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章 林东来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8-01-02 11:11 已读 247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十卷 活阎王 由 可恨张 于 2018-01-01 10:52

站在我们四周的那些人,有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也有一些不知身份,穿着黑色正装的人。

    在我跟司徒说话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都用略带敌意的目光盯着我,似乎我不是他们这边的友军,是敌人。

    那种眼神让我很不舒服,真的,看见他们那样,我心里顿时就有了股无名火,恨不得挨个儿把他们的眼睛给抠了…….

    用我的时候,上门来找我,不用我的时候,就跟看垃圾一样看着我,你们他妈的…….

    “七宝的家里人呢?”我问道。

    司徒一愣,没想到我会马上问起这问题,但也没有犹豫,很干脆的给我回答道:“他家里人都没事,这次旧教的袭击并没有针对他们。”

    “现在他们人呢?”我又问。

    “在四九城。”司徒低声道:“他家里人跟我老领导那一批的干部有点关系,这次为了保他们,特地让人来接他们走。”

    “七宝都被弄成这样了,你们也不让他们见七宝一面?”我有些诧异的问道,看着司徒,只觉得这帮龟儿子的脑回路太神奇了。

    你们这么多人在这儿都没事,多几个七宝的家人又有什么?

    七宝都他妈死了,你们还把事搞得这么严肃,这意思是还得走个流程??

    什么狗屁道理!

    “对了,我得跟你说一件事。”司徒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为难,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我,还是咬着牙把话吐了出来:“你爷爷他们的尸体,不能留在四川,得送去四九城,他们要做尸检。”

    听见这话,我跟陈秋雁都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司徒,心里都在怀疑,这狗日的是不是喝多了,尽是给我说一些不着道的话。

    能保持现场的完整,不破坏现场,这点我得感谢司徒他们,但是现在说要带尸体去四九城做尸检……这是几个意思?

    “有必要做尸检吗?”陈秋雁皱着眉,满脸怀疑的看着司徒问:“他们应该是死在行里人手上,你让四九城的那些老学究做尸检,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别说这些没用的,上头点了名要带人走,说到底也是为你们好…….”

    司徒在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一直都没有变化,像是在说真话似的。

    但他的眼神却变得有些让我捉摸不透了。

    不知道是我看错了,想多了,还是就是这么回事。

    他眼里只有一句话。

    别答应。 “不行。”我死死盯着司徒的眼睛,打算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更多的东西:“我爷爷他们得入土为安,拿他们做尸检?这事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我给出这个答案的时候,司徒很是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我能看出来,他眼底里一闪而过的轻松。

    “看吧,我就说人家不会同意,还非得让我犯难,林老哥,你可真是…….”

    司徒一边絮絮叨叨的嘀咕着,一边往回走,跟站在人群前面的那个中年男人抱怨了起来。

    那人是个生面孔,我从来没见过他,但凭感觉来说……这人的气势似乎比司徒更甚。

    他的年纪约莫在五十岁左右,头发花白,面容五官极为端正,看着就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毫不夸张的说,任谁来看,哪怕是不知道他底细的人,一看他都会觉得,这明显就是一个有地位有身份的上位者。

    “你是沈世安?”那人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明知故问的说:“沈枯荣是你爷爷?”

    “你说呢?”我反问道。

    “对你们沈家发生的这些事,我表示很抱歉,确实是我们低估了对手…….”

    “不是低估,是低能。”我笑道。

    听见这话,站在那人身后的那些“保镖”,有三四个都把枪抽了出来,枪口直冲着我,表情万分的愤怒,似乎被我侮辱的人是他们一样。

    “别紧张啊,我又没骂人,就是发表一个客观的意见罢了。”我摊了摊手,笑容满面的说道:“不过这也怪不得你们,旧教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沈家自己不小心被人灭了门,这怨不得任何人。”

    “老沈,说话客气点,这是我老领导的朋友,也是专门负责这件事的领导。”司徒低声道,顺便介绍了一句:“林东来局长,听说过没?”

    “没听过。”我如实说道,回头往那层塑料布上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问林东来:“如果方便的话,麻烦您现在就带队回去吧,你们能来保护现场,我很感激,但要是说到想带我爷爷他们走,你们试试。”

    我说着,随手把爩鼠从陈秋雁怀里抱过来,轻轻放在了地上。

    “你们试试。”

    “行啊。”林东来点点头,很淡定的说:“反正这一次你们沈家的事,是上面点了名要办的,无论你同不同意,尸体我们都要带走,如果你要阻拦我们……”

    “嗯,那就是跟国家作对,跟你们作对,是这样吧?”我打断了林东来后面的话,笑容极其的灿烂:“老子帮了你们这么多,到头来还是被你们反咬一道,俗话说过河拆桥吃饱饭骂厨子……你们就是典型。”

    “你想明白了?”林东来面不改色的问我:“你们沈家的事还得我们来收尾,没有我们帮你,这仇你是报不成了。”

    我没吭声,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正准备点上抽几口压压火气,但没想到的是,烟盒都湿透了,里面的烟全是稀烂的。

    “报不成了?那我算你头上呗?”我笑道,拿着烟盒的手有些哆嗦。

    此时,爩鼠也感觉到了我情绪的变化,四肢小爪子紧紧扣着地面,后背高高的弓起,似乎是做好攻击的准备了,眼里的敌意任谁都能看出来。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林东来皱着眉看着我,有些想不明白了,很认真的问了我一句:“跟我作对,那就是跟官家作对,你们沈家都是好人,这点我是清楚的,但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配合我们的工作,行吗?”

    “行。”我点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配合你们,那显得我多不懂事。”

    听见我的回答,林东来脸色一喜,忙不迭的点点头,正准备宽慰我几句,只听我后面的话说出了口。

    “但是我本来就不懂事,你们说再多也没用。”

    我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不动声色的将陈秋雁挡在身后,看着林东来的眼睛说。

    “想拿我爷爷他们的尸体去做尸检,可以,先把我做了,再从我身上踏过去,您看行不行?”

    “你是说这事没得商量了?”林东来皱着眉问我,跟我的表情一样,似乎都觉得有点苦恼。

    司徒见势不妙,急忙走过来打圆场,先是劝我别这么激动,后是跟林东来说,这事得好好谈谈,不能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直觉告诉我,司徒这个人精肯定有事瞒着我,用屁股想都知道,他的表现这么反常,十有八九都跟老爷子他们这事有关。

    但无论如何,说到拿尸体去做尸检,去干这种无意义的事……我就算跟他们官家撕破脸皮闹起来,也绝对不会同意。

    “司徒哥,现在能跟我细说了吧?”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司徒,没再搭理林东来,直接问道:“我爷爷他们是怎么死的,这次的袭击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得给我说清楚了。”

    “行行行!你想知道我就跟你说!只要你别闹就行!”司徒忙不迭的说道。

    在说这话的同时,他的目光也从林东来脸上划了过去,似乎是意有所指……好像是在跟我透露什么讯息。

    “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能说,你自己把控好。”林东来不动声色的提醒了一句。

    司徒嗯了一声,说,我知道。

    “我只说我该说的,其他的肯定不会提。”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