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六十一章 黑娘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1-07 20:26 已读 223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老大爷一听,疑惑地瞅了我一眼,问道:“你这小孩儿还懂风水呀?”
 
  我赔笑着回道:“我不懂,俺家里有个亲戚,他懂风水,他跟我说过一点儿风水方面的事儿。”其实,当时我弟弟刘黄山跟西村陈瞎子学的那些风水算命,差不多已经出师了,所以我才这么说的。
 
  老大爷随即苦笑了一下,说道:“过去俺们这里也有坟堆,后来,国家叫老百姓平坟还耕,又实行了火化,坟堆都给平了,现在那些坟,顶上看着是庄稼地,其实呢,棺材都在下面土里埋着呢,谁愿意火化呀,谁也不愿意火化。”
 
  看这老大爷的样儿,老大爷对火化十分不满意,随即,他接着又说道:“他们这里还比别的地方管的严,因为附近有个旅游景点儿,经常有外地人和那些……那些上级领导过来参观旅游,这要是让上级领导看见路边都是坟堆,那可就不得了。”
 
  听老大爷这么说,我暗自一咧嘴,坟堆都给平了,那我还咋找破铜牌的准确位置呢?打眼再朝水上那座小岛看看,心里忍不住一阵的绝望,这可咋办呢,找到了地方,却找不到了坟堆。
 
  我又递给老大爷一根烟,随后两个人辞别老大爷,沿着一条小山路,垂头丧气离开水边。
 
  路上,强顺看看我问道:“黄河,咱现在去哪儿嘞?”我扭头看了他一眼,叹着气说道:“还能去哪儿呀,这天都快黑了,先找地方睡一夜再说吧。”
 
  走出去没多远,我突然感觉,这心里边好像有点儿啥事儿,虽然不是啥重要的事儿,但是左想右想,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走了大概能有二里地,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小村子,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从村子里传来点点灯光。
 
  我不想往村子里去,停了下来,朝路两边看看,就见在我们左手路边不远处,有一片坑洼地,我一拉强顺,两个人下了路走到近一看,真是一片坑洼地,而且地方还不错,里面长着野草,还也没积雪。他们这地方,似乎之前没下多大的雪,所有的积雪早就化没了。
 
  两个人把铺盖铺进小坑里,强顺拿出食物,递给我一些。我拿起食物刚要吃,就见食物里面,有俩煮鸡蛋。一看到鸡蛋,我心头怦然一动,想起来了,当即想起心里那件事儿了。
 
  连忙放下手里的食物,拉了强顺一把,“别吃了,咱到前面村子里看看有没有饭馆,今天就喝一回酒吧。”
 
  “啥?”强顺一听,也连忙放下手里的食物,像打量外星人似的,把我通身上下打量了好几遍。
 
  这一路过来,强顺没了陈辉的约束,几次想找地方喝酒,我都没让,这时候……强顺难以置信地叫道:“黄河,你今天是咋了,喝酒?你说的是真的么!”
 
  想想心里那件事儿,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强顺顿时又叫道:“今天你咋想开咧,是不是没找到破铜牌的地方,想借酒消愁哇?”
 
  我又摇了摇头,自嘲似的说道:“今天心里一直挺别扭,突然想起一件事儿,就想喝点儿了。”
 
  “啥事儿呀?”强顺眨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啥事儿呀……”我叹了口气,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
 
  “啥?”强顺一愣,随即掰着手指头算起了日子,“现在是阴历十一月,昨天是初……今天是……”随即叫道:“还真是你的生日呀?”强顺显得有点儿兴奋。
 
  我点了点头,强顺问道:“去年咋不记得你说生日咧?”
 
  我看了他一眼,“我忘了,就咱现在这样儿,哪还能想起过生日呀,你今年不是也没说你自己生日的事儿吗……”
 
  强顺不吭声了,似乎想起了啥,眼圈红了,两个人都沉默了起来,感慨良多。当时的“生日”,对于我们而言,已经是一个极其陌生而遥远的词汇了,离开家这一年多,风里来雨里去,很多时候都为下一顿能不能吃到东西发愁,除了还记得自己家乡是哪儿的,其他的、跟自己相关的一些的琐事,全都淡忘了。
 
  生日,你一个要饭的,谈什么生日呀?
 
