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听来的故事
送交者: 我有仙心一颗[♂★★三清馆道士★★♂] 于 2018-01-09 4:52 已读 423 次  
胡家村的前面有座山,山下通往大马路的小路尽头是座石板桥,石板桥上扶手栏杆上用钢钎凿上去两个大字“胡家”,从小的记忆里年年正月,“胡家”两个字就鲜红一回,各届村长提着红漆,年三十刷上一回。进了村子,青石板铺就延伸到各家门口的小路,家家户户,形形色色,一个个鲜活的小人物们。
   他们没有什么大文化,没有大智慧,没有大英雄,他们有的只是挣口饭的力气,有的只是揣在自己兜里的善良。每当我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村落,数数口袋里的艰辛,摸摸石板桥上的大字,听着家家户户里传来的欢声笑语,鸡飞狗跳,就会感到城市钢筋铁骨的冷峻,胡家小村庄那温暖的微笑。
   亲爱的人们,你们都是哪个村的?你们的村里有没有这样的可爱的人儿?

——小偷阿六

我今天接到一个电话,大意是问我借五千块钱。我说你哪位?他说我阿六。我问你哪个阿六?他说就以前村里住你家隔壁那个阿六。我说你脑子烧残了吧,借钱借到我头上来。后来,我借给了他,他说他直肠癌晚期,动了手术需要化疗费。

一星期后的一个夏夜,我趁台风天阴凉去奉化街头逛,晚上的跳蚤市场很热闹。各种便宜货小东西在这里应有尽有。当然,到这里逛街不一定要买东西,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也是很令人激动的事情。

因为电脑对得时间太长,我像狗一样硬拎着自己溜了一圈。快要溜完的时候,我确实很激动。我不光激动,我还知道我的脑子被驴烧残了。

阿六的面前摆着个小摊子。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名牌包,打火机,手表等。
有个小伙子拿着一个打火机看。打火机看上去不错,看样子从奢侈品店出来的。
小伙子问:“多少钱?”
阿六说:“偷来的。两百。”
小伙子说:“蒙我,两百?你以为伟哥啊,用这东西点烟,能让那活儿变长么?”
阿六说:“不能。但你拿这东西点烟,能让女人知道你的活儿跟别人不一样。”
小伙子扔下两百走人。有时候买卖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双方的衡量标准是不是在同一尺度上。
我看着穿着汗衫,拖鞋,高档运动鞋,真丝连衣裙的人们从阿六摊头买走各种所谓的盗窃品。世界上爱吃亏的人几乎没有,但爱占便宜的家伙永远不会消失。

我递给阿六一根烟,跟他闲聊。
我说,听说你生癌了?阿六不语。
我说,听说你还是晚期?阿六不语。
我说,你化疗的效果看起来很好,哪个医生看的,能不能介绍下给我。
阿六还是没有说话,蹲下来开始抽烟。在奉化第一医院灯光的照射下,阿六红光满面,皮肤黝黑,腿健臀满,唇红须盛,看起来能吃掉一匹马。跟他比起来,我才是那个直肠癌晚期,简直他娘连化疗都不用做,直接死了算了。


我要死的原因,是因为我认识阿六。我不光认识他,他卵蛋几根毛我都知道。阿六我大概认识了二十多年,从小和他开始山塘水库洗澡,大点山塘水库草丛潜伏偷看女人洗澡。直到他出名后,我才慢慢与他一刀两断,互不往来。我是个从不靠别人名头生活的人。
十三岁开始,阿六已经偷遍全村,无论阿六到哪家门前,不光狗叫唤,连家里旮旯里的蛐蛐都叫唤。能顺的东西,没有不捎带手顺走的。看中的东西,晚上想着法儿给你弄走。除了一家他没偷过,就是我家。村里但凡少了东西,第二天,那户人家准坐在我家里喝茶聊天堵他,阿六的瞎眼老娘只要有人上门,一开口,说少了什么东西,马上把家里的东西搬出来让人拿走。当然也少不了冤枉的,回头又找见了,第二天把东西又送回来。小偷小摸,乡里乡亲也就算了。直到有一次,村里的抽水机找不见了,这属于公共财产,派出所立马上门堵人。这回家里没人,连他瞎眼老娘也不在。后来在医院里捉住了他,他把卖抽水机的钱,治了他老娘的青光眼。那年他已经十九岁,他老娘终于能看得见了,不过看见的是锁在牢笼里的儿子。阿六娘自从他爹死后又开始流泪,两年后,阿六出狱,阿六娘的眼睛又苦瞎了。从此阿六再也不偷,眼睛瞎掉的娘总算能过上清静日子了。

