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唯美贴图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
送交者: 老孙子[♂★★★蛋神--老人家★★★♂] 于 2017-10-07 15:22 已读 355 次  

2017-10-06 18:46:46   来源:红星新闻

(原标题:清华学霸和那群追星星的人: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了“学渣”)

9月15日,世界顶级天文摄影赛事——英国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年度摄影大赛(Insight Astronomy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颁奖典礼落下帷幕。在这次比赛中,共有四名中国摄影师获得不同类别的奖项。获奖者告诉红星新闻,这是中国摄影军团在这项赛事中取得有史以来的最佳成绩,获奖总人数仅次于英国本土摄影师。其中,极光组季军叶梓颐是本次获奖者中唯一一名亚洲女性。

对于这些追星的人来说,这些绚丽的照片背后,有着怎样的努力和付出?为了看到最纯净的星空,他们不惜爬上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背着几十斤的摄影器材前往世界之极,又是怎样的动力支撑着他们?

他们是追星者,一群有故事的人。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本次大赛邀请函的封面,来自中国摄影师于海童作品 受访者供图

学霸摄影师于海童

清华让我走上摄影之路,星空令我感到宁静

清华学霸

今年格林威治天文摄影大赛邀请函的封面(见上图),来自一名年轻的中国摄影师、清华大学博士生于海童,而他也在此次比赛中摘得了星空风景(Skyscapes)组的冠军。

虽然早前已获悉自己得此殊荣,但是由于学校开学的缘故,于海童并没有去英国领奖。在他个人公众号的自我介绍中,他这样写道:

问:摄影对你的科研有什么影响?

答: 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了学渣。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于海童(中间蓝色衣服者)和清华摄影队的伙伴们外拍 受访者供图 拍摄者周元昊

从拍清华园开始

当然,对于海童来说,“学渣”绝对是一种自谦。今年已经是他在清华园中的第八年,也是他作为热能系博士生的最后一年。2009年,18岁的于海童从家乡辽宁锦州来到北京,开始了他和清华长达8年的不解之缘。和很多清华人一样,于海童的文字中也喜欢把清华园叫做园子,带着亲切感。而在摄影之路上,清华也赋予了他两个相当重要的第一次。

获奖之后,他在个人公众号“我是严肃的于海童”中写到:“……最大的不完美还是场景中缺一个人。如果能在星空走廊的剪影中摘星而舞,一定会是个巨大的加分项。”

谈及今后的拍摄,于海童说自己暂时还没有特别的计划,准备顺其自然,随心而动,“如果说想拍没拍过的题材,可能是极光吧,暂时还没有机会,希望以后能够尝试。”

女性“巡天者”叶梓颐

出席颁奖典礼时,我把星空穿在了身上

穿星空装领奖

在今年的格林威治星空摄影大赛中,叶梓颐是唯一一名获奖的亚洲女性,奖项为极光组季军。在此前,她的作品曾获得2016年“地球与天空”国际摄影大赛一等奖,2017年的一幅作品还曾入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每日一图。虽然她是一个常年躲在镜头背后的人,但在星空摄影师这样一个以男性为主体的圈子中,叶梓颐显得很特别。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叶梓颐出席颁奖礼 受访者供图

“当时领奖(格林威治星空摄影奖)时穿的黑色旗袍是特意挑选的,作为今年所有参赛者中唯一获奖的中国籍女性,旗袍代表了一种特殊的身份。”叶梓颐这样对红星新闻说。

除了构成整套着装风格主体的旗袍之外,叶梓颐在领奖时用来搭配旗袍的一条星空主题丝巾也颇为抢眼。她告诉红星新闻,这条丝巾的图案正是她自己拍摄的极光,后来请人做成了丝巾,而当时她所佩戴的项链和耳环,也是找“陨石猎人”买来陨石之后做成的。

首先爱上星空

叶梓颐和一般的星空摄影师的入行轨迹颇有些不同:她最先爱上的是星空,后来才慢慢喜欢上了摄影。

早在高中的时候,叶梓颐就受到高中地理老师的影响,加入了学校的天文小组,然后渐渐喜欢上了星空,当时还去参加过全国的天文奥林匹克竞赛。当时,她所在的天文小组叫“巡天者”,大家还一起建立了一个与社团同名的博客。后来随着叶梓颐和她同届的同学们毕业,这个社团也宣告解散,但她对天文的热爱一直存在,甚至她之后的微博名字,也是“巡天者”。

