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五十二章 山羊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1-06 14:29 已读 221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我朝屋里扫了一眼,啥也没看见,依旧一脸平静地对强顺说道:“咱已经在这里睡了两夜了,咱有事儿吗?它们不敢把咱们怎么样,你有啥可怕的呀。”
 
  强顺一脸胆怯,死活就是不想再往屋里进,“不行,你得给我把血抹上,十来个鬼魂呢,太吓人咧。”
 
  “这么多鬼魂呀。”我安慰道:“那你也别怕,这鬼魂对咱应该没啥威胁,要不然咱早在这儿住不了了。”
 
  他不依,一把揪住我的胳膊,可劲往外面拽了起来,“你要是不给我抹血,你也别想进屋咧。”
 
  我一舔嘴唇,真拿他没办法,两个人停在屋门口,我把鱼骨针从裤兜里掏了出来,也就在这时候,强顺突然愣住了。
 
  我扭头朝他看了一眼,就见他眼睛直勾勾盯着野人,眼神很奇怪,我顺着他的眼神朝屋里的野人看看,野人又蹲在了之前那个墙角,两条胳膊抱着膝盖,蹲那里一动不动。
 
  我没再着急给自己扎针,问强顺:“你在看啥呢?”
 
  强顺怔了怔,收回眼神看了我一眼,疑惑地说道:“这群鬼,咋这么奇怪嘞?”
 
  我忙问:“咋奇怪了?”
 
  强顺说道:“这群鬼都围在了野人身边,好像……好像在保护他一样。”
 
  听强顺这么说,我又朝野人看了看,我当然啥也看不见,我说道:“可能这都是他们家里死去的人吧,对了……”我想到一个主意,连忙把鱼骨针收了起来,“你过去问问他们,看他们到底都是咋死的。”
 
  “啥?我才不去呢!”强顺冷瞥了我一眼。
 
  “你别怕,我跟你一起去。”说着,我一把拉住了强顺的胳膊。
 
  强顺这个阴阳眼,在末代1和这本书的前面,都不止提到过一次,他这个阴阳眼,多数情况下,只能看见,听不见,基本上没办法跟那些东西对话,也就是我们当地所说的,只有“眼睛”,没有“耳朵”,有“耳朵”的人,才可以听见鬼魂或者仙家说话。不过,强顺这个叫人有点儿捉摸不透,偶尔有时候,他也是可以听见的,也能跟这些东西对上几句话。
 
  我当时就寻思着,屋里鬼魂这么多,我寻思着,里面应该会有一两个能跟强顺对上话的。我就想弄明白,他们的死,是不是跟毛孩儿有关系,毛孩儿是不是像他们村里那位老婆子所说的,别人给他口饭吃,他就能把别人克死。
 
  强顺有点儿不乐意,我就威胁他,“你要是不去,我以后就再也不给你抹血了。”
 
  强顺狠狠瞪了我一眼,这时候,陈辉跟傻牛,从我们行李那里站起了身,陈辉跟傻牛之前一进屋,陈辉把蜡烛点着以后,就带着傻牛到我们行李那里捣鼓起来,也不知道在干啥。
 
  这时候,就听陈辉自言自语似的了说了句,“真的没一点儿吃的了。”
 
  一看,原来是在找吃的,应该不会是给我们仨找的。
 
  陈辉扭头看向了我跟强顺,问了一句:“你们俩站门口干啥呢,咋还不进来呢。”
 
  闻言我连忙一扯强顺,强顺很不痛快地给我扯进了屋里,陈辉对我们俩说道:“看来,咱们还得到他们村上买些吃的。”
 
  强顺一听,连忙转身,“中,我这就去买。”我连忙说了他一句,“你去吧,外面东西更多!”
 
  强顺随即一缩脖子,站在没敢动弹,我对陈辉说道:“道长,强顺现在阴阳眼开着,他看见咱这屋里有很多鬼围在野人身边,我觉得,这些鬼应该都是野人死掉的亲人,我想让强顺问问这些鬼,他们家里到底发生了啥事儿,为啥全家都死绝户了。”
 
  陈辉闻言看向了强顺,疑惑地问道:“你还能跟鬼魂对话?”出来一年多了,陈辉还没见过强顺跟鬼魂对话,强顺看了陈辉一眼,唯唯诺诺回道:“有……的能,有的不能。”
 
  “那你还不快去试试!”陈辉当即显得比我还着急,强顺顿时把脸苦了下来,忿忿地瞥了我一眼,我一拉他胳膊,“来吧,我有陪着你,就是去见阎王爷你也不用怕。”
 
  强顺咬咬嘴唇,“你就吹吧你。”
 
  两个人来到野人跟前,野人抬头朝我们俩看了一眼,冲我们伸手一只手,“饿……”
 
  饿,知道你饿,我们也一天没吃东西了,谁不饿呀。
 
  陈辉这时候在我们身后说道:“你们俩先问着,我带傻牛到他们村里买点吃的。”说完,陈辉带着傻牛离开了。
 
  我轻轻掐了强顺胳膊一下,“开始呗,还愣着干啥呢。”
 
  强顺冷冷瞪了我一眼,随后朝野人周围看看,胆战心惊地问道:“你们……你们谁能听见我说话呀?”
 
