握了手,“等一下我去叫车送你们”。外贸负责人显然没有预料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不用啦,谢谢”。我仓促告别,紧追着哈里的背影。 - [ ] 在出租车上,我对哈里说,“看来还要教他们很久”。 “不用,让他们自己去学习可能进步会更快”。

来自留园官方客户端





喜欢晓赜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留学移民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