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将军
送交者: yellowknife[♂知县★♂] 于 2017-11-08 20:32 已读 213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草稿,待会儿有位读者就要过来了,修改恐怕来不及了。明天呢,得陪人家转一天,后天呢,还有位读者要过来,所以,明天、后天、还有大后天,更新的可能性不大了。各位多体谅一下,保不齐那一天,我也会因为你过来看我,为你而断更。

    强顺继续说着:“仙尊说,只要你能答应帮他这个忙,这里的事儿,他就能给你解决到底。”

    我咬了咬下嘴唇,心说,木人在你手里拿着,我答不答应恐怕已经不是由我能决定的了,旋即把心一横,冲神像问道:“仙尊,您要我帮您什么忙?只要我能帮的上的,您尽管说,一定帮您!”

    停了小一会儿,强顺说道:“仙尊说,你一定能帮上忙,这个忙,也只有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啥?”听强顺这么说,我心里翻江倒海,表面却假作镇定,郁闷透了,我咋又成了最合适的人选呢?

    强顺继续说着:“木人就在外面的香炉里放着,在木人下面的香灰里面,还埋着一个香囊,香囊里放着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不过你不能打开看,把香囊送给到二百里外的王姓人家里,等他们家里人看完香囊里面的东西,你再回来。”

    我一听,这事儿好像挺简单的,不就送个东西嘛,不过,我还是有一点担心,按照以往那些仙家们的套路,他们托我办的事儿,表面说起来都简单,但是一旦做起来,一个比一个费劲儿,我十分谨慎地冲神像刺探道:“只是送香个囊吗?”

    强顺立马回道:“只是送个香囊,只要把香囊送到,等他们家里人看完,你就能回来了。”

    我犹豫了一下,“那好吧,我答应您,不过……”我把话题一转,又说道:“帮您送香囊可以,不过我有点儿担心,二百多里地的路,就算我不吃不睡来回恐怕也得走两三天,我现在要是走了,我怕那边会有变故,您能不能先帮我把我的事儿办完了,然后我再踏踏实实上路去给您送东西。”

    我说完,停了大概能有四五分钟,强顺说道:“仙尊说行,事不宜迟,你现在就把木人跟香囊拿走,今天晚上你就能看到结果,明天一早你就能出发去送香囊了。”

    我一听,这位仙家办事效率挺高的,只要能把罗瞎子的事儿解决了,叫我干啥都行!

    我满口答应一声,随即,强顺看向我说道:“仙尊走了,说叫咱们也赶紧离开这里。”

    两个人又从窗户里跳出去,来到院子中间的石头香炉跟前,朝香炉里一看,木人果然在里面放着。

    我伸手把木人拿起来,另一只手往木人下面的香灰里刨了刨,刨了没几下,还真露出来一个小布袋子,所谓的香囊,也就是个荷包,半个巴掌大小,杏黄色,里面鼓鼓囊囊的,很像是给小孩儿带的。

    香囊的口上有两根红绳子,把香囊口束的死死的,这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面放的啥,我没有那好奇心,也没有打开的欲望,随手塞进了裤兜里。

    两个人离开道观,我对强顺说道:“你一个人先回去吧。”

    “啥?”强顺不乐意了,“我跟你忙活半天,你现在叫我回去?”

    我说道:“我现在还有点儿事儿要办,你先回去睡吧。”

    “我才不睡嘞!”强顺叫道:“刘黄河,你说话越来越不算数咧,刚才你答应我啥了,要跟我一起喝酒的!”

    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喝酒是小事,啥时候都能喝,我现在有急事要办。”

    强顺不依不饶,“反正我不管,你要是不跟我喝,我就不回去。”

    真拿他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一起上山,路上专门交代他,这事儿回去以后,千万别跟陈道长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爬上后山的半山腰,在山腰上找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罗瞎子说的那个小山洞,我打量了一下,洞口光秃秃的,似乎很深,强顺这时候一把掐住了我的胳膊,“黄河,这是个啥洞呀,咋往外冒黑气呢。”

    我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就算看见啥也别吭声儿。”说着,我把木人从身上掏出来,放进了洞里,随后一拉强顺,赶紧走!

    两个人下了山以后,我领着强顺直奔老头家里,眼看快走到老头儿家门口的时候,强顺一把扯住了我,“黄河,你还有别的事吗?”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了呀。”

    “那你现在是要回去么?”

    “是呀。”

    “好哇刘黄河,你又骗我!”强顺一把死死揪住了我,“不能这么回去,怎么你也得陪我喝点儿!”

    这熊孩子,这时候还没忘这茬儿呢,不过,也不能叫他一直说我骗他,两个人在老头儿家门口附近,找了块干净避风的地方,强顺从身上掏出两瓶酒、两小袋花生米,打开一瓶,抽着烟吃着花生米,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喝上了。

    一瓶酒喝完,强顺说不过瘾,非得把另一瓶也打开,我们那时候的酒量,也就半斤的样子,再喝非傻了不可,但是,强顺就是不依不饶,最后,我们俩把另外一瓶也灌了下去。

    等我们回到老头儿家里的时候,老头儿跟傻牛已经睡下了,陈辉似乎正要带着毛孩儿出门去找我们,见我们俩烂醉如泥的回来,狠狠训了我们俩一顿,具体训的啥,现在早就想不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钻进被窝里的,本来我昏迷了一下午,是不困的,但是这时候喝了一斤酒,都喝的快不省人事了,钻被窝没一会儿就失去知觉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就感觉耳朵边上有人给我呵凉气,紧跟着,好像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迷迷糊糊的,勉强把眼睛睁开了,就见在我铺盖旁边,站着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个一身黑衣,一个一身白衣。

    我就是一愣,两个人异口同声对我说道:“刘黄河,我家主人请你过去一趟……”

    这一黑一白,不会是黑白无常吧?我从被窝里慢慢坐了起来,发身上的衣裳穿的好好儿的,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清醒过来,冲两个人问道:“你们主人是谁呀?”

