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九十七章 诈语
送交者: yellowknife[♂知县★♂] 于 2017-11-13 18:20 已读 229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草稿,明天修改。

    阴森森的冷风加上女人凄厉的哭喊声,叫人后脊梁骨发寒、头皮发麻,众人扭头一找,周围根本就没有人,这些送殡的人群里,也没见着谁在哭,人群里,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是棺材里这位在哭……”

    一嗓子下去,除了我跟傻牛、陈辉,所有人人脸上都变了颜色。

    那几个杠子工,似乎经验老道,或许过去遇上过类似的事儿,也不再把棺材往墓坑里送了,几个人一叫劲儿,又把棺材拽上来放到了墓坑边上,其中一个上年岁老杠子工,招呼其他几个年轻,赶紧走,抬棺材的这些家伙什儿,等明天正午再过来拿!

    几个杠子工后脚不着地的离开了,几个杠子工一走,送殡的这些人也慌了神儿了,不过,里面也不乏有主心骨儿的,冲陈辉叫了一声:“老道士,你不是会驱邪驱鬼么,快想想办法呀!”

    陈辉一愣,随即扭头看向了我,我赶紧朝人群大声说道:“这种小事儿,还用不着俺师傅亲自动手,我这个当徒弟的就中了。”

    人群里有人急叫道:“那就别多说咧,赶紧弄吧。”

    我随即迎着风站到人群最前面,冲风里大声说道:“我知道你死了冤,你先退下,我给你伸冤报仇,你现在要是不走,我叫你死的更冤!”

    一句话下去,女人的哭声没了,紧跟着,狂风逐渐减小,几秒钟的功夫,狂风也没了,整个墓地变的静悄悄一片。

    这时候,陈辉朝棺材看看,招呼众人,棺材出殡以后,就不能再落地,直到放进墓坑里,眼下棺材已经落地,不如一起动手,趁早放进墓坑里。

    众人一听,没一个敢往棺材跟前去的,其中一个还顺坡下驴,说棺材落地了是不好,不过,这得叫小李子知道知道,咱现在把棺材下葬了不合适,回家跟他商量商量,看他啥意思。

    这人这么一说,其他人也跟着顺坡下驴,都说要回去商量商量,是不是再弄个啥法事破破啥的,这些人这么说,其实就是害了怕了,刚才狂风大作、女人鬼魂嗷嗷怪叫,这时候谁还敢再碰她的棺材,女人鬼魂是给我一句话吓跑了,保不齐没跑远,或者还会回来,眼下谁碰她棺材,她跟谁对上眼儿了咋办。

    众人一商量,一窝蜂似的离开了,陈辉见状,显得挺无奈,招呼我们三个,跟在人群后面也离开了。

    回到家里,众人七嘴八舌跟砖窑场老板一说,这老板脸色也变了变,不过,从他的脸色来看,我感觉他不是害怕,而是担心,也不知道在担心啥。

    砖窑场老板转脸就去求老中医,“刘爷爷,您孙媳妇鬼魂不走,您给想想办法吧。”

    老中医皱着眉头看了砖窑场老板一眼,说道:“我也没啥好办法,昨天我就跟你说过了,你们家的事儿,我管不了。”

    砖窑场老板闻言,一把拉住了老中医的手,“刘爷爷,我知道你能法子,看在我爹的份儿,帮帮我吧。”

    老中医无奈朝我们跟陈辉看了一眼,抬手一指,“我这位道长朋友,和他那几个徒弟能帮你,你不如去求求他们吧。”

    我一听老中医这话,眨巴了两下眼睛,出殡是老中医跟我说了,我从砖窑场老板身上拿法器的机会,一会儿就来了,这不就是机会吗,这老家伙,似乎早就知道,有点儿深不可测的意思了。

    砖窑场老板一听,立马转变的对象,过来求起了陈辉,陈辉不动声色地朝我看了一眼,我微微点了点头,陈辉当即很爽快地答应帮忙。

    随后,我连忙说道:“刚才我在坟地里就说了,这种小事儿,不用俺师父出手,我就能给你办了。”

    砖窑场老板之前一直都没在意过我,这时候,终于用正眼看了我一眼,顿时露出一脸不屑,“你、你一个小孩子……”

    话没收完,陈辉当即打断了他,“别看他是个孩子,已得我真传,你别小看他。”

    陈辉这么一说,砖窑场老板的不屑之色收敛一些,他问我,“小师傅,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儿呢?”

    我胸牌挺了挺,尽量看上去像点儿大师的模样,我说道:“这个很好弄,婶子的鬼魂不走,是因为他心愿没了,咱只要把心愿给他了了,她自然就走了。”

    砖窑场老板闻言,脸色又稍稍变了变,我一看,好像还不是害怕,还是担心,砖窑场老板问道:“他有啥心愿没了?”

