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四十四章 报仇
送交者: yellowknife[♂知县★♂] 于 2017-11-05 19:26 已读 235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陈辉三个听到我悲痛的嚎啕声,全都过来了,陈辉从我怀里抱过女孩,一探女孩鼻息,手哆嗦了一下,连忙又在女孩脉搏上一搭,脸色变了,恸痛地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儿,怎么会这样儿……”

    怎么会这样儿?我也想问怎么会这样儿……

    傻牛见我哭,蹲在地上陪我一起哭,强顺一脸同情地看看女孩,蹲在我旁边,掏出一根烟,闷头抽了起来,哀痛蔓延,传染了整片山梁。

    许久过后,陈辉长长叹了一口气,强忍着哀伤劝我,“黄河呀,别哭了,赶快想想怎么处理蓉蓉的后事吧。”

    我泪眼朦胧地抬头看了陈辉一眼,对,处理后事……

    一天后,我把蓉蓉背回了家,把她冰冷的身子放到床上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又一次失声痛哭,内疚、不舍、怨怒,充满了整个心头……

    我不敢选择报警,因为一旦报警,铜牌和破铜牌的物件儿,可能会落到警察手里,尤其是破铜牌的物件儿,警察只要看到,立马儿就会把我羁押审讯,到时候,一切都说不清楚了。

    人不收天收,天不收我收!坐在床边,抱着蓉蓉冰冷的身子,眼泪止不住的流……

    “陈道长,你们、你们先出去吧,我给蓉蓉换身衣裳……”我满心悲痛地对陈辉他们三个说道。

    陈辉叹了口气,冲傻牛和强顺摆摆手,“出去吧,都出去吧……”

    三个人离开了,我放开蓉蓉,把房门关上,打开了蓉蓉的包袱,朝包袱里一看,心头就是一痛,就见那件白裙子,在包袱里叠放的整整齐齐,上面还用一个塑料袋罩着,可见蓉蓉有多爱惜这件衣裳。

    我手哆嗦着把裙子拿了出来,走到床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下裙子,去解蓉蓉身上的衣服。

    脱掉蓉蓉身上的衣服以后,我忍不住一阵疑惑,蓉蓉怎么会挨一石头就死掉了呢,那痞子到底砸到了她身上那个部位?

    蓉蓉身子的正面,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我把身子给她翻了起来,朝她后背上一看,就见后心窝那里,有拳头大小一片淤青,石头显然是砸中了后心,不过,我很快发现肿起来的淤青上面,还有一道伤疤,似乎过去这里就受过重伤,这次被石头一砸,有可能导致旧伤复发,死于非命。不过,蓉蓉具体的死因,在我三十岁以后,遇上几个奇怪身世的人,这才彻底弄明白了,这是后话,这本书里不会再提了,别在那些个微信里、QQ里好奇地问我,特别讨厌别人问来问去、问来问去的,该写的时候自然会写,不该写的,写出来对谁都没好处。

    给死者穿衣裳,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血液凝固、肢体变硬,胳膊腿打弯儿十分困难,所幸给蓉蓉穿的是件裙子,裙子后面是拉链,拉开拉链,从头往下面套,还是挺容易的,只是,给她穿裙子的整个过程中,我的手都在哆嗦……

    给蓉蓉穿好裙子以后,我呆呆地坐在床边,陈辉他们三个,可能见屋里许久没动静儿,在外面喊了一声,推门进来了。

    陈辉看看我,又看看床上的蓉蓉,叹了口气,劝我,“黄河呀,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难过了。”

    人死不能复生?我抬起头看了陈辉一眼,陈辉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儿,我冷冷地笑了起来。

    随后,陈辉到饭店里问了问厨师大哥,想给蓉蓉买口棺材,谁知道,厨师大哥对陈辉说,现在这里查的很紧,不许土葬,人一死就得拉去火葬,只有卖骨灰盒的,哪儿还有卖棺材的呀。

    这咋办呢?最后,厨师大哥给出的主意,可以到他们镇子上卖家具的地方,买个质量最好的立柜。

    陈辉跟我一合计,我一点头,立柜就立柜吧,总比叫人发现了,拉去火葬强!

    厨师大哥给找了几把刨坑的家伙什儿,我们在村子东边的山上,找了块迎风朝阳的地方,挖了挖,还算不错,下面不是纯石头的,土石掺杂的,挖好墓坑以后,把蓉蓉用结实的立柜成殓了。

    在收拾她遗物的时候,我在里面发现了那块狗头骨,转念一寻思,顿时恨上心头、恶由胆边生,转身把狗头骨放进了我自己的包袱里。

    唯一让我疑惑的是,之前蓉蓉让我给她拿的那本邪书,并没有在她的遗物里,我甚至把整个屋子都找遍了,没有找到,随后想想,或许那本邪书根本没被她带在身上,可能在来找我之前,被她藏到了某个隐秘的地方。那本邪书,至此下落不明。

    在她的遗物里,除了衣服,只剩下一沓钱,没有任何证明她身份和来历的线索,她说她上一世,是洛阳人,这一世呢?陈辉说,那天收她为徒的时候,她说她这世姓李,大名李蓉蓉,具体是哪儿的人,她说,既然出家,就没有家了,是哪儿的人,并不重要。陈辉也就没再多问。

    安葬了蓉蓉以后,我失魂落魄的回来了,强顺看看我,说了一句,黄河,你又不会笑了?

