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七十九章 仙尊
送交者: yellowknife[♂知县★♂] 于 2017-11-08 15:48 已读 229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草稿,明天修改。

    陈辉闻言,又朝神像看了看,连忙催促我,“仙尊给了启示,是想帮咱们,你再跪下磕头,求仙尊赐一道避祸之法。”

    “啥?”避祸之法?我错愕地看了陈辉一眼,说真的,仙家能给个提示已经很不错了,再跟仙家要啥避祸之法,是不是有点儿太那个啥了,虽然我们家是干这行的,经常跟鬼神仙家打交道,但是从没跟鬼神仙家祈求过啥。从我祖上到我奶奶,家里不管遇上多大的事儿,都是靠自己解决的,眼下就算瞎子跟罗林,一老一少联手,再加上疤脸和一条狗,又能把我们怎么样?现在我们加上毛孩儿,已经有五个人了,对付他们四个老弱病残,只要小心别中了他们的邪术,根本不需要仙家帮忙。

    陈辉似乎看出我不太乐意,再次催促我磕头祈求,我冲他苦笑了一下,推脱道:“俺们家没有求仙家帮忙的规矩。”

    陈辉解释道:“不是让你求,是仙家显灵想帮你,就看你有没有诚意、答不答应了。”陈辉说的这个倒是有可能,很多仙家想帮人,都是先给提示,得到提示的人,要是识趣的话,就会发宏愿求仙家帮忙,不过,发的宏愿在完事儿以后必须得还,不还可能会有麻烦。

    我可劲儿摇了摇头,我们家里人的秉性,万事不求人,更别说仙家了。

    在这里,我插一句吧,插一个末代1里没写的小事情,我们家祖上几代,无论日子过的怎么样,从来没求仙家帮过忙,但是,在我三十岁那年,我老婆怀孕了,我当时就感觉怀的是个儿子,而且我还感觉到,有很多仙家要抢着过来帮忙。胎儿初期呢,只是一团肉,没有魂儿,需要仙家把孩子的魂儿给你送过来。

    当时呢,我不想这些仙家管我们的事儿,就想儿子自然出生,最好别跟任何一位仙家扯上关系,于是我就交代我老婆,以后不要再烧香,也别再去庙里了,一烧香或者一进庙门,就可能招到仙家。像我们家这几代人,得罪过不少仙家,但是,也维持了更多的仙家,很多都想找机会,帮我们一把,或者跟我们家再拉近一下关系。不过,我们是人,人都有自己的命,外力介入的话,很可能会改变我们原有的命数,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不需要借助这些。

    但是,我老婆怀孕以后,有这么一天,她居然鬼使神差地到我们村外去转悠,转悠来转悠去,转悠到了我们村外一座庙上。那座庙就是末代1里写到的,那位国民党的将军庙,不过那庙早就没了,后来村里人又在旧址上盖了座奶奶庙,里面供的是大奶奶、二奶奶和三奶奶。

    我老婆到了庙里以后,那庙祝是我发小的母亲,都是同村的,相互都认识,她就劝我老婆,给三位奶奶上柱香吧,我老婆就把我交代她的话抛到脑后,还真就上了香。

    上了三根香,结果中间那根和左边那根,都正常燃烧,右边那根却烧的奇慢,几乎不燃烧,但也没灭,我发小母亲就跟我老婆说,你是不是有啥心愿呀,这是二奶奶想收你的香,想帮你完成愿望。

    奶奶的,我老婆就说了,想要个儿子,我老婆这话一出口,香炉里那根一直不燃烧的香,突然从底部往上烧了起来,突突冒火,一转眼的功夫,整根香烧完了。

    我发小母亲见状,连忙对我老婆说,二奶奶答应了你的要求,要帮你送儿子,生了儿子以后,记得来还愿。

    我老婆回家跟我一说,我大发雷霆,谁叫你去庙里乱烧香的,我咋跟你说的,我刘黄河从没求仙家办过任何事儿,从来没欠过任何仙家的人情,结果,儿子是让人家送来的,这跟戳我眼睛珠子差不多了。

    有时候一想起这事儿就闹心,不过送来的这儿子,确实挺好的,身体壮、火力旺,几乎不生病,可能也知道我那时候穷的叮当响,买不起奶粉,最小号的奶瓶,每次只喝五分之一的量,要是让大人喝,也就两口的样子,从他生下来到他断奶,一直只喝这么多。我这心里呢,一直到现在,是又感恩又矛盾。

    啰嗦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很多时候,仙家想帮你,都会先给你提示,就看你识不识趣、有没有诚心了,好了,言归正传吧。

