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五十五章 众述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1-06 14:32 已读 237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陈辉见我跟强顺狼吞虎咽的,好像都还没吃饱,可能觉得这时候跟我们商量事儿,是不太合适,于是接着又讲了起来。
 
  小羊羔死后没过几个月,他们村里很多人在同一天晚上,做了同一个怪梦,梦里有一只跟牛犊子差不多大小的黑羊,来村里找孩子,这大各自黑羊除了胡子是白的(母羊也是长胡子的),浑身上下乌黑发亮,还会说话,逢人就问,看见自己的孩子没有,村里人哪儿见过会说话的山羊,都吓坏了,没人敢回应黑山羊,最后黑山羊没办法,走进了老五婆的家里。
 
  第二天早上,村民们一碰头,说起了自己昨天夜里的怪梦,最后全都惊愕地问彼此,你也做了这个梦呀,想想那梦境,跟真的似的,个个心惊胆战。
 
  当天,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老五婆疯疯癫癫从家里冲了出来,“咩咩”学着羊叫,满村子乱跑乱喊:咩咩、咩咩……你们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叫你们不得好死……
 
  村民们一听,顿时联想起了梦里那只白胡子的大黑羊,这老五婆子,疯的还真是时候,有人怀疑,老五婆可能是给那只黑山羊的附身了,这只大黑山羊指定是过去那只小母羊的母亲。只可惜,小母羊已经给村长打死了。
 
  当天夜里,不知从哪儿传了凄惨的羊嚎声,全村人都能听见,个个心里发虚,这个可不是做梦,真真儿听见羊的嚎叫声。一连叫了好几夜,村里有经验的放羊人说,这是羊在哭。
 
  后来,有几个胆子大的村民,顺着哭声摸了过去,就见村外一个小石头坡上,有一头长白胡子的高大黑山羊,山羊前腿跪在石头地上,冲着他们村里嗷嗷地哭,正是他们梦里那只大黑羊。
 
  几个人仗着人多胆大,捡起几块石头凑过去,砸向黑山羊,有砸中的,也有没砸中的,不过,黑山羊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冲着村子的方向嗷嗷哭,最后几个人见黑山羊好像没啥威胁性,就想过去逮住它,因为啥呢,这时候村里早就私下传开了,说村长把小母羊悄悄牵回家,就是为了喝羊奶,羊奶有返老还童的奇效,要不然,村长的白头发咋一根都没了呢。
 
  这世上,对人诱惑力最大的,不是金钱,而是长生。在他们之前,全国就出现过愚蠢的“打鸡血”事件,人人抱着一只小公鸡,到医院里抽小公鸡的血,然后打到自己身上,说是能强健体魄,精神倍振。
 
  当时那几个村民就认为,小母羊的羊奶都有如此功效,那这只老母羊的羊奶,应该会更好!
 
  几个人分散开来,悄悄朝黑山羊围了过来,眼看就要围到跟前,黑山羊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大叫一声:“谁做的恶,谁就有报应!”
 
  黑山羊一拧身子,猛地从其中一个村民头顶跳了过去,突出重围,朝山里跑去。
 
  几个村民差点儿没吓尿裤子,这可不是做梦,这羊真会说话,成了精了,哪儿还敢再抓,一个比一个往村里逃的快。
 
  第二天夜里,黑山羊的哭声停了,但是,村长的孙子毛孩儿病了,毛孩儿的父母就带着毛孩到处治病,却怎么都治不好。
 
  两年后,毛孩浑身上下被黑毛覆盖,同年冬天,毛孩爷爷跟奶奶,一夜之间双双暴毙。
 
  当天中午,老五婆子又疯了,又是满村子大喊大叫:“报仇咧……母羊给羊羔儿报了仇咧……”随后又指着满村子的人喊:“该你们咧,逼死俺家媳妇的,一个也跑不了,一个也跑不了……”自打老五婆儿媳妇上吊以后,他儿子一直没能再娶上,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眼看他们家就要绝后了。据说,她那儿媳妇上吊的时候,已经怀了孕,所以老五婆子才会有这么大的恨意。
 
  村里人听到老五婆的喊叫声,一多半人心里都发了虚,因为当年批斗老五婆儿媳妇的时候,几乎人人都在场,几乎人人都冲那媳妇吆喝过,你认不认罪,有的甚至还冲上去揪过那儿媳妇的头发。老山羊现在已经给小羊羔报了仇,接下来,肯定会为老五婆子的儿媳妇报仇。
 
  那些个村民们心里,个个苦闷惊怕,这可咋办呢,都怕老山羊找上他们家……
 
  听陈辉说到这儿,我笑了起来,强顺顿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吞下嘴里的食物,冲我雀跃地叫道:“黄河,你又会笑咧!”
 