我从村子搬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阿六。直到今天。

偷和骗总算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从没想到阿六已经从简单的手工操作进化到繁复的脑力劳动了。奉化的晚间治安还算不错,晚上有巡警。阿六本来蹲在地上抽烟并默默无语地听我说话。突然之间就蹦达起来,裹起地上的摊子就跑。我边捡他掉下来的东西,边跟着他跑。拐进了弄堂,窜进一个公园,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喘气。

阿六把气喘匀了,递给我根烟。
他说,在我心里,我还是始终把你当作大哥的……
我说,你把那五千还我,你把我当嫂子都行。
他说,你有爱人了吗?我说,我结婚两年了。你别扯这没用的!
他说,哥,我总算也有爱人了。说话间,他眼睛似乎亮了许多。然后他开始描述他女朋友如何漂亮,对他如何地好,每天会做多少好的菜等他回家,渐渐地越说越不像话,说他女朋友身体然后柔软,皮肤如何细白。
我给了他一脚,我说,你他娘在这里给我普及日本大片啊,说钱的事情。
阿六呼了口气,说,好,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拿钱。

阿六带我到了村里,我家的隔壁,也就是他的家。我已经从胡家村搬出去好些年,故居已经尘封。
阿六家门前是个小院子,篱笆围起来。现在是夏季,篱笆墙边种满了青椒红椒,墙上爬满了藤蔓,还有天井里几丘西瓜带豆。
到了门口,阿六的脸上已经满带笑意,看得出,那种开心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我明白家里有个美貌可人的女朋友等着回家的感觉。
阿六娘认出了我的声音,热情地招呼我坐,告诉我马上可以吃饭了,儿媳妇快做好了。听得出她对这个准儿媳妇有多满意。一个老人的全部不就是她的儿孙么。
终于这已经很晚的晚饭端上来了,一个瘦弱的女孩子,摇着她的轮椅,轮椅盘子上端端正正地放着四碗菜。阿六就看着她把菜放到桌子上,不动一根手指头。她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我赫然发现她的一只眼睛是瞎的。饭菜上齐后,大家开始吃饭,阿六开始殷勤夹菜,最好的菜已经差不多全部堆到这个女朋友的饭碗里了,他似乎完全忘记了我这个客人的存在。吃完饭,女孩子开始收拾碗筷,阿六还是一根手指头也没有动。我看着她进进出出,发现她的轮椅是崭新的。
女孩子还泡得一手好茶,开始喝茶的时候。阿六搂着她的肩说,这是我最好的大哥。女孩子点点头,叫了声大哥。
阿六说,大哥,你看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我边喝茶边不语。
阿六说,大哥,你看我们十月份结婚怎么样?
我继续喝茶继续不语。
女孩子轻轻捶了捶阿六,轻声说,会不会太快了。
阿六大声地说,一点也不快,我们认识都两个月了。再说你这么漂亮,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
我刚喝下一口茶,差点没吐出来。恶心也得有个限度。

我说,夜已深了,不打扰了。然后几乎是逃一样出了门。阿六跟着我出了门。
我说,原来这就是你说的美若天仙的女子。你可以找个好点的女孩子。
阿六说,怎样才算好的?
我说,比如四肢健全的。
阿六说,你看我吃饭洗碗动过一个手指头么?
我说,没有。可是她的一只眼睛也不好。
阿六说,我有二十多年没被人用正眼瞧过了。
我叹了口气,说,你确定能照顾她一辈子?
阿六说,你错了。她不需要照顾,我才是需要照顾的那个人。
我问,你在哪里找到的她?
阿六仰头望了望天空,说,那次我差点被人打死在街边,偷东西总算很容易被人发现的。是她用拐杖拄着把我拖进医疗站里。我的确骗了你,那五千元钱,我用来给她买了轮椅。她说,我瘸着腿,怎么跟你回家。我说,那我就给你买双腿。她说,我生活会很困难。我就给了她一个月,烧饭洗碗,从她打破第一个碗到现在,你觉得她菜做得怎么样?
我不由地点点头,说,确实不错。阿六说,钱我会还你,原谅我,我只是不想失去她,那时候我能想到的人只有你。能被人想到去帮助他,岂非也是件快乐的事,即使他是个小偷。

走回家的时候,胡家村里的灯光已经隐没在田野和树丛中。
我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半弦,可是我怎么觉着那么美。




喜欢我有仙心一颗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