上了大学,修读广告学的叶梓颐通过一门叫做“广告摄影”的必修课,才正式与摄影结缘,得益于圈内人的带路,她在2010年到2011年内开始初试锋芒,尝试将自己热爱的天文与摄影结合起来。“在天文摄影这条路上,最吸引我的是不确定性,我无法预知此行能够拍到什么。”回忆这些年的拍摄,叶梓颐这样说。

“当时买第一台相机就是觉得清华的景色很美,自己的设备又拍不下来。”于海童告诉红星新闻,“于是自己就在大一时入手了人生第一台单反相机,就为了能够拍下清华的美景。我的第一个称得上作品的照片是本科毕业时以清华风景为题材拍摄的延时作品《时光机:清华园的延时摄影》。”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于海童此前的清华园摄影作品截图 受访者供图

虽然是第一部作品,这些影像仍获得了极大影响力:此后连续五年,这部作品都在清华的开学和毕业典礼上进行了播放,于海童本人也因此接受了央视的专访。

拍摄身边的星空

他接触到星空摄影则要追溯到本科毕业之后。2013年左右,有一次外出拍摄时,于海童第一次尝试拍摄星空后发现自己非常感兴趣,然后就开始慢慢摸索,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摄影风格。“我和大多数天文摄影圈子里的人有点不一样,我并不是特别在意星空本身,比如把星系星云拍得多好看,我自己更倾向于能把星空和地面的风景结合起来。”

对于海童来说,科研仍然是他生活中的主旋律。因此,他大部分的作品都来自距离不远的京郊,他此次参加格林威治天文摄影大赛的获奖作品也是在离北京不远的国家天文台河北兴隆站拍摄完成的。

在谈到这次的获奖作品时,于海童告诉红星新闻,这次的作品拍摄于国家天文台兴隆站的银河走廊,这条空中走廊是天文台中的核心设施——郭守敬望远镜(LAMOST)架构中的一部分。拍摄时正值初春后半夜,月暗星明,夏季段银河初生,“银河中心纹理高度较低,近乎可以与建筑重叠”。在这样天时地利的条件下,于海童拍下了这张颇具趣味的照片:壮观的望远镜在银河的映衬下,蜕变出了别样的光彩——这也是后来打动组委会的关键所在。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于海童获奖作品,拍摄于国家天文台兴隆站的银河走廊 受访者供图

获奖也有遗憾

虽然摘得冠军,但于海童对这张照片还是有些许不满足的地方。作为一个标准的理工男,摄影对他不仅关乎严谨精确,更是一种颇有些浪漫意味的事情,他喜欢在技术之上更多体现出个人的风格和设计感。

飞机上拍到极光

实际上,正是这种不确定性在冥冥之中给予了她两次拿到国际重量奖项的作品,巧的是,这两幅作品都和最难以捕捉的天文现象极光有关。

2015年,刚刚转行成为全职星空摄影师的叶梓颐远赴北极拍摄日全食,她在途中第一次拍到了极光。正是凭借这张照片,她拿到了2016年国际“地球与天空”国际摄影大赛的头奖,也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女摄影师。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叶梓颐此次拍摄的获奖作品 受访者供图

此次获得极光组季军的作品是她在飞机上拍到的。叶梓颐说,其实在飞机上拍摄极光并不是一种非常新颖的手法,但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清晰度、颜色,一看就令人感觉非常纯净,但是色彩上又丝毫不显单调。“一般因为飞机移动快、曝光时间不够,拍出来的照片并不是特别好看,但这张照片因为用大光圈拍摄的原因,可以很短时间曝光,没有那么模糊,这也是这张照片的稀缺之处。”叶梓颐说。

不同的拍摄思路

因为纬度原因,中国地区看不到极光,导致目前中国国内的极光摄影师并不是很多。叶梓颐笑称,那些住在高纬度的摄影师们可能在后院就能够拍摄到极光。因此,对她来说,在地理位置不占优势的前提下,她会尽量去找一些比较特殊的设计点进行拍摄,比如去年的获奖作品中,她的极光拍摄就表现出了月亮落下瞬间和极光形成的奇妙组合,因此打动了评委。

叶梓颐说:“天文带给了我很多勇气,让我去尝试很多以前不会尝试的事情,比如跋山涉水。如果没有摄影,可能我是个很宅的人,不会去做那些事情,摄影给了我这个机会。”

