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六十三章 磨难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1-07 20:47 已读 211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这毛孩子,虽然不会说话,但明显能听懂我们的话,陈辉见毛孩儿呜呜哭了起来,赶紧过去哄了。
 
  我朝陈辉看看,对毛孩儿一脸的溺爱,溺爱里,似乎还带着几分莫名其妙情感。自打陈辉遇上毛孩以后,我心里就一直纳闷儿,陈辉为啥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野人,这么上心呢?
 
  说实话,这毛孩儿的年龄比我跟强顺大多了,甚至有可能比傻牛还大,陈辉这时候居然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他,怎么看怎么别扭。
 
  各位也别说我刘黄河没有同情心,我有,我也清楚毛孩很可怜,需要别人的照顾,但是,他找错了对象了,我们几个是干啥的,流浪要饭的,很多时候自己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怎么可能再照顾他呢,他要是跟我们同行,整天风餐露宿,不但得到照顾,还有可能把我们几个也拖累垮。举个例子说,这时候我们走的是荒山野岭,杳无人烟,将来要是到了人多的地方,带着这么一个毛乎乎的大家伙,往人群里一走,应该能想象会是啥结果吧……别说我们跟人家买东西要饭了,恐怕看见我们大老远就躲开了,再遇上那些好事儿的人,弄不好还会报警,把毛孩连同我们几个一块儿逮起来,到时候,毛孩给他们弄进研究生、动物园啥的,我们几个被人一盘查一搜身,得,铜牌跟破铜牌的物件又暴露了,就破铜牌那物件儿,我要是解释不清楚,够我进去蹲几年的了。
 
  《论语》里不是写着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走到陈辉跟毛孩身边,对陈辉说道:“道长,这毛孩儿咱不能留下,赶紧叫他回去!”
 
  陈辉看了我一眼,毛孩一听,哭得更厉害了,陈辉连忙拍着他的后背,轻声哄着:“不哭不哭,咱不回去,不回去……”
 
  我听了顿时一咬牙,问道:“道长,您真想留下这毛孩子呀?”
 
  陈辉看了我一眼,显得左右为难,我破釜沉舟又说道:“您要是真想留下他,那咱这样儿吧……”我犹豫了一下,最后下定决心接着说道:“您要真想留下毛孩儿,那咱们现在就分开,您带着傻牛哥跟毛孩走,我带着强顺去破铜牌,以后您走您的,我走我的。”
 
  “什么?”陈辉错愕地看向了我,急道:“黄河,你、你……你真就容不下这孩子吗,我不收他为徒还不行吗!”
 
  我知道,我说出这样的话,肯定让陈辉很伤心,我咬了咬嘴唇说道:“这跟您收不收他当徒弟没关系,他要是跟着咱们,会给咱带来很多的麻烦,那黑娘观里的条件多好,有吃的有住的,还有人照顾,为啥非要他跟着咱们吃苦受罪呢。”
 
  陈辉听我这么说,脸色平静了下来,“你容我想想……”轻轻抚摸着毛孩儿头上的毛发,陈辉沉默了起来。
 
  毛孩又哭了一会儿,像是哭累了,躺进陈辉铺盖里睡了起来,傻牛跟强顺呢,跟俩没事儿人似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毛孩留不留下,他们俩似乎都无所谓,尤其是傻牛,我看他在似乎还向着陈辉那边,两个人没心没肺地躺进铺盖里也睡着了。
 
  许久过后,陈辉回了神儿,看看铺盖里熟睡的毛孩,露出满眼的悲痛与怜悯,我见陈辉这样儿,心里又是疑窦重重,陈辉对毛孩的态度,明显不像对待一个素昧平生的普通人,很像在对待一个老熟人,而且他似乎还做过啥,对不起老熟人的错事儿,看着毛孩儿,他似乎就想起来了,总是一副自责与内疚的样子。
 
  我看看陈辉,再看看毛孩,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其实我这时候也困了,但是,今天不把毛孩儿的事儿弄彻底,我是不会睡的!
 
  陈辉朝我看看,叹了口气,说道:“黄河呀,有些事儿,我本不想再提起来,可是……”陈辉低头又看了看毛孩儿,露出一脸的悲痛,“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故事以后,留不留下毛孩儿,由你来决定。”
 
  我没吭声儿,陈辉又叹了口气,长篇大论讲起了故事……
 
  那是一九六八年冬,一群疯狗似的红卫兵,冲进了山上的一座道观里,红卫兵们先是砸神像抄观宇,后是批斗道士,最后让道观里那些道士还俗,观里的观主誓死不还俗,被红卫兵一连批斗打骂了好几天,这一天,观主不堪羞辱,前半夜上吊自杀了。
 
  后半夜,观主鬼魂给他的关门大弟子托梦,说守道或是还俗,由他这位大弟子带着那些师弟们决定。
 
  这位关门大弟子,当年三十岁出头,见师父上吊自尽,也想随师父一起去了,但是,他舍不下那几个年幼的小师弟,师父已经没了,他要是再去了,这些小师弟们咋办呢?其中最小的九师弟,才五岁。
 
  大弟子连夜把师弟们叫到一块儿,问他们守道还是还俗,师弟们都哭了,师傅已经死了,他们的道心也都动摇了,大弟子见状,让他们连夜下山,各找出路去了。
 
  最后,仅剩下七师弟和九师弟,七师弟那时只有十五岁,道心却很坚决,就是不走,九师弟因为还小,不懂事,大弟子就带上他们,一起逃进了深山里,宁可逃,也绝不还俗!
 