    陈辉见我摇头,确实不想求仙家,拿我也没办法了,一把将我拉开,他自己走到蒲团跟前跪下,双手作揖,冲神像郑重其事说道:“多谢仙尊提点,弟子愚钝,可否再赐弟子一道避祸之法,他日定当纸火香烛,多多厚奉!”陈辉说完,一下下磕起了头,我以为他又要三拜九叩,谁知道头一磕起来就没完了,看样子,不求到这位仙家帮忙,他是不会起来了。

    我想过去把他拉起来,走到跟前,手还没伸出去,陈辉的身子突然一震,就像触电了似的,趴在蒲团上就不动弹了,我也不敢再动。

    停了好一会儿,陈辉慢慢把身子直了起来,再次恭恭敬敬磕头,嘴里还说了一句:“多谢仙尊指点!”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看来,陈辉是得到了啥提示。

    再次三拜九叩以后,陈辉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再次冲着神像作揖,“仙尊放心,弟子一定会按照仙尊的提示去做。”说完,招呼我离开。

    在回老头儿家里的路上,我忍不住问陈辉,“仙家刚才,又给了您啥提示呀?”

    陈辉不痛快地看了我一眼,“仙尊本来是想帮你的,你却、你……”陈辉随即把手一摆,“到时候你就知道的,这或许就是你的命。”陈辉这话,把我说的一头雾水。

    回到老头儿家里的时候,老头儿已经把晚饭做好了,几个人吃过晚饭,陈辉招呼我,跟他到后山去一趟,我疑惑地问,去后山干啥,陈辉没吭声儿,从包袱里拿出一些香和纸钱,迈脚就出门,我只好跟在了他后面。

    老头儿见状连忙劝我们,后山太邪性,去不得,尤其是晚上。我冲老头儿一笑,说了句,昨天晚上俺们已经去过一次了,没事儿。老头儿当即瞠目结舌。

    离开老头儿的家,陈辉带着我先到村上小饭店去了一趟,买了两荤两素四个菜,我问他到底要干啥他也不说,看样子,好像要到山上祭奠啥。

    两个人很快来到山下,陈辉朝山上看看,并没有山上,把菜放到山脚下,然后焚香烧纸,嘴里还念念有词,具体念的啥,听不清楚。

    念完没一会儿,呼呼从山上刮下来一股怪风,我心里顿时一惊,想起了之前五保户老头儿说过的,南方人山下摆法坛招魂的事儿,难道说,陈辉这时候也是在招魂?

    怪风呼啸,里面隐隐带着鬼哭狼嚎,陈辉连忙吩咐我,离供品跟焚香远点儿,越远越好。我问他为啥,他说,我站在跟前那些东西都不敢过来。

    我心里顿时一沉,还真是在招魂呀,转身朝远处走出好几米远,但是陈辉又冲我摆了摆手,还是太近,得再远点儿,我又朝远处走出几米远,就听身后的怪风“呼”地一声,连忙回头一看,就见陈辉和那些供品,整个儿被一股巨大的旋风裹住,因为黑,也看不太清楚,就感觉飞沙走石的,陈辉在旋风里大声说道:“拿了供品钱财以后,都到村外观里集合,听候仙尊号令,不得有违!”

    陈辉声音落罢没一会儿,旋风慢慢小了下来,霎时间,从一大股,又分成了数小股,数股小旋风争先恐后朝观的方向刮了过去。

    我看着这奇异的一幕,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忍不住伸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大腿疼的要命,不是梦,是真的。

    等我稳住神儿的时候,陈辉已经从山根地下来到了我身边,冲我摆摆手,“没事儿了,回去吧。”

    我一脸愕然,“道长,您刚才在干啥呢,那几股旋风是啥?”

    陈辉说道:“那是山上的亡魂,之前那个木人,就是在镇它们,现在木人被咱们从山上带了下来,再没人镇它们,又该到村里作乱了,观里的仙尊让我把它们招进观里听用,将来会给它们一个好的归宿。”

    两个人一边往会走,我一边又问:“观里的仙尊让您这么做,跟咱们的事儿有关系吗?”

    陈辉看了我一眼,还是那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一夜,我没睡好,一直做噩梦,梦里不是被那只大狼狗咬,是不被瞎子他们抓住折磨。

    第二天醒来,陈辉跟没事儿人似的,做完早课,带着傻牛到观里去了,我跟强顺到观里看了看,陈辉带着傻牛在给观里打扫卫生。

    我这时候,可没这闲工夫帮观里打扫卫生,瞎子他们就要过来了,我得去小岛那里看着,别叫瞎子再把岛上的坟地给破坏了,带着强顺离开观里,直奔小岛。

    我们没往岛上去,爬上岛附近的一个山头,居高临下看着。

    就这样儿,一连过了好几天,居然安然无恙,瞎子他们一直没出现。

    一转眼的,这就来到十二月十二这天。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