  停了一会儿,强顺扭头看向我,“他们、他们好像都听不见。”
 
  我一扯他,“再试试。”
 
  强顺干咽了口唾沫,又对着野人周围问道:“你们、你们没一个人能听见我说话么?妈呀……你们,你们别、别这么看着我,我、我能看见你们。”
 
  强顺说罢,又停了好一会儿,脸色陡然一变,一把掐住了我的胳膊,“黄、黄河,还、还真有一个能跟我说话哩!”
 
  我现在已经记不大清楚了,这可能是强顺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跟鬼魂打招呼,所以显得分外紧张。
 
  我一脸淡定地对他说道:“你怕啥呀,有我在呢,你问问他,是不是野人的……不是,是不是毛孩儿的亲戚。”
 
  强顺微微点了点头,问道:“你、你是谁,是毛孩儿的亲戚吗?”
 
  停了一会儿,强顺咧着对我说道:“她、她说,她是毛孩的妈妈……”
 
  “那太好了,你接着问,她是咋死的,他们全家都是咋死的。”
 
  这个,真就是孩子没了娘,说来话就长了,强顺断断续续,按照我的意思,把毛孩儿的来龙去脉,包括他们家里人的死因,问了个了七七八八……
 
  二十多年前,文革期间……或许有人会问,咋又是文革呢,这个也我没办法,谁叫那时候遗留下来的问题多呢。
 
  当时,毛孩儿的母亲,还没跟毛孩儿父亲结婚,毛孩儿的爷爷呢,当时是他们村里的村长,四十来岁。
 
  深冬的有一天夜里,有个村民跑他们家里来检举揭发,说老五婆家里的媳妇儿,是牛鬼蛇神,在家里偷着搞封建迷信,还有一条罪,当时家里不能私自养家禽牲畜,也就是说,不能财产私有,不说别的,就你这个两条腿的活人,都是“公”家的。
 
  毛孩儿爷爷一听,这还了得,赶紧召集村里开大会,到老五婆家里,把她那媳妇儿给抓出来。
 
  他们村里当时的人,比我们当时路多他们村的时候还多,因为当时没有外出打工一说,都在家里务农呢。
 
  铜锣一响,没一会儿,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召集了二三十号人,不由分说,把老五婆的媳妇儿,从家里揪了出来,先是审,让这媳妇儿认罪,坦白怎么在家里搞的封建迷信。
 
  老五婆的媳妇当时懊悔不已,因为啥呢,这媳妇前几天,做了个梦,梦里有一只黑色的野山羊,跑进了他们家里,这野山羊还会说话,开口对这媳妇儿说,我在山里边儿,生了个孩子,现在这形式呢,容不下我们这些东西了,我得往深山里去躲难,但是,天气这么冷,孩子没办法带出去,你是个好人,能不能把我的孩子从山里带出来先养着,等这场灾难过去以后,我再回来,到时候,一定会报答你们家的。
 
  这媳妇是个老实心善的人,就答应了,第二天一大早醒来,一寻思这梦,感觉特别的真,心里也可怜那小羊羔儿,就带上一件大棉袄,依着黑山羊所说的路线,在村外山上一个小洞里,找到一只冻的浑身发抖的小羊羔,这媳妇儿就用棉袄包上小羊羔,往家里赶。
 
  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他们家对面一户人家,院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这妇女跟这媳妇儿,平常处的还不错,俩人经常在一块说些私房话。
 
  这时候呢,小羊羔在棉袄里闷的难受,就在棉袄里折腾,这妇女一看,就问这媳妇,棉袄里包的是个啥?
 
  这媳妇见瞒不住这妇女,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梦,跟怀里小羊羔的来历,跟妇女说了一遍。
 
  有道是,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更何况,那时候的人,说好听点儿,叫思想觉悟高,说难听点,那是被当时的风气洗脑了,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了。
 
  晚上,这妇女两口子到村长家就把这媳妇给检举揭发了。当时那形式,别说邻里街坊了,就算是父子之间、夫妻之间、亲兄弟姐妹之间,都有可能检举揭发。
 
  村里人把这媳妇从家里揪出来的同时,也把那只被妇女私藏起来的小羊羔找到了,这一下,人证物证具在,村里连夜开批斗会,对着媳妇进行了批斗,还挂个大牌子,在他们山里游了一趟街。
 
  小羊羔被送进了队里,当时不是“村”的形式,是“队”,整个村,称为“大队”,然后再分成几个“小队”,不过,送队里第二天小羊羔就死了。
 
  这媳妇呢,被一连批斗了好几天,最后这媳妇实在是忍不住了,冲那些村民大叫了一声,你们都不得好死!
 
  回到家里,这媳妇儿就上了吊了……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