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张朴:换肝(短篇小说连载之五)
送交者: 张朴[♂太守★☆♂] 于 2017-09-12 6:47 已读 402 次  

张朴:换肝(短篇小说连载之五)

 

小说简介:

某省级大报记者杨杨在24小时之内的曲折经历:为了把一个死刑犯从枪口解救下来,她费尽心力,东奔西忙,从无望到希望,最终就要成功,岂料风云突变,一场悲剧难免……

(紧接上次连载)

              杨杨放心不下,告别总编后,又去了印刷厂,一直守到第一份报纸印出来,确保万无一失,才离开。

 

(十一)

              回到老公的病房,坐在病床前,用双手做枕,把头伏在上面,似睡非睡,四周安静极了,好像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手表秒针的转动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杨杨撇了一眼,丁院长来的。与他约定的七点早已过了,该怎么解释才好?不接也吧。铃声终于停止了,不到一分钟,又响起来。是哈母!杨杨感觉快崩溃了,把手机往床垫下一塞,快步走出病房,在外面溜了一圈。等她回来看手机时,发现有两个留言。

              丁院长说他已经看到报纸,没有找到调查报导,想必发生了什么事,他决定取消紧急会议。哈母在留言里连声感谢杨杨的救命之恩,最后问杨杨几点钟能到她家,说她去农贸市场买了些鱼呀肉的,想请杨杨尝尝她炒的家乡菜。

              杨杨抬起手腕看表,刚过九点,哈明的死刑已经执行了吧。她起身走到窗户前,眺望远处,大脑一片空白。突然她感到身后有响动,以为是护士进来,转身就见一堆男人正拥在门口,朝里面张望。那些人看见杨杨后,立刻散开了。杨杨走出病房,那群人没有离开,正在十多米开外围成一圈聊天。

              杨杨没有多想,她的心思都放在即将到来的手术上,快到九点半了,还不见医生、护士进来做任何术前准备。她正考虑是否去找高主任问问,忽听老公发出一声哀鸣般的呻吟,杨杨奔了过去,从老公表情上不难看出,他正处于极度的疼痛中。杨杨抓起他瘫软的右手,仿佛老公能听见似的安慰说:“很快就要给你换肝了,高主任说,用不了两个月,你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听我的话,啊,从今以后,可不能再喝酒了。”

              九点四十五分了,按计划十点动手术,怎么还不见动静?隔壁病房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好像有人在进进出出,接着就见大款爷躺在推车上,被护士从门前推过。一阵疑惑,杨杨跃身赶到门外,询问跟在后面的护士,答复是:去手术室。杨杨完全了。“这怎么回事?”她冲着护士问。“我要找高主任!”她焦急喊。瞬间她把目光转向走廊的另一边:在军医院工作的朋友,正朝她走来。

 

(十二)

              “高主任不会见你了,你难道什么都没听说?”朋友把杨杨拉进病房里悄声问。杨杨的脸色变得惨白,惊慌的目光直视朋友。“你没有注意到那群人?”朋友朝着门外的方向撇了撇嘴角。“今天一早就出现了,上面派来抓你老公的!”好像一棍子打在头上,杨杨的双手开始颤抖,身体摇晃起来,似乎就要倒下。朋友连忙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这不是真的,不是,不是……”杨杨声气微弱地低语着,只听朋友又说:“他们以为你老公事先听到风声,装病躲进医院。即使得知你老公已命在旦夕,仍不放过,还在等着你老公一旦醒来,向他宣布所谓‘双规’(当权者在法律之上抓捕官员的行动名称)的决定。”

              突然,杨杨冲着朋友嘶哑着嗓门问:“我老公究竟犯了什么罪?”

              “据说是搞权钱交易,还有什么权色交易,都是些整人的套话,没人会相信。”朋友愤愤不平地说:“我听说跟省委书记有关,他在中央的靠山倒台了,靠山的亲信们自然难逃被一网打尽。现在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先把你老公抓起来,逼迫你老公检举揭发,为下一步清洗省委书记做准备。”

              “不能这样整人啊,不能,不能啊……”杨杨偏过头,望着一动不动的老公,悲伤地说:“救救他吧,他不能死,他不能丢下我不管、丢下儿子不管呀。”绝望的火在眼睛里燃烧,仿佛高主任就站在跟前,杨杨对着朋友质问:“你答应给我老公换肝的,你还说再不换就晚了,活不过今天。为什么你说话不算话?我要到中央去告你们,告你们……”她无力地抽泣起来。

              朋友也流泪了,不停地劝杨杨要想开点:“人心世道就是这个样子,一旦被双规,就成了瘟疫,人人都躲着你,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啦。那个死刑犯的肝,值很多很多钱,从军医院到公检法,估计都在举杯庆贺你老公被双规呢!”又说:“儿子就要考高中,你必须保重身体,路还长着哪。”

              杨杨猛然打断朋友的话,狂叫起来:“我当然要想开点,这就是命!死了,脱离苦海,省得受罪。现实太残忍了,被双规的人成千上万,不给任何分辨的机会,除了自杀、发疯、被折磨死、就算能活着出来,也是废人一个!”边说,杨杨边发出一长串尖锐的怪笑,直笑得大口喘气,才逐渐安静下来。这时她发现,朋友已经离开。

              空荡荡的病房,冷冰冰的空气,从门外传来的任何说话声,都会让人心惊肉跳。就要与老公永别了,杨杨住他的一只手,默默等待着,一时想得更多:我该怎么去面对所有的同事、朋友?我该怎么去对儿子说?突然她一阵伤感:本想救哈明,又想救老公,谁也救不了,有谁能救我?

              有人走进病房。杨杨紧张地转头去看:哈母?是她!依然的焦黄脸皮,黑发里泛着灰白色,只是神情不再那么悲苦。她死死盯住杨杨,嘴角上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

 

------

 

评分完成:已经给 张朴 加上 100 银元!

喜欢张朴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情感世界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