    白衣人回道:“就是村外观里的火德仙尊。”

    我“哦”一声,问道:“仙尊之前交代的事儿,我都答应了,他找我还有啥事儿吗?”

    黑衣人说道:“我们不清楚,主人吩咐的,请你过去。”

    我从铺盖上站了起来,揉了揉脑袋,就感觉这脑袋里还是晕乎乎的,酒好像还没醒。

    一边穿鞋子,我一边琢磨,不会是这小鬼孩儿变卦了吧,是不想帮我了呢,还是又想提别的条件呢?

    等我穿好鞋子直起腰,黑白两人一左一右过来搀住了我,我心里顿时一惊,叫道:“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走。”

    两个人就跟没听见似的,架着我就往门口走,来到门口,房门是倒插着的,我又叫了一声:“放开我,我给你们开门。”

    黑衣人说了一句,“不用开门。”说着,两个人架着我就往门上撞,我心里顿时一跳,没等我回神儿,已经在房子外面了,回头看看,房门关的好好儿的。

    我心里顿时着了急,这算不算把我的魂儿勾出去了呢,想反抗,但是,给黑白两个人架的死死的,一点都反抗不动,而且这时候身子轻飘飘的,被两个人一架,双脚居然离了地了。

    两个人架着我走的奇快,导致我耳边呼呼生风,跟飞似的,不过,他们架着我好像不是往观那里去的,一会儿工夫,来到了村子的后山,两个人架着我直奔山腰。

    最后,停在了小山洞那里,黑衣人对我说道:“我家主人正在洞里等你,我们也别耽搁,进去吧。”

    我朝洞口看看,人头大小的一个洞口,这能钻得进去吗,一愣神儿的功夫,两个人又把我架了起来,闷头就朝小洞口方向冲。

    我就觉得身子一激灵,眼前的山不见了,就好像换了个地方,具体是哪儿,还没等我看清楚,两个人架着我又呼呼走了起来,眼前的场景,就跟走马灯似的,一会儿换一个,一会儿换一个,直接都把我看呆了。

    最后,两个人猛地停了下来,我连忙给自己稳了稳神儿,打眼一看,居然又来到了之前那座大殿里,不过,没在大殿中间,在一侧的衙役后面站着。

    就见两班衙役中间,立着一个跟真人差不多大小的木人,正是之前那个木人,木人身上,被无数锁链困着,就见那条案后面,瞎子跟狗头还在哪里坐着,瞎子没吭声儿,狗头正在那里叫着,似乎是在冲木人喊叫:“跟我斗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落到我手里了吧。”

    我朝木人看看,木人一动不动,也不吭声,狗头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冲两班衙役喊了一声,“来呀,先把他的头给我砍下来!”

    两班如狼似虎的衙役,过去把木人放翻了,其中有一个,拿着一把……就跟关羽手里的青龙偃月刀差不多的长把大刀,朝着木人的脖子轮起来就砍。

    “咔擦”一下,木人的脑袋被大刀砍了下来,从木人脖子上,“噗”地窜出一股黑血,狗头见状,又得意地哈哈大笑起。

    这时候,瞎子的脸色变了变,朝狗头看了一眼,“我怎么算着不对呢……”

    瞎子话音没落,从木人脖子里又“噗”地喷出一股青烟,瞎子顿时大叫一声,“不好,这是假的!”

    不过已经晚了,青烟里,出现了一个手拿大刀要悬宝剑的将军,轮起大刀就朝两班狗头衙役砍了起来,大刀所过之处,就跟一股罡风似的,摧枯拉朽,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两班衙役东倒西歪,不是被大刀砍掉脑袋,就是拦腰砍成两截。

    瞎子身边的狗头见状,猛地从条案后面站起身,他身上也挂着宝剑,把宝剑拽出来,跟青烟里的将军打了起来。瞎子这时候,一脸惊骇,掐着指头可劲儿算了起来,但好像也没算出个子午卯酉。

    一会儿的功夫,狗头也被那将军一刀砍下了脑袋,狗脑袋落地以后,连滚带跳,居然朝我这里滚了过来,我一看,你狗日的,往哪儿滚不好,非得往我这里滚,抬起一脚,“咣”地一脚,把狗头踢飞了。

    与此同时,瞎子一激灵,一双白眼仁朝我看了过来,瞎子惊道:“刘黄河?怪不得我失算了,原来又有人救你!”

    瞎子话音没落,那位将军卷裹着青烟朝瞎子扑去,瞎子大叫:“刘黄河,在你们这里我是动不了你,不过,你给我等着。”随即,瞎子把身子一挺,就跟身子抽筋儿了似的。

    这时候,将军手里的大刀轮了出去,但是,劈了个空,大刀在即将劈中瞎子的刹那间,瞎子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