在路上的摄影师阿五

几乎走遍中国西部,拍摄时曾遭遇“陌生来客”

梅里雪山拍下获奖照片

阿五是吴忠在摄影圈中的昵称。作为一名已经出版了自己专著的星空摄影师,他的微博“阿五在路上”已经有超过五万名粉丝关注,在本次比赛中,他摘得了星空风景组的亚军。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阿五此次拍摄梅里雪山的获奖作品 受访者供图

阿五向红星新闻介绍,天文摄影大概分为星野和行星两大类,他属于星野摄影师,拍摄时一般会带上地面的景色,只需要普通摄影器材加上广角镜头即可完成;而拍摄行星更加专注于星空本身,又可以分为月亮组、太阳组和深空组等等,需要天文望远镜长时间曝光获得。

在9月15日接受采访时,阿五正在西藏进行星空拍摄。作为一名来自成都的摄影师,包括四川在内的中国西部地区都是他常年拍摄的“据点”,而他此次获奖作品的创意来源正是位于云南德钦的梅里雪山。

“光是在今年我就去了三次梅里雪山,拍摄这幅获奖作品是在今年1月,当时是去拍梅里雪山的冬季星空。”阿五说。拍摄这幅获奖作品时,阿五和队友们正走在路边,他转头看到月亮刚好升起来,照在梅里雪山的最高峰处,形成了一种逆光的效果。当时是一个晴天,雪山上风起云涌,雪粒被山顶大风吹得四散飞扬,加上头顶月光的照射,刹那间的美丽无法用语言形容,阿五当机立断,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一刻。

辞职,把爱好变主业

回忆起当初入行的时候,阿五称大概是在2014年3月左右,之前他学的是建筑,毕业之后进了广告公司,慢慢喜欢上星野,最后辞掉工作,把爱好变成了主业,现在差不多一年有一半的时间都在路上。随着拍摄次数的慢慢变多,星星在阿五的眼中也愈发亲切,夏天有什么星座,冬天有什么星座,月亮什么时候运行到什么位置,他都如数家珍。

虽然摄影师有自己的圈子,但在进行创作的时候,阿五还是喜欢一个人或者两三个人拍摄,不愿意受到太多打扰,能开车的地方就开车去,车进不了就自己支个帐篷。

清华博士迷上摄影:摄影让我从学霸蜕变成学渣▲阿五此前的摄影作品 受访者供图

遭遇“麻烦”

不过,这个创作习惯,有一次差点给他惹来“麻烦”。2015年5月,阿五带着一名同伴,两人赴甘孜黑石城拍摄。那天天气晴好,非常适宜外拍,二人把设备和其他物品放好,准备晚上好好进行一番拍摄。

随着太阳渐渐落山,四周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属于他们的拍摄时刻也逐渐临近。然而,就在二人屏息凝神的时刻,阿五听到附近只有十米远的地方发出了声响,他拿着手电筒朝附近照了一下,结果发现,草丛中有两双眼睛正盯着他。“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不好,有狼!”阿五回忆当时的情景说,“片刻之后,我又让同行伙伴拿手电筒再照了一下,结果发现就一会儿时间,草丛中的眼睛变成了四双。”

“当时我们赶紧收拾东西下山,也不敢跑,就是尽量不惊扰它们,往山下撤。我们一路回头看,它们始终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们。”阿五说,“直到最后,我们俩冲进了停在山下的车里才算松了一口气。”

虽然阿五后来猜测,当时那些“小动物”也不一定就是狼,也可能是野狗,但是在只有两个人的情况下,尽管当时天气难得,但两人还是放弃了拍摄。

辛苦但值得

除了这种“惊魂一刻”,对阿五来说,拍摄时经历的其他状况已经不算什么,哪怕是爬到海拔5200米的地方拍摄。“做这一行很辛苦,相比于一般的风景摄影,星空摄影最特殊的地方是昼伏夜出,有时候还要通宵拍摄。但这一切都很值得。”回忆起这几年的拍摄,阿五这样总结。

9月26日,刚刚结束了西藏之旅的阿五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星空的照片。

他配上了一行文本:其实,银河是有光的。

评分完成:已经给 老孙子 加上 50 银元!

喜欢老孙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老孙子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唯美贴图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