  那是一个漫长的冬季,大雪封山,对于他们师兄弟三个来说,寒冷饥饿,异常的难熬,所幸当时的山里,野生动物比较多,野兔、山鸡,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类,抓这些东西来吃,勉强饿不死,他们还在山里找到一个小山洞,虽然狭小,也足够三个人栖身了。
 
  一开始,师兄弟三个吃的是从观里带出来的干粮,干粮吃完以后,满山遍野开始抓小动物吃,大弟子身上,还带着几盒火柴,每次都找来柴禾,把小动物烤熟了吃。
 
  一转眼的,一年就过去了,时间来到了来年的秋天,满山遍野的果子和野菜,食物还算充足。
 
  不过,突然有这么一天,从山外闯进深山里一伙人,胳膊上个个带着红袖箍,这是红卫兵的标志。师兄弟三个见了,以为是来抓他们的,赶紧从山洞里出来,躲到了别处。不过,栖身的山洞给这些红卫兵发现了,他们踢灭洞口的篝火,闯进了洞里,一把火把洞里所有的东西全烧没了。
 
  等那些红卫兵走后,三兄弟三个出来了,到洞里一看,一片好黑灰……
 
  大弟子身上的火柴这时候早就用光了,留在洞口的篝火火种也没了。咋办呢,师兄弟三个饿急了以后,开始生吃东西,不论是植物还是动物,逮着以后全都直接生吃。
 
  写到这儿或许有人会问,他们咋不钻木取火呢?可别扯了,钻木取火可不像书里写的那么简单,需要满足很多条件,他们哪儿那条件。
 
  那山洞呢,他们也不敢再住了,又往更深的山里走了走,所幸那时候,山上的清泉很多,他们唯一不缺的就是水,后来在深山里又找到一片地方,猫了进去。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具体几年,这大弟子不记得了,只知道他之前那个五岁的九师弟,个头跟他差不多他高了,已经长大了。
 
  这时候,文革或许已经过去了,但是,他们师兄弟三个还像当年一样,躲躲藏藏不敢见人,怕被抓回去再批斗、还俗。
 
  就在这一年,师兄弟三个因为围堵一只野兔,跑出了山,在山脚下,他们看见一个村子,村子里隐隐约约有人走动,三个人见状,不敢再追野兔,全都退回了山里。
 
  晚上,因为没找到食物,三个人饿着肚子睡觉,大弟子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鼻孔里闻到一股子浓烈的煮肉香味儿,再也睡不着了,睁开眼一看,就见在自己身边生着一大堆篝火,篝火上,架着一口煮饭用铁锅,两个师弟正一脸按捺不住的馋相,直勾勾盯着锅里。
 
  铁锅煮东西,已经好久没吃过熟食,咋会有这么好的事儿呢?
 
  大弟子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在做梦,起身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俩师弟,趁着他睡着,到白天山下那村子里去了一趟,从村里偷一口锅,一把刀子、几盒火柴和两只老母鸡,锅里这时候炖的,正是那两只老母鸡。
 
  大弟子勃然大怒,他们这时候日子虽然过的跟野人一样,茹毛饮血,但他们还是道士,一天都没敢忘记过自己的身份。话说回来,身为一个出家人,哪儿有偷人家东西的!
 
  大弟子狠狠训了俩师弟一顿,原本想叫他们把东西再送回去,但是,见俩师弟面黄肌瘦的样子,只是叹了口气……
 
  第二天晚上,大弟子亲自带着俩师弟,把铁锅、刀子、火柴,送回了村子里,随后,带着俩师弟往深山里又走了走,并且警告他们,以后不经自己允许,再也不许出山!
 
  同年冬天,再一次大雪封山,师兄弟三个异常难熬的日子又一次到来了。
 
  因为缺少食物,大弟子能剩下一口是一口,让两个师弟尽量多吃。不过,人是铁饭是钢,大弟子最后因为饥饿过度,得了饿痨病,瘦的眼窝深陷、皮包骨头,躺进野草铺成的窝棚里一动不动、奄奄一息。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连睁眼力气都没有了的大弟子,突然感觉嘴里流进一股浓稠的液体,液体上带着浓烈的香味儿,好像是啥美味的浓汤,他强打起精神把嘴里的汤咽进了肚子里,紧跟着,一口口,一直喝到他不想喝为止。
 
  肚里有了东西,整个人恢复了一些,他勉强睁开眼看看,就感觉视线里一片模糊,朦朦胧胧中,恍惚有个人蹲在他身边,但是,怎么都看不清是谁。
 
  第二天,大弟子又被人喂了浓稠的汤,精神更好了一些,这一回,他看清楚了,喂喝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小师弟。
 
  他想问小师弟,汤是从哪儿来的,但是,嘴唇只能稍微抖动,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几天后,大弟子的身子慢慢恢复了,被小师弟从草窝里扶起来,大弟子就问小师弟,汤是从哪儿弄来的?小师弟只是冲他摇摇头,一句话都不说。
 
  再一次被小师弟喂汤的时候,大弟子朝身边的窝棚里看看,又问小师弟,你七师兄呢,怎么一直没见到他?
 
  小师弟还是摇摇头,大弟子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小师弟喂完汤就离开了,大弟子没在窝棚附近找到铁锅、甚至篝火之类的,他就觉得这小师弟一定有事儿瞒着他。
 
  又过了两三天,大弟子趁小师弟给他喂完汤离开以后,自己试着站了站,居然能从草窝里站起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声张,等小师弟再次过来给他喂完汤离开,他悄悄从草窝里爬起来,跟上了小师弟。
 
  小师弟走在前面,大弟子晃晃悠悠跟在后面,并没有给小师弟发现,很快的,小师弟在前面山头转了弯,大弟子跟着追到转弯那里,并没有着急转过去,扶着石壁,探头朝拐弯那里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眼看过去,大弟子脑子顿时“嗡”了一声,双眼一黑,胸口一紧,一口血差点儿没从嘴里喷出来……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