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四十五章 报仇2
送交者: yellowknife[♂知县★♂] 于 2017-11-05 19:27 已读 252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第二天,不到傍晚的时候,我来到了镇子东边的十字路,在十字路找了块隐秘的地方,猫了进去。

    约莫一个小时以后,天色暗了下来,那老太太十分谨慎地过来了,走到十字路南边,左右看看,见没旁人,从怀里掏出一块叠的十分工整的红布包,在地方找了找,用一块破砖把红布包压上了。

    等老太太走远以后,我从隐秘地方出来,踢开破砖,把红布包拿起来打开一看,恨恨地长出了口气。

    只不过,老太太那疯儿子,只好了那一天,第三天接着又疯了,疯得比过去还严重。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店里暂时没客人,强顺过来坐到了我身边,朝我手里看看,疑惑地问道:“黄河,你今天一天,手里咋一直玩儿根筷子嘞?”

    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吭声儿,强顺从身上掏出一根烟,递向了我,“都一个多月咧,你想开点儿吧。”

    我又看了他一眼,依旧没吭声,强顺叫道:“给你烟呢,你接不接?”

    “你自己抽吧……”

    又几天后,他们镇医院几个护士过来吃早餐,几个白衣天使一边吃一边议论着:“昨天送来那个病号真吓人,筷子扎进了眼睛里,听他们家属说,那病号在家吃着饭,给饭呛住,打了个喷嚏,手里的一根筷子就扎进眼睛里了。”

    “打个喷嚏筷子能扎眼睛里,怎么扎进去的呀?”

    “那谁知道呢……”

    半个月后,我跟厨师大哥请了一天假,厨师大哥问我请假去干嘛,我冷冷回了他一句,我的事儿,不用你问。

    拿着一个编制袋,我在山里转了一整天,饭店快打烊的时候,我回到了饭店,这时候,饭店里已经没了客人,饭店里的人正在吃饭,吃过饭收拾收拾,就该打烊了。

    我把编织袋的口子使劲儿拧了拧,用一块石头压上,放到了饭店旁边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

    陈辉他们几个见我回来,先是一愣,陈辉随后从饭桌前站起来,忧心忡忡地问我,“黄河呀,你这一整天都去哪儿了呀?”

    我看了陈辉一眼,“还有饭吗?我饿了。”

    陈辉连忙招呼强顺去给我盛饭。

    吃过饭,打了烊,我要求一个人留下来看店,陈辉他们三个不同意,几个人争执不下,最后强顺把陈辉拉到一边,跟陈辉小声嘀咕了几句,陈辉点点头,带着傻牛离开了。

    强顺笑眯眯地返回,冲我说道:“黄河,我知道,蓉蓉死了以后,你心里不高兴,不过,这都快俩月咧,你咋还这样呢?”

    我看了他一眼,从身上掏出一根烟,闷头抽了起来,强顺凑过来鬼鬼祟祟打量我几眼,“你把胡慧慧忘了么?”

    我猛地抬起了头,“别跟我提胡慧慧。”

    “你真把她忘了呀,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啥样儿,可你别忘了,蓉蓉已经死啦。”

    我狠狠抽了口烟,“滚!”

    强顺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叫道:“刘黄河,俺们都是为你好,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俺们都不认识你咧!”

    强顺说完,转身离开了,导致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偌大个饭店,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夜深以后,我把编织袋拿进了饭店,来到厨房,给厨房煤气灶上面放了一口小锅,小锅里放上大半锅水,打开煤气灶。

    编织袋里,是我从山里抓来的一只活物儿,把活物从编织袋里拿出来,解开锅盖,直接把活物扔进了锅里,随着小锅的温度升高,锅里的活物开始奋力挣扎起来,我一把将手摁在了锅盖上,脸上冷冷地,任凭活物在逐渐升温的小锅里折腾……

    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我出现了镇子附近某个村子上,蹲在一家门口,等了一会儿,几个人从这家抬出一口黑漆漆的大物件儿,像是口棺材。

    棺材后面,老老少少跟着几个人,看着挺悲戚,却没一个人敢哭出声儿,其中,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脸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

    等一众人走远以后,我看着上即将圆了的月亮,冷森森地笑了起来,笑声里面,有悲戚、有痛苦、也有一股子复仇的快感……

    我很快跟上了送丧的队伍,等他们把棺材下葬,纷纷返回以后,我用几根桃木楔子,打进了坟堆里,恶狠狠咬牙切齿,“我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狠是狠了点儿,但是对于这段经历,我从来都没后悔过。其实说真的,当时的真实情况是,两死一残,具体是咋回事儿,我就不再写了,要不然,多数读者很可能接受不了,可能会说,刘黄河书里看似个仁义君子,原来是个心狠手辣之辈。而且那个“残”的,也不是眼睛,是别的地方。不过各位可以放心,我现在早就不干这种事儿了,除了三十岁那年,强顺癌症死后,我又干了一回以外,这么多年了,从来再没动过这些,因为啥呢,这也是后话,这书里也不会写了。