  两个人,暂时撇下找不到破铜牌的准确位置所带来的阴郁,钻进了前面的村子里,在这小村子里,还真给我们找到一个小饭馆。
 
  要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强顺端起酒杯,祝我生日快乐,听到这句“生日快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眼泪差点儿没掉出来,两个人忍不住都想家了。
 
  跟强顺碰了下杯子,喝到嘴里的酒感觉都是苦涩的。
 
  最后,两个人都喝醉了,心里的种种阴霾,暂时一扫而光,啥也不去想,相互抱着肩膀离开小饭馆,一摇一晃走在路上,凛冽的寒风吹过,只有凄凉,谁也没觉得冷。
 
  路上,强顺唱起了郑智化的那首《你的生日》,我忍不住也跟他一起唱了起来:你的生日让我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朋友,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头……
 
  从小到大,我基本上没过过生日,直到现在都没有,这应该是我回忆里,唯一一次心酸且又快乐的生日了。
 
  回到那片坑洼地里,强顺居然耍起了酒疯,非要把阴阳眼弄开,说啥,自打上次看了毛孩父母的坟以后,他总算弄明白有些地方为啥看着冒黑气了,应该都是有坟地的地方。现在就算地上没有坟堆,他开了阴阳眼以后,也能看见地里边有没有坟,因为很多坟都会冒黑气。
 
  强顺这么一说,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儿……
 
  第二天,两个人又来到小岛上,强顺毫不犹豫地把阴阳眼弄开了,不过,叫我挺失望的,啥也没看见,我觉得,那些出事儿的坟才会冒黑气,出现异常,正常的坟,应该没啥黑气冒出来。
 
  强顺不服气说,因为这天天气晴朗,大晴天一般都看不到,等到晚上应该能看见。
 
  晚上,我们再次上了小岛,强顺打眼朝整个小岛上一扫,裂开嘴笑了起来,抬手指着小岛中心位置说,哪里有烟冒出来,不过,并不是黑烟,看着像是白里透红的烟,很奇怪。
 
  两个人随即来到小岛中心,这里是也一片没种任何作物的庄稼地,地面平坦坦的,
 
  我问强顺,确定这里有坟吗?强顺笃定地点了点头,就是冒出来的烟不一样,指定有坟。
 
  我站在强顺所说的地方,转着身子朝小岛周围打量了一下,这里,也勉强符合“山水之间”的要求,那出地图对照一下,应该错不了了。
 
  随后,我跟强顺在小岛上找了找,找到两块大石头,我又大概推算了一下坟头的位置。一块石头,埋在了土里面,一块压在了土上面,这等于算是个记号。土面上这块石头,我是怕这里的村民过来,看见自家地里有块大石头,再给石头搬走,所以在土下也埋了一块,将来再过来,不用再找坟头,直接就能做法事了。
 
  随后,两个人离开小岛,又到村里那个小饭店,痛痛快快喝了一顿,第三天,两个人收拾行李返程。
 
  几天后,我们回到了村子里,一去一回,将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山羊精的观已经盖好了,整个是石头垒成的,还带着个小院子,灰瓦顶,虽然不算气派,但是在他们这山村里来说已经算是够好的了。
 
  当时呢,我们赶的也挺巧,刚好赶上开光典礼。当时,他们村里人都来了,也不知道在哪儿还请来的戏班子,一群人在观前吹拉弹唱,陈辉亲自给山羊精是神像开的光。后来我听陈辉说,请戏班子的钱,是他出的。
 
  观门口,还挂着一块匾额,算是观的名字吧,当时,我一看那名字,差点没笑出来,这观叫啥名呢,黑娘观。
 
  我当时就问陈辉,咋取了这么一个怪名字呢,陈辉解释说,当时一边盖观,一边跟村民商量,给观取个啥名字,后来商量来商量去,没有一个合适的。傻牛呢,当时也在场,他嘴里就嘟嘟囔囔叫着:黑娘观,黑娘观……
 
  陈辉一听,这名字虽然怪,但是,从傻牛嘴里说出来的话,一般都有不会错,随即转念一寻思,黑娘,就等于黑山羊的娘,好像一定的纪念意义,最后,陈辉就敲定,黑娘观。
 
  这座黑娘观,就坐落在他们村外一个小石头坡上,这石头坡,就是当年母山羊跪着哭过的地方,这地方也是傻牛带陈辉找到了的。
 
  他们村子里这些事儿,我几乎没有插手,只是烧了毛孩儿他们家门口那俩邪物,从始到终,几乎都是陈辉一手操办的,在那些村民眼里,我一直都被认为,是陈辉一个不起眼的小徒弟。
 
  这座黑娘观呢,不知道还在不在,不过,这才十几年的光景,应该还在,只是,陈辉当时给观取名为“黑娘”的时候,很多村民不乐意,不知道名字会不会给那些村民改了,因为他们村里很多人,都看上了山娘庙这个名字……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