  我扭头冲强顺笑了笑,“会笑了,听到恶人有了恶报,我就会笑了。”
 
  我对陈辉说道:“道长,我现在明白他们为啥请您去他们家吃饭了。”
 
  陈辉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强顺一脸迷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我:“为啥?”
 
  我回道:“因为傻牛哥一拳打跑了黑山羊。”
 
  “不错。”陈辉说道:“事情虽然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但这些村民每天战战兢兢的,就怕黑山羊会突然有一天找他们报仇。”
 
  听陈辉这么说,我想起两个人,连忙问道:“对了道长,那些村民有没有告诉您,检举揭发老五婆那儿媳妇的两口子,后来怎么样了?”
 
  “已经死了,也是一夜之间双双暴毙……”陈辉说着,扭头看了看旁边的野人,野人这时候还在可劲儿吃着,对我们的谈话一点都不在乎,陈辉接着说道:“检举揭发的那两口子,就是后来给毛孩儿吃饭的那家人,跟毛孩儿父亲关系不错。”
 
  闻言,我扭头朝墙角那里看了一眼,“那两口子,弄不好也在这群鬼里面吧。”
 
  强顺也扭头朝墙角看了一眼,没吭声儿,陈辉长长叹了口气,“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不过,当时那年月儿……”陈辉似乎说不下去了,使劲儿抿了抿嘴唇,脸上的肉都抖了起来,一脸痛苦,“当时那年月儿,很多人也是身不由己呀!”
 
  陈辉这句“身不由己”,或许道出了那动荡年月里,很多人的心声。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当时那大形势之下,别说个人,连仙家都逃之夭夭,一介草民,谁又有能力扭转乾坤呢,顺则生、逆则亡。
 
  陈辉连连叹起了气,目光不动,眼神迟缓,似乎回想起了过去的往事。他也是一个过来人,观被砸,师父上吊,对他来说,恐怕也是深髓之痛。
 
  我这时候啃着馒头,心里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出生在那个年月儿,要不然,必定会被人扣上一个“牛鬼蛇神”的大帽子,然后拉出去游街示众。从末代1到这时候,很多人都劝过我,录段驱邪驱鬼的视频,开个直播啥的,作呢我,万一有一天,风向变了,顶多就是把书封了,不会针对作者,因为写鬼怪的人多的是,不止我一个,但是,我一旦录了做法事、驱邪驱鬼的视频,性质就变了,风向一变,直接先给我弄到风口浪尖上,枪打出头鸟。我进去“喝茶”了,之前那些建议我怎么怎么样的人,肯定一个比一个躲得远,搞不好还会再给我来个检举揭发啥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傻呀我。
 
  跑题了,言归正传。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辉回了神儿,突然问道:“我还没讲完,你们还要听吗?”
 
  这时候,我跟强顺都已经吃饱了,一人一根烟,正在吞云吐雾,听陈辉这么问,我跟强顺连忙都点了点头,陈辉接着又给我们讲了起来。
 
  这些村民跟陈辉七嘴八舌说完以后,都说出了自己的担心,都怕大黑羊找上他们,纷纷给陈辉说好话,说刚才这大个子一出手,俺们就看出你们师徒俩不简单,肯定是云游四方的高人,求求你们师徒俩能大发慈悲,出手制住黑山羊,或者想别的啥办法,让黑山羊不会找俺们报仇。
 
  陈辉虽然修道,但是有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心里就想着回来跟我商量商量,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砰”一声开了,之前那个阻止邻居给陈辉师徒食物的老婆婆,泪流满面冲了进来,冲众人大叫:“原来你们也怕报应呀!”
 
  陈辉身边一位村民,连忙压低声音,对陈辉说道:“这就是老五婆……”
 
  我心头不禁一凛,随即“哦”了一声,明白了,打断陈辉说道:“怪不得这老婆子一听咱们给毛孩吃的,看着咱们就跟仇人似的,原来她心里有恨,恨不得他们村长家里的人死绝户喽。”
 
  “对。”陈辉微微点了点头,“她不光恨毛孩儿家里的人,还恨他们村里所有的人,这么多年,她把恨都藏在了心里。”
 
  我忙问:“后来怎么样了呢?”
 
  陈辉叹了口气说道:“后来,那些村民就给她说好话道歉,说他们那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后来呢,把责任都推到了村长和检举揭发那两口子身上,说要是没有他们,村里人怎么会跟着去批斗她媳妇呢,那婆婆呢,坐在地上,哭了一阵就走了,临走时,冲说我一句,‘老道士,你做事要凭良心呀’,唉……”
 
  陈辉把眼睛看向了我,“黄河啊,你说这件事儿,该怎么办呢?”
 
  我一撇嘴……

评分完成:已经给 寂寞de心 加上 200 银元!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