    我舔了舔嘴唇,朝屋里这些人看了看,说道:“这个……当着这么多人我不好说,你要不,都让他们回家吧,咱四下说。”

    砖窑场老板一听,连忙冲屋里的人说道:“各位大叔大婶、兄弟姐妹们,这位小师傅的话,你们也听见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等我把这事儿处理完了,再请各位过来。”

    众人一听,二话没说,纷纷离开了,他们这时候,其实巴不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呢,我估计,他们这些人回家,非得人人跳火盆不可。也就是在门口放个火盆,然后跳过去,辟邪用的,一般能防止鬼魂跟进家里。

    那老中医呢,给我暗递了个眼色以后,他也离开了,最后,就剩下我们四个跟砖窑场老板了。

    砖窑场老板这时候对我们异常客气,给我泡了壶好茶,又跟哄孩子似的,拿出一些瓜子跟糖果,强顺见状,直接问了他一句,有酒吗?

    砖窑场老板先是一愣,随后,连声答应,有有有,家里有一坛纯粮食酒,五斤的紫黑坛子,砖窑场老板从里屋捧了出来。不过,家里没下酒的菜,强顺说,不碍事儿,配着瓜子就能喝。

    陈辉没管强顺,我也没吭声儿,因为,待会儿搞不好还要用到强顺的阴阳眼。

    几个人只有强顺一个人喝,砖窑场老板一边给我们敬着茶,一边问我,他老婆到底有啥心愿没了,好送走不好送?

    我一听砖窑场老板的问话方式,感觉他对我们这行好像也不陌生,随即一想,他爹是跟着老中医学这个的,他爹死的时候,他都二十多岁了,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于我们这行,他肯定要比普通人了解的多。

    我说道:“大叔,大婶有啥心愿没了,您心里最清楚。”

    我这话一出口,砖窑场老板脸色又是一变,“小、小师傅,你、你这话啥意思,我、我咋听不明白呢。”

    我在心里暗笑,这畜生心里果然有鬼,一句话就给他诈的乱了分寸,我说道:“您现在心里想的事儿,跟婶子鬼魂说的事儿,是一样的,咱就别说太明白了吧。”说着,我顿了顿又说道:“现在不是我怎么化解婶子的怨气,而是,您想咋化解这场怨气。”

    砖窑场老板胆战心惊地打量了我几眼,问道:“他都跟你说了?”

    我点了点头,砖窑场老板说道:“那好吧,您问问她想要啥,只要别太过分,我都给她。”

    我点了点头,说道:“婶子说了,你身上带着一样东西,她就想要那东西。”

    “啥?她想要啥东西?”

    我说道:“具体是啥她没说,他说这东西在你身上带了二十多年了,她想要那东西,当她的陪着品。”

    砖窑场老板顿时脸色大变,“你说都会死,黄玉金蟾?她、她要这个干什么?”

    我一听,黄玉金蟾?什么玩意儿,难道,就是老中医他师父传下来的那东西吗?我说道:“她只说要一个你身上的东西,具体是啥我也不知道。”我随即问道:“你说的这个黄玉金蟾,你已经带了二十多年了吗?”

    砖窑场老板点了点头,“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我父亲临死前传给我的。”

    我朝砖窑场老板的眼睛看了一眼,好像在撒谎,这玩意儿弄不好就是老中医想要收回的东西,我说道:“那应该就是这东西了,你把它给我,我把它放进棺材里,以后你就没事儿了。”

    砖窑场老板一听,就跟要了他的命根子,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不能送给任何人,小师傅,你道行高,再跟我老婆商量商量,除了这东西,他要啥我都给。”

    我笑了,“他要是要你的命呢。”

    砖窑场老板显得急眼了,“她跟我要这东西,就等于要了我的命!”

    我说道:“这不过是一个物件儿,你将来百年之后,你不是还要跟她埋一块儿嘛,她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

    “谁要跟她埋一块儿了!”砖窑场老板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随即好像感觉失态,又缓缓坐了回去,说道:“这是金蟾我们家已经传了好几代了,我还打算再传给我儿子,怎么能放棺材里呢,你再给我老婆商量商量,不行……我给她找找,买一块一样的。”

    我点了点头,说也奇怪,从大清早到现在,我好像就没见着他们的孩子,他们现在四十多岁,他们儿子也有二十多岁了吧。

    我问道:“咋一天都没见着你儿子呢?”

    砖窑场老板回道:“儿子在外地上学,回来一趟不容易,就没告诉他。”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