    我记得,这件事儿完了以后,没几天,八月中秋节到了,那天饭店里吃饭的人特别的多,我们一直忙活到后半夜两点多钟。

    等客人全都离开以后,厨师大哥给我们摆了一大桌子,在后院摆的,当空是月亮,桌上是月饼,我这时候呢,因为大仇得报,心情也放开了一些,但是,依旧不会笑,不是我自己不想笑,而是怎么都笑不出来。

    厨师大哥陪我们喝了几杯就离开了,我们几个一直喝到四五点钟,全都没回家,都睡在了饭店里。

    第二天,八月十六,我莫名其妙地病倒了,高烧不止,卧床不起,而且呕吐的厉害。

    到镇医院看了看,说是食物中毒,可能是八月十五那天夜里,吃了啥不干净的东西。陈辉跟厨师大哥对这结论都不太满意,因为,陈辉他们几个,跟我一起吃喝的,为啥食物中毒的,只有我一个,再者,饭菜都是厨师大哥给我们精挑细选准备的,饭菜绝对不会又问题。

    陈辉想让我留在医院观察几天,也就是想让我住院,这怎么可能呢,我打一出生就没住过院,一个发烧就想叫我住院。

    我坚决不同意,而且,我很清楚自己为啥会这样儿,这是用邪术害人的报应来了。就像蓉蓉,她要是没用邪术,让女鬼的男人从房顶栽下来,把头撞在石头上,脑浆迸裂,她可能也就不会被石头砸中后心,死于非命。而我这个情况,完全是因为家里祖德荫厚,抵消了我大部分的报应。

    陈辉见我检查不住院,只好把我带回了家,每天呢,他跟傻牛、强顺,轮流照顾我。

    强顺又对我说了那句话,自打今年过来年以后,你身体就没好过。

    一转眼的,时间来到了九月初,陈辉看着依旧躺在床上的我,叹着气说道:“黄河呀,九月九重阳就要到了,你能从床上起来吗?”

    九月九重阳,另一个破铜牌的日子,我在床上挣扎了几下,“没事儿,能起得来!”

    九月初六,我一看是在不行了,只差三天了,就我现在这样儿,可能真要错过这个破铜牌的日子了,无奈之下,我对陈辉说:“道长,您今天晚上,准备点儿东西,给我做一场赎罪的法事吧。”

    “赎罪?”陈辉一听,眼睛珠子都瞪大了,“你、你做了什么错事要赎罪?”

    我有气无力地说道:“您别问了,只要做了赎罪法事,我的身体应该能还起来的。”

    陈辉一脸狐疑地点了点头,这要是让他知道,我用梦里学来的整人邪术,害的人一死一残一疯,陈辉指定不会原谅我,回到家里以后,指定到我奶奶面前告状,到那时候,我奶奶非废了我不可。

    晚上,陈辉他们三个全都请了假,在院里摆了香案,香案上瓜果供品等等,我让强顺跟傻牛把我从屋里扶出来,我一下子跪在香案跟前,陈辉帮我点着香,我朝他们看看,“你们先到屋里回避一下吧。”

    三个人离开了,我看着香案上袅袅燃烧的焚香,小声说道:“苍天厚土,十方神明,刘氏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弟子刘黄河带罪叩拜……”为了防止那些用邪术害过人的人学去“赎罪法事”,法事具体过程省略。

    做完法事以后,我招呼强顺傻牛,把我附近了屋里,做法事的这些东西呢,不能动,让它们在院里留上一夜。

    当天夜里,稀里哗啦下起了雨,我顿时大喜,硬撑着身子,把自己脱的干干净净、一丝不挂,从床上滚下来,爬到院子里,一直淋雨淋到雨不下了为止,然后又爬回屋里,用被子裹住自己,昏昏睡去。

    要说这赎罪的法事谁教我的,蓉蓉,在我病倒的这些天里,她来过几次,见我成了这样儿,哭得泣不成声,然后教我这个法子,还说啥,她现在找到一个好去处,我不用再为她担心了。倒是我,犯了禁忌,老天爷要惩罚我,必须赎罪认错。

    第二天醒来,身体好了很多,至少不再发烧了,也能从床下下来,自己走动了。

    这就马不停蹄地,又赶去破铜牌的那地方,谁知道,等我们到那里一看,很多人,原来,他们要修水库了,在那一带,说是要建个大坝啥的,山峰上那座坟,也被人迁走了,这个破铜牌的地方,也就无疾而终了……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