    不会笑了,阴沉着一张脸,闷在家里好几天,陈辉劝我,离开这里吧,离开这里会好一些,到别处再找破铜牌的地方。

    我摇摇头。

    几天后,我又来到饭店,开始干活儿,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把厨师大哥拉到一边,问厨师大哥,“大哥,你认识过去那个,来饭店里卖黑貂的人吗……”

    半个月后,镇子西边的一个村子里,出现了一个疯子,疯疯癫癫的到处跑,嘴里还大叫着:别咬我,别咬我……听来饭店里吃饭的人说,这疯子,在疯掉的前几天,夜里总是做同样一个噩梦,梦见一只恶狗,扑在他身上乱咬,没几天,就疯掉了。

    又半个月后,我出现在了疯子的家门口,疯子那天,刚好在他家门口像条狗一样蹲着,头发蓬乱、胡子拉碴,身上的衣裳一条一条的,不知道在哪儿挂破的。

    我走过去,蹲到了他眼前,“你还记得我吗?”

    疯子目光呆滞地看了我一眼,嘿嘿傻笑。

    “你别笑,我是来给你治病的……”说着,我起身走进了院里。

    疯子的家,看着家境还不错,估计这几年他给家里弄了不少黑钱。站在院里喊了两声,从屋里出来一个老太太,老太太一脸愁容,打量我一眼,“年轻人,你找谁呀?”

    我不答反问:“外面门口蹲的那个人,是您家里人吗?”

    老太太脸色顿时变的很难看,稍稍点了一下头,“是、是我儿子。”

    我又说道:“我是安徽的,刚才路过你们家门口,看您儿子的样子,像是中邪了。”

    老太太闻言眼睛一亮,忙问我:“你咋知道他是中邪的呢?”

    我说道:“我们家祖传就是给人看邪事儿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老太太闻言,脸色露出了喜色,“小兄弟,你、你能救他吗,你要是能救他,我们全家都会报答你的。”

    我点了下头,“救他不难,不过,他这邪病……”

    我话还没说完,老太太激动起来,“小兄弟,你真的能救他呀!”

    我又点了下头,老太太眼圈顿时红了,“你、你要是真能救他,你、你就算要我老婆子这条命,我也给你……”

    我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呀,不管儿子是好是坏,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呀。

    我说道:“老奶奶,我啥也不要,更不要您的命,不过,您儿子这个邪病,是有因果的,必须把因果除了,您儿子病才能彻底好。”

    老太太忙抹了下眼泪,问道:“啥因果?”

    我没回答老太太,转而问道:“你们家现在方便吗?”

    老太太一愣,随即说道:“方便方便,你跟我来屋里吧。”

    老太太这时候,我能看得出来,病急乱投医了,我一个陌生人,空口白话,说能救她儿子,她就敢把我往屋里引,也不怕我骗她。

    到了屋里,居然在没旁人,就老太太一个,老太太让我坐下,连忙给我倒水,我说道:“老奶奶,您别忙了,您家里现在有香吗,我给你儿子看看,看完以后,今天夜里睡一夜,明天就能好了。”

    “真的?”老太太闻言,喜出外望,水也不倒了,连忙到里屋拿出一捆香,我又让她给我弄了大半碗米,香点着插进了米碗里。

    我坐在米碗旁边,眼睛盯着燃烧的香,停了一会儿,我对着香,叽里咕噜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一脸释然地说了句,“明白了,你走吧。”随后,把香从米碗里拔出来,倒转香头,插进米碗里,把香熄灭了。

    老太太在旁边看得,大气儿都不敢喘,见我把香熄灭,这才小心翼翼问我:“小兄弟,看得咋样儿呀?”

    我冲老太太一点头,“刚才我喊来一个小鬼,问清楚了,您儿子的因果,在六月初六那天正午……”说到这儿,我朝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太太一脸迷惑,我又说道:“您儿子六月初六那天正午,在山里犯了错事儿,跟他一起的,还有两个人,他们三个,是受人指使的。”

    “犯了啥错事儿?”老太太一脸心惊胆战。

    我说道:“犯了啥错事儿,等他明天好了以后,您问他自己,还有,您必须问出另外两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是谁让他们三个到山上去的,让他们去的那个人,现在在哪儿,您记住了吗?”

    老太太眨巴了两下眼睛,“小兄弟,你说的太快了,能在说一遍吗?”

    我一口气,又给老太太说了两遍,老太太终于点了点头,“记住了记住了,儿子醒来以后,问他六月初六正午,犯了啥错事儿,跟他一起犯事的两个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还有,谁让他们去的,让他们去的那个人,现在在那里……”

    我一点头,“对,您问出来以后,用黄纸把那两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写上,还有,让他们去办坏事的那个人,也写上,然后,您在明天傍晚,用红布把黄纸包了,压到你们镇子东边的十字路口南边,别让人看见。”

    老太太闻言,连忙点头,问道:“小兄弟,我儿子今天晚上睡一觉,明天真的能好么?”

    我说道:“我保证明天就能好过来,不过,您明天要是没问出另外两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不去十字路口压黄纸,那您儿子明天晚上就得再犯病,病的比现在还要严重!”

    老太太一听,诚惶诚恐,“你放心你放心,他明天只要好过来,我一定问,一定去压黄纸。”

    “那就好。”我转身离开了,脸上一脸平静,心里